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燭光不再 食環署沒收易拉架 婆婆哭訴

易拉架婆婆蹲在路壆,警員上前了解。(劉彥汶攝)

昨日為六四34周年,因六四紀念館原址於旺角道,旺角對於悼念六四別具意義,而去年在限聚令之下,亦有人自發在西洋菜南街點起燭光。

據記者現場觀察,警方昨嚴密佈防,交通督導員亦積極抄牌。記者於晚上7時半到達西洋菜南街,警方的佈防以西洋菜南街及豉油街交界最為嚴密,至少有20名警員於百老匯戲院門外、荷里活中心門外及W商場入口旁邊駐守,間中亦有2至4隊、每隊4至6名警員的巡邏小隊經過。另外,交通督導員向違例停泊在西洋菜南街路旁的汽車抄「牛肉乾」,將平日泊滿車的西洋菜南街「清空」。

大批警員在西洋菜南街佈防。

6月4日剛好是COLLAR成員許軼的生日,但警方因「日子敏感」為由勸應援雪糕車駛走。

易拉架突沒收 賠償$1600成重擔 

照亮旺角黑夜的,不是燭光,而是不斷閃爍的警車燈。

食環署的「掃街行動」沒收婆婆管理的易拉架,劃破6月4日旺角街道的「寧靜」。約晚上8時半,一位婆婆正在回收豎立在西洋菜南街各處的廣告易拉架,她把大約8個易拉架收回,放在手推車上,其間離開了手推車一會。食環署職員發現手推車後,馬上用攝影機拍下作證,並即時沒收手推車。婆婆見狀與職員交涉,懇請職員還回手推車,惟被職員拒絕。

易拉架婆婆蹲在路壆,警員上前了解。(劉彥汶攝)

婆婆當下情緒激動,不斷嚎啕大哭,又將自己的手拉車仔摔落。駐守的防暴警見狀便上前安慰。一名警員向旁邊的食環署職員說道:「你們(食環署)是不是應該向她解釋清楚?」該名食環署職員聞言後上前,但並沒有對婆婆說話,只是站在一旁看著她。

婆婆被警員從路中心帶回路旁,一名白衣食環署職員向她表示:「你有機會可以申請返(手推車),看法庭會否還給你。」說畢其他職員將手推車收走離開。警員其後給婆婆一支水,亦離開了現場,獨留她一人在原地呆站。

婆婆向《誌》哭訴,她必須為每個易拉架向老闆賠償200元,而這次手推車有超過8個廣告易拉架,她至少一共要賠償1600元。對於婆婆而言,1600元是一個大數目,如她順利回收,她只能從每個易拉架中賺取30元,是賠償金額的15%。這並非她第一次「遭殃」,那次她賠償了多達2000元。

她哭著說「政府都是仆街」,經過的路人說她「扮可憐博同情」,而一旁的商場保安則安慰她,也表示已將紙皮收集好留給她。

婆婆接受不了易拉架突被沒收,忍不住在街頭哭出來。(劉彥汶攝)
婆婆的手推車。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八九六四34周年  港漂「紅白藍」混沌的身分

繼續

反修例運動4周年  海外港人唱《願榮光》呼籲勿忘612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