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審訊】前區議員涉2200萬盜竊案一拖再拖 廉署控方證人稱顧慮疫情不回港 法官批控方研視像作供

龍江投資公司前總經理林德亮(67歲)去年8月被廉署起訴於2012至2014年其間,涉嫌自簽支票盗取該公司2200萬元,被控15項盜竊罪,涉違反《盜竊罪條例》第9條。

被告林德亮是地區活躍的中港政商界人物,於2011年至2015年曾任屯門區議員、2003至2013年省政協常委、2013年至2018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林目前仍是香港新界地區事務顧問協會有限公司的董事。

案件原訂周一(26日)審訊,但身在內地的控方證人指因為健康和疫情為由二度未能回港出庭作供。控方證人是龍江投資公司唯一董事兼股東范燕,廉署曾發稿指「龍江的唯一董事兼股東不常在港,被告案發時,獲授權處理該公司所有業務。」《誌》發現,被告林德亮受僱於證人范燕,在政界亦有聯繫。范燕二次稱「身體健康」及疫情問題,未能來港出庭作證,案件多次押後。

法官將案件押後至9月23日再提訊,要求控方交代證人可否用視象形式作供或建議控方到內地取證。一宗本地自簽支票的盜竊案,因證人「健康原因」未能回港作供,本港法庭或罕有地出現跨境視象應訊。

林德亮(中.啡衣)與其擔任自然人董事的「「香港新界地區事務顧問協會有限公司」曾於 2019年6月18日到警處表示「強烈譴責暴力行為, 支持警方維護香港法治」。(照片來源:「香港新界地區事務顧問協會有限公司」Facebook)

控方證人兩次以疫情為由拒絕回港 被質疑託辭

案件原定26日(星期一) 開審,但甫開庭,控方就第二次就本案申請押後。案件原於今年1月13日開審,但當時控方指,證人首次拒來港作證是因「疫情問題」以及「因為食煙、肺的健康問題」。至於第二次,即是次不來港作證同樣為健康理由。控方在案件開審前約一周收到證人通知,指其有頭暈及面腫等徵狀,數天後收到證人發出的住院證書。 法官譚思樂,稱在住院紀錄只是有提及「頭暈」,沒有提及面腫。

關注這位控方第一證人身處內地,亦沒有正式發出證人傳票,懷疑證人提出的理由是否只是「託辭」,是否真心想出庭作證,指「如果不是就不要浪費香港法庭資源」。

證人首次發出電郵指:「本人范燕願意來港出庭作供,並配合法庭審訊的安排,但鑑於本人的健康狀況,長期吸煙導致肺部功能差,以及香港原有的新冠肺炎疫情,我現在不敢冒險來港,怕受感染。縱使審訊在明年1月底舉行,我不相信香港短期內能夠控制疫情,所以我希望觀察一段長一點的時間,待香港的疫情完全受控才考慮來港作供,敬請見諒,謝謝。」

辯方反對將案件再度押後。辯方大律師指法官在上次押後審訊時提到,「疫情是否完全受控不是法庭考慮的因素」,如果再有押後就必需有「重大原因」。辯方又稱,被告人林德亮是一名生意人,和內地有生意來往,擔保條件不能去內地進行生意活動,不只浪費法庭時間,生計會受影響。辯方亦有申請由控方負責是次聆訊的訟費,指控方未能「盡其所能安排證人」,是作出了「不恰當的不作為」。

法官從控方提供給的資料,指第一證人不來香港作供的主要原因是,香港肺炎疫情持續,鑑於香港疫情未能完全受控,押後申請,約兩個月後提訊,到時候控方需要告知法庭,要作出何種另類準備,包括視像作供,或者內地取證,務求儘快重新訂定審訊日期。最後案件押後至9月23日提訊。

廉署有人投訴後展開調查 龍江搬離註冊地址

根據廉署網站的新聞發布,廉署接獲貪污投訴,經調查後揭發林德亮涉嫌盜竊罪行,並於去年8月4日落案起訴林德亮。林德亮涉嫌在2012年12月3日,至2014年5月27日期間,先後15次偷竊銀行欠龍江的15筆債項共2200萬元,每筆款項由20萬元至600萬元不等。被告涉嫌自行簽發公司支票,從龍江的銀行戶口提走有關款項。而根據廉署的消息公布,林德亮則是該公司的總經理。

據悉,本案只有一名控方證人,而控方亦有在庭上透露第一控方證人名字為范燕。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范燕是涉案公司「龍江投資有限公司」的董事,持香港身分證。公司成立於2008年的,而公司的註冊地址為屯門商廈一單位,《誌》記者曾經到上址調查,但發現該單位已經變做另一間投資有限公司。

至於被告林德亮擔任「香港新界地區事務顧問協會有限公司」的董事。該公司在2000年註冊,而註冊地址同和「龍江」相近。《誌》記者亦曾經到訪,但該辦公室並沒有營業,大門閉鎖,從玻璃門看進去辦公室一片漆黑。 在公司的門牌可見,另外還有兩間公司共用其辦公室。

《大公報》在2014年9月1日,香港新界地區事務顧問協會刊登頭版,題目為「堅決擁護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特區政改方案」。當時協會的會長為林德亮,而一個名為「范燕」,與本案同名同姓的人為「永遠名譽會長」。在該協會網站上,林德亮目前仍是協會主席,而范燕亦在組織之內,該會在2019年仍活躍於政界。《誌》記者翻查資料,湖南長沙一名同名范燕,曾捲入在2016年湖南第二貪案楊寶華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