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無力的出口 藝術展畢業生作品下的香港人:壓抑與自豪共存

2020 畢展 2020 10
誌BOOKMARK(0)

由香港藝術學院及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合辦的藝術文學士課程,最新一屆的畢業展《20/20》於上周六起,在香港藝術中心的包氏畫廊展出。二十六位畢業生的作品,透過繪畫、素描、陶瓷、雕刻及裝置,探究社會政治、文化身分、時間及記憶等議題。展覽取名為《20/20》,除了是代表著莘莘學子的畢業年份,過去一年香港人經歷了槍彈雨林、烽火四起之畫面,大家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感受著同一種氛圍,彼此過得不容易,2020年如期舉辦畢業展,象徵這屆畢業生無力中的一個出口。

記者:劉愛霞

壓逼的香港

甫踏出升降機,震懾眼球的是畫廊入口旁邊擺放著三幅具份量的畫作:以黑白的顏色,扭曲的筆觸,描繪出地鐵大堂及車廂內的壓逼,那種窒息感仿似將觀眾帶到車廂現場,與畫廊寬敞的環境形成強烈對比。
畫作的主人翁周鈞朗形容,香港的建築,如高樓大廈、街道、招牌設計均是以「橫橫直直」的形式去呈現,以豎立的姿態向高發展。馬路上人多、車多、招牌多,卻鮮有看見樹木的身影。周鈞朗認為,香港就像一個籠,密密麻麻的城市規劃,令他質疑「究竟香港還是不是適宜人居住?」而都市人一旦進入地鐵,猶如到了黑洞,連窗外的世界都看不見。在人如潮湧的車廂,有人機不離手,有人無所事事發白日夢,但周鈞朗覺得,大家都有共同目標:想快些到站,逃離這個讓人喘不過氣的空間。
 

憔悴的香港人

周鈞朗家住新界北,上課要長途跋涉到港島東,周鈞朗坦言,漫長的車程他也是會「㩒手機」和發夢打發時間,期間,他會觀察周遭人物的面貌,覺得有趣的,周鈞朗就會拍下來,成為創作的源起。周鈞朗筆下的三幅畫作,都是用強而有力、不同弧度的曲線組成。他所勾勒的人物,都是誇大了身體某個部分的特徵,例如他故意刪去了繪畫每張面孔的眼神,表達出他心目中香港人都是長期處於沒精打采、憔悴的狀態。

這幅畫作取材自車廂內,周鈞朗採用了透視的構圖,表達出車廂之間連綿不絕的人頭,車上的人都是低頭看手機,毫無交流。周鈞朗安排自己躲藏在車門旁邊,他覺得自己的內心世界,其實有個無形的保護罩,把他與現實壓逼的世界分離。

過去一年,在滿城風雨的香港,這座城市鬱悶加倍,讓人更加無力。周鈞朗稱,曲線是他的情緒空間,他喜愛用扭曲線條抒發憤怒。周鈞朗之所以會用黑白色作筆調,他說,「這些 dark side(黑暗面)就好像是自己的排洩物,你肚子痛,但你痾完之後就會很舒服」。

為香港人的身分感自豪成長於七、八十年代,工作後拾起書包進修藝術文學士的曾逸榮,則以陶瓷闡述自己作為香港人的身分。曾逸榮說,從前他並不覺得香港人身分重要。但在2019 年,他為香港人的身分而感到自豪。
曾逸榮對於「香港人」這個名字,獨有一番見解,他認為,「其實身分只是一個『名字』,你在這裡叫做『香港人』,你在深圳叫『深圳人』,你在東莞叫『東莞人』」。

曾逸榮覺得,名字歸於表面的稱呼,他續道,「之後你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是你往後幾十年的成長演變而成」。

於是曾逸榮用了五個陶瓷人像加一張相片,每個成品中,人像的面孔由模糊隱晦,到最後一幅作品人像面貌清晰可見,精心設計,其實是想表達建構成他香港人身分的社會大事歷程,而當中的陶瓷人像,更是曾逸榮本人的人像。
五個陶瓷人像以五支白色高柱作襯託,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之感,但如果來者光是圍繞人像一圈就以為端詳完畢,那就會走馬看花。曾逸榮作品的好戲在後頭,每個人像頭顱,都以投影的方式,安插一些對他影響深遠的事件。

希望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

五個陶瓷人像的製作過程顯然不簡單,曾逸榮受訪時卻將當中複雜和辛酸,以輕描淡寫和平靜的語氣道出。要製造出一個陶瓷人像,曾逸榮說,先要把大量的海藻粉灑在臉上,過程中海藻粉不能碰到鼻孔、他亦不能張開嘴巴。待海藻粉收縮、覆蓋好面型後,就要用石膏和繃帶固定面孔的倒模,等候半小時風乾,才可以清拆出來。他說,這部分都靠他自己一人做不來,需要同儕的協助。
待倒模風乾後,則可以脫模,其後曾逸榮會以脫下來的模型作為參考,再用石膏打造一個新的人像模型,並加入已調好顏色的陶泥壓上模型,等一、兩星期乾透,再用過千度的高溫燒模型。曾逸榮稱,作品由構思到完工,歷時一年,費極心神,都是為了表達香港人令人自豪的身分。
曾逸榮說,作為香港人,「我希望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希望社會有公義,大家才會生活得開心」。

展覽名稱:《20/20》
日期:即日起至七月二十一日
時間:上午十時至晚上八時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
地址:香港灣仔港灣道二號

Total
0
Shares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相關報道
繼續閱讀

初見、重遇、偶遇 事隔六年仍然是熱愛海明威的何逸君 

「這是一些關於展覽的資料,在枱面上也有我的一些小說段落的劣作……」,「Peter Hemingway」是那份稿件的署名,像我在碧街時遇見的他,何逸君依舊是滔滔不絕的那個何逸君,熱愛海明威,事隔接近六年,第一印象還是沒變。影像裏的何逸君和現實中站在門口迎賓的何逸君,不時會同步發聲,前方的喇叭在播放影像中的對話,後方的何逸君本人也說個不停。
繼續閱讀

崖上的教師vawongsir 消極中種下希望
「希望十年、廿年學生會記住被清算的老師」

黃sir自覺在沉重的社會氣氛底下,無法分享過分輕鬆的圖文創作,便一直創作緊貼時事的作品至今。不過,黃sir倒也坦言,自認不是渲染港獨、是「左膠」、作品充滿自我審查。「我常說自己會『戴頭盔』。作品有沒有自我審查?有。你會看到當中有沒有膽怯的部分。」
繼續閱讀

錯位的事物 荒誕的真實

「似曾相識」和「舊事如新」之間」,促使他提問是否系統出錯了,並創作出一系列的作品。  脫掉左邊的鞋子,放在毛毯上 (作品《除下左鞋才進場》),程展緯以此測試大家會否習慣一件荒謬的事情

加入《誌》會員訂閱制

盡情暢閱所有長篇專題、數據解析報導、專題彙整等內容之餘,誌即將推出全新系列PODCAST廣播節目!更多驚喜,陸續有來!敬請留意誌傳媒HK FEATURE 記錄香港 香港有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