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Zeek— 中大創業三兄弟疫情融資 政府擲5百萬損手 大灣區菲華裔河砂大王做董事

Zeek創業三人組在2020至2021年間經常接受訪問。(ViuTV 節目截圖)

本地物流初創公司Zeek於2017年由趙家祺、范俊彥及謝杰明三位中大校友創立,業務主要提供一個B2B(商家對商家)的智能物流平台。創辦人之一范俊彥在《中大校友》訪問中曾解說,「我們以眾包形式招募配送員」,「並結合路由計算、大數據及雲端計算等技術,提升配送效率。」Zeek的4大業務包括30分鐘「即時配送」、2小時或4小時的「快速配送」、同日或翌日「貨運配送」以及「軟件即服務」,訪問中范俊彥透露,客戶有麥當勞、KFC、Starbucks及HKTVmall;Zeek的網站更指出,其業務覆蓋範圍還涉足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及台灣等東南亞地區,並表示「未來將加快拓展業務至菲律賓、印尼等國家及地區」。

拓展業務的消息不絕,去年便傳出Zeek陷入財困的消息,於2022年12月23日起突然暫停貨運配送業務,並於2022年11月被指控拖欠送貨員薪金。據了解,被拖欠薪金的員工約2000人,逾百名工人正申索薪金。

Zeek於去年(2022年)12月22日的公告指出,「由於市場競爭和變化,公司正循精簡架構並重組業務方向發展,公司仍致力與股東和投資者協商解決現金流問題,計劃2023年1月下旬會有明確結果。」事實上,政府亦是Zeek的投資者之一,2020年曾注資約530萬港元。政府對Zeek作出兩次檢控,Zeek分別於今年4月及7月因不依時支付工資被裁定違反《僱傭條例》條例,公司及其董事被判需繳交不超於15萬元罰款。

據《誌》查冊資料所得,Zeek的主持人除了經常亮相傳媒的3位創辦人,還有菲籍華裔許氏家族,其家族為「一帶一路」重要的投資者,在中菲兩國的政經人脈甚廣。

Zeek曾誇下海口計劃進軍東南亞市場。

員工規模2000人 欠薪僅罰15萬

Zeek三名創辦人,趙家祺、范俊彥及謝杰明過去曾接受多間傳媒訪問,他們在《中大校友》訪問中透露三人均是「中大校友」,於2017年成立公司。趙家祺及謝杰明曾修讀聯合訊息工程學士,范俊彥修讀系統工程與工程管理學,范在2016年曾擔任順豐集團策略總監。三人於2020年疫情之初籌集資金,同年12月完成總金額1,000萬美元的Pre-A輪融資,業務由香港拓展至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及台灣等地區。

公司早於2022年11月被爆出拖欠送貨員薪金,有送貨員向《香港01》投訴,指出Zeek於2022年9月開始出現支薪問題,有員工被拖欠兩至三萬元。據政府新聞公告資料顯示,Zeek於2023年4月17日因沒有依時向兩名員工支付薪金而被裁定違反《僱傭條例》,公司及其董事各被罰款2萬6千元,並需向有關僱員支付一共30萬9千元的尚欠款項;同類型事件於7月3日再次發生,Zeek因沒有依時向7名員工支付薪金及沒有向1名員工支付勞審處的裁斷款項,公司及董事被判各罰款12萬5百元,並需向有關僱員支付合共35萬7千元的尚欠款項。

根據Zeek欠薪司機向《誌》透露呈上法庭的資料,Zeek三間被追討薪金的公司分別為建順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及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而被政府控告的是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根據法庭資料顯示,於7月7日一間名叫「KASHow Limited」的公司向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申請清盤。

查冊顯示,KASHow Limited中文名為祺想有限公司,Zeek創辦人之一的趙家祺是這間公司的唯一董事。KASHow Limited的註冊地址為荔枝角嘉名工廠大廈2樓一單位,而建順資訊科技管理公司的註冊地址則是荔枝角嘉名工廠大廈2樓另一單位。此舉實際是「自己替自己清盤」,不排除由政府的「破產欠薪保障基金」支付Zeek拖欠的薪金。

誌製圖

Zeek董事包括菲國大財團總裁、順豐總經理

《誌》翻查建順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於2022年9月24日遞交的周年申報表、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及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於2021年12月31日遞交的周年申報表,發現三間公司在2022年前由兩名董事共同擁有,包括公司創辦人趙家祺,還有未有就創辦Zeek接受傳媒訪問的菲律賓大財團The Kho Group的總裁許智森

建順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除了許智森與趙家祺外,還有順豐香港區總經理岑子良。根據《順豐控股有限公司關於2022年度對外擔保額度預計的公告》,岑子良同時為順豐車(香港)有限公司、順便智能櫃有限公司、順便智能櫃(澳門)有限公司、順豐速運(澳門)有限公司及順銀香港有限公司的董事。

另外,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的董事則包括了Zeek創辦人之一的范俊彥,而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只有許智森與趙家祺兩人。

Zeek於2022年12月24日宣布暫停配送業務,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及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於同月的31日遞交了周年申報表,范俊彥及許智森已從董事名單中被剔除;許智森於2022年12月5日遞交建順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辭任申請,岑子良則沒有辭任董事職位。另外,三間公司的註冊地址在2022年12月31日及2023年1月3日起由荔枝角嘉名工廠大廈2樓A室更改至香港科學園一期核心大樓一間辦公室。

在Zeek的網頁中介紹,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是Zeek的公司中文全名。這間公司與申請清盤的建順資訊科技管理有限公司一樣,普通股份有1萬元;沒有公開被提及的建順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的普通股份數目則多達1875萬元。

許氏家族與菲國關係匪淺 父親曾涉94年中國遠華集團貪污案

Zeek三間公司董事之一的許智森,是菲律賓華裔名門之後,在中菲兩國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其父親許明宏為旅菲華僑,現為全國人大政協常委、菲律賓友好基金會的主席及菲律賓華文報紙《世界日報》的董事長。據《閩南網》指出,許氏家族自1920年從大陸到菲律賓起家,開展採礦事業。許明宏於福建師範大學體育系畢業,至1983年起到菲律賓經商,並於1985年創立菲律賓建明集團,主要經營房地產開發、有色金屬礦產開發及酒店,許氏家族的實力在這一代開始壯大。

涉及菲國的事件,許氏家族亦從中穿針引䤼。2014年馬尼拉人質事件轟動全港,菲律賓當局拯救人質失敗,導致8名香港人質死亡,讓菲律賓與香港關係跌至冰點。《中國新聞網》的報道指出,人質事件之後,許明宏從開始在香港與菲國當局之間周旋,促成了馬尼拉市長於2014年率代表團到港,向死傷者家屬致上慰問,後來2018年菲國總統杜特爾特更以元首身份向香港致歉。因此,杜特爾特於2018年向許明良頒發拉普拉普總統金質勛章,是菲律賓的最高榮譽。

不過,據《明報》2000年的報道指出,許明宏曾涉及一宗廈門遠華集團貪污案,他被指涉及走私金額過百億,該貪污案於2000年審結,包括廈門海關關長、廈門副市長、工商銀行廈門行長在內14人被判死刑,12人被判無期徒刑,近百人被判刑。除此之外,據台灣《大成報》2013年的報道,許明宏創立的菲律賓建明集團於2002年福建台商安寶公司一同投資在福建興建「鷺城廣場」,當時安寶公司的總投資額為人民幣12億元,預計3年之内完工,將成為當時廈門第一高樓。2013年安寶公司董事林啟文披麻戴孝到中國海協會,控訴建明集團涉嫌在「鷺城廣場」計劃中「一地兩賣」,他並向大陸法院投訴不果,合計虧蝕20億。

2010年與胞弟建The Kho Group 向大灣區提供3億海砂河砂

雖然許智森父親曾涉貪污案,但不減許氏家族在菲律賓以至香港的勢力。許智森與弟弟許嘉毅於2010年共同開創公司The Kho Group,並將家族擁有的所有公司收歸旗下。The Kho Group是在香港註冊的公司。根據公司的網頁資料,管理團隊並沒有許明宏的名字,但顧問團隊則有香港資深大律師、中國證劵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顧問梁定邦,以及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

根據亞洲金融合作協會2019年9月23日發佈的「『一帶一路』金融合作每周動態」,由香港貿發局主辦的第四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菲律賓建明集團(The Kho Group)、中國中交疏浚集團及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香港分行簽署了「一帶一路砂倉合作協議」,三方會為大灣區建設而合作,由建明集團向中國中交疏浚集團提供3億立方米的砂礦,其中海砂2億立方米、河砂1億立方米,並由國家開發銀行提供100億予大灣區進行開發,許智森亦有出席協議的簽署儀式。

據查冊資料,許智森擁有32間公司的董事身分,當中包括父親許明宏所創立的菲律賓友好基金有限公司。許氏家族透過菲律賓友好基金為菲律賓作出不少捐獻項目,包括在菲律賓建戒毒所、興建北棉蘭老康復中心、福建師範大學索萊達學院等。

菲律賓友好基金有限公司的前身為菲律賓和諧基金有限公司,據公司2021年的周年申報表所得,其普通股價值高達1.8億元,許氏三父子均為董事,另外有三人持有該公司股份,包括胡志明、苗峰偉及許躍生,這三人的股份持有量比許智森及許嘉毅兩人多,但這三人的登記地址均為廈門海峽城國際社區行政大樓福興大酒店。

許智森於2021年3月9日申請撤銷菲律賓和諧基金的公司註冊,並註冊了菲律賓友好基金有限公司,胡志明、苗峰偉及許躍生的名字在股東列表消失,普通股價值增至3億,董事依然是許氏三父子。

誌製圖

投資者包括政府創科基金

除了許氏家族的投資外,有不少大型集團曾向Zeek作投資,包括政府的創科創投基金。根據創業公司資料庫Crunchbase的資料顯示,Zeek由2018年開始申請融資,截至2021年曾作出一共4次的融資輪次。據政府「創科創投基金」的網頁,基金一共向Zeek融資68萬美元(約530萬港元),佔累計投資金額約2.7%。

Zeek在2018年及2019年分別進行過兩輪的「種子輪」融資,意指在公司提供任何實質業務前,先以概念爭取投資者。最先作為投資者的是順豐控股有限公司,於2018年的種子輪起開始投資;政府創科創投基金與慧科科創投資合作在2019年的種子輪開始投資。

Zeek正式運作之後,於2020年12月完成「Pre-A輪」融資,融資名單包括順豐控股有限公司、政府創科創投基金與慧科科創投資、華懋集團、許氏家族、恒基地產聯席主席李家傑博士私人投資、科技園創投基金、Elite Time Limited、Caelus Asset Management及尚策資本集團。該輪融資的總金額為1000萬美元,累計種子輪的投資金額達1500萬美元以上。

Zeek於2021年再完成「B輪」融資,投資者包括遠東發展、愛點互動亞洲集團有限公司及馬來西亞地產集團太平洋地產,總投資金額為700萬美金,累計投資金額已達2500萬美元以上。

  1. Zeek案法庭首確認「平台勞工」僱傭關係 遭拖糧車手感無助 促盡快立法規管
  2. 拆解Zeek— 中大創業三兄弟疫情融資 政府擲5百萬損手 大灣區菲華裔河砂大王做董事
  3. 車手步兵控訴「平台經濟」無理剝削 香港法例保障落後於英國日本 
  4. 首宗確定「平台勞工」僱傭關係案  Zeek僱員追薪未果 勞工處稱申請逾期拒批破欠基金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Zeek案法庭首確認「平台勞工」僱傭關係 遭拖糧車手感無助 促盡快立法規管

繼續

【鍾志強案 1】 抑鬱聾漢出院後不足20小時墮樓亡 陪審團一致裁定死者在精神紊亂下自殺

最新

【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鍾志強慘劇揭示聾人在醫院應診與住院的溝通問題,當中醫院手語傳譯服務安排、家人陪診的角色、視像傳譯的必要性均需要更多討論。《誌 HK Feature》找到曾患情緒病的聾人,兩位受訪者均透過手語傳譯員向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