指揮官同意非所有人以非法集結為目的

  1. 一張白紙「致所有真香港人,我哋一定會贏」成證物
  2. 法官批評控方證據註腳不清楚:爭議點拿多少出來,就考慮幾多
  3. 指揮官同意非所有人以非法集結為目的
  4. 警員拘捕細節「制服」、「追截」、「掙扎」與影片有出入
  5. 影片與警員供詞矛盾 《無綫》證被告一分鐘內頭上多頂帽
  6. 審訊前兩周落口供指搜出鐳射筆和剪刀 警員承認口供不可靠
  7. 警證物標籤頻出錯 鐳射筆上有不知名貼紙
  8. 控辯同意事發時二號橋可「自由出入」官據裝束、行蹤辨認被告
  9. 裁定表面證供成立 法官質疑品格證人與案情關係
  10. 控方質疑第三被告「製造情節」及與其姊「夾口供」
  11. 中大暴動案結案陳詞 7月7日裁決
  12. 官讚指揮官克制不寫入判詞 「費事畀人上綱上線」
  13. 中大暴動案判刑 兩被告被判4年6個月及3年9個月 官臚列近期區院案例


前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衝突,警方衝入大學校園拘捕多人,四名大專生當場被捕。中大生陳起行(21歲)、理大生李俊皓(24歲)、專業教育學院學生張俊浩(19歲)及中大生鄧希雯(24歲)被控暴動、違反《禁蒙面法》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等罪,他們否認所有控罪。這是首宗涉及中大衝突的暴動案審訊。案件今日(4月22日)第三日審訊,控方續傳召多名當日駐守二號橋的警員作供。

警同意現場或有人目的並非參與非法集結

第一名證人、當時駐守在二號橋的小隊指揮官高級督察鍾家平,今接受辯方盤問。鍾同意在示威者推進防線後,雙方襲擊頻密。代表鄧希雯的大律師鄧子楷問及,鍾是否同意現場可以有不同目的的人群聚集,包括救護員、或希望調解現場人士的人,而他們的目的不是參與非法集結時,鍾表示「有可能有呢啲人士」。鍾家平從呈堂片段中認出自己,他表示,當時只有他一人手持擴音器,警告在場的示威者散去。其小隊在早上11時25分起駐守二號橋,及至下午3時25分撒退,由機動部隊Zulu大隊接替他們。

紅圈內為高級督察鍾家平,鍾是小隊中唯一一名手持擴音器的警員。(有線新聞截圖)

控方外聘張錦榮大律師作代表,他另傳召隸屬鍾家平的隊員,警員12359陳挺達作供。陳的口供指出,當日下午在校方代表斡旋下,部分警員退至20-30米後,只餘下他與其餘4人駐守在二橋防線。他表示,當時校方代表在物管處外被傳媒及部分 示威者包圍,但「看不到、聽不到他們在做甚麼」。鄧大狀盤問時問及,現場一段是否斜路,而陳是否看不到後方的情況,陳同意。他亦同意現場嘈吵,而防暴頭盔是「有少少影響」。

陳表示,當時有示威者向防線投擲汽油彈、亦有人從斜坡上投擲石頭等。從呈堂的有線新聞直播片段所見,當時有汽油彈燒著防暴警員的盾牌。陳指出自己當時站在該名防暴警員的正後方,但觀看呈堂的一段有線新聞直播片段及兩段由警方所拍攝的片段,均認不出自己。

在控方主問證人期間,辯方代表第三被告的大律師邱治瑋舉手稱已經能夠在截圖中得知證人的位置,在控、辯雙方同意警員口供的事實下,是否有必要再要求證人在片中找出自己呢?

辯方邱律師:「法官閣下,我主要擔心影響進度。」

李官:「我擔心了十年啦,但主控有權這樣做,不如我們先了解片長是多少?」

控方張大律師:「審訊期預計是12日,我在審前覆核已說會多兩日,但在庭外庭內不斷被人催促。」

李官:「我讓你呻完後,你就回歸主題好嗎?」

控方張大律師:「我無理由要法官閣下你自己在房間看的,一會兒辯方亦會申訴。」

李官:「我習慣了,看片是我的職責,我最近配了藍光眼鏡,不用擔心。」

拘捕中大生陳起行的警員蔡樂燊。(陳卓斯攝)

警指陳起行「打橫」跑過 不肯定「逃跑」行為是否因痛楚

警員19545蔡樂燊在案發當日拘捕中大生陳起行。他在下午3時24分收到指揮官指示,驅散示威者,他指出指揮官沒有講明作驅散或拘捕,「但如果可以會進行拘捕」。他表示其後一名與示威者裝束相似的人「打橫」跑過,於是制服他。蔡指這個人想「掙脫」他,「再掙扎,再跑」,於是與其他警察合力制服他,並指其裝備是「完全遮晒塊面」。

代表陳起行的許卓倫大律師盤問蔡樂燊時,蔡同意當時警方施放了數以十計,甚或數以百計催淚彈。他承認自己有戴面具,而其面具都遮蓋了面容。他亦同意在場身穿黃色背心的記者亦有戴上面罩,面貌被遮蓋。

庭上播放警員蔡樂燊制服中大生陳起行的情形(有線新聞截圖)

庭上播放《蘋果日報》、《有線新聞》、《東網》等多條傳媒直播片段。片段顯示,蔡樂燊制服陳起行時,有疑似爬行,即蔡樂燊所指的「逃跑」的動作,其後陳被多名警員將陳按倒在地上。許大狀提及陳起行的雙膝及右前臂有擦傷,亦有紅腫。蔡同意當日有發現被告的傷勢。

許問及,會否是因陳起行被警員撳落地,因痛楚而作出「爬行」,即所謂「再跑」的情境,蔡樂燊表示不肯定陳是否「爬行」,但再被盤問時,承認「似」爬行。蔡表示帶陳起行上警車後,知悉他是中大學生,但不清楚他有否住在中大。

警方今日出庭作供指,戴了面罩影響聽力。(陳子煜攝)

傳召拘捕「女子甲」的警員作供 法官問控方:「冇關係架嘛?」

開審之初,控方將一名不在被告列的女子的被捕過程、細節,清楚列載於開案陳詞當中,一度被李官斥造成「不公義」,其後將其名字刪去,改為「女子甲」。控方今早再傳召兩名當日拘捕「女子甲」的警員作供。

警員58791徐兆雄當日屬「捕捉小隊」,小隊由一名警長及三名警員所組成,站在警方防線的較後方。

徐兆雄在2019年11月28日的口供記錄指,當日到達中文大學二號橋時,聽到示威者不斷叫囂,內容包括:黑警、毅進仔、「你老婆被姦」等等,惟控方代表張大律師讀錯為「你老母被姦」,隨即遭李官糾正。

當天約在15:25分,徐見到有示威者向反方向跑走,故上前追截,成功制服「女子甲」,其後將「女子甲」轉交給女警10591李濃在。她負責檢取「女子甲」身上的證物。但控方問及可否描述從其背包中找到的鐳射筆是甚麼樣子,她直指「唔好意思我形容唔到,因為我當日只記錄佢係一支鐳射筆,依家要我記,我記唔到。」

法官李慶年在兩名警員作供完畢後,均問控方兩名警員是否負責「女子甲」,續指「冇關係架嘛」。

辯方申請短暫缺席審訊 李官:「好多政客話我哋審得慢」

許大狀申請明早缺席審訊,指出其盤問證人的程序已完結,而明早有另一案件需於明天處理。李官得悉案件並非社運案件後,直言社運案件排期至2026年,「好多政客話我哋審得慢,以前係藐視法庭架嘛,依家又冇人理。」又明言很想通融,但是「通畀你,我都唔知點搞」。在李官不斷重複「出席審訊是原則,缺席審訊是例外」的話語下,辯方最終撤回申請。

陳萃屏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返回

《鏗鏘集》車牌查冊蔡玉玲虛假陳述罪成 判決毫不考慮報道的公眾利益

繼續

「Journalism is not a crime」7.21首位被定罪的 居然是一名記者

最新

東海堂縱火案 法官考慮反修例少年案 被告或面對刑期覆核 兩少年認罪被判入勞教、更生中心

2020年8月7日凌晨,5名少年涉嫌刑事毀壞位於將軍澳廣場的「東海堂」, 另加一項縱火罪,第1及第2被告(案發時分別為16及14歲)較早前已承認刑事毀壞罪,其縱火罪不予起訴,留法庭存檔。案件今日(6月21日)於區域法院作最終判刑。案中另外兩名少年(第3及第4被告)否認兩項控罪,案件仍在審訊中。 第1被告辯方索取報告後,提及被告無案底,是次坦白道出及承認罪行,同時獲家人陪伴及支持,亦知道是次DSE成績未如理想,因此希望繼續讀書,已深深體會到牢獄之苦並感到後悔,建議法庭判處感化或社會服務令。感化官於報告中提及第一被告個性正面、純品,絕非本質很壞,建議判處200至240小時社會服務令。懲教署報告則表示被告因過胖,不適合判入勞教中心,認為判入更生中心更適合。 第2被告相關報告則指出,感化官對第2被告的評估一般,認為不適合判處社會服務令,感化令亦只是勉強適合,建議判入勞教中心,辯方律師及父母則建議法庭輕判。 法官李慶年聽取第一被告報告內容後指出,根據案例,若判處社會服務令,被告有機會於完成時數後,需再次面對刑期覆核,因此建議從被告角度出發,判入更生中心或許是較好選擇。 法官又指出「畀被告諗邊個方案,揀錯咗有風險同後果。(讓被告選擇哪個方案,選擇錯了有其風險及後果)」、「如果我係被告,我寧願快啲受完(我寧願早點完成刑期),更加relief(釋懷)。」其後休庭20分鐘,辯方詢問第一被告意願後,同意更生中心的選項,並指第一被告「希望快啲完結案件,重新出發。」 法官李慶年評定案件的嚴重性為低至中,因被告於凌晨時分犯案約1分鐘,並沒有傷及店員或途人,亦避免了和警員的正面衝突。兩名被告是年青的初犯者,因一時錯判形勢而犯案,已深感懊悔。惟第二被告的身心評估較為負面,尤其於2019年社運事件後,第二被告變得更頑皮和反叛,被捕後態度變得懶散,期間曾輟學及與不良分子來往,並涉及賭博場所活動,保釋期間亦違反宵禁令。 法官李慶年亦於判詞指出,考慮到最近上訴庭的判刑覆核案也不乏判處年輕的被告進入禁閉式教化中心。經考慮後判處第一被告進入更生中心,第二被告則進入勞教中心,並指出可給予兩名被告「有序、有罰、有教、有更生的判刑」。 延伸閱讀 少年爆炸品判刑 案發時17歲學生被判入獄31個月 被還柙兩年當庭釋放 現年19歲、案發時17歲的學生丁展峯早前認「串謀製造爆炸品罪」和「管有爆炸品罪」;同案另一被告,25歲的董上琳則認了「串謀製造爆炸品罪」、「管有爆炸品罪」及「管有物品意圖損毀財產罪」。今日由法官李慶年判刑。丁最終被判總刑期31個月監禁,但因為已還柙近2年,今日被當庭釋放;董則被判48個月監禁。 警方監察單位遂作拘捕 案情指第一被告董上琳於2019年10月3日租下大角咀一個單位,於同月15日,警方就對單位展開監察行動,警員在同日見到兩名被告一同離開單位,於是截停他們並將他們拘捕。警方之後在單位內找到化學品原料,可製成爆炸品。 官:單位物料可製爆炸品

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探員憑對話辨認少年聲音 「對第3被告嘅聲音,有個熟悉度喺度 」

該片段拍攝了東海堂的情況,吳憶述片中的男聲說:「都冇穿冇爛,窿都冇穿過。(一個洞也沒有穿)」而語音訊息則是:「係一個窿一笪黑色都冇囉(是穿了一個洞,連一片燻黑也沒有呀),但係⋯⋯我咩咗嗰張枱呢,佢冇用啦依家(我什麼了那張桌了,現在沒用了)⋯⋯」, 他表示認出為第3被告的聲音。

將軍澳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警憑影片聲音確定被告身份 兩少年不認罪

2020年8月7日凌晨,五名少年被控刑事毀壞位於將軍澳廣場的「東海堂」, 另加一項縱火罪,案件於6月13日在區域法院(移師西九龍法院)開審。其中兩名少年(第3及第4被告)否認兩項控罪,第5被告(案發時15歲、現年17歲)則承認刑事毀壞罪,現正因其他案件還柙候審,其縱火罪不予起訴,留在法庭存檔。 案中另外兩名少年,第1及第2被告較早前已承認刑事毀壞罪,現正保釋並等候6月21日作最終判刑。 案情指,自反修例事件起,美心集團旗下經營的店舖,成為示威者針對的目標。位於將軍澳廣場1樓的「東海堂」屬開放式店舖,只有約半米高的圍欄店舖範圍,並無門鎖及牆身分隔。  案發當日凌晨約2時35分,閉路電視拍攝到有5名蒙面黑衣人衝入店舖破壞,過程持續約1分鐘,期間有人燃燒物件。案發後數小時,即8月7日早上約7時,店舖經理到店舖開舖時發現,店內的枱櫈東歪西倒,圍欄及吹風機被推倒在地,地上遺留少許碎石。經檢查後發現,地板上約1米乘1米範圍及一張餐枱變得燻黑,兩部收銀機屏幕、八達通卡閱卡器、電子條碼掃描器、一道木門及櫥窗膠櫃遭到破壞,損失合共港幣$40,140元。  探員影片憑聲線認出一被告 並在影片標示被告 警方其後於2021年1月拘捕第四被告劉竣曦(案發時17歲、現年19歲),從撿取的電話中發現了一個包括第二、第三、第四及第五被告的WhatsApp群組,對話中有一段長17秒片段,拍攝了店舖的情況,是由第三被告帳戶發出。片中的男聲指:「都冇穿冇爛,窿都冇穿過(一個洞也沒有穿)。」及一段8秒的語音訊息:「係一個窿一笪黑色都冇囉(是穿了一個洞,連一片燻黑也沒有呀),但係⋯⋯我咩咗嗰張枱呢,佢冇用啦依家(我什麼了那張桌了,現在沒用了)⋯⋯」 控方指,有偵緝警員憑此影片的聲音辨認出第三被告的身份。 控方呈上閉路電視片段的截圖中,以數字1至5標示片中五個黑衣人,意指代表第1至第5被告。第三被告(案發時15歲、現年17歲)的辯方律師認為做法不妥,並指出「唔係得少少,係完全冇證據」,證明片中的「3」是第三被告,皆因開庭前的時間,她亦有與外聘主控官、大律師吳美華確認,「能否辨別片段中的5個人,分別對應哪一個被告?」主控官當時回答是未能辨認。  而控方的開案陳詞中,部份物證假定了「3」代表第三被告,例如在影片截圖,並在圖片冊清晰圈了5名被告,辯方向法官列出了數項法律原則,表示控方在缺乏證據下便在截圖上作標示,是對被告不公平,要求控方修改開案陳詞。 主控官向律政司索取指引後表示,開案陳詞並不是證據,不影響事件的「中性化」,因此並不會修改。 主控官表示,雖然沒有目擊或專家證人,但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及呈堂證物均是證據,又指「如果完全冇證據,對控方都係打擊,我睇唔到點解我要咁做。」法官許肇強隨後表示,作為專業法官,只會根據事實裁決,同意開案陳詞無需更改。 辯方質疑控方擔當證人引導法官 控方隨後在庭上播放7條閉路電視片段,顯示5名黑衣人於案發前在將軍澳廣場行走。其間控方對片段作出講解,要求法官留意片中人士的衣物。第三被告的辯方律師認為,主控官此舉並不恰當,表示「應該係由證人講,主控官當咗自己喺證人枱。」法官表示同意,並指主控官的角色不適宜作描述,而是「應該由證人講,並非由Bar Table 

1118理大外圍暴動案 被告攝影工作伙伴指萬用鉗鎚為攝影師備用工具

理大外圍暴動案,昨日(25日)最後一名辯方證人梁志軒(音)作供。他與第4被告鄭家裕同為攝影師,鄭不時替梁當攝影助手。梁解釋,案發時在鄭身上搜出的萬用鉗及萬用鎚是現時攝影師備用工具,亦是他替鄭購買的,事發當日梁約了鄭,但鄭失聯數天,之後才知悉鄭被捕。 今日最後一名辯方證人梁志軒(音)作供,他與第4被告鄭家裕同是攝影師,工作包括婚紗及婚禮攝影、拍攝孕婦照及家庭照等。梁表示與鄭在舊公司工作時,鄭會在拍攝工作中擔任他的助手,負責打燈、安排道具或維修器材等。梁於2014年離開舊公司後,持續找鄭接工作。 鄭在案發後被搜出藏有萬用鉗及萬用鎚各一把(約五吋長,手柄部分配有小的伸縮鎅刀及螺絲批等),梁表示,兩件工具均是他在案發前,他在「執笠倉」替鄭購買:「我在執笠倉見到有賣,發覺這兩樣工具很適合工作,我們可不用帶這麼多獨立的工具。我當時打電話問鄭,是否需要幫他買,他答我好,最後買了每款兩把,我跟他各自一套。」 梁在庭上展示自己的萬用鉗,確認跟鄭被搜獲的那一把是同款,而萬用鎚則在工作時丟失。 梁表示於11月19日有拍攝工作,因此在案發當日(11月18日)相約鄭到長沙灣討論工作流程,並且順道把新買的萬用鉗及萬用鎚交給他,但不清楚他當晚的去向。隨後數天聯絡不到鄭,之後才得知他被拘捕。 對於工具的用途,梁表示因比較常用,自己及鄭都會隨身攜帶,可用於維修攝影器材、換電池等。辯方在庭上展示梁的拍攝作品,部分相片的場景有帳幕及木箱作佈置,梁指鎚子會用於處理其他拍攝道具,例如在戶外搭建臨時帳幕:「帳幕是由我們提供,在戶外拍攝有機會大風,所以要落營釘,是用鎚仔固定的。」 攝影師:經常討論和買新器材 控方盤問時,梁同意他與鄭不時會討論拍攝技巧及器材等,亦經常買新工具,因此控方質疑,為何梁對這兩種工具特別深刻,梁回應:「因為這兩種工具我們之前都沒有,燈架那些比較多新款出。」控方隨後表示:「每種工作及專業都需要特別工具,但真正想如何用,其實是根據場景,以及在哪裏發生?」梁對此表示同意。控方再問:「鄭有沒有跟你說過,需要眼罩、豬咀、手套、面巾及生理鹽水工作?」梁表示沒有。 控罪指眾被告於2019年11月18日,在窩打老道與咸美頓街交界的彌敦道,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首八名被告及第13名被告敦子麟另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和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案情指他們於同月19日,在彌敦道525至543號一帶,管有一把鉗、板手和鎚等。 「十二港人」之一的郭子麟,即案中的第十三被告,早前已和同案的第五被告(林敏諾)承認暴動罪,其餘11名被告不認罪受審。 控方表示,終審法院將於本年6月17日,進行一個關於「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的上訴聆訊,而該案例有機會對本案造成影響。香淑嫻法官表示,先就控辯雙方遞交書面陳詞訂立時間表,暫定7月23日進行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DCCC 768/2020, 409/2021 延伸閱讀 728上環暴動第三案 13人判囚42至48月 2人判勞教及教導所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12港人案中的3人,鄧棨然、鄭子豪及廖子文,與另外兩名男子涉於2019年9月,在灣仔一個單位管有半製成汽油彈材料。此案除了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其餘4名被告先後承認屬交替控罪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法官游德康於24日聽取辯方求情後,稱考慮到部分被告的心理問題,加上案發時有2人年紀不足21歳,下令先索取4人的背景及心理報告,並押後至7月16日判刑,期間須還柙候判。 5位被告依次為,鄧棨然(31歲,推銷員)、鄭進(34歲,時裝設計師)、鄭子豪(20歲,港鐵技術員見習生)、李威龍(28歲,廚師)及廖子文(19歲,學生)。除了就「組織他人偷渡越境罪」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外,其餘4名被告今於區域法庭求情。還柙中的李威龍在開庭前,與坐在身旁的鄭子豪和廖子文聊天,而鄭進則於辯方求情期間不時望向法官。 「12港人」鄭及廖案發時年輕 失去自由近2年 辯方求情提到,被告鄭子豪及廖子文案發時年輕,而且分別已還柙14及17個月,若計算二人在內地的刑期,一共被扣押近21個月。辯方希望法庭為鄭子豪索取青少年罪犯評估專案小組、教導所等報告,惟法官認為,同類案例亦有判未滿21歳者即時監禁,故拒絕索取相關報告。而辯方亦為最早認罪的廖子文求情,冀法庭扣減三分一刑期。        第二被告手持匙卡 求情指自己參與程度低   同案另一被告鄭進呈上求情信指,自己在案發當日下午5時才到達涉案單位,參與程度較低,事後亦感到後悔,又稱被捕後再也沒有與社會事件相關的資訊和人士接觸,希望法庭能給予四分一的刑期扣減。辯方形容被告從事時裝設計是良好事業,但因本案而「前途盡毀」,法官隨即表示,被告服刑後仍可以朝著自己的天賦發展和獲得家人支持,認為其程度未至「盡毀」。辯方其後又呈上一封由李威龍僱主撰寫的手寫信件,信中形容李「不是壞人」,又稱願意待李出獄後再次聘用他。 辯方亦提及兩名被告的心理問題,指鄭進因照顧家人而早於2012年患上抑鬱症,其後在2019年9月亦受心理狀況的影響,未能修畢課程。 至於李威龍則患有適應障礙症,辯方指他在案發當日在警方入屋搜查時爬出窗外,或因他的焦慮症狀所致。辦方又指,被告的精神狀況欠佳,李不可能在事件中擔當主腦,甚或會半途而廢,未有能力製作汽油彈。法官聽取各辯方求情後,認為本案有需要索取心理報告等作量刑 。 官認為汽油彈內放大頭針增殺傷力   案情指,涉案有部分玻璃樽內放置大頭針,惟控方專家報告未有就大頭針能否增加殺傷力作評估,只提及「屬惰性的大頭釘在燃燒過程中起不了任何作用」。法官認為,專家只是從化學角度分析大頭針對燃燒過程無作用,他根據常識推斷,大頭針在玻璃瓶爆破時會飛散,故認為涉案大頭釘會增加殺傷力。 此外,涉案單位搜出鎂屑、鎂粉末等,能夠製造殺傷力較高的「鋁熱劑彈」原材料。惟專家報告曾指出,相關混合物需於攝氏 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