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仁在庭上求情時指「港人怎能違背這個(把真相告訴全世界的)承諾,怎能忘記他們的責任」

12名民主派人士認罪 求情指支聯會有負起記住六四真相的責任

多名民主派因為去年參與六四集會,被控參與或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當中12名被告:何俊仁、陳皓桓、尹兆堅、張文光、郭永健、趙恩來、麥海華、梁國華、何秀蘭、梁國雄、朱凱廸、楊森今日認罪,其中趙恩來和梁國華由本來決定不認罪改為認罪。案件在今天於區域法院作答辯,由法官胡雅文處理。同案擬不認罪的蔡耀昌今日亦有到場旁聽。

案件押後至9月15日早上11時半求情。

陳皓桓今日在庭上答辯時表示「無論怎麼打壓,自由仍是會開花」、「民主會戰勝歸來,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何俊仁認罪後代表自己求情時指出, 就算支聯會將要解散、維園「六四」晚會再不能舉行,但「紀念的精神」將會延續下去,每年六月四日港人的心中也會點起燭光。何亦指,他相信他們站在歷史之中正確的一邊,我們該保持正面,等待時代的改變。另外,楊森向法官表示,「六四」集會是「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如果完全被禁,就會嚴重打擊「一國兩制」。

案情指李卓人與市民多次叫喊「政治口號」

案情指警方於去年基於疫情的理由,向支聯會的「六四」晚會發出反對通知書,之後李卓人和何俊仁在同年6月1日於記者會上表示警方是以疫情作藉口不批准集會,兩人同時呼籲香港市民在全港各地區參與悼念活動。此外,多名被告亦在社交媒體上叫人在香港各區或維園悼念「六四」。

另外,案情亦指在6月4日維園外面,多名被告在維園外身穿寫有「真相」二字的白色或黑色T恤,並向市民派發蠟燭。同時,李卓人叫喊多個「政治口號」,包括「平反六四」、「追究屠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反對國安法」 、「反對以言入罪」等。於當日晚上約八時,多名被告推走維園外的圍欄並進入維園,維園有人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香港人建國」等口號。

支聯會當天的舉動,警方嚴密監視。(《誌》資料圖片)

何俊仁:推動香港和祖國民主是個人的堅定承諾

何俊仁為自己求情時講述了「六四」的背景以及解釋為何支聯會一直以來都堅持悼念六四。何指出, 港人當年積極參與89民運是因為那時香港即將回歸「祖國」(“Mother Country”),所以期盼祖國會成為一個有民主自由的國家。

何說,他自己經歷了香港回歸祖國的過程,他沒有移民,也沒有申請英國護照。

何又說,支聯會一直期望平反六四以為悼念六四是基於三個重要的事實:

  1. 在1989年支持北京學生運動的港人都有真誠的愛國精神,他們在情緒上與「愛國同胞」連結起來, 因此港人覺得自己有義務讓年輕一些知道「六四」這件事。 
  1. 在「六四」事件前夕,很多香港市民和學生都在北京與當地的和平示威者一起,鎮壓事件發生時,北京市民都哭著叫港人要安全回到香港,把真相告訴全世界,何強調「港人怎能違背這個(把真相告訴全世界的)承諾,怎能忘記他們的責任」。
  1. 在過去三十年,港人都履行了這個保護「六四」真相的責任,支聯會在這三十年與港人一起負這個責任, 為此, 支聯會設立了「 六四紀念館」,每年舉行「六四」晚會。

何又言,推動香港和「祖國」的民主和維護人權是他堅定的承諾。他說,2020年的晚會不獲批准,因此支聯會成員決定自己用「簡單」的方式進行悼念。何坦言,他明白這個悼念活動是不被批准,但他們依舊進行悼念活動是出於「良心(consciences)」和「承諾」。他亦指出是次集會是公民抗命的一種,因此他們願意承受法律後果。

楊森:不認錯不求情 現況已是「一國一制」

另外,楊森雖然認罪,但在求情時向法官表示自己不認錯、不求情。楊指「六四」悼念活動以燭光和歌凝聚港人的公民意識,令港人重視人權。同時,每年晚會都會播放六四紀錄片,連繫兩岸同胞。楊又強調,若晚會被禁,就會嚴重打擊「一國兩制」。他說,現實是誰掌權,誰就掌握歷史,但我們該勇敢面對歷史,汲取經驗。

楊指出,香港已變成「一國一制」,教協、民陣都已解散,支聯會亦有可能會步後塵。

他說,「悼念六四與反中亂港扯不上關係」。

辯方律師:集會和平 對經濟、交通影響不大

代表陳皓桓和梁國雄的大律師黃宇逸則指出,是次集會大致和平,而集會並沒有對經濟和交通沒有太大影響。雖然最後集會發生在維園,但本來當日維園本來是關閉的。再者,集會的時間和規模都相對較小。被告也不應該為其他參與集會的人的行為負責,例如刑事毁壞,因為被告並沒有煽動這行為。

其他辯方律師亦指出,「六四」晚會一向是和平的活動,而警方不批准是次集會都只是基於疫情的理由,而非認為集會會有暴力風險。

案件編號:DCCC 857-893/2020

王鈴欣
Website | + posts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法庭報道,社會時政實習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