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設有信箱讓觀眾寫信給倖存者,Irene期望觀眾思考如何回應倖存者的故事,希望倖存者也能感受到支持與連結。(王鈴欣攝)

性侵倖存者在司法制度外得到的公義及治療

根據《風雨蘭個案回溯報告2000-2018》,按風雨蘭處理的個案,當中只有6%的個案進入了法庭程序,並於第一次法庭判決後,將被告定罪。

事實上,未成年家庭風化案倖存者不但會因家人的壓力而不把性侵的經歷帶上法庭,同時,司法的程序對於受害者來說必然受到「二次傷害」,倖存者不但要在庭上說出被性侵的經歷,而且還要接受控辯雙方的盤問。種種可預視的「二次傷害」,可能已令受害者卻步不報警。

可是,這是否代表不報警的受害人就的不到公義?換句話來說,司法公義是否唯一的公義呢?《誌》記者訪問「#OneInSeven Stories Beyond the Numbers - 性侵幸存者的一物」展覽策展人林潔汶(Irene)和過來人Dora,以了解在司法制度以外的公義以及受害人尋求幫助的渠道。

480.0 Gender _ Art Space 於本年四月至七月舉行了「#OneInSeven Stories Beyond the Numbers - 性侵幸存者的一物」展覽,讓性侵倖存者透過物件告訴別人他們的經歷。(王鈴欣攝)

以「敍事實踐」達致的另一種公義

由「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主辦的480.0 Gender & Art Space 於本年4月至7月舉行了「#OneInSeven Stories Beyond the Numbers - 性侵幸存者的一物」展覽,讓性侵倖存者透過物件告訴別人他們的經歷。策展人Irene表示,展覽是「敘事實踐」的一種呈現,希望透過展覽與大家一起尋找「司法公義以外的可能性」。

性暴力危機支援中心「風雨蘭」亦屬「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Irene表示,「敘事實踐小組」是「風雨蘭」用的一種輔導工具,主要讓倖存者自己去說自己的故事,Irene形容,每次發聲都是一種充權。是次展覽是由倖存者與輔導員一起做,展覽呈現的物件與敍述都是倖存者的選材。同時,在「敘事實踐小組」之中,倖存者可從他人的回應中得到肯定和發掘自己的長處。因此,展覽設有信箱讓觀眾寫信給倖存者。

Irene期望觀眾思考如何回應倖存者的故事,希望倖存者也能感受到支持與連結。主辦機構將會把收集到的信交到倖存者手上。Irene指出,未成年倖存者好多時未必會有司法公義,所以他人對倖存者故事的回應可以是一種認同,這令社區可以幫助他們,達到公義。

480.0 Gender _ Art Space 於本年四月至七月舉行了「#OneInSeven Stories Beyond the Numbers - 性侵幸存者的一物」展覽,讓性侵倖存者透過物件告訴別人他們的經歷。

策展人Irene:期望展覽是「療癒」的

Irene強調,她期望展覽是一個「療癒」的空間。雖然性侵的確是一道傷口,但主辦機構也希望呈現倖存者的「生命力」,著眼於倖存者「復原過程」。展覽其中一個展品是一個破碎的熊仔,故事主人翁、曾遭父親性侵的「R小姐」寫道「…熊仔雖然有破碎的棉花,但仍是完整的一隻公仔。破碎的棉花已逐點被換走,換上新的棉花。代表著我對自己經歷的接納、他人的愛與關心」。性侵受害人不一定是愁雲慘霧的,他們也可能很勇敢。

雖然實體展覽已結束,但同一個展覽將於9月在網上進行。

過來人:從明愛「曉暉計劃」得到幫助

除了風雨蘭外,亦有其他機構提供輔導服務,助性侵倖存者走出陰霾。過來人Dora參加了明愛的「曉暉計劃」,「曉暉計劃」是一個童年創傷輔導服務,服務包括熱線電話輔導、個別面見輔導和治療小組等。Dora說,計劃中的輔導員會先慢慢與受害人建立信任,之後再去深入了解受害人的經歷、感受,Dora覺得這是一個幫助到她的輔導方式。

展覽設有信箱讓觀眾寫信給倖存者,Irene期望觀眾思考如何回應倖存者的故事,希望倖存者也能感受到支持與連結。(王鈴欣攝)

求助資料

風雨蘭:性暴力求助熱線 2375 5322|SafeChat 網上支援: 

明愛「曉暉計劃」

王鈴欣
Website | + posts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法庭報道,社會時政實習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