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須打齊 3 針 不打針遭勸諭︰一係打針,一係打辭職信!

在第五波,不少公務員被調派到強檢區協助檢測工作。(《誌》資料圖片)

香港政府要求公務員宣誓一年後,公務員要過另一關 ── 在第五波之後,政府嚴厲執行須打齊三針疫苗的規定,不遵從者會被視為曠工,不少公務員無奈下接受。一直被視為「鐵飯碗」的公務員工作,這口飯不是人人能嚥下去。

「我淨係記得佢講,你唔打疫苗,因為你都準備走!」公務員 A 小姐(化名)的上司,在同事面前訓斥她。她向記者吐苦水︰「我係少數人,被人壓迫,佢話你一係打針,一係打(辭職)信啦!」她語帶幾分無奈。

另一端,政府合約員工阿傑(化名)說︰「啲人(身邊同事)陸續開始打第 3 針,都多嘅,啲人都快,大家又無話特別反抗。」但這對阿傑而言,不是好消息。他患有嚴重濕疹,早前注射兩劑疫苗後,出現手抽筋後遺症。迎來第 3 針,內心徬徨不已。

第五波疫情走近尾聲,當局要求公務員和政府僱員,須於 5 月 16 日前完成 3 劑接種,否則不能進入政府大樓工作,會被視為曠工,將展開紀律聆訊。現時,全港政府僱員約有 18 萬人,在嚴厲的疫苗政策下,不少員工趕緊打針。據 4 月底政府公布,目前只有 1% 公務員未接種,當中有 22 人面對紀律聆訊,5 人已離開政府。

面對施壓,A 小姐和阿傑不接種,究竟背後有何苦衷?他們又可如何保住「鐵飯碗」?

為保飯碗 「同事都跪低打針」

今年 3 月,Omicron 來勢洶洶。傍晚時份,A 小姐一收工,便趕來檢測站,自費檢測。由於 A 小姐患長期病患,她目前仍未注射一針疫苗。按公務員事務局要求,她必須每隔 3 日,向上司遞交一次陰性檢測結果,縱使專科醫生已開出「醫學豁免證明」。這令 A 小姐疲於奔命。她說,報銷檢測的手續亦十分繁複。

「我大多數同事,都唔想打呢支針,特別係我哋條 Team 後生啲。我入去嗰時,無咩人打針,後尾陸陸續續啲人『跪低』(屈服)去打呢支針⋯⋯佢哋都絕望,遲早都要打,邊有人想打?無人想打,但都係一份工啫。」A 小姐說。

她憶述,當時有同事抱怨,不打針擔心會影響工作升遷、「跳 Point」1,同事向她抱怨︰「你啱啱入嚟就好,我做咗幾年,兩萬幾升到三萬幾喇,依家唔打就好似前功盡廢咁。」A 小姐補充,整個政府氛圍都是很絕望。

第五波經濟蕭條,緩和之後不少打工仔又為打針而頭痛。(《誌》資料圖片)

政府2月「谷針」 公務員首當其衝

其實早在 2 月 16 日,當局已就公務員「谷針」,設下首道死線。按當時指引,當局要求公務員必須接種至少一針,否則不能進入政府大樓工作,可列作「曠工」,或展開紀律聆訊。當時,她已聽聞有其他部門、尚未打針的同事,在 2 月 16 日要「立刻執嘢走」(即代表被辭去)。

「佢講就講話會紀律聆訊,你曠工,但情況持續嘅話,就會有紀律聆訊,最嚴重就係炒。我淨係知 2 月 16 日走咗好多人。(佢哋係辭職,定被人炒?)好似係即刻執嘢走。」

可是,A 小姐至今從未收過內部指引的電郵。她說,上司也從沒清楚向員工交代,很多時她與同事只在「公務員 Secrets」「收風」,她認為有關《工作守則》及《防疫指引》安排極為混亂。如今,她因為尚未完成 3 劑接種,成為被針對對象。

長期病患者對疫苗的顧慮

然而,A 小姐一直堅持不打針,她解釋是因為患有長期病患,加上計劃生育,不想冒任何風險,擔心針劑帶來的後遺症。早前,她冒著寒風大雨,在診所外排隊 7 小時,希望能得獲一紙豁免。

「本身覺得宣誓都無咩嘢,宣誓都係簽張紙、簽個名,但佢依家好似將一啲毒藥,將啲唔透明嘅嘢,係咁打喺你身上,就真係接受唔到,你無可能抽返啲血出嚟。」

可是,她的上司、同事並不接受這些解釋。她說︰「因為我成日要拎醫生紙,佢覺得我偷懶,成日去睇醫生。」

上司更曾當著其他同事面前,訓斥她︰「你唔打疫苗,就係 Hea(偷懶)!呢份工對你嚟講,有同無都無所謂咁樣,你都準備走㗎啦!」

他續訓斥︰「你無呢啲熱情去做前線,你無㗎,你可以揀唔做囉,唔做咪唔使做呢啲囉!」另一上司則認為她不打針,「做嘢無咁認真,你都準備走」。

對於這些斥責,她心感委屈,因為她從未打算離開,只因健康問題,選擇不打針,同事卻一一勸她「你一係打針,一係打(辭職)信啦」。

長期病患者對疫苗有顧慮,但不打三針又不能上班,為了糊口,還是要打針。(《誌》資料圖片)

「鐵飯碗」的幻想破滅

這些谷針的壓力,令 A 小姐對「鐵飯碗」的幻想破滅。

數年前,她從事私人公司工作,突如其來的病患,使她失去了部分工作能力。於是,為尋求一份穩定工作,加上計劃生育,盼有穩定收入,她決定加入政府團隊。誰知,期望落空,「依家覺得好似千方百計想你打針,想你去死,所以都好失望」。

她續說,除了谷針,同事間還要輪流前赴疫區,協助檢測工作。積壓的辦公室工作,變相轉嫁給其他同事處理;而疫情限制他們在家工作,無法處理部分只限公司電腦使用的文件,變相「每次返公司都好多嘢做」,壓力甚大,導致她每晚失眠。

直至 3 月,再傳出「全民檢測」需調派全城公務員參與,她說當時「收到啲風,全民檢測嗰時,只會留一成人手在 Office,當我哋成條 Team 得 10 個、11 個人,即只有 1 個人留 Office,咁政府服務係會受阻」,當時辦公室風聲鶴唳。

「係好誇張,要做到 10 點、11 點。據聞如果星期六、日派咗你去,都無得唞,一至六日都要咁樣做;為咗呢份咁低人工嘅工,突然間又被人徵召,星期六、日又要隨時做嘢、On Call,又要貼錢出嚟檢測先,會覺得好失望。」

「本身都會喊,覺得好可惜,考政府工都要畀時間、心機去考,以為可以搵到份養老工,點知慢慢個幻想瓦解咗,好似仲衰過普通嘅私人工。」

雖然「全民檢測」計劃暫緩了,但辦公室的工作因為疫情的積壓,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如今,她已積下多日補假,但上司推諉「疫情好忙,遲啲先至放啦」。夢魘繼續纏繞著她。

怕打第 3 針副作用 再次出現手抽筋

另一端的阿傑,身邊同事已打第 3 針,但礙於自己患有嚴重濕疹,曾注射兩劑後,出現嚴重副作用,對於注射第 3 針,內心十分忐忑。

「我之前打兩針,係上年 8 月嗰陣,佢嗰時未講到咁實,你唔打針就無得返工,但上司都迫大家打針。自己打完個副作用,當然係皮膚出疹,又紅,又敏感,甚至有時手抽筋,都唔知點解咁誇張,但你話有無得唔打,又真係無得唔打。」

縱然他對針劑敏感,卻沒有醫生願意為他寫豁免書。他說︰「自己係好 Confused(迷惘),因為第 3 針聽好多同事講,副作用好大,好唔舒服,甚至淋巴腫,個鼻好唔舒服。」

慶幸的是,他笑說「自己(Omicron)中咗招後,唔使打住」,「但難保之後要打返,即係我無得揀」。然而,早前傳出消息,政府要求取得豁免書的公務員,須在 5 月 1 日前重新取一次,問及擔不擔心有變數?他說︰「好提心吊膽,好似等緊行刑咁樣,依家話暫時唔使,但無啦啦又話有一日要,心境好忐忑。」

在第五波,不少公務員被調派到強制檢區協助檢測工作。(《誌》資料圖片)

辦公室Omicron大爆發 同事士氣低落

2 月時,政府推出「谷針」政策,公務員首當其衝。當時,阿傑說未有同事,因被迫打針而離開,「佢哋最 Concern 係預約唔到打針,因為依家衝緊去打針,都係好多預約個啲Center 都 Full 晒,佢哋又要爭又要搶,佢哋比較擔心呢樣嘢。」

反而,最令同事士氣低落,是 2 月起辦公室疫情大爆發,阿傑說約五、六成同事均受感染,「我啲同事好多都有小朋友,佢哋最驚都唔係自己中,而係佢哋中咗,再傳染比小朋友,大家見到小朋友中咗嘅後果,都係比較嚴重,可能又會抽搐,好難搞」。

疫情大爆發下,他們沒被安排在家工作,辦公室雖然分布Zone A、B、C 區域,以防交叉感染,但人員流動,且坐在鄰旁的同事不被視為「密切接觸者」,阿傑一肚怒火︰「你話坐隔離嗰啲都無得 WFH(在家工作),呢個我覺得過份咗。密切接觸者個『定義』太離譜,邊有可能坐隔離位嘅同事,唔係密切接觸者,要同佢食過飯,先係密切接觸者?」

「第 5 波(疫情)真係混亂好多,因為你講頭 1 至 4 波,大家都在家工作。我哋 Office 開始爆喇,老細先識話買十零廿部清新機返嚟,要過濾下空氣,但呢啲都太後知後覺,大家都爆咗一半,依家先嚟買,無意思。」

曾憂「全民檢測」被派前線 沒有足夠保護裝備

問及早前傳出要「全民檢測」,當時 3 月,阿傑說︰「其實大家都好 Concern(關心),有人派去竹篙灣,有人派去做文書,好似一個幸運大抽獎,大家都唔知會派去邊。……到時出去有無足夠裝備又唔知,使唔使對住 Patient(病人)又唔知,大家都驚嘅。」

他說「全民檢測」是不能「Say No」,「我哋個邊嘅抽籤,係決定個先後次序,而唔係決定要唔要出去」。

「如果真係要派,應該搵紀律部隊啲人,因為佢哋人數多啲,佢哋又 Funding(資助)多啲,應該會開心啲。我哋本身都有嘢做,你派我過去,真係老實講,佢係咪提供足夠保護措施,你又唔知喎,所以真係好尷尬。」目前「全民檢測」計劃已暫緩執行,未知往後會否在「動態清零」的框架下堅決執行。

可是,「鐵飯碗」對 A 小姐和阿傑而言,再不安穩。隨著新一任特首上場,他們的前路似乎更為如履薄冰。

引用/參考資料

  1. 註:公務員薪金按總薪級表跳升,決定加薪幅度

Venus Ho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2019年畢業傳理系學生,撰寫社區專題、人物專訪及調查報導,紀錄香港時代變遷。

返回

 港大生最有紀念的畢業照:清洗「洗柱髹橋」不留痕 六四烙印在心

繼續

悼念我們的不能悼念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