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倒數 巨屏墜落時 鏡粉繼續用愛發電

「miss.cheuksi」成員Ching在4年前開始成為鏡粉,最近一年加入應援團協助籌備Edan的應援活動。(劉彥汶攝)

今年7月28日,香港人氣男團Mirror的第四場紅館演唱會發生嚴重事故,舞台中央的巨型懸空屏幕突然墮下,台上兩名舞蹈員被屏幕重擊,其中一名舞蹈員李啟言(阿Mo)更被屏幕直接壓中,頭部及頸部重創,出現腦出血及頸椎第四節爆裂骨折,李父向外界透露兒子的四肢局部有輕微感覺,能否重新站起來也是未知之數。

紅館「墮屏事件」為Mirror成員及整個演藝界蒙上陰霾,1983年開幕的紅館一下子由一個夢想的舞台變成了令700萬人心有餘悸的地方。對鏡粉而言,親眼目睹事件他們蒙上陰影,政府模稜兩可的調查報告令他們憤憤不平。

2022年年底,由Mirror成員呂爵安(Edan)及盧瀚霆(Anson Lo) 主演的電影《過時.過節》上映,鏡粉繼續埋首籌辦應援活動,他們說:「都是用愛發電。」

應援紀念品是由應援團的成員自行設計及製作(劉彥汶攝)

「阿Ching,呢邊需要蓋手印,你快點過來。」20出頭的Ching中斷了記者的訪問,應其他團隊成員的呼喚,協助派發紀念品及電影《過時.過節》放映會的入場戲票。

這次已是Ching第三次協助舉辦應援活動,她所屬的應援團「miss.cheuksi」主要支持Mirror成員呂爵安(Edan),她和團隊成員曾於今年5月籌辦水晶巴士應援計劃,設計了一架Edan專屬的水晶巴士,停泊在中環碼頭供支持者參觀及拍照。除此之外,應援團亦在今年7月舉辦過數場由Edan主演的電影《闔家辣》的放映會。

《過時.過節》由Edan及另一名Mirror成員盧瀚霆(Anson Lo)主演,所以應援團同樣義不容辭地在數場放映會,支持他們所愛的偶像。阿Ching向記者展示由他們自己設計的紀念品,「夏天出的那部《闔家辣》,我們就做了扇,希望可以讓支持者解熱;冬天出的這部《過時.過節》我們就做了暖水袋及2023年的年曆,希望可以送出一些較實用的禮物。」

急速冒起 引起不良追星風

2022年對於Mirror及其支持者而言,像是坐了一輪過山車。2022年1月1日,Mirror在2021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橫掃多個獎項,成員姜濤獲頒「我最喜愛男歌手獎」,其歌曲《Dear My Friend》亦取得「我最喜愛歌曲大獎」;Mirror亦取得「叱咤樂壇組合」銀獎,在「專業推介.叱咤十大」排行榜當中,Mirror及其成員的歌曲已佔了三首;阿Ching所支持的Edan同時奪得「叱咤樂壇生力軍男歌手」銀獎。

同為「miss.cheuksi」成員的Mei,對於偶像變紅而感到高興,同時亦感嘆引起了不良追星風氣。(劉彥汶攝)

第五波疫情肆虐、百業蕭條,正是Mirror急速冒起的時候。阿Ching認為,Mirror的冒起源於疫情之下,香港人本身支持的外國明星都變的遙不可及,而扎根本土的Mirror是一個能夠觸及的對象,「我想支持這一班為夢想奮鬥的年輕人,在香港講夢想是很難的,而在疫情之下可以出到像Mirror這樣出色的組合,真是一件好事。」

看著自己的偶像能夠有更好的事業發展,對於支持者是一種鼓舞,但有支持者對於Mirror冒起的速度有難以言喻的感受。同為「miss.cheuksi」成員的Mei自Mirror成員參與全民造星開始已一直在支持他們,與他們一起成長,「有一段時間他們彈起得很快,Fans數量的增長甚至不能以一倍作形容。」不過,Mei卻擔心這種冒起的速度令Mirror失去入行的初心,「他們過去一年經常出席活動、拍劇,12小時直踩,當興趣成為工作的時候,很容易會迷失方向。」

同時,在今年叱咤頒獎禮後,Mei亦發現支持者的行為愈來愈不理智。本來在追星的路途上,少不免要通宵排隊,購買「炒價」紀念品,但現時情況已進化至炒賣電影戲票,「我知道(支持者)都想他們紅,但這個心態不健康。叱咤之後,(支持者)的生活重心都放在Mirror身上,感覺(支持者的生活)很虛無。」

Ching表示,到紅館表演是鏡仔的夢想,今次的事件令他們的夢想幻滅。

目擊屏幕瞬間墜落引起PTSD

當過山車駛至最高處,便是墜落的時候。在這一年,Mirror的人氣為他們換來了夢寐以求的機會—踏上紅館舉辦演唱會。7月28日是Mirror第四場紅館演唱會,當Anson Lo與Edan正在演唱最新歌曲《Elevator》的時候,吊在半空的大銀幕就在舞蹈員李啟言(阿Mo)的頭上突然墮下。阿Mo被壓至四肢癱瘓、腦出血及頸椎爆裂,同場另一名舞蹈員張梓峯亦報受傷。

Mei在意外發生時正在觀看現場直播,當畫面拍攝到大銀幕下跌的一刻,她的腦袋就如閃光彈爆開一樣,一片空白。幾分鐘後,她漸漸意會到事情的嚴重性,馬上聯絡3個處於現場的朋友,檢查他們是否安全。

一名較為冷靜的朋友向她表示,事發當時全場燈光突然熄滅,過了一段時間才有人上前檢查舞蹈員的情況,後來大會便請觀眾先行離開。該名朋友回家後出現失眠的症狀,又向Mei表示:「唯一慶幸就係冇帶個女去。」

另外兩名朋友則在離開現場後與Mei哭訴:「點算呀,成個Mon壓咗落嚟呀。」那兩名朋友回家後便出現一般創傷後壓力症後群(PTSD)的症狀,包括情緒低落、失眠及嘔吐。

應援紀念品是由應援團的成員自行設計及製作(劉彥汶攝)

事實上,在大銀幕意外發生前,這個舞台自表演綵排開始已頻頻出現意外,包括綵排期間有機關出錯,令舞蹈員跌入兩米深的洞口受傷,而Mei和Ching所觀賞的第一場演唱會亦有意外發生。Mirror成員江熚生(AK)在升降台上跳唱時,舞台機關突然搖晃,Mirror 12名成員所站的天橋也是搖擺不定。

Mei把這些小意外都看在眼內,「現場看有很多機關都很不穩陣,那一晚已經有一點心緒不寧。」結果在第四晚表演,舞台就發生了大型意外,Mei的內心無法接受,「香港實在不算落後,做了那麼多年人,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事情在香港發生,感覺很不真實。」

那天,大銀幕壓碎了阿Mo的健全人生,壓碎了Mirror夢想的階梯,也壓碎了支持者的心。

真相模糊不清 紅館成忌諱之地

Mirror演唱會意外已事隔了接近半年,政府亦終於在上月公布了演唱會意外事件的調查報告,揭發演唱會工程承辦商在處理舞台機關上多項疏忽,包括虛報了射燈、喇叭裝置及當日墮下的LED屏等舞台組件的重量,申報重量與實際重量相差2.7倍至7.7倍。警方亦依據調查結果拘捕了5人,該5人是演唱會總承建商藝能工程及二判協興隆的職員。

Ching表示,到紅館表演是鏡仔的夢想,今次的事件令他們的夢想幻滅。

對於政府的調查結果,Ching與Mei不約而同地表示不滿意。Ching認為政府只是將責任歸究在某幾名人員身上,並沒有真正讓應負責任的人負上責任,「這不是百分百的意外,如此嚴重的重量要求被虛報,到底責任誰屬?」;Mei則表示報告並沒有給出結論與交代,政府只是在「砍腳趾避沙蟲」,禁止演藝人員使用舞台機關。

「他們一路到拖到大家都不記得,但是受了傷就是受了傷」,Mei說。

這次受傷的不止是舞蹈員和Mirror,而是整個樂壇以及紅館那個夢想的象徵。Ching指出,事件令香港樂迷及歌手對於紅館演唱會感到心有餘悸,導致其他在紅館舉辦演唱會的歌手都會受到牽連,影響樂壇的發展。「有些支持者會認為,屏幕差一點點就壓中了他們所愛的偶像,他們會想,下一次受傷的會是偶像嗎?還是自己?這個想法會影響日後觀眾投入觀賞的心態。」

Mei在演唱會意外發生一個月後重返紅館觀賞其他歌手的演唱會,她表示自己再進入紅館的那刻也是難以集中,雖然政府已禁止使用舞台機關,但她也生怕會再有意外發生。「不過,香港人也沒有辦法不接受(調查結果),我們期望有改善之餘,也感到很無力。」

「miss.cheuksi」成員Ching在4年前開始成為鏡粉,最近一年加入應援團協助籌備Edan的應援活動。(劉彥汶攝)

鏡粉:Mirror去到邊 我哋就去邊

Mirror經歷了演唱會事件後元氣大創,隨即宣布休團,網上亦出現很多對於Mirror成員的批評,認為他們對於這次的事件需要負上責任,怪責他們明知為何不終止演唱會等。Ching亦留意到,Mirror的曝光率明顯減少,原先的廣告工作也被其他藝人取代。

不過,她表示Mirror的支持者並沒有因此而「脫粉」,反而會更加支持及關心他們所支持的偶像,「可以看到的是鏡仔們尚未準備好,他們需要多一點時間去復元,畢竟他們的夢想在這一年破滅了。」

2022年到了尾聲,Ching認為2023年將會是Mirror的轉捩點,也可以成為他們「捱過這一關」的契機。被問到Mirror支持者的轉變,Ching只說道:「我們本著的目標就是鏡仔去到邊,我們就去到邊。」

說罷,Ching便繼續回頭向着排隊取票的人龍招手,向支持者派發2023年的年曆,以這種方式陪伴偶像走過跌盪的2022年。

劉彥汶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專責勞工、社福專題報道

返回

陪你倒數 第五波人在哪裏? 殯儀師明泰:2023要死得好!

繼續

陪你倒數 獄中看見海 暴動釋囚2023回望卡夫卡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