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分格」逆市開實體店:我相信漫畫的存在,看手稿來這裡看個夠

誌 BOOKMARK(0)

在門口接待的是大友克洋畫的阿基拉和松本大洋畫的惡童,貼滿兩幅海報牆,叫人目不暇給。

忽然,頸後傳來一陣涼意。

抬頭一望,只見Metal Gear Rex潛伏於天花高處,弓起了背,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順着Rex的目光望去,只見櫃檯前方躺着一個紙箱。紙箱身上包了一層又一層泡泡紙,動也不動,與平日的遊戲道具看起來大為不同,難道是遊戲製作大師小島秀夫設計的新玩法?

Rex看來與紙箱已經對峙良久,到底是誰要潛行到一間漫畫店?

紙本分格由推廣、網上售賣,五年後終於「上樓」見人。(伍詠欣攝)

舊命題:香港漫畫已死?


「利志達的書終於送到了?」一把女聲從大門傳來,她是「紙本分格」的創辦人ET。

「一起開箱吧?」另一位創辦人Karman說。

「今次出版社包裝得幾好,書本好像都沒有什麼崩角。」ET說。

「有崩角的話,我們自己要吧。」Karman說。

「次次都是我們自己要崩角的書……今次訂特別版仲要訂漏了自己那一份,唉。」隔着口罩都看見ET一臉無奈。說時遲,那時快,Karman已在拍攝開箱照,準備在Instagram發文通知讀者上門取書。

成立六年,「紙本分格」由一個分享漫畫的專頁,進化成一間網店,如今竟還變出一間實體店。別人都說「香港樂壇已死」、「香港電影已死」,香港漫畫──還未死嗎?

「答案好簡單:只要有人,就有作品。」Karman說,「除非香港人死晒囉。」

「要死到一個人都唔剩,都幾難。」ET打趣說。

正如在市道如此低迷之時,還有兩個人堅持開一間實體漫畫店,香港漫畫想要死也不見得容易。櫃檯的前前後後,掛滿各種海報和畫作,最搶眼的大型海報出自門小雷手筆,另有柳廣成和麥少峯的複製畫,還有來自台灣合作伙伴「大塊文化」出版的漫畫宣傳海報。

「其實真的還有很多人在香港畫漫畫:鄭健和、邱福龍、利志達、KIU、Rex Koo──我可以一直數下去。」ET說。

如果一個鍾意漫畫的人中了六合彩的話⋯⋯

為了慶祝實體店開張,紙本分格策劃店內限定發售的印刷商品「實驗漫畫作業MANGAAKS」,以超短篇漫畫形式推出,題材、表現手法均無限制,MANGAAKS Vol.1 邀請了香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參與,並舉辦首賣日和簽名會,利志達的手稿也會於店內展出兩星期。

一般宣傳都會大講賣點,Karman卻不想透露太多內容和設計特色,只說利志達的粉絲一定會很高興見到在故事中出現的人。

「印刷品的質感要親身感受,我們開店就是想推動大家支持實體書。漫畫首階段只於紙本分格發售,想看手稿的話就上來店內看個夠吧!」

這次不是紙本分格第一次出版漫畫,早於2018年,他們與麥少峯合作,出版鬼故事合集《灰飛不滅》,反應不俗,何以今次出版的MANGAAKS只有四頁?「前提是要漫畫家想不想畫,有無時間畫。」不要說出一套漫畫,單是畫一本漫畫,已經要花費極多時間和心力。時間等於金錢,花了時間在漫畫,花在其他工作的時間自然會減少,換句話說,就是漫畫家的收入減少。

「中咗六合彩的話,我即刻傾十個漫畫家返嚟。」ET說。眼下,要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取一個平衡,唯有出版超短篇漫畫。Karman會視乎讀者對於MANGAAKS Vol.1 的反應,再決定是否與更多漫畫家合作。他甚至想像,疫情過後,外國人來港旅行,能夠在紙本方法買到香港漫畫做手信,真真正正用漫畫與其他國家的人交流。

安坐下來在漫畫翻閱另一個世界

門小雷曾經說過,畫漫畫經常要畫一些自己不懂得畫的人事物,過程既不治癒也不舒服,畫極都未畫完的感覺令人極度想放棄。

那麼,為什麼還要畫漫畫?

「你鍾意一件事,就算再難,也不會想放棄;就算這件事特別折磨人,自己鍾意的話,也沒辦法。」ET說。

讀小學時,Karman最愛看《龍珠》,曾幾何時也幻想自己有一日會畫漫畫。然而,當他開始臨摹大師的作品,才赫然發現自己「好廢」,「那是一種壓倒性的威力。」Karman在店內的其中一幅牆底臨摹《排球少年!!》內「咚」的跳躍,在繪畫過程感受到作者如何勾線,如何塑造輪廓,只能用「好勁」形容。

為了配合在地板跳起的構圖,Karman需要伏在地上畫,ET在旁高呼「好污糟,好彩我有吸塵。」

「既然別人都畫好了給我看,不如我就好好看漫畫吧。」Karman自嘲。

「即是你不夠鍾意畫漫畫啦?」ET打趣說。

或許,Karman與ET其實是更鍾意看漫畫,才會排除萬難地開了一間漫畫店,而且歡迎讀者打書釘。

六個書架之中,有四個放滿二人珍藏多年的漫畫、畫集和雜誌,全部都「只看不賣」。絕版書如《阿基拉》作者大友克洋的成名作《童夢》中文版,不少讀者都想一睹其廬山真面目。這些書,本來散落在二人家中的紙箱、書櫃和桌面。「開店的壯舉,就是將自己幾十年的珍藏,第一次整整齊齊地擺出來。」

店內一角設有梳化和茶几,歡迎讀者打書釘。書架上的漫畫大多是中短篇,他們希望像以前的漫畫café,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人坐上幾小時,甚至分幾次前來,直到看完一套書為止。讀者看多久看多少,全無限制,自由定價。

「我們沒有特別思考市場定位,只是覺得開漫畫店就應該係咁做。」

ET說。小時候,她都是去圖書館借書,去漫畫店租書,甚至傳閱同學租來的漫畫書,直到長大後有經濟能力,才一套一套漫畫買回來。

2019年開設Pop up store之後,二人見識到「坐低慢慢揭書」的威力,才決定要開實體店。「有讀者會坐低兩小時,看完一本漫畫才決定購買。」ET說。去年底,二人着手改裝工作室,正式設立「紙本分格-實體店」。3月31日開店以來,每日都有讀者拜訪,也有不少人拿出真金白銀買書。「始終我們經營網店快要兩年,實體店不是從石頭爆出來,而是一步一步摸索而成。」Karman說。

當初二人成立「紙本分格」的專頁,分析漫畫,推介新書,曾經有網民懷疑二人背後有「大水喉」。「所謂水喉,只是來自讀者的訂書收入。」ET自嘲,「剛好夠我們籌辦出版計劃,以及買油漆油牆。」現址是二人與其他朋友合租,店面背後是設計工作室。自從設立網店,訂書的讀者愈來愈多,工作室經常堆滿紙箱和泡泡紙。「現在大家可以選擇自取,我們終於不用包(這麼多)書。」Karman笑說。

任睇任坐,紙本分格打造了看漫畫的氣氛。

人性化實體店 創造空間推廣小眾漫畫

讀者除了可以在店內閱讀珍藏漫畫和畫集,現貨售賣的書籍全都有陳列本可供翻閱。「我只是將心比己。」Karman表示,作為讀者,購買畫集前會想了解畫家的畫風,想知道內頁有幾多張畫,只需要快速翻看就能下決定。二人售賣的書籍,絕大部分都買了一本自用,也就是將(可能因為崩角而被逼變成)自用書當陳列用。

每一本陳列書的封面,右下角都貼有一張小黃紙,是二人手寫的閱後感想。「要有自己地方,才有空間做到這種人性的互動。」二人當初開設專頁,一直是為了推廣實體書。網店只能用相片和影片介紹,但是想感受書本的印刷效果、獨特的油墨氣味,隔住個mon是一定做不到。「有些書的設計平平無奇,但是內容非常有深度,需要坐低慢慢看才能明白,閱讀的過程很重要。」ET說。

例如ET十分喜歡的一位台灣作者曾耀慶,擅於繪畫紀實漫畫,故事內容比較文學,甚至會於一本書內使用多種工具繪畫,並非一般大眾認知的畫風。她是因為買了台灣出版社做的一本紀實漫畫雜誌,才認識到這位作者。有讀者因為ET在網上撰文推介而購買,但是她表示這種漫畫仍屬小眾,需要時間推廣。

二人期望,實體店還能像昔日的漫畫雜誌一樣,開拓讀者的視野。有時候,讀者前來只是為了購買某位作者的漫畫,但是在新書推介的木桌上會碰見其他作品,可能會與另一個作者發展出一段驚天動地的感情。

「金字塔最頂層的風格,一定最少人喜歡,但是總有人有共鳴,最緊要讓那個人知道,自己的口味也有人認同,或者有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獨特風格。」

創辦人說,時勢再壞,也要相信漫畫。(伍詠欣攝)

任何時勢也相信漫畫

採訪這一天,未到開店時間已有數人敲門,也有情侶結伴到來,在井上雄彥的《Slam Dunk》畫作前駐足細看。

後來,一對父女到訪,爸爸在珍藏書架找出高達設計書,女兒買了一本少女風畫集,二人急不及待坐在梳化細看。離開時,爸爸對Karman和ET說:「就像回到漫畫café的時代,不過現在感覺更好,下次再上來。」

兩年前,二人開設Pop up store,正值反送中運動。兩年後的今日,一切不再一樣。「我對這個年代沒有期待,總之想做就做。」ET說。「做人永遠猜不到時勢,難以說什麼時勢做什麼事。」Karman說。「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相信漫畫,相信漫畫這種獨特的存在。」

相關報道
繼續閱讀

錯位的事物 荒誕的真實

「似曾相識」和「舊事如新」之間」,促使他提問是否系統出錯了,並創作出一系列的作品。  脫掉左邊的鞋子,放在毛毯上 (作品《除下左鞋才進場》),程展緯以此測試大家會否習慣一件荒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