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證施襲者舉手機貼耳聽電話 法官不信失聰少年用此方式「聽電話」 判少年傷人罪不成立

審訊以英文進行,法庭有一名傳譯員將英文對話內容翻譯成廣東話,再由謄寫員按傳譯員所讀出的廣東話,以文字輸入到電腦,右耳配戴人工耳蝸的蔡俊軒獲安排坐在膳寫員右手邊,在另一部電腦觀看膳寫員輸入的內容。蔡為第一被告,同案第四被告宋晞綸需要普通話傳譯員以助宋理解審訊內容。
誌 BOOKMARK(0)

一名嚴重失聰少年蔡俊軒,被控於去年(2020年)2月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外的空地非法及惡意傷害女子藍雪寶,蔡俊軒否認控罪,案件於本月23日在東區裁判法院作出裁決。

鑑於裁判官鄧少雄考慮到蔡俊軒是嚴重失聰人士,而呈堂的影片中顯示施襲者曾用右手舉手機貼耳聽電話的動作,鄧官質疑聾人怎會拿起手機講電話,裁定蔡俊軒非法及惡意傷害罪罪名不成立,另一被告宋晞綸則罪名成立,罰款3千元。

蔡出庭時右耳需佩戴人工耳蝸,他早前獲法庭安排即時字幕服務,以助其理解審訊內容。據悉,蔡小時候已做了植入耳蝸手術。法庭安排罕見,《誌》詳細記錄蔡俊軒接收資訊及以字幕回應的情況。

被告蔡俊軒屬嚴重失聰,右耳需佩戴人工耳蝸。

少年被控以手機傷人

案情指,去年(2020年)2月21日下午約1時半,時代廣場外兩組人糾纏期間,被告蔡俊軒手持手機向網民稱為「正義姐」的藍雪寶施襲藍頭部多下。同一時間,「香江情中國心」發起人宋晞綸手持大型中國國旗,帶着行李箱大小的擴音器,到時代廣場向原聚集在該空地的市民揮動國旗,與另一組人發生發生爭執衝突,宋晞綸被控傷人及非法打鬥罪。次被告黃卓熙及第三被告李秋芝被控參與非法打鬥,黃卓熙及李秋芝早前已認罪,二人於去年12月被判160小時社會服務令。

法官先向被告確認即時字幕系統是否操作正常

今次應訊的法庭座位,大致上與上月(3月)11及12日兩次審訊安排類同,惟一變動是,法庭左方記者席,上次是第四被告及其普通話傳譯員的座位,蔡的家屬獲安排坐在法庭右方的座位。今次蔡的家屬坐在法庭左方的位置,這位置能夠看到謄寫員的打字內容。

開庭後,法官先向蔡俊軒發問即時字幕系統是否操作正常。

蔡俊軒屬嚴重失聰,右耳需佩戴人工耳蝸,他早前獲法庭安排即時字幕服務,以助其理解審訊內容。(劉愛霞繪)

審訊以英文進行,法庭有一名傳譯員將英文對話內容翻譯成廣東話,再由謄寫員按傳譯員所讀出的廣東話,以文字輸入到電腦,右耳配戴人工耳蝸的蔡俊軒獲安排坐在膳寫員右手邊,在另一部電腦觀看膳寫員輸入的內容。蔡為第一被告,同案第四被告宋晞綸需要普通話傳譯員以助宋理解審訊內容。(劉愛霞繪)

法官:I would like to confirm with D1(蔡俊軒) if system works properly?

傳譯員:第一被告,喺我哋續審前,法官係想你確認一下,你嗰嗰系統係咪操作正常,你係聽到⋯⋯知道⋯⋯即係睇到而家文字?

謄寫員:第一被告,我哋續審前法官閣下確認這系統是否操作正常 你係咪睇到文字

(謄寫員把法官提問輸入在電腦,蔡俊軒注視熒幕上的文字,大概六、七秒後,蔡回應「睇到」。)

法官:If you have any problem, you should let me know .

傳譯員:如果途中有啲咩問題發生,請你示意話畀我哋聽。

謄寫員:如果途中有問題 請你示意我哋聽

相隔幾秒,蔡俊軒答「好」,表示明白。

證人手持擴音器「不肯定」參與示威 辯方:講大話

3月11及12日的審訊,控方傳召第一證人藍雪寶及第二證人楊志洋(同音),楊志洋接受第一被告代表律師戴偉奧的盤問。

楊志洋操內地口音,講廣東話不純正,他初時指,自己並不認識第一被告及第四被告,當日是在銅鑼灣鵝頸橋底找建築材料而途徑上址。

戴大律師問楊,(一)離開時是獨自離開,還是與他人一起離開;(二)離開時有否帶走現場物品。楊志洋稱是「自己一個」離開,對有否帶走物品要「諗下先,冇乜印象」,其後他才道出在現場帶走了一個擴音器,他認為日後有機會歸還稱給物主,故帶著擴音器走到時代廣場對面乘搭的士離開。

戴大律師指出,物主應是案中的第四被告宋晞綸,問楊為何要帶走擴音器時,楊回應,「當時我唔知點解有咁嘅行為」。宋晞綸為親中團體「香江情.中國心」的發起人,戴大律師問及楊志洋是否第四被告政治團體成員,楊否認。戴問楊有否參與第四被告及第一證人藍雪寶的組織在各區的遊行,楊稱「不敢肯定」,因自己參加過撐警及撐國安法的遊行,不知道誰是活動發起人。

惟戴大律師在庭上直指楊志洋「講大話」,辯方在庭上播出網媒《香城公民媒體》的直播片段,片段顯示楊志洋當時帶著一個行李箱大小的擴音器,與一名女子共同離開,並上的士。

片段顯示,10秒後,楊與同行女子下車,並返回時代廣場外空地方向,與楊曾稱自己搭的士是要到天后用膳的說法背道而馳。其後辯方在庭呈上一本相簿,相簿多張照片顯示,拍攝的照片日期雖然都是在案發後,楊志洋與第一證人藍雪寶及第四被告宋晞綸出現在共同場合,辯方藉此指出楊志洋其實是認識第一證人藍雪寶及第四被告宋晞綸。

案中第二證人楊志洋(同音)在庭上的口供前言不對後語,遭辯方質疑其說話可信度。(王鈴欣攝)

第二證人「憑感覺」認人 

楊志洋上月接受控方主問時,指他經過上址時,看見一名身高一米六幾的男子,身穿黑色上衣、紅色鞋、戴著口罩,風褸蓋過頭部的一名男子手持一件物件向藍雪寶的其頭部位置「係咁扑、係咁扑」,藍雪寶在糾纏間倒地。

楊志洋指,他在「電光火石之間」看到該名打人男子的面部,但並非看到該男子全貌。楊志洋又稱,因該男子「動作行為兇狠」,配戴黑框眼鏡及該男子眉粗,故對該打人者印象深刻。

楊志洋在去年(2020年)3月12日透過認人手續,指出案中打人者是案中第一被告蔡俊軒。戴大律師問楊志洋憑何認出第一被告就是打人者,楊指自己從未試過近距離看到凶狠襲擊,間中有看到被告的耳及看到其戴眼鏡。戴大律師指目睹傷人過程是一刹那,能夠看到打人者的時間是少於一秒,楊志洋則認為是多於一秒。戴大律師問打人者的眼睛有何特別時,楊志洋作答指,「總之果嗰感覺就係佢,就算我認出果嗰人係錯,都係果嗰人」。楊志洋承認憑個人感覺認人。

控方其後傳召第三證人灣仔重案組警員何少東(同音)作供,確認第一證人和第二證人認人手續的過程,及傳召第四證人警員編號34035 ,他當日在案發現場值勤,稱目擊事發經過,他提及宋晞綸被襲擊,但宋也有「推番嗰啲人」(施襲者)作回擊。

聽取所有證人口供後,法官指表指證供成立,兩位被告須要答辯,惟兩位被告均選擇不答辯,辯方向法官呈交陳詞書。陳詞書在下午續審時由兩位辯方律師讀出。蔡的代表律師指,楊志洋「明顯在庭上講大話」、他的「解釋不合理」、「證供不可信」。其後法官宣佈休庭約一小時,於下午四時十五分裁決。

控方傳第三證人召灣仔重案組警員何少東(同音)作供,以確認他曾為兩位證人進行認人手續,兩位證人認出當日的施襲者為第一被告蔡俊軒。

法官考慮被告的聽力情況 判罪名不成立

法官鄧少雄在庭上宣讀裁決書,鄧官指,根據控方呈堂的影片片段,該名打人男子離開時看似手持並使用電話,而沒有爭議的是第一被告有嚴重聽障,其聽障嚴重程度是無法使用法庭為他提供的助聽設備,法庭須要作出特別安排(即時字幕服務)。

控方未有提出任何反駁證供指出第一被告案發當日並沒有嚴重聽障,因此法庭嚴重懷疑第一被告在案發當日是否有嚴重聽障,「如果係嘅話,佢點能夠同點解可以使用電話?」

其次,鄧官指出,早前控方第一證人(即藍雪寶)有關認人的證供欠佳,她的口供提及行兇者當時戴上口罩,第一證人指記得第一被告是因為他戴了一個粗框眼鏡和有粗眼眉,法庭不認為這是足夠認人。

另外,鄧官稱,法庭不接納控方第二證人(即楊志洋)的口供,因控方第二證人在盤問下,知道他與第一證人與第四被告是同一組人,惟他早前的描述他說不認識,楊聲稱看見到行兇者的面部,見到口罩頂部邊,與額頭這個部分,鄧官指,「簡單來說,法庭不接納控方第二證人的證供」。

鄧官指出,在對第一被告搜屋期間,警方未有找不到與案發當日相關的物件,例如:當時穿著的衣物。故就第一被告的第一項控罪,法庭認為,控方是沒有達至毫無合理疑點標準來證明被告人干犯了傷人罪,亦由於片段顯示行兇者是沒有聽障問題,控方第一證人認人的證供是相當薄弱及法庭不接納控方第二證人的證供,裁定第一被告第一項無罪。

膳寫員在電腦上輸入「第一被告第一項無罪」,是在文字底部加上了雙橫間線的效果,以突出裁判結果。

第四被告出手施襲非出於自衛 網民不服

就同案第四被告的控罪,法官裁定宋晞綸在公眾地方參與打鬥罪名成立。法官指,雖然第四被告代表律師周大狀在陳詞時指,片段中穿灰色上衣的女士或非第四被告,但根據第一證人藍雪寶的供詞,指第四被告為藍的朋友,案發當日與第四被告同行,藍亦有指出宋被其他人襲擊,由此確認片中人是第四被告的身分。片段亦顯示宋在非自衛情況下,用手推走身穿黑色上衣的人士,由於第四被告選擇不答辯,即沒有仼何證供反駁控方證人,故裁定第四被告罪成,罰款$3,000。

被判罪成後,宋離開法院時獲其十多名支持者護送上座駕,其支持者用衣物及扇把阻擋記者鏡頭,並出言恐嚇記者。

判決隨即惹來建制派人仕的不滿,有人發帖指「聽障人仕,殺人都得啦」,亦有網民質疑被告「做戲」,亦「懇求前特首梁振英先生為藍雪寶小姐和宋晞綸小姐翻案。」

蔡俊軒接受《誌》訪問,蔡爸爸曾透露,蔡出生時屬先天性永久失聰,蔡在小時候右耳做了手術,植入人工耳蝸,其右耳現時的聽力情況屬嚴重失聰,要觀看對方口形,才能理解對方說話內容,蔡俊軒如未有戴上人工耳蝸,則不能聽不到仼何聲音。

【案件編號:ESCC1685/2020】

相關報道
繼續閱讀

【法庭手記】「Journalism is not a crime」7.21首位被定罪的 居然是一名記者

每一個自由的城市也有一個代表那兒的新聞節目,香港有《鏗鏘集》。原本新聞片段有可能成為別人的罪證,今次竟成為了證明記者「採訪」、「報導」的「罪證」;那個調查記者行之有效的查冊工具,突然被裁判官說成「不正確」獲取車輛證明書的方法;昨天《7.21誰主真相》才在金堯如新聞獎脫穎而出,今天這項專業卻要受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