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之後回到病房前線 穿上白袍的大無畏

罷工之後回到病房前線 穿上白袍的大無畏 罷工之後回到病房前線 穿上白袍的大無畏
誌BOOKMARK(0)
Queenie說了醫護罷工的內心掙扎。

兩年前,十號風波「山竹」襲港,清晨一個女子披荆斬棘穿過樹林,徒步走了五、六小時的路,依時到達醫院手術室執勤。「因為個手術需要我。」做護士廿年的 Queenie從不缺勤,不遲到,就算加班數小時也任勞任怨。
「我真的很喜歡工作的,真的很喜歡的。」下班擔當妻子、母親的角色,買餸做家務,她說大半生人在醫院,做護士很多東西都不識:「參加工會,連買個印章、Book場,我們都不識,一邊學一邊做」在2019年,對於抗爭,Queenie笑言自己是零。
記者:王紀堯、關震海
2003年,年初的SARS,Queenie 眼見身邊醫護倒下離世;十七年後過去,武漢肺炎肆虐,醫管局二月不願意公開醫護人員的口罩數量,政府不願封關,反應遲鈍。二月初,成立兩個多月「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一連五日的罷工行動,提出「五大訴求」,要求政府封關、確保醫療裝備供應等。行動高峰有逾七千名醫護人員脫下白袍參與罷工,是香港首次發起大型醫護人員罷工行動。
二月一遍「封關救港」之聲,意氣激昂的口號背後,經歷過SARS一役的護士Queenie掙扎很大:「唯一的掙扎是怕影響到病人,但如果我們不罷工,不爭取到『全面封關』(註1),可能幾個月醫院都不能有恆常的服務,令病人的治療時間延長,所以我都是要走出來。」
罷工五天後,工會發動網上投票,就會否延長罷工進行表決。最後票數不足六千人通過延長罷工的門檻,工會表示以沉重心情宣布不會延長罷工。面對有聲音質疑醫護拋下病人罷工,到前線抗爭,大罵他們是「黑醫黑護」。Queenie站在生命的「前線」,知道天命難違、生死有時,亦難免擔心。有人相信政府就不怕, 她就說「一換上白袍,我就甚麼都不怕」。
接觸懷疑個案 穿起制服恐懼消失
早在二月初,一個武漢肺炎的懷疑個案被送到Queenie工作的醫院。病人曾經到過武漢,也曾到海鮮市場,肺部也有「花」,屬高危人士。由於確保評估結果無誤,抽取樣本後要進行三次測試,病人第一次測試結果呈陰性,但在第二次測試前,病人的身體情況急轉直下,需要立即接受手術。在病況「真相大白」前,當日通宵當值的Queenie就要協助手術。
Queenie任職護士多年,2003年沙士期間已經是前線醫護人員。縱使疫情爆發對她來說並非新鮮事,多年來見盡生老病死,但要面對近在咫尺的病毒,難免會擔憂。「很擔心,在家忐忑了數小時,但到醫院一穿上制服就甚麼都不怕」。

「封關防疫,唯一出路」未能成功,醫護二月初逼使政府做了多種堵截源頭的措施。(關震海攝)

抱著「本死」的心態,她只有「盡力做到最好」的信念,「當年SARS有被感染的醫護都做足了防護裝備,要被感染也沒有辦法,做護士這一行早就預咗,我們只是不想將病菌帶回家。」
她難以避免自己高風險的工作,唯有在家中尤其小心。她坦言,疫情爆發之後,她最擔心的就是自己不幸染病後會把病毒帶回家聽和社區。 懷疑個案後,她和家人吃飯都要分開兩張桌子,自己在家中任何時候都會帶外科口罩。
入Dirty Team 兒子:「你不如辭職嗎?」
隨著疫情爆發,全港各公立醫院陸續抽「生死籤」,被抽中次序較前的醫護人員須率先加入俗稱「Dirty team」的團隊,到隔離病房照顧確診患者。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在首次特別會員大會完成點票後,宣佈發動醫護界罷工發言中提到一個醫護朋友的故事,不忍落淚:「我朋友剛誕下女嬰,丈夫就被逼抽『生死籤』。幾日前丈夫任職的病房接收了一個懷疑個案,為免有機會傳染家人,被迫要自我隔離,而我朋友每一晚都抱住BB女在哭,不知道丈夫會否有機會回來。」
這些讓人心酸的故事在疫情爆發期間屢見不鮮。已婚的Queenie有一名12歲的兒子。為了不讓家人擔心, Queenie 甚少向家人提及自己的工作情況。雖然她抽到的次序較後,但在手術室工作的她總有機會接觸到潛在個案。有些事情雖難以啟齒,但總要把話說清楚。
「武漢肺炎爆發期間,媽咪有可能要去dirty team工作,應該有兩個月不能回家。」Queenie決定告訴兒子。
「你不如辭職。」兒子第一個直接的回應,小小的腦袋中只有簡單的不情願。
但Queenie還是自言自己的背景比較「適合」到「Dirty Team」工作。她的同事兒子只有數個月大,已經「中籤」。她曾經自動請纓取代同事的位置,但病房需求之大,同事還是要如期參與隔離病房的工作 。
「在Dirty team 的同事現在都在自我隔離,太太和小朋友要搬到去外家都住,放假的時候只好到外家家樓下的隔著馬路與孩子見一面。」 二月訪問時,Queenie淡淡然說了好幾個這些醫護故事。
沙士沒有的「口罩荒」和醫護配套不足
2003年沙士期間,由於有經驗的護士都會去深切治療部以及隔離病房工作,初入行的Queenie就到普通病房補上空缺。她形容,當年醫院「人心惶惶」,醫護和市民首次面對疫症都不知所措。 在一片絕望的氣氛中,她有同事不幸身亡,也有朋友逃過一劫,但終身變長期病患。
在武漢肺炎白熱化之前,Queenie已經下了判斷, 情況比沙士更差。她觀察到,現時整個社會情況在最基層的防護裝備已經出現短缺情況 ,「現在很初期,已經有瘋搶口罩、漂白水和酒精,這些事根本沒有見過」。她認為,如此是將香港市民的健康放到以一個「危險的境地」。

七千名醫護罷工,無人預料四分之一醫護參與。(關震海攝)

Queenie認為現時給予醫護人員擁有的資源也不及當年沙士。2003年香港經濟未起飛,樓價還是「正常」 的水平,她坦言,作為一個新入行的護士,不需太費力就可以「上樓」,「以前獨居的護士比較多,不怕傳染家人」。
她憶述, 醫管局在2003年仍安排鑽石山宿舍供病房同事入住,避免高風險的醫護傳染家人。但觀乎現時,當局也只是提供輪更房給相關同事休息。輪更房每一節是九小時,然後就會進行清潔,再有另一更護士就會進去留宿。她憤斥當局,完全沒有合適方法安置有很大感染風險的醫護人員,「大家都是高危地方工作,所以很大機會交叉感染」。
除了配套和設施不足,醫療系統的問題非一朝一夕可解決的事,問題在疫情爆發後更見嚴重。「多年來護士人手不足已是事實,流感高峰期一直都不夠人手,大家都是『賣血』,用公餘時間繼續提供護理服務,只是今次的疫情令到情況更加嚴重 」。
道德綁架 特首潑火
當罷工第二天,行政長官批評罷工醫護人員是用「極端手段」來「威逼」特區政府或醫管局, 也有人直言醫護人員是道德綁架。這句說話一出, 在醫管局大樓大堂看直播的一眾醫護嘩然,Queenie直言:「林鄭月娥一如既往都是火上加油,由六月都現在,她說的話都是在潑火」。
五天罷工行動,政府無動於衷。直至罷工行動的最後一天,工會發起網上投票,就會否延長罷工進行表決,有四千名會員表明不贊成延長罷工,工會決定擱置後續的罷工行動。香港歷史上第一次醫護罷工告一段落。回顧罷工一週,她難掩失望,「史無前例有這麼多人站出來罷工要爭取全面封關,但結果都是爭取不了(封關)。」
罷工一個月後,醫院內外都飽受「秋後算帳」的壓力。醫管局在2月尾向罷工醫護發電郵,指將跟進指醫護人員缺勤事宜。Queenie和身邊罷工的同事都收到有關電郵。她表示,罷工前都有發電郵通知,加上罷工整整一周也有準時簽到,但醫管局仍然「無視」簽到,不當作罷工只當作「缺勤」處理,令前線員工十分不滿。「在疫情開始收到這封信,其實日日返工已經很忙,大家都會盡力做,最後竟然是收到一封這樣的信,到底係咩世界。」

醫護之不滿,在這場罷工大爆發。(關震海攝)

截至三月十七日,香港感染數字有一百六十四名患者,相對東亞國家如日本、南韓,感染數字低得多。踏入三月,全球疫症大爆發,在本周多宗從歐洲、亞洲外遊來港的感染者,令感染數字再度攀升,記者、區議員的兒子均受感染,香港有機會再來一次大爆發。(截至三月二十七日,已升至五百一十七名患者)
面對最新第二波疫情,Queenie說:「其實是意料之內,但N95和保護衣依然缺乏,大家要慳住用。當年03年唔識驚,現在驚得滯。」事隔十七年,香港再次因為疫症進入另一個動盪不安的季節。醫護人員再次穿上白袍,回到病房和手術室。他們不再抗政府的命,抗的是天命。
(註1)2月的「全面封關」是指所有來自中國,不論國藉,也禁止入香港境內。

Total
0
Shares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相關報道
繼續閱讀

社工劉家棟:我坐的冤獄

註冊社工劉家棟去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光復元朗」遊行中手持社工證,在警方與示威者之間調停,以身體擋在警員長盾前,上週在粉嶺裁判法院被裁定阻差辦公罪成,申請保釋等候上訴被拒,即時監禁一年,今(六月二十三日)再到高等法院申請上訴期間保釋。

加入《誌》會員訂閱制

盡情暢閱所有長篇專題、數據解析報導、專題彙整等內容之餘,誌即將推出全新系列PODCAST廣播節目!更多驚喜,陸續有來!敬請留意誌傳媒HK FEATURE 記錄香港 香港有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