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分飾N角 望日/星夜/星塵   預言香港

/

推理小說家望日的作品書名總是出奇不意的長,很難讀。 2017年他有一本作品叫《有冇搞錯!我畀咗成千蚊人情去飲,竟然九道全部都係橙》,連標點符號足足27個字。

去年出版的《小說殺人》,「詭計」中的書名《胖勇者鬥瘦魔王》依然奇怪。當他轉移到較商業的寫作、擔任編劇的《崩塔》和《死角》,望日好似變了另一個人。他,可能習慣一人分飾多角。

一位前公務員工程師望日真的稱得上是「毅然辭工」,轉做全職推理小說家。他因創作無發表園地,自資開出版社,由自己兼任發行、編輯,One man Band 開辦星夜出版社。2019年7月發行《偵探冰室》,每年結集推理小說家短篇,結集成《偵探冰室》。很多人對此感疑惑:移民潮都嚟咗幾轉,《偵探冰室》仲出到2023年!?

望日與《偵查冰室》的存在,本身已充滿懸疑。

一眾新晉小說作家在充滿懸疑的香港社會找題材。

「作家決定要借助小說的力量,把總編輯幹掉?!」

「為了不辜負讀者的期望,讓作品完整地面世,作家決定要借助小說的力量,把總編輯幹掉!?」,去年望日的星夜出版《小說殺人》,記者看到封底的宣傳字句,心跳加速,即時私訊望日問一個很愚蠢的問題。

「你真的殺咗個老總(總編輯)?」

「梗係冇。」

聽到他矢口否認,記者才吁了一口氣,畢竟實在分不清推理小說寫的東西是真還是假,而《小說殺人》的上半部,確實與望日的創作路相當脗合⋯⋯

望日在2013年辭去公務員的工作,2015年出版社承諾他出版4本的科幻小說系列,書展前出版社出版了3本,可惜之後銷情一般,便暫停出版第4本。「我覺得這樣辜負了讀者,讀者買了書但又看不到最後的結局!」望日談起往事,依然怒氣未消。他化悲憤為力量,自立門戶,以推理小說家的名義創立星夜出版社,努力發掘出色的小說家,結集推理小說家的力量,落戶台灣,面向華文市場。

今年書展,望日邀請多位推理小說家出席簽書會,左起譚劍、陳浩基、冒業、望日、莫理斯與黑貓C。(譚劍Facebook)

元神出竅 兼任作家、編輯、出版人

望日走出星夜出版人的辦公桌變成小說家,他好像元神出竅變了另一人。他的作品夭心夭肺,創作上一直在「搞鬼」。不知是不是他身兼多職的緣故,牢騷特別多,多到可以從《小說殺人》中窺探望日作為一個出版社老闆的壓力指數。

論他怪傑之作,要數到2017年《有冇搞錯!我畀咗成千蚊人情去飲,竟然九道全部都係橙》的作品,這是他初出道的科幻小說作品。小說講述一班人出席飲宴,給主人家$4,000人情,但餐桌上離奇地沒有乳豬,又無魚翅炒飯,每道菜也變了橙。背後一股不可抵拒的力量要他們毫無怨言地食光這些橙,吃不光便會被強力部門捉走,之後怪異的事件接踵而來⋯⋯。依望日的形容,是「香港奇幻版的《魷魚遊戲》」。

望日:「在這場生存遊戲,只要參與者面封荒謬可以沉默下去、或願意做共謀者,便可以生存過來。現在看來很多元素真的成真了!(搲頭)有個編輯跟我說:你可否不要再寫這樣恐怖的故事,每次都成真了。更有編輯開玩笑說:『如果你有一天失業,可以做預言家呢。』(笑)。

《偵探冰室》已出版至第5期,今期的主題是食物。(關震海攝)

預言家難逃社會

2019年出版《偵探冰室》之後,今年已出版到第5期,每年一本,一本一個主題,成為本地出版界的奇葩。 首3本《偵探冰室》扣緊社會脈搏,倘若你是《冰室》首批讀者,看到當中的情節,無不瞠目結舌,實在忍不住要喊聲「離譜」!《冰室》政府企圖收賣YouTuber帶風向、小店老闆各自為自己的信念「捉鬼」,還有地下傳媒、電話卡實名制及電話追蹤器等。小說中每件事在當時也是非常貼身,其預言又是不幸言中。

望日認為,縱使作者沒有刻意跟社會扣連,其實創作很難離開社會。「推理小說作家並沒有刻意寫社會,但創作上寫兇手或被害者,難免言及角色彼此的關係及殺人動機,小說很容易與社會扯上關係。就算寫異世界,創作上也可能帶點諷刺成分,小說與社會有關其實很難避免的。」

望日是星夜出版人,今年他在書展推理小說專區親力親為收錢賣書。(關震海攝)

其實他們是一個「詭計集團」

因為製作《Side B》<香港解謎>的緣故,拜讀近年本土推理小說,了解他們的製作過程,我發現一眾小說家們其實是「一夥」的!在過去幾年能夠將《偵探冰室》成事,靠的是彼此的情誼。他們不時相聚「論劍」,一起辦簽書會、走訪台灣書店的講座,那種作家彼此的默契,是其他行業很難以仿效。

例如望日的《小說殺人》先後兩次投稿到推理小說比賽,鎩羽而歸,冒業拔刀相助給望日意見,讓他完成首個長篇推理小說《小說殺人》(又可以說是《殺人小說》);譚劍、陳浩基亦不時向後輩的作品贈言,而譚劍近年亦積極搜集香港推理小說資料,入校園宣傳推理小說⋯⋯;他們亦會互相寫序,譚劍就為台版《小說殺人》封面添字作介紹「這是偽裝成虛構小說的自傳,但多了屍體」,畫龍點睛,義務替他做Marketing。依記者觀察,他們根本是個「詭計集團」!

《偵探冰室》最引人入勝的,就是他們推理小說家閒聊式對談。縱使小說家散佈全球,文善在加拿大、望日在台灣,他們各散東西,依然可以準時交稿,又能輕鬆對談,他們靠甚麼連繫?

<香港解謎>是一個未完的專題,因為香港推理小說界的江湖只是一個開始。今日一夥兒作家不時比武論劍,磨拳擦掌,到頭來又好似無利可圖。望日在<香港解謎>訪問已透露出版事業根本無錢賺,為何這個「詭計集團」依然埋頭苦幹為香港造謎⋯⋯這,真是一個謎!

(註:刊載於《HK FEATURE》的專訪文章與《Side B》<香港解謎>的版本全然不同。<香港解謎>以「10問」方式訪問作者,以他們的作品為主,有意可到獨立書店或誌Mall 購買

望日首部長篇小說 

《小說殺人》(2022)

作家與出版社簽約後,作品只出版了上冊,下冊的出版計劃因銷量不佳而被總編輯擱置,作者更因合約的掣肘無法與其他出版社合作⋯⋯為了不辜負讀者的期望,讓作品完整地面世,作家決定要借助小說的力量,把總編輯幹掉?!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香港變晒 黃浩然10年電影旮旯路:最緊要自己冇變

繼續

藝穗會新標書「國安條款」擴至公眾利益道德  音樂人、劇場工作者這樣說

最新

曾志健2020年專訪:只有痛沒有恨

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首位中槍的示威者曾志健早前因承認暴動及妨礙司法公正, 被判監47個月。 最近他現身於由香港警務處「資料贊助」的無綫電視《有法安國》。曾志健在節目以真聲,但以黑色剪影的方式接受訪問

金寶冰廳何家獨守秘方 絲襪奶茶點滴在心頭

手執連鎖咖啡店的精巧紙杯咖啡,在城市中穿梭,甚為風尚。然而,香港人的心靈歸宿始終是盛載在厚厚瓷杯內的港式奶茶,其醇厚順滑的口感不只滿足口腹之慾,亦勾起與香港有關的點點滴滴,實實在在是香港人的Com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