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傑兩罪成共被判囚9年 親友待唐離開法庭後落淚

首宗國安法案被告唐英傑早前被裁定「煽動分裂國家罪」以及「恐怖活動罪」罪成,共被判入獄9年。法官在判詞中指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判6年半、恐怖活動罪判8年會是一個合適的量刑起點,明白唐英傑是家庭的經濟支柱而他之前也有良好的品格,但是基於這案件的事實,良好的品格並不會令刑期減少。


唐英傑的「全女班」親友

唐英傑到庭的親友大部分時間都是「全女班」,在審訊期間,她們一向十分低調,她們早早就到法庭門外等候,判決日開始到公眾席輪候。之前在開庭前一刻才會進入法庭, 今日判刑,她們們早早就坐在法庭內準備,不時低頭細語,也有說有笑。終於等到唐英傑走進法庭的犯人欄。她們舉起大拇指,也向他展示心心手勢,唐英傑眯起眼睛,看著她們。 法庭廣播響起,提醒庭內人士關掉響鬧裝置、翻譯員叫唐英傑戴上翻譯機,確認音量清晰,等候法官判刑。

辯方三位有大律師郭兆銘、劉偉聰和陳美琪,控方席上只有一名主控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開庭前一分鐘,一名坐輪椅的女士進入法庭旁聽,吸引了唐英傑的注意,看過去旁聽席方向。女士雙手和十向唐英傑示意,他也點頭回應。女士激動落淚,脫下口罩,擤鼻涕的聲音劃破了法庭的寧靜。

24歲的唐英傑是首宗國安案件,被判囚9年。(插圖 / 阿強)

「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判6年半、「恐怖活動罪」判8年

頃刻間,開庭了。法官杜麗冰脫下口罩,讀出部分46段判詞只讀出七段。

判詞中指出,「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判6年半、「恐怖活動罪」判8年會是一個合適的量刑起點。雖然兩條控罪是基於同樣的事實,但兩條控罪是針對不同的刑事罪行。「恐怖活動罪」其中2年半刑期分期執行,刑期總共9年。法官指他們認為這個刑期有足夠的阻嚇作用。至於駕駛執照方面,法庭將吊銷唐英傑的駕駛執照10年。

法庭考慮案發的時間、地點以及唐的行為,指案發當日是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的第一天,國安法是因為2019的事件才訂立,「反對中國的力量擾亂香港」,同時有人提倡「香港獨立」,認為唐英傑的行為屬於嚴重性質,因此根據國安法第二十一條,應判處不少於5年但不多於10年的刑期。判詞又指出,唐英傑的行為不是同類行為中最嚴重的,同時,唐是獨自犯案的,而口號亦沒有傳達給公眾一個實際的計劃去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來,因此判刑6年半年。

至於「恐怖活動罪」,唐英傑是有計劃做出相關行為,而他的行為對社會造成傷害。判詞亦有提到,雖然警員的傷勢不是輕微,但也並非重傷。同時,法庭亦考慮了唐英傑是想宣傳他的政治理念,而這個政治理念有分裂的意味,所以會增加犯罪元素。因此最後恐怖活動罪判刑8年。

唐英傑親友在廣場外目送囚車。

親友待唐離開法庭後落淚 唐:你哋都要撐住

親友和公眾聞判後反應平靜。散庭後,公眾人士依舊搞不清楚判刑年期,立刻詢問身邊的人「即係點?」「係咪判左?」親友向唐英傑大叫 「睇日落」。

在懲教署職員陪同下離開法庭,口罩遮蓋沒法看見他的面容。他眯起眼睛說: 「你們都要撐著。」,觀眾席有人喊到他的暱稱「重甲!」「撐住!」「抗爭無罪!」。延伸庭內的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他們也在叫喊:「英傑我地等你出嚟!」

唐英傑離開了,親友和律師們談論事情,有些親友此時才禁不住低頭落淚,擁抱、拍拍肩膀和紙巾都無法好好好撫平當下的憂傷。

法庭保安大叫:「讓條路畀家屬走」,大家都識趣地讓開。三位辯方大律師離開,一步出法庭就被大量公眾人士圍著,「謝謝你劉大狀」、「Grossman appeal the case」。吵鬧聲之下三位辯方大律師亦相繼離開了法庭。

王紀堯
+ posts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