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風波發酵  港隊變驚弓之鳥 運動員開腔:獲奬感壓力

港協暨奧委會義務祕書長王敏超稱指引是為了保障港將,但俊賢及明浩並沒有同感。

去年(2022年)11月13日,韓國仁川正舉行亞洲七人欖球系列賽第二站的決賽,香港隊反勝東道主韓國隊成第二站的冠軍。當香港隊踏上頒獎台的一刻,場內播出2019年反修例運動的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香港政府隨即發聲明譴責亞洲欖球總會,並稱會調查事件。

同時,港協暨奧委會公布一項新指引,「如發現主辦機構把錯誤的歌曲當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播放,或把錯誤的旗幟當作區旗升起,或沒有恰當地升掛區旗,領隊須即時提醒隊員,並帶領隊員用雙手做出『T』字手勢,向主辦機構示意反對錯誤,要求暫停活動並立即更正」,否則體育總會將被制裁。港協義務袐書長王敏超稱指引為保護港隊運動員,但港將又是如何看待指引?王敏超無法回應。 

《誌》訪問了兩名現役港將,他們對指引心感不滿,卻又欲言又止。

港協暨奧委會設立相關指引,要求運動員發現大會播錯國歌時需舉「T」手勢。去年12月2日,港隊成員連煒楨於杜拜舉行的亞洲健力錦標賽首次使用相關指引。(網頁片段截圖)

國歌甚少播錯 一般由技術員處理

「本身在香港講政治已是敏感,即使是否運動員,講到(播錯國歌)這件事都是敏感的。」在接受訪問前,港隊現役全職運動員俊賢(化名)已請記者在報道上為他化名,以保障他的安全。

在剛過去的2022年底,香港體育界被捲入了一連串的政治風波。11月13日,香港七人欖球隊正與韓國隊於韓國仁川的亞洲七人欖球系列賽第二站中進行決賽,香港隊反勝東道主贏得冠軍。香港隊站在台上正準備接受冠冕時,耳邊卻響起了一首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廣傳的《願榮光歸香港》,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翌日(11月14日),港府發聲明指已要求香港欖球總會嚴正處理事件,須展開深入調查及提交詳細報告,並向亞洲七人欖球總會表示極度不滿。

看到新聞的當下,俊賢只是對於播錯國歌一事感疑惑,他解釋比賽是會播放冠軍所屬的國歌,只是曾經遇過忘記播放國歌的情況:「出隊那麼多次從來沒有聽過會播錯國歌這回事,當刻我主要是在想甚麼原因會播錯。」

亞洲欖球總會其後解釋,是源於韓國欖球總會7月曾播放過中國國歌,所以沒有向韓欖總會提供國歌,而韓欖總會一名實習生用Google搜尋器尋找中國國歌時則誤將搜尋結果第一位的《願榮光歸香港》當成屬於香港的國歌,才釀成這次的風波。

另一名港隊成員明浩(化名)則分享他比賽時大賽處理各隊伍國歌的手法,他指出每次比賽都會有不同做法,而他曾經試過在一次比賽,有工作人員隨便找一個港隊成員詢問該首歌是否香港國歌,「其實他們都是隨便找個技術員去做,會犯錯實在是人之常情。」

主辦方於亞洲七人欖球系列賽第二站決賽中播錯香港國歌,惟相關直播影片已下架,只留下當日的比賽精華片段。(網頁片段截圖)

港隊:難以集中面對比賽

原以為事件會在亞洲欖球總會主席親臨香港向政務司司長陳國基致歉後告一段落,豈料事件繼續發酵。文化體育及旅遊局局長於港府發聲明當日在立法會上提及,會與港協暨奧委會及各體育總會商討在同類事件中運動員的回應指引。

事件發生一星期後,港協暨奧委會向各體育總會發布《香港運動員及隊伍參與國際賽事期間處理播放國歌和升掛區旗的指引》,列明隨隊領隊需向賽事大會提供正確國歌及區旗,當大會出錯時要帶領隊員做出「T」字手勢示意錯誤,及要求暫停更正。總會如不遵從指引,將有機會被暫停會員資格或暫停津貼。

明浩在事件發生前,未曾想過會引起軒然大波,並波及到運動員:「以前攞獎從來都不會預計有這種事發生,聽完國歌咪落台,不會有甚麼突發情況。」

去年12月2日,港隊成員連煒楨於杜拜舉行的亞洲健力錦標賽中奪得冠軍,但在頒獎時又再度響起《願光榮歸香港》的旋律。連煒楨在歌曲播放10秒後舉起「T」手勢示意錯誤,而這次是香港運動員首次使用指引。

明浩認為,體育界正存在一種壓逼感。

其後,香港棒球總會於12月15日發聲明指出,有人在YouTube上載2010年洲際盃香港男子棒球隊對中華隊賽前奏國歌的影片,並將國歌修改成《願榮光歸香港》。棒總在聲明中表示強烈譴責,並稱已向港協暨奧委會、康文署及各球會呈報,及尋求警方協助。

「現時香港運動界存在着一種壓逼感,有啲唔係好舒服嘅感覺。」明浩坦言。

他表示,在指引推出後,他收到一個來自香港體育學院的郵件,內容是向隊員講述有關指引;而他的隊友外出比賽時,領隊都會叫隊友多加留意會否出現播錯國歌的相關情況。

雖然明浩認為自己現階段未必有很大機會獲得冠軍,但當他打入四強時都會對冠軍有些期望,只是在指引推出後,他在比賽中會感到無法集中。以往的比賽他只需想到下一場的比賽策略,但現在因為「國歌事件」承受不少壓力,「現在運動員不再是沉醉在獲獎的喜悅,而是在擔心會否有播錯國歌的事情發生。」

指引無法令港隊代表感受保障

如根據指引,不遵守規定而被制裁的對象是體育總會,但若總會被暫停會員資格及津貼,則直接影響運動員的出賽資格及生計;另外,指引除了要求領隊注意現場情況外,亦要運動員對錯誤作出表態。總結以上條件,確保比賽播放正確國歌的責任與壓力就落在港隊運動員身上。

明浩認為,播放國歌的責任在比賽大會身上,而非運動員身上,但港協暨奧委會卻以這份指引將責任放到運動員身上,「為了香港出賽已經花了很多心力去練習,為香港出賽應該是件開心的事,咁辛苦打完比賽,之後還要被問責,真的是很無辜。」

他又表示,要求運動員作出「T」字手勢糾正賽會否則處罰體育總會的做法只是為阻嚇運動員,讓他們必須跟從指引,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港協暨奧委會義務袐書長王敏超解釋指引是為了保障運動員,無意處罰運動員或對港將不公平。俊賢認同對於這些涉及國旗和國歌等敏感情況,港協暨奧委會確實應有相關指引去保障運動員不受政治抨擊,不會因政治原因而被「秋後算帳」。

不過,他強調「指引」的意思應該沒有強制成份,只是一個給運動員的備忘錄,不應該強制運動員跟從,跟從與否也不應受怪責或受制裁,「但這次的指引只是令運動員跟從後不被怪責,並不是令運動員感到安全、受保障。」

體院曾發電郵給港隊成員,提醒他們在外比賽需跟從指引。

懲罰運動員 與伊朗類同

「其實播錯國歌這件事本來就是與歸屬感相關,香港人向來對國家的歸屬感頗低⋯⋯但我會想到如果不做的話會有後果。」俊賢認為,如果同一件事發生在其他國家是一件大事,例如發生在國民歸屬感較高的國家,可能運動員會有所反應。

明浩亦有同樣的想法,「如果尊重國歌的話必定會一起唱,也會在播錯後有所反應。有一些地方就是政府可能出現貪污腐敗的情況,以致運動員無法認同自己的國家及國歌。」

他以世界盃作為例子,伊朗國家隊於首場分組賽對戰英格蘭前全隊拒唱國歌,其後未入選國家隊的伊朗球星加富里被指「散播反政府宣傳」和「羞辱國家足球隊」被捕,同時有傳伊朗國家隊會在回國後會遭報復,逼使伊朗國家隊在下場比賽頌唱國歌。

「香港這次要求運動員在播錯時舉『T』手勢,不跟從就處分,做法與伊朗沒有分別。」明浩認為這並非運動員的錯,而港協暨奧委會的指引將責任放在港隊運動員身上,是對他們的剝削。

事件升級至外交層面 港將敢怒不敢言

隨着事件愈演愈烈,港府將事件責任歸究在網絡搜尋引擎Google上,稱是次播錯國歌事件是源於Google未有將正確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標示在搜尋結果上,讓比賽大會的工作人員將國歌混淆。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亦稱政府曾與Google交涉要將國歌置頂,Google則以「演算法」為由拒絕。

對於港府交涉失敗一事,明浩建議,政府可採取其他措施確保海外比賽大會播放正確國歌,「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害怕(播錯),為何不以香港政府名義一早將國歌交予比賽大會?那就可以確保萬無一失了。」

港府其後表示會繼續向Google交涉,而事情也上升至國家外交層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早前回應指,國歌是國家的象徵,代表國家尊嚴,支持香港政府堅定維護國歌尊嚴。事已至此,港隊代表縱有微言,也不敢胡亂作聲。

「運動員是比較容易接觸到政治層面的事,有時會感到不知所措。」俊賢亦認為,不敢表態的原因是害怕會影響自己在運動生涯的前途。

訪問結束後,記者原想與明浩閒談,問到他正修讀哪間大學,明浩欲言又止:「我唔想比人點相喎。」只好在檯上比畫著大學的英文縮寫。

返回

首宗經審訊定罪理大外圍暴動案  二人「零裝備」官以「環境證據」判罪成囚5年

繼續

浮游微塵 窄哥「真身」編劇鍾柱鋒:我相信萍水相逢

最新

陪你倒數 巨屏墜落時 鏡粉繼續用愛發電

今年7月28日,香港人氣男團Mirror的第四場紅館演唱會發生嚴重事故,舞台中央的巨型懸空屏幕突然墮下,台上兩名舞蹈員被屏幕重擊,其中一名舞蹈員李啟言(阿Mo)更被屏幕直接壓中,頭部及頸部重創,出現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