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初選案—— 控方申上訴保釋決定押後 辯方申請臨時保釋遭拒

四十七人案;二二八政治大審判 :

2020年參與或策劃民主派初選的55人被拘捕,當中47人被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

這場香港政治審判,一字一句記錄。

55名民主派初選參選人上月被指違反國安法被捕,三月六被要求提前到警署報到,其中47人被警方正式落案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裁判官蘇惠德原批准案中十五名被告保釋,惟律政司即時提出上訴,反對保釋,所有被告需要即時還柙。律政司昨又宣布不反對其中四人,包括楊雪盈、劉偉聰、呂智恆和林景楠的保釋,四人已經獲釋。其餘十一人的保釋上訴將會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處理。案件會由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處理。 三月六日的指示聆訊將十一名被告原定分三段時間、單獨處理個別保釋覆核。 鄭達鴻、彭卓棋和何啟明的保釋上訴將會在早上十時處理, 黃碧雲、譚文豪、施德來和張可森的保釋申請則會在十一時半處理,至於伍健偉、郭家麒、柯耀林、李予信則在下午二時半處理。

高等法院內的人們

在高院的3樓延伸庭,有很多銀髮的旁聽師在守候,因疫情關係,有的要隔位坐在直播電視前,又有的站在後方。整個聆訊過程以英文進行,大家的眼睛都盯著電視,全程投入。

「Court,起立!」

電視傳來書記的聲音,有一位婆婆站了起來, 一臉茫然地四處張望,保安揮動雙手,「在正庭才要起來,示意她可坐下。

隨即,延伸區的人開始竊竊私語:

「那個是幫議員說話的?」「議員們在哪裏?」「這個法官是鄭若驊嗎?」「律師好像在苦笑,好難堪。」

有年青人細心地一一解答銀髮族的疑問,更坐在他們旁邊,以便進行即時的中英翻譯。休庭後,大家圍起小圈,有剛剛不小心睡著了的市民笑說:「我聽不懂,只想坐進來支持。」

「今天不會審嗎?」「手足,今天是不是好像平日過堂而已?」

然後,年青人開始解釋剛剛控辯雙方的對話。

「剛剛潘熙大律師,即係幫議員的律師,說了這麼久,其實是希望為議員爭取一個暫時保釋。但法官一口拒絕,說要公平審訊。」

有小圈內的銀髮婆婆問:「香港還有公平嗎?」

「97年7月1日開始已沒有公平,Day 1 已失去,不用等50年。」 有人回應。「輸打贏要,不要臉。」 一聲長嘆,大家又回到座位,等待再次開庭。

豁免第9P條的報導保釋程序的限制僅限指示聆訊

杜官在開庭前表示,收到有關傳媒申請指希望可以豁免《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第9P條的報導保釋程序的限制。杜指出,法庭將會豁免傳媒報道有關今指示聆訊的內容,但其後正式覆核保釋聆訊的報導則繼續受到限制。

杜指出,得悉案件在裁判法院處理的程序未如大家如期順利(not as anticipated) ,但是相信裁判官已經「盡他所能」(tried his best)

杜官指為免聆訊進行「倉促」(hasty),因此要求控辯雙方交上書面陳詞。控方需要在週一(8日)下午五時前提交書面陳詞,而辯方代表則需要在週三(10日)下午五時提交書面陳詞。 杜表明,案件分別將押後到周四(11日)和週六(13日)聆訊。法庭會安排每天早上九時到下午五時進行聆訊。每天將處理六位被告的申請,每位被告預留一小時聆訊,並在每個報告的聆訊完結之後裁決,並不會等待處理完所有申請後才有裁決。

「關上」申請臨時保釋的大門

辯方代表潘𤋮大律師為被告申請臨時保釋,但多次在庭上遭拒。潘大律師續陳詞,指在裁判法院已經獲批保釋,希望能夠有一周的臨時保釋,直至下週六的聆訊。杜指,今日並不是處理任何有關保釋申請,形容對所有臨時保釋申請都「關上大門」(close door )。來來回回,兩人臉上掛著笑容,潘大狀繼續陳詞,杜官則繼續婉拒。

潘大律師鍥而不捨。

「May I have my last submission to suggest the court to impose strengthen bail condition and to let my client go.」 (容許我作出最後的陳詞,希望法庭可以提出提出更加多的保釋條件,容讓我的當時人可以離開)

杜官立刻回應:

「No」

(不可以)

又對潘說:

「我建議你唯一可做的就是記下次的聆訊的日期」

代表何啟明的大律師查錫我指出,何正在伊莉莎白醫院留醫,因此未能出席今日聆訊。

代表黃碧雲的夏博義資深大律師指出, 一般這些案件在帶上法庭前控方都應該先預備好有關文件,控方去信申請押後並非一般作法,望法庭能夠作出書面指引。 杜官回應指,已經就控方提交文件的日期作出指引,所以無須再特別安排。

夏續陳詞,望能就臨時保釋事宜陳詞,但杜官表明不會再聽取任何有關臨時保釋的安排,原因是法庭已經剔除《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第9P條的報導限制 。>

連日來,多名被告體力不繼,需要送院治理。
+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