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義務維修輪椅    日曬雨淋被指「阻街」殘疾人士自助組織冀獲政府批會址  

義工為已預約服務的迎風群傲社社員,更換輪椅車胎。

「沒人驅趕就還好一點,有人趕的話,就要擸住『架生』周圍走。」年近七旬的麥耀強,十年來每月組織義工隊,在屯門、元朗和天水圍的公園為基層殘疾人士提供電動輪椅義務維修和保養服務。他所屬的病人自助組織「迎風群傲社」,為了把「走鬼式」的流動服務擴展為恒常服務,以往曾申請公共屋邨的社福服務用途單位以作會址,但一直未果。有社工指出,病人自助組織目前要與其他非牟利機構以至18區「關愛隊」競爭稀少的公屋空置單位資源,惟病人自助組織往往均被政府編列為較後的優次,導致難以擴展服務。

輪流在屯元天公園「擺攤」

麥耀強原為貨櫃碼頭工人,2010年因工業意外截肢,自此不得不與電動輪椅為伴。由於掌握機械維修知識,他在2015年起積極投入輪椅維修義務工作。近年,迎風群傲社的義工隊固定在每月的最後一個周日,輪流在屯門公園、元朗朗屏站以及天水圍嘉湖銀座旁的休憩用地,為已預約的社員義務維修和檢查輪椅,包括檢查輪椅螺絲鬆緊、加裝車前輔助小輪胎、輪胎加氣、更換車胎等。目前「迎風」登記社員約120人,每月一次的義務維修保養通常都有十多人預約服務,此外還有未經預約臨場到來的「街客」。

「大部分社員使用的都是電動重型輪椅,幾萬元一張,換摩打就要一萬多元,社員又負擔不來,我們就替他們尋找二手摩打。」現為迎風群傲社執委會秘書的麥耀強稱,電動輪椅視乎功能售價由4萬多元至10多萬元不等。「輪胎最容易積藏泥塵,我們用松節水、威士等清潔輪胎。如果不清潔,摩打軸心和杯士(bushing,軸襯)邊就會漏油,輪椅就不耐用,只能用上幾年。相反,如果保養得宜,經常清潔輪胎,下雨出行後抹乾水,壽命就可長達15年。」維修保養義工服務不收費,惟用家要自費購買需更換的零件。

迎風群傲社每隔3個月,在屯門公園為社員進行簡單的輪椅維修保養服務。(陳嘯軒攝)

房署:其他非牟利機構獲優先推薦

不過,使用康文署場地進行流動維修,有時難免被投訴「阻街」。麥耀強稱,早年有些公園保安員態度頗強硬,見義工維修輪椅有機油漏出,會不客氣說:「你哋行一行開啦。」「後來,大概知道我們是義務性質,就會對我們說:你哋要走了,我老細(上司)見到便要出聲了。」此外,戶外維修始終受日曬雨淋之苦,亦因條件所限未能提供更進階的維修服務,因此迎風群傲社近年積極向房屋署申請社福服務用途單位以作會址。

迎風群傲社目前獲社會福利署按照「殘疾人士/病人自助組織資助計劃」,提供每兩年一期50萬元的資助,資助額的一半用於聘請一名全職社務幹事,其餘用作組織旗下小組的各類服務和康樂活動經費,惟有關款項不得用作職員辦公空間租金和儲物費等。「迎風」2019年12月曾向房屋署申請元朗水邊圍邨康水樓地下的社福服務用途單位,用作機構會址,以進行義務輪椅維修及舉辦康樂活動等用途,但其申請一直不獲批。房屋署在2020年5月20日書面回覆指,「綜合相關政府部門及當局的意見後,有另一非牟利機構獲得優先的推薦」,因此未能處理有關申請。房屋署資料顯示,有關康水樓單位目前由香港耀能協會租用。

迎風群傲社執委會秘書麥耀強,展示社員外出巡查過路路壆高度的照片。(陳嘯軒攝)

以家作貨倉 空間有限難收捐贈輪椅

「以前申請過社福用途單位,但都失敗了,因為房屋署覺得其他組織比我們更有需要。」迎風群傲社主席宋偉文表示,由於沒有會址,工具長久以來只能在義工家中存放,因此不能夠做大維修,只能做清潔、換胎等較簡單的工作。

「若能申請會址,我們就能添置車床等機械維修設備,因為現在用家要做較進階的維修只能找輪椅公司,維修檢查費大概要$800。我們組織的宗旨是『助人自助』,令用家能夠維護『一對腳』的同時,亦可減輕其經濟負擔。」宋偉文說。

「有些人捐贈輪椅,我們因為空間問題要不到;有些社員的輪椅摩打壞了,在外面買一對摩打要萬多元,我們就替他找二手舊摩打,但輪椅拆了後沒地方放,就擺在我家。我最近修好了一張輪椅,還有三張存放在家。我家只有三百多呎,有時真是沒地方放,唯有自己辛苦點,自己在家幾乎都不能走動。」麥耀強表示,「迎風」亦為社員提供電動輪椅戶外失靈的緊急維修服務,「如果你不是對機械很熟悉,你在街上失驚無神停下,都很狼狽。」他有時會把社員的輪椅帶回家中更換零件,惟始終地方有限,只能提供有限度的服務。

冀從用家視角改善無障礙政策

沒有營運空間亦令「迎風」發展會務相當不便,社務幹事只能在家工作。宋偉文稱,組織開會或舉辦活動要借用香港復康會社區復康網絡(CRN)旗下的中心,「但這七八年來CRN亦有很多掛靠小組,亦不能借太多地方給我們,基本上只有兩個櫃。因此我們這幾年都要在外租用工廈迷你倉,存放會務文件和物資。每次開會前後都要先到倉提取和放回文件。每年租倉費用就要六千多元,但只有20平方呎,單是放文件和活動物資,空間已爆滿。」他指在屯門大興邨有樓宇目前仍有不少閒置的樓底空間,適合作社福用途,惟有房屋署職員指有關樓底屬通風空間,同時亦預留作擺放更多回收設施和廚餘機之用。

麥耀強說,希望將來的會址面積約900平方呎,除了可擺放維修輪椅機械設備和工具外,亦方便社員開會。「例如有時有突發事情發生,想召集社員討論,霎時間沒有地方,只能到快餐店開會,但環境嘈雜很難討論。」他舉例稱,屯門安定邨一條臨街舖的人行道,早前因被店鋪佔用了一半路面,「只留了一半給人走,但該段路面卻是斜面,導致接連在兩個月內發生了兩宗電動輪椅翻側意外。我們已去信房屋署投訴,但又再發生意外,怎樣處理呢?」

宋偉文亦補充,「迎風」旗下設有關注地區無障礙通道和公共空間的關注組,社員在區內不時巡查,例如要求路政署改善屯門、元朗和天水圍的過路路壆過高問題。「我們希望做好屯元天三區的服務,為更多的輪椅使用者擴展服務,因為現在社會愈來愈多輪椅使用者,希望影響政府政策,提升無障礙服務,希望在全港做好先導。」

義工為社員的輪椅更換腳踏配件。

病人自助組織有會址僅17%

香港復康會社區復康網絡社工吳卓茵稱,截至2023年全港共有306個病人自助組織,但當中只有52個設有會址,比例僅佔17%。

吳卓茵說,「近年成功申請到公共屋邨社福服務用途單位作會址的病人自助組織,只有香港肌健協會。該會早幾年由於『冰桶支援計劃』受到公眾認識和傳媒關注,找到大窩口邨單位作為會址,在短時間內成功。但除此之外,近年幾乎沒有成功例子。」

 「病人自助組織在政府的優次相對較低,在公屋互委會退場後,政府亦表明會將前互委會辦事處改為關愛隊的辦公或聯絡地點,有時我們都會疑惑優次怎樣制定。我們一般都見到受政府恒常資助的社福機構會較容易申請單位,但病人自助組織在很多地區都有不同的服務成效。」她分析病人自助組織難以拓展營運空間的原因複雜,例如不同政府部門的支援與組織認受性不足等。「這議題與社會福利署和醫務衞生局有關,社署對病人組織發展的資助不包括場地租用費,醫務衞生局曾提出地區康健中心可以外借場地予病人組織,但至今仍未實行。」

社署:已資助復康會支援病人自助組織

就「迎風」申請會址一直未果的個案,社會福利署發言人回應《誌HKfeature》查詢時表示,署方目前向殘疾人士或病人自助組織提供以計劃項目為本的資助,協助它們建立互助網絡。為促進自助組織的會務發展,社署資助香港復康會在全港多區設立社區復康網絡地區中心,這些中心會聯繫自助組織,並借用辦公室設備予自助組織作辦理公務及舉辦活動之用。此外,社署亦會透過「租金/差餉/地租津貼計劃」,向營辦非資助福利服務的非政府機構提供津貼。

義工清潔輪椅輪胎積藏的泥塵。

不過,根據社署網頁資料,上述「租金/差餉/地租津貼計劃」提供的租金津貼,僅限於租用公共房屋處所的租金;換言之符合申請條件的病人自助組織若在私人市場租用會址,並不能獲發租金津貼,只能獲發差餉及地租津貼。

至於政府根據甚麼準則,編排各非政府機構向房屋署申請租用福利用途單位的優先次序,發言人表示:「社署會因應當區的福利需要、有關機構的服務宗旨及擬議的服務內容等,向房屋署提供意見。」

另外,房屋署非住宅(總部)管理小組回應《誌HKfeature》查詢表示,署方會每月更新房委會網頁有關可供出租予合資格非政府機構直接申請租用的社福用途單位資料,在收到申請後,房委會會按申請機構的擬議服務性質向相關政府政策局或部門諮詢意見,同時亦會從管理、居民意見、於有關處所提供擬議服務的工程技術可行性及土地契約條款限制等各方面作出考慮,安排以優惠租金把福利設施處所租予獲推薦的非政府機構,為居民提供福利或社區服務。 

復康會籲提高病人組織資助

對於社署指署方目前已透過資助香港復康會為病人自助組織提供支援,吳卓茵指該會轄下的病人互助發展中心,在完成裝修後會以共享工作間(co-working)的形式借出地方給該會支援的組織職員辦公,預計屆時可為25個組織提供辦公空間,當中包括20個固定辦公空間以及5個非固定辦公空間,另外亦會為50個組織提供秘書處服務,例如郵箱或轉交電話查詢等。

吳卓茵表示,香港復康會及一些非牟利機構,目前已為沒有會址的病人自助組織提供辦公、儲物及舉行小型活動的空間,但可借出的空間有限。「復康會本身也會舉辦恆常活動,面對病人自助組織數量增加及借用場地的需求上升,復康會要提高借用服務場地的名額也有困難。」因此,香港復康會建議社署定期檢討及優化「殘疾人士/病人自助組織資助計劃」的資助範疇及規模,以針對申請組織不同的發展規模及實際運作需要(如職員的薪酬補助、場地津貼等),調整撥款基準及提高資助金額上限。

陳嘯軒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花蓮大地震 震垮觀光業 鳳梨運輸成本漲一倍

繼續

建造業輸入外勞紮鐵成重災區 月開4日工 工人:薪金與外勞看齊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