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變晒 黃浩然10年電影旮旯路:最緊要自己冇變

/

 「25年前,我才27歲,點估到現在個世界係咁?」黃浩然執導新作《全個世界都有電話》,拍的就是種種事過境遷——1997年,三位中學好友用手機互傳秘密短訊,約定25年後重聚揭盅,回看少時如何憧憬未來。人到中年的黃浩然回首,2023年剛好當了獨立電影導演十年,他不自覺「唉」了一聲,早看透影圈。前作《緣路山旮旯》大熱收逾一千萬票房,現在新戲上映:「上套戲收一千萬,下套戲就會收二千萬咩?個世界唔係咁。」

世事常變好複雜,香港尤甚,《全個世界都有電話》中有個陳年手機短訊「最緊要自己冇變」,是黃浩然心聲。他拍戲多年不變,主力在朋友圈集資,免卻大公司出錢,附帶出聲干預他的創作自由:「如果我拍戲冇Final say,你畀一億我都冇用。」

《全個世界都有電話》由周國賢、韋羅莎和陳湛文主演。(電影海報)

可能令人哭的輕喜劇

黃浩然至今拍了4部戲,他做電影導演這十年,也是香港最風雨飄搖之時。他首部戲《點對點》在2013年拍攝,翌年上映正值傘運。「我完全feel到班Target audience喺晒金鐘街頭。那時怎會有人睇戲?你走去對面Pacific Place睇戲,會覺得對唔住出面所有人。」他當然不是怨,純粹時間點是這樣碰上。「到去年《緣路山旮旯》上映,很多人已移民,走得最多是年輕和壯年人,就是會入戲院那群觀眾。」 

香港變天,各行各業都要面對,他對記者苦笑:「你哋傳媒仲慘啦。」過去幾年人人活在社會和疫情陰霾,他拍輕鬆愛情小品《緣路山旮旯》,無非想大家開心一下。「故事背景是當下香港,那次想人睇得開開心心,所以不碰深入的事,一深入便無法開心。《全個世界都有電話》有點不同,是有可能令人哭的。」周國賢、韋羅莎和陳湛文飾演戲中老友,九七回歸那年,他們的校報談「50年不變」, 25年後三人約好飯局重聚,揭曉舊手機裡的短訊——50年不變?25年點變?香港觀眾怎沒感慨。陳湛文一角移民在即,插曲還有樂隊雞蛋蒸肉餅翻唱LMF的《返屋企》,一句「無論你去到幾遠 記得要返屋企」亦可刺激淚腺。 

想當年總會令人感慨,重聚飯局藉著舊手機短訊談往事。(《全個世界都有電話》劇照)

不過新戲始終是輕喜劇,創作起點並非愁緒,而是黃浩然嫌手機好煩,沒它卻生活不了。戲中三人赴約飯局前,各因手機生意外,如周國賢忘了帶電話,找餐廳一波三折。黃浩然笑:「他的經歷全部在我身上發生過。我又試過接到賣點數卡的電話,同騙徒傾咗一大輪偈!現在寫成韋羅莎的情節。整套戲是有玩味的。」「有聲」戲名取自張天賦《小心地滑》副歌「全個世界都有地板」,歌詞本身談時代崩壞,黃浩然只說:「用這戲名主要想人一聽就識,會覺得好玩,配合套戲個mood。」

世界變,手機變,90年代的老爺機在戲中重現。(《全個世界都有電話》預告片截圖)
全片有不少搞笑客串角色,如手機維修員楊偉倫。(《全個世界都有電話》劇照)

小陽春有咩好開心

黃浩然的電影前作,總有香港古蹟或為人忽略的城市面貌。順序數來,都市小品《點對點》沿港鐵路線遊遍各區,推理小說改編作《逆向誘拐》見中環新舊建築,而愛情片《緣路山旮旯》眾所周知,拍盡本地山旮旯的美景。「今次《全個世界都有電話》冇呢啲景吖!證明我唔係專登要拍。」半秒後他想起戲中有取景長洲「OXY Cheung Chau」咖啡店,「都係百年歷史建築嚟嘅。」

大眾視為黃浩然特色的濃濃港味,他只覺理所當然:「我是香港人,在香港拍戲,難道會拍出柏林的味道咁犀利?應該問問其他導演,他們在香港拍香港電影,點解冇香港味先?」

戲中蔡思韵飾演周國賢太太,在「OXY Cheung Chau」咖啡店工作,《膠戰》阿正則飾演她的同事。(《全個世界都有電話》劇照)

說起港產片,他語帶怒氣。去年很多人慶幸港產片票房出現小陽春,他覺得可能與疫後大家餓戲已久有關:「平日攞開10分,去年攞30分,但100分才是滿分,大家做咩咁開心?」據香港影業協會2022年的數據,該年共27部港片上映,票房十大第一位《明日戰記》收逾八千萬,第八位《緣路山旮旯》收逾一千萬,隨後兩部均只收三百多萬。「照計收三百多萬的戲不會賺錢,而全港都知(耗資4.5億製作的)《明日戰記》無論票房有幾多,都是蝕的。」他一輪嘴舉證,指票房十大實質只有七部賺錢。「即是去年廿幾部港產片中,得七部賺錢,大家就話咁樣係『小陽春』喎!」

「全香港只有我一人這樣拍戲」

話雖如此,但開心一陣他也覺不值,會否很抑鬱?「唔抑鬱喎!甚至某程度上,我認為自己不屬於電影工業,他們也不覺得我是一份子。全香港只有我一人這樣拍戲。」說的是持續自行集資,拍低成本電影。《緣路山旮旯》和《全個世界都有電話》成本均為兩百多萬,他指前者雖收逾一千萬,但扣除戲院、發行和宣傳費用,餘下的不足以付他導演人工,只與其他投資者一樣取票房分紅。「你當我分紅約15萬,而部戲從頭到尾做了30個月喎,即係我拍戲搵唔到食,是副業和興趣。」他望望身旁助手笑稱:「佢有月薪,人工高過我㗎。」 

導演黃浩然受訪當日帶來自家舊手機。(黎祉妤攝)


黃浩然說助手很重要,幫他接洽電影以外真正賺錢的工作,如為路政署中九龍幹線興建海底隧道的工程拍紀錄片。「我唔拍電影都得,唔會死。」口裡這樣說,身體卻很誠實,他計劃今年開拍新戲,故事始於男廚師玩Tinder,為舉凡赴約的女士煮一餐飯。「繼續拍,因為以二三百萬拍小品的scale,仲做得到。」撇開拍大製作暫時無望,「如大家常說,而家個世界咁『西』,啲人又移晒民,那就要思考如何adapt囉。」移民與否,他只說:「我做人一定有plan B。香港導演想拍香港人故事,是否一定要在香港拍?我可否拍一部戲是50%廣東話、50%外語的?這些都是我會explore的方向。」 

凌梓鎏

文化專題記者

返回

三宅唱散步電影學 當下就拍當下的電影

繼續

一人分飾N角 望日/星夜/星塵   預言香港

最新

曾志健2020年專訪:只有痛沒有恨

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首位中槍的示威者曾志健早前因承認暴動及妨礙司法公正, 被判監47個月。 最近他現身於由香港警務處「資料贊助」的無綫電視《有法安國》。曾志健在節目以真聲,但以黑色剪影的方式接受訪問

金寶冰廳何家獨守秘方 絲襪奶茶點滴在心頭

手執連鎖咖啡店的精巧紙杯咖啡,在城市中穿梭,甚為風尚。然而,香港人的心靈歸宿始終是盛載在厚厚瓷杯內的港式奶茶,其醇厚順滑的口感不只滿足口腹之慾,亦勾起與香港有關的點點滴滴,實實在在是香港人的Com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