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果」的香港 12山峰依然有人

7月17日凌晨12時正,十人齊聚於西貢北潭涌閘口,亮起頭燈,在漆黑和蟬鳴聲中向著大枕蓋快步前進。未幾,有隊員低呼:「死喇,真係好攰。」他們有的習慣早睡早起,不適應行夜山。其他人見他臉色蒼白,就著大伙兒一同稍息片刻,讓他休息幾分鐘再上路。沿著麥理浩徑一直走,半夜時份,他們來到雞公山。另一隊友突然胃痛,苦苦堅持至水浪窩,終受不了,只能低頭抱住肚子喝點暖水。又有人在山上跌倒、小腿抽筋、舊患復發⋯⋯在山上,各種各樣的意外都出現了。但他們就這樣一直走著走著,互相為大家打氣:「繼續行喇。」十多個小時後,他們終於在下午時份來到荃灣禾塘崗。

12座山峰,10個人,61.2公里。他們是自稱「好撚鐘意香港」的「clstrailrunners」,這次「自chur」行夜山,是希望能為612基金眾籌。成員之一的前蘋果專題記者梁嘉麗,一向熱愛跑山,在六月中時忽發奇想:「長跑拎嚟眾籌都唔錯。」於是馬上跟長跑班的同學宣傳,終組成十人小隊。

採訪:小蘋

難忘中秋的獅子山

12座山峰,也是想大家記得「12港人」。惟香港山巒連綿,如何挑選?隊員C認為大帽山別具意義:「我覺得大帽山最代表到香港。佢係惟一一個好天時,你喺香港任何一個角落你都會見到嘅山,因為佢夠高。」而對梁嘉麗來說,獅子山一定是她的首選。不因「獅子山下」精神,而是2年前反送中運動時的「和你拖」和中秋登山的經歷。「嗰陣老細知我鐘意行山,就派我上山採訪。我中秋嗰次6點幾上山,9點幾要衝落山去黃大仙寫稿。記得嗰陣好多冇行開山嘅人特登上獅山,一齊唱歌鳩叫,好好笑又好warm。」當晚回憶,她仍歷歷在目。「就係嗰一晚賦予咗另一個意義畀獅山,呢個集體回憶係冇人可以奪走。」

十人最終定好路線,沿著麥理浩徑,從西貢、馬鞍山、沙田、九龍、走到荃灣,總共十二山峰。對於一眾長跑好手來說,61.2公里似乎不算太高難度。長跑前接受訪問的C聳肩說:「長跑練100km係基本,平時都練開,今次當練吓捱夜、捱曬,只係睇係16定18個鐘內完成。」

但對梁嘉麗來說,十個人能否跑畢全程都不是重點。 「之前好多人長跑都試過『爆』, 即係因為太辛苦而嘔,或輕微熱衰竭、抽筋,但最後大家都完成到 。咁完成到61.2km當然係一件好事,但完成唔到都有意義。體現大家過程中互相扶持都重要,其賽同社會運動一樣,有陣時有人會離隊,有人會繼續。」但在成果背後,都只是沿於一份心意。「呢排大家無力感好重,唔知可以做咩,連喺facebook講句嘢都唔敢,咁冇野好做,又咁多人走,咁我留喺香港仲有咩可以做呢?咪做下呢啲嘢囉,我覺得又無傷大雅,我哋都都只係付出體力同汗水。」

《蘋果》執咗 我們仍在

只是,在陰霾密佈的我城,打著為612基金眾籌的旗號,會否招來惡運?「唔知其他隊友,我話冇擔心就呃你嘅。」爽快的C說到此有點遲疑,但她的眼神仍舊銳利倔強。「我覺得我依家個人係豁咗出去多啲,如果我依家嘅身體係自由,咁我想為我珍惜嘅嘢做多啲,大不了佢都係拉咗我啫。雖然我覺得唔會啦,咁但最惡劣都係呢樣嘢啫,但依家嘅我會覺得可以接受囉。」記者問,是甚麼驅使你有這樣的轉變?「因為佢囉。」

C側頭看了看身旁的梁嘉麗說,「19年時我同我伴侶講過,去到咩位會想移民,我哋就話蘋果日報執笠時,因為我覺得係代表香港最有價值嘅嘢冇咗。嗰陣會覺得係好遙遠嘅事,但依家到佢執咗,我又好唔想走,我覺得依家仲有咁多人堅持緊。咁點解我唔做呢?上天擺我喺呢個時空可能係有特定嘅意義⋯⋯就算呢個地方已經好似係另一個地方,都依然有我想珍惜嘅嘢。」

在蘋果日報倒閉後,繼續在facebook專頁「記者 梁嘉麗」上發表人物專訪的梁嘉麗,亦堅持要繼續做應做的事。「如果2020年6月時我冇呢個擔心,我依家都唔應該有呢個擔心。如當時我要訪問一個人,我係唔會擔心我會入獄或者被控,咁點解一年後我要擔心呢?我會覺得係子虛烏有。如果國安法要告我,而係唔make sense嘅,我點解要因為恐懼而自劃界限先呢?我覺得我做人對得住天地良心,光明磊落,我就會繼續做。」

人與人的連結好重要

7月17日下午,十人終究完成了61.2公里的路程。一個月下來,活動為612基金籌得兩萬多元。對於成績,梁嘉麗笑說: 「一般啦。」但跑山則使如社會運動,都像是吃力不討好又徒勞無功,但十人其實最希望能讓香港人再有互相被看見的機會。「好多人走,所以被看見係好重要。其實唔係咁死寂,仲有人做緊嘢,無論係身體力行定精神上支持,都仲有人做緊。雖然好似好無力,但原來仲有人鑽緊啲空隙。」

C也揚起電話殼上的抗爭貼紙:「以前我覺得好人血饅頭,但慢慢我明呢啲嘢點解有佢嘅價值。留唔留有太多其他原因,但真實地圍爐係好緊要,唔係連登果啲,係真實有人與人之間嘅嘅連結係好緊要。我覺得我希望可以話畀人聽 ,兄弟,仲有人爬緊山,唔好覺得自己好孤單。」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