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

死因研訊庭


願梓樂安息主懷
1997-2019

案件編號
CCDI932/19

2020-11-16 開庭
死因存疑

【陪伴周梓樂最後的路】

11.8 尚德停車場

從領展公開的閉路電視中,疑似周梓樂的黑衣人事發時曾由二樓走三樓,四處張望。記者現場視察三樓到二樓的高度不足兩米,事發三樓的地點在出入口旁,如要避催淚彈,躲在防煙門後是最直接、最快的方法。
11月8日早上8時,周梓樂心臟停頓,不幸離世。市民晚上到停車場悼念周同學,走周梓樂意外前走過的路,周梓樂的同班同學更留言,會幫周同學走未完的路。

 


 

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停車場墮下身亡,今(12日)在大圍寶福山舉行追思會。市民帶同花束到靈堂悼念。滿天星、白玫瑰,太陽花、蘭花、百合、 雛菊等,盛載着市民對周同學最後的祝福。

記者 王紀堯

11月8日,風起了,手不護燭,燭光頃刻熄滅。我們悼念周梓樂同學,11月8日遍地燭光,亦有催淚煙火。—— 公民攝影記者張倫。

 

 

 

願梓樂安息主懷

HK FEATURE 記者 陳卓斯

哀傷吧,不急於節哀,也不勉強順變 這段片很難剪,其實由11月中已經開始處理,一直到周梓樂出殯,影片還是沒法如期完成。

曾經在半夜做剪接的時候,偷偷流淚,然後剪不下去。

主編常問:「梓樂的片好了嗎?」我總是支吾以對。(主編:一直沒有催,只是想知進度)

拖拖拉拉的,一個月了,總算為周同學完成了一件事。

我永遠難忘片段最後的那位爸爸,他一身黑裝,看似是那種「天跌落嚟當被冚」的大男人,但說起這位22歲科大生時,突然雙眼通紅,幾乎說不了話的樣子,我問他如果一會太晚太多人,進不了靈堂鞠躬,怎麼辦呢?他說:「無所謂的,盡力吧!」

我想起讀書的時候,老師說過:「有時影像是充滿無奈的,鏡頭做不了的事有很多。」在這場運動中,記錄大事件的鏡頭有很多,我從來沒有因為拍攝不到新型子彈而遺憾,反而這位爸爸那雙因為別人的兒子而通紅忍淚的眼睛,至今我仍念念不忘。

「無所謂的,盡力吧!」

在這個充滿無力感的城市,願我們每一位都盡力吧!

⋯⋯⋯⋯⋯⋯⋯⋯

12月12日晚上,寶福紀念館外的人潮由悠安街,延伸至下城門道、大圍新村、迎運里,接近一公里的人龍,私家車、的士、旅遊巴源源不絕。沒有喧嘩,沒有響咹,大家都靜靜地站著。

有一輛私家車在紀念館門外停下,問記者:「小姐,請問大家排隊來送誰?」

記者:「上個月走的科大周同學。」

「哀傷吧,不急於節哀,也不勉強順變。」

願梓樂主懷安息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