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革命】 在被捕名單上的仰光八十後 義不容辭作戰到底

誌BOOKMARK(0)
「我曾經以為,緬甸在2021年會步向光明。  」

 

 

 

身在仰光Siway(化名)這樣說。  

提醒:此篇報道部分內容為訂閱會員限定

2021年二月一日,緬甸約凌晨三時發生政變,一夜間回到黑暗的歷史洪流,擺脫不了軍方統治厄運。 當緬甸的經濟從疫情帶來的陰霾下漸漸恢復過來,極權統治者一聲令下,讓整個國家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Siway 今年三十一歲,不算年輕力壯,也不算年老體弱。作為一個有家室、有資本的「中佬」憧憬著國家的進步。然而,突如其來的政變、被切斷的網絡、被帶走的民選政治領袖⋯⋯頃刻間,國家民主的美夢幻滅。他從震驚、憤怒,踏出第一步上街抗爭,到參與「不合作運動」,他只有一個信念:「我們不要回到過去。」

【會員專屬限定】46分鐘採訪錄音檔預告
會員請登入收聽完整內容

「我回國,是因為看見這裏終於重回正軌」

Siway在緬甸撣邦東技出生,五歲父母舉家搬到仰光生活。他十五年前在新加玻升學和工作,一待就是十年。這十年間,緬甸政治社會的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在外地默默觀察城市的變化和成長,等待一個時機,回到理想中的家國。 

2010年,掌控緬甸半世紀的軍政府為了換取解除數十年的國際制裁,改善經濟環境,不得已下推行民主改革。丈夫及兒子是英籍的昂山素姫,在軍方制定的《憲法》規定下無法成為總統,只能出任新設的國務資政。2015年,昂山素姫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下稱:全民盟)在十一月八日舉行的緬甸大選中取得勝利。這是緬甸自2011年以來成為民選政府後舉行的首次全國選舉,結束了長達半個世紀的軍政府統治。Siway 回到緬甸,開設了一間社交網絡市場規劃公司。他說:「我看見國家終於回到正軌,重燃希望。」

「儘管這不是一個理想的政府,但它仍然是一個人民政府。我們見證了NLD領導層的各種進步,例如教育、財務和醫療保健系統。說近來的話,緬甸其實是最早使用COVID疫苗的東南亞國家之一。我們絕對相信緬甸將走向更光明的未來。儘管它在很多方面都有其缺陷,但至少這是我有生以來迄今為止最好的政府,」

夢醒時份 :以為是玩笑一場

1月31日的晚上,Siway和妻子食完晚飯,和妻子在到家附近散步。皎潔明月高掛仰光的天空,他們牽著手散步,漫談他們未來的生意大計。 翌日清晨七時,天矇光,Siway打開手機,發現網絡被中斷了,電話訊號亦非常微弱。妻子走進睡房對他說:「昂山素姬被軍方帶走了。」睡眼惺忪的他以為妻子只是開玩笑。他隨即收到數個朋友的電話:「Siway,政變已經發生。」悲痛、擔憂、憤怒等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仰光示威者列陣。(Siway攝)

「 終於發生了。你知道嗎?那時候,我非常震驚。我不知道如何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感受就像⋯⋯整個緬甸都陷入了黑暗一樣。我們知道在軍政府統治下的生活,也知道在民主政府統治下的感覺,而且深深明白箇中的區別。我們不想再走回頭路了。」

全民盟在去年選舉中獲得了議會476個席位的396個,取得逾八成的席位,甚至超過了全民盟在2015年的第一次選舉的表現。相較之下,有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和發展黨(下稱發展黨)只獲得了三十三個議席。有軍方的支持者在選舉結果出爐後在各城各省示威遊行。他說,軍方付錢給一些窮人和一些基層工人,為他們提供住宿和食物,好讓他們能上街示威。 (註 一) 「我以為他們能做的僅此而已,一切只是為了挽回顏面,萬萬都想不到他們會夠膽做這樣的政變。我相信這不是一夜之間的行動,軍方一定已經計劃已久。」

公民抗命、罷工 「為何還要服務這個政權?」

那時候,坊間有一個傳言,所有人留在家中72小時,只要不造成任何混亂,所有事情都會慢慢好起來的。「很多人以為這個消息是來自全民盟的政治領袖,但其實這個傳言是軍方傳出來的,為的是要讓大家乖乖待在家中。」Siway說。

不久,網絡恢復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這個不爭的事實,政變已經發生。 「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來了。像我這樣的人,到了中年,他們也來了。我認為整個仰光大約有六成的人走在街上。當時,我們還沒有太大的恐慌,人們只是出來抗議。」

人們起初只是拿著橫額、高叫口號,用和平的方式示威抗議。二月中,軍方沒有任何回應,緬甸的醫生牽頭發起公民抗命行動,以罷工形式癱瘓政府,後來越來越多政府部門和行業的人加入,讓政府逐漸沒法正常運作。軍政府絞盡腦汁要挽留員工,有人被恐嚇、有人被給予更高的薪金說服留下來工作,有人被說服有更好的晉升機會⋯⋯,利益吸納這一招湊效嗎?海外看緬甸國內的不合作運動,在畫面看到警員舉起「三指」(結束專政)手勢,交通癱瘓,不少銀行關門不能運作,我們看到緬甸歷史上最團結的時刻。

大部分人仍堅持加入公民抗命行列,始終有小部分人選擇繼續工作。「民眾公開批評那些人, 問他們『孩子們正在付上生命抗爭,你為什麼還在工作?」』『為何你們仍然支持這個政權?』,繼而說服他們與我們站在一線。」

戰場上第一個義士 再無商量餘地

民眾的反抗,軍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和水炮車等驅散示威者。受傷和被拘捕的數字每天更新。二月九日,《路透社》報道(注二),在緬甸首都奈比多反對軍政府政變抗爭中,警方為了驅散群眾開槍射擊,剛滿20歲的女學生Mya Thwe Thwe Khaing被射中頭部送院,醫生表示她是被實彈打中。她送院治理持續在昏迷狀態,在二月十九日正式離世。 

「她只有十九歲,她甚至沒有參加抗議活動,她只是站在那兒,看著抗議者。然後,我認為人群中的警察瞄準了她,並向她開槍。我想這就是行動升級的原因,所有示威活動進入第二階段。」

 

有示威者拿著貼上「終止軍方政變」標示的盾牌示威。(Siway攝)

緬甸示威者從和平的示威遊行和罷工,到帶上普通的保護裝備,包括頭盔、撲滅催淚彈的膠拍、網球拍等。在武力情況不對等的情況下,他們用盡所有方法抵抗槍砲,包括研究可移動路障、在大街小巷掛滿「女人裙」阻止軍警逼近,也自製鐵造盾牌地抵禦子彈。Siway說,儘管如此,能否保命,全靠運氣。 

「我們會使用戰術,但沒有先進的設備,甚至沒有防彈背心,基本上很容易就會被射殺。有時候甚至是我也害怕得逃了。有一次,我被七名警察圍著毆打,我很幸運能夠逃脫,但我看到一位女士被毆打到幾乎⋯⋯,她幾乎死了。我也確實看到一些人被橡膠子彈射中。」

緬甸的民眾舉起三指手勢,象徵反抗極權。(Siway攝)

靜謐的深夜才是真正的惡夢

日光下的奮戰至少會被看見,但入夜後的危機卻未必能被關注。 軍政府通過一條新的法律,容許執法人員在沒有任何逮捕令的情況下搜查民眾的房屋。 「他們在白天開槍,晚上到你的家中作出逮捕。就算身在家中都不是安全的,他們可以扣留你,或者拿走任何東西。」

被拘捕後,事情就變得更可怕。前國務資政昂山素姬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的高層,金貌拉(Khin Maung Latt)在住所被捕,隨後在拘留期間死亡。Siway說,類似的事情每天都發生在平民身上。「如果你被拘留,你有機會在24小時內沒有辦法存活,簡單而言,你隨時有可能會被打死或用其他方法折磨而死。他們會通知你的家人來認領遺體。」

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在截稿日為止一共有275人死亡 ,2812人被捕。他坦言無法估計到底有多少人遭到這樣的折磨。「獄中還有不少被強姦的事件,有些人被捕後完全沒有消息,雖然有數字統計約有250-300人死去,但我們仍然不知道實際的情況。」

「我已經被盯上」

Siway經常走在在前線抗爭,更是一群抗爭者的領頭人,坦言已經做好被捕的心理準備。「我知道,自己已經被軍方盯上了。」

他說,軍方掌握了城鎮部分示威者小隊領導人的所有資料,亦開始慢慢地逮捕他們。「另一個像我的抗爭者領頭人已經被捕。我估計我已經在名單之上,因為被捕者是我的朋友,所以他們蒐證期間必定找到我們之間發送的訊息和照片。但我們通訊時使用假名,軍方還不知道我的真實姓名,這是我可以留在家裡的原因之一」。

有朋友後來告訴他,有警員和軍人拿著他的照片在他經常身處的示威區,向途人展示他的照片又查問:「你們見過這個人嗎?知道這個人是誰嗎?知道他在哪裡嗎?」他得悉後,立刻轉換參與示威的區域,但選擇繼續上街。面對如此龐大的人身安全的威脅,有妻子的他依然堅持走上街頭抗爭。他笑言:「我的妻子也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女人,她也有參與示威,但如果我是單身,我也許可以做更多事情。」

恐懼籠罩下 自組軍隊是唯一出路

短短兩個月, Siway 經歷了身邊的戰友受傷、被捕、失聯,黑夜從未消散,黯淡無光的歲月沒有盡頭。「你知道嗎?有時候我會在想,到底事情甚麼時候才會完結呢?」

各種血腥的圖片和橫蠻的搜捕行為在各城各鄉都有發生。緬甸的老年人經歷過8888民主運動,鎮壓血腥的場面歷歷在目,靈魂被恐懼吞噬。「老年人不希望這一代人經歷同樣的命運,但我們一點也不害怕。現在兩代人出現分歧,老年人希望國際提供幫助,但年輕人知道國際社會暫時不會出手,所以只能自己站上街頭,親自為未來而戰。」

他和不少緬甸人一樣,已經做好爆發內戰的心理準備。他斷言:「他們殺死了許多人,已經沒有談判的空間。」三月十四日, 平行文人政府代領袖曼溫凱丹在社交網頁上發表講話,說會以革命手段推翻軍政府統治,又說已與國內各族裔接觸,建立聯邦制民主政府,並表明是時候採取革命手段,終結各民族多年來所受的壓迫。

仰光有年幼的小孩子舉起三指手勢,加入示威行列。(Siway攝)

是否大部分人都願意加入民間的軍隊? 他說:

「義不容辭,我和妻子都會加入。」

訪談結束後,筆者面對Siway的處境,不敢評論也不知如何勉勵,只著他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安全。」

他回答:「我們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需要犧牲多少生命,但是,我們寧願死也不願再活在一個獨裁政權之下。」

引用平行文人政府份人代領袖曼溫凱丹的一句:

「現在是國家最黑暗的時刻,但黎明即將到來。」 

註1: 雖然未有報導直接確定事情真偽,但去年六月,在大選之前,緬甸獨立媒體Myamar Now曾經揭發去年6月在仰光的示威背後有發展黨策劃,該黨亦有向遊行人士支付現金作為報酬》 

Total
0
Shares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相關報道

加入《誌》會員訂閱制

盡情暢閱所有長篇專題、數據解析報導、專題彙整等內容之餘,誌即將推出全新系列PODCAST廣播節目!更多驚喜,陸續有來!敬請留意誌傳媒HK FEATURE 記錄香港 香港有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