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餐廳返工「黑白分明 」 僱傭齊齊儲錢為未來見

Gladys希望做到健聾共融。
誌 BOOKMARK(0)

位於尖沙咀山林道的籽樂廚房,餐廳門口擺放著一塊奪目的告示板,展示英文字母「A至Z」的手語繪圖,每次到訪,穿著白色上衣的店員Sina 甫見門口有客人,就會主動從餐廳走出來接待,詢問客人有否訂位或是有其他需要。

有次餐廳只有零星客人,不禁令人擔心佔地千呎的餐廳,在這時期是否能撐過來。老闆娘羅頌恩(Gladys )有十一名員工,他們大部分是聾人、弱聽或是有特別需要的人士。Gladys 說,「籽樂一定是告急,而大部分告急,都是他人幫我告急」,籽樂沒有打告急牌,是因Gladys 很怕「其實有人比我還要慘」。

籽樂店舖門口有一塊手語告示板,展示英文字母「A至Z」的手語繪圖,店舖內有部分員工是聾人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劉愛霞攝)

聘請聾人做前線客戶工作

Gladys 非餐飲業出身,2012 年在生意拍檔引薦下,認識了一間本港聾人慈善機構,得悉聾人在社會上的就業困難,遂觸動了Gladys 和拍檔萌生開設一間餐廳支援聾人就業的想法。

同年,Gladys 和合夥人在紅磡開設名為「Friends 有情有意」西餐廳,與聾人機構推行實習計劃,聘請聾人,亦是「籽樂」的前身。回憶當時的招聘,Gladys 仍歷歷在目,「傳統經理,他不懂手語,傳統聾人;他沒有餐飲業經驗,如何磨合?」幸而Gladys 後來遇到一位對社企有想法的經理,願意跟她一起打拼。

Gladys 指,市場上願意請聾人的企業不多,聾人大多只能從事下欄工作,從事不涉及顧戶服務的工作居多,但Gladys 認為,如果開一間聾人餐廳,「聾人一定要是前線(客戶工作),例如他們要主動介紹餐牌,幫客人落單,由聾人觀察客人需要」。

聾人習慣穿著黑色或沉色衣服,使手語動作在與膚色對比下顯而易見,於是 Gladys 安排了聾人員工穿著黑色衣著。

健聽員工成少數   也有不愉快事

Gladys 在餐廳遇過不少事,令她感受到聾人和健聽的分別。Gladys 憶述,有次因為樓面情況忙,她幫忙去下單,客人說,「一個B餐,凍檸茶。」Gladys 照樣寫,然後覆述,「B餐,凍檸茶,啱唔啱?」豈料客人回話,「你聽到野㗎 ?我想搵個聾人落單 」。Gladys 坦言,「你試對比一下,如果是當時健聽的同事(下單),健聽同事會不開心」。

又有一次,聾人同事一不小心,將紅酒倒瀉在客人的白色裙。Gladys 見狀已心知不妙,打算出去賠償,然而客人反走來跟Gladys 道歉,反問我,她有否嚇倒聾人同事,Gladys 說,「健聽同事也在場,事後他們說, 『Gladys ,不如我也著黑色衫吧』」。Gladys 說,事發觸發她轉型,同聘請學習障礙、讀寫障礙、智障或特別需要的員工。他們與少部分健聽員工,獲安排白色衣著。

Gladys 笑言,此「黑白」分野安排,曾獲聾人員工說,「我想要白色,我覺得白色靚啲」,Gladys 續稱,「穿白色的員工說要穿黑色,覺得黑色型啲,我說,你們放假那天回來,著仼何顏色都可以」。Gladys 堅持公司制服「黑白分明」,黑色代表聾人,白色代表健聽或其他有障礙的員工。

身穿白衣的員工潔茹被評估為有輕度至中度語言障礙,Gladys 不認為她有此障礙,覺得潔茹只是有些詞𢑥不太會表達。

另覓新舖推動聾健共融

隨租約完結,不甘平穩的 Gladys 結束了舊舖,在2018年12月在尖沙咀開店「籽樂廚房」,對名字沒甚麼執著的Gladys,說名字也是他人起名的,意思是希望可以向他人播放快樂的種籽。 Gladys 希望搬遷到新地方讓員工可以多做訂位客人,讓客人和員工可以更貼切地體驗聾健共融。

餐廳開業不足半年,未來得及回本,下半年香港人經歷「反修例」街頭的「煙火人間」。Gladys表示,「嘩,回想過來,最感恩是可以表態,包括參與三罷」。

回想當時的烽烽火火,Gladys 說,「所有聾人同事個個身穿黑色衣服,我每晚都要派定我的卡片,著他們放在銀包,不論任何情況,如果有人⋯⋯警察⋯⋯(截查),那你就取我張卡片」。

2020年疫症來襲,逼著香港人在嚴冬苦行。Gladys 說,疫情波及餐飲、零售、服務及旅遊業,裁員的話,聾人首當其衝,而他們找工比平常更困難。Gladys 更收到弱勢社群學校的老師求助,指出疫情期間很多原定開放實習機會中心也沒開,Gladys 不忍心特殊教育的學童連實習機會都失去。

籽樂自第二波疫情開始,推出團購,Gladys 和同事心驚膽顫由零開始, 由紅磡店跟隨Gladys 到籽樂的店員Sina 也不禁插嘴,「是100個餐!」,Gladys 補充,「第一次100 個餐,感動到痴線!」。

團購「蝦碌事」一籮籮

儘管萬事做好準備,但臨門一腳總有「蝦碌事」。Gladys 不忘分享員工潔茹曾將兩箱食物交付給兩位司機時,調轉了送貨地址,Gladys 連忙通知兩位司機轉地址「補鑊」;此外,試過有客人生日訂蛋糕,Gladys 千萬叮囑員工潔茹「客人生日,要跟蠟蠋、生日牌」,潔茹記住了囑咐,但拿貨上手時覺得很重,發現原來將蛋糕模也放進了盒內「送」給客人。

記者想一探潔茹的可愛作風,Gladys 著潔茹來自我介紹,潔茹有禮地說「你好,我叫潔茹,本身由黃大仙傷健協會推薦嚟呢到做,先做左三年長part (三年兼職),到大概2019年三月份轉長工」Gladys 說潔茹是被評為輕度至中度語言障礙,但Gladys 不認為她有此障礙,Gladys 覺得潔茹只是有些詞𢑥不太會表達,「三年長part(part-time),呢個係佢自創詞𢑥」。

Gladys 受訪期間,傳來 Sina 的叫喊,「潔茹,(團購單)開始了」,當日上班的只有兩位廚房師傅,Sina 及潔茹,連 Gladys 也需要將訪問停下來應付團購。她帶記者入廚房,說時遲,那時快,身穿黑衣的廚房師傅已揮動鑊鏟在鑊中起舞,Gladys 邀請記者幫忙在盒上寫上相應的餐號和食物,並覆述給身在樓面的潔茹,潔茹負責和Sina 在樓面將食物訂單分配好。

Gladys 希望餐廳可以做到聾健共融。

寧靜的聾人廚房 打手語唔該!

記者初來乍到,頓覺迷失,只見師傅動作熟悉在外賣盒上上菜,小聲說下短語,就轉身去忙下一道菜。Gladys 見狀,說,「師傅已說,黑松露菌意大利飯,H餐,合上蓋吧」Gladys 笑指,她剛體驗聾人廚房時,也像我一樣不知所措。到要出海鮮蝦醬意大利粉時,Gladys 打了蝦的手語,問師傅們「有無?」,師傅一邊炒餸,一邊用動作、眼神回覆。熱廚房忙過後,輪到潔茹步速如像風火輪趕去與司機交收。應付團購餐後,Gladys 才坐下來繼續談話。

Gladys 坦言,疫情期間幸得有心人扶持,將籽樂的外賣餐單發送到不同地區群組,雖然群組反應平平,因為各區的店舖都危在旦夕,但因此認識了一位有心人將「全公司同事的聖誕餐都交給籽樂做」,才得以捱過來。

Gladys 說,有人認為她請聾人的做法「聰明」,他們覺得「人工出少那麼多,(但)我答你,請聾人,是等於傳統餐飲業1.5 個人手。因為他做不到,我要找人頂,變相係由 1.5 個人去做,我如何省了人工?」Gladys 反問。但 Gladys 感恩遇上一班好員工,願意共度時艱。

訪問當天,聾人廚師忙著在熱廚房工作,在樓面招待的是由紅磡店開業,仼職至今的健聽員工Sina,她負責樓面的招待工作。(劉愛霞攝)

同步過冬 老闆員工為未來儲一年錢 

Gladys 開設籽樂,想員工學會做人道理,食物是其次。Gladys 表明,「接受籽樂出品合格就可以,但籽樂的客戶服務不能不合格。你是在做人的生意,不是賣食物,服務行先,食物是配套」,但 Gladys 轉述廚房師傅有個性的說話,「我知道客人來餐廳,是因為聾人而來,但你放心,第二次一定是因為食物而來」。

Gladys 坦言,不知道籽樂可以維持到多久,她說,「我無可能作出承諾(能養他們多久)」,但兩個月前,Gladys 要求所有同事作出儲蓄計劃,公司與員工各供一半,維期一年。Gladys 擔心,「我驚有一日籽樂真係捱不到」,萬一有事,員工也有積蓄可解燃眉之急。

相關報道
繼續閱讀

崖上的教師vawongsir 消極中種下希望 「希望十年、廿年學生會記住被清算的老師」

黃sir自覺在沉重的社會氣氛底下,無法分享過分輕鬆的圖文創作,便一直創作緊貼時事的作品至今。不過,黃sir倒也坦言,自認不是渲染港獨、是「左膠」、作品充滿自我審查。「我常說自己會『戴頭盔』。作品有沒有自我審查?有。你會看到當中有沒有膽怯的部分。」
繼續閱讀

藝術識條鐵之茶記壁畫大觀園 合發老闆:用僅餘自由做好文宣

合發茶餐廳康先生(Eric)最近更逆市而行,在尖沙嘴山林道開設另一間新的西餐廳「Plan B」。老闆Eric 進化合發茶餐廳的「藝術氣息」,在新店掛上壁畫。這次是一副西洋油畫。畫中更有香港人熟悉的元素,包括獅子山、傾斜的鐘樓和香港民主女神像的身影。背景用色暗沈,有部分更畫出煙霧彌漫的感覺,也讓不少人看出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