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和你Lunch」案 ViuTV演員吳智杰否認暴動 案中被質疑的衣著、口罩與位置

吳智杰(右)當日的衣著及口罩被控方質疑是有備而來。(任葆穎攝)

2019年11月12日,有人在中環一帶發起「和你lunch」示威活動,5人包括ViuTV演員吳智杰否認暴動及使用蒙面物品罪,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域法院)續審。案情指,各被告於2019年11月12日在畢打街與德輔道中及干諾道中交界一帶,與其他人參與暴動。另外4名否認暴動及使用蒙面物品罪被告包括酒店接待員陳敦涵、社工李晁鋒、放射治療師陳灝良和教師梁升彥。

首被告吳智杰供稱,當日相約心儀女子到中環用膳。吳被閉路電視拍攝得分別在下午兩個時段在上址行人路站立,在第二個時段站在外國人和家庭主婦身旁,其後他在置地廣場逃生門外被捕。控方質疑吳智杰當日穿著示威裝束,在案發現場更換帽子、長戴口罩,而且與心儀女子約會,作為公眾人物應該穿得更好看。

2019年11月12日,「和你Lunch」號召多人上街。(《誌》資料圖片)

吳智杰與心儀女子的約會及其停留位置

吳智杰供稱,案發前一晚相約心儀女子翌日12時中環食飯。當天在銅鑼灣禮頓道集合,之後一同乘巴士到中環,到置地廣場地庫一所日式餐廳等候座位。約10分鐘後,在等位期間女友人接獲上司電話告知要提早回到位於歷山大廈的公司,於是他們經走廊步出商場,途中偶遇吳智杰的朋友及其三位同事。

下午1時許:吳智杰第一次位於案發現場

吳智杰指,不知道置地廣場有行人天橋連接歷山大廈,於是經地面行。庭上播放閉路電視片段,約下午1時許,吳智杰及女友人曾在德輔道中及畢打街交界行人路人群位置逗留約2分鐘14秒,其間四處張望。控方質疑被告證供未有提及曾在行人路逗留,這是刻意隱瞞自己參與非法集結及示威活動,吳否認指控,指當時正在觀察發生甚麼事,落口供時認為不重要便沒有提及,並非刻意迴避。

吳作供指送女友人上班後,獨個兒到上環一間茶餐廳用膳。約下午2時半,吳智杰步行到上環元創方一所咖啡店,逗留約半小時後離開,然後步行至中環接心儀女子下班,順道在其公司替母親拍攝手袋款式。

下午3時許:吳智杰第二次位於案發現場

庭上播放閉路電視片段,約下午3時許,被告站在LV門外的行人路觀察,其間被告兩度舉起右手,疑似指向前方。吳智杰解釋是伸展動作,他一直有慣性甩鉸、鈣化問題,事發幾天前曾看醫生,事發兩個禮拜後做了膊頭手術,有醫療報告作證。吳站於行人路期間,一名白衣男子曾跟他說話,吳則表示忘記白衣男的說話內容。

控方質疑被告的警誡供詞和庭上作供有出入。離開元創方後,被告於警誡供詞表示因為無車,於是沿皇后大道中步行至銅鑼灣;被告庭上作供則指要去歷山大廈。吳智杰承認警誡供詞講得不夠仔細,他當時指元創方沒有車去歷山大廈,於是步行向銅鑼灣方向。他續指,平日英文只會說「Let’s go to Causeway Bay」,因此以為步行至銅鑼灣及步行向銅鑼灣方向是相同意思。

吳智杰表示當時自己想離開但不知道如何離開,控方指他可以轉到附近地鐵站出入口或向雪廠街方向走,吳表示不敢行向置地廣場方向,因為商場已關門,擔心有事發生。吳續指,自己當時的位置遠離示威者,其間有兩名外籍人士詢問他如何去IFC,他認為站在外籍人士和家庭主婦旁較安全。由於當時未見警察,故停留原地,不安地四處張望。其後吳智杰聽到槍聲,看見其他途人包括兩名外籍人士開始跑,於是下意識跟著人群走,最終在置地廣場逃生門凹位被警方圍捕。

吳友人羅家希上庭作證指吳不時戴帽。

吳智杰的衣著、口罩

吳智杰當日身穿深藍色外套、黑色短褲、黑色鞋、深色斜孭袋及深色帽子。控方質疑被告約會心儀女子,會否想穿得好看。被告表示平日做自己便可以,他形容當日只有10分鐘梳洗時間準備出門,忘記剃鬚、塗防曬和Gel頭。他沒有特意挑選服飾,而且衣櫃大多是黑、白、灰、藍的衣服,當日只是平日裝束。控方再質疑,作為幕前人理應注重形象,吳辯稱如果出席工作活動,需要見客戶及記者,便會穿得比較好,「唔會每日著到出show咁樣」。

閉路電視拍攝到吳智杰佩戴白色口罩,其女友人則戴黑色口罩。吳解釋指小時候曾患哮喘、過敏性鼻炎及過敏性結膜炎,但2016年情況好轉,間中只會在做運動及工作時帶備哮喘吸入器。他當日佩戴口罩是基於健康及形象理由。而女友人當日身體不適,而且她間中都會戴口罩,吳因此不感到奇怪。

辯方其後傳召第一辯方證人羅家希(音譯)女士出庭作供。羅表示,吳智杰當日的裝扮跟平日沒有太大分別,不記得他的衣著。她續指吳智杰不時戴帽子,但並清楚記得案發當日吳有否佩戴口罩,因為吳幾乎每次出席朋友聚會都會戴口罩。

閉路電視拍攝得吳被捕一刻,約下午3時許,他跑到置地廣場逃生門凹位,脫下口罩,警方追趕到場圍捕十數人,被告舉起雙手。控方質疑被告脫下口罩會否擔心被記者拍攝,吳稱當時沒有想太多,之後才感到害怕,而且當時身體不適,感到作嘔和頭暈。控方又問及被告身為幕前人被警方截停並舉高雙手,會否損害形象,吳指因此當時有調整帽子,用手遮蓋臉容。控方指控,被告從新聞報道得知很多示威參與者有戴口罩或蒙面,因此在逃生門脫口罩是為了掩蓋自己是一個暴動參與者的身份,吳智杰否認指控。

吳智杰的帽子

吳智杰供稱送女友人上班後,到上環一間茶餐廳用膳,然而未有其他證據證明。控方質疑由叫訂單到吃完午餐只有15分鐘,過程十分趕急,吳辯稱當日沒有吃早餐,因此很肚餓。控方質疑吳根本沒有到茶餐廳吃飯,其實他仍然逗留在中環參與「和你lunch」,吳否認指控。

吳智杰於下午2時半步行到元創方一所咖啡店。吳供稱戴口罩感侷促,面部出汗,於是脫下口罩。控方質疑被告脫口罩卻不脫外套,吳辯稱當時沒有這個想法。控方又質疑為何吳智杰在元創方換上漁夫帽,他解釋指知道其中一位咖啡店店員對帽子有研究,故希望讓他評價這款帽子。他平日亦有帶兩頂帽子出門的習慣,而漁夫帽是贊助商贈送,他認為比較符合元創方的環境。直至離開咖啡店時,吳智杰才戴上口罩。

辯方其後傳召第二辯方證人呂勵豪(音譯)先生出庭作供。呂為該名咖啡店職員,二人不時在Instagram討論時尚服飾。呂供稱案發當日,吳智杰戴有帽子,購買了一杯鮮奶咖啡及一件蛋糕,其間呂曾經在Instagram向吳智杰分享一間銅鑼灣古著店的位置。吳智杰曾向呂表示剛剛在附近茶餐廳吃午餐後上來。店舖當時只有呂一名店員,在吳到達約半小時後,有食環署同事做循例檢查,吳便離開咖啡店,並透露將會去銅鑼灣的古著店購買帽子。辯方提交一張單據及Instagram信息作呈堂證供。

約下午3時許,吳智杰第二次逗留在案發現場時,被閉路電視拍攝到換帽子,吳稱因為當時看到記者。控方質疑被告換帽後仍然無意離開現場,換帽是想掩蓋身份,吳否認指控,指閉路電視可見他走前走後叉腰、來回踱步,是不安的行為。

返回

古洞北發展 悦和醬園面臨搬遷 第三代傳人:醬油業不是近黃昏

繼續

七一暴動案被告稱在內地遭扣留 公安威逼招認 港警以悔過書為藍本 法庭接納招認作證供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