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還者】大埔大日子商場 — 夕陽店主的悲與喜,該與誰分享他們的「大日子」?

從大埔港鐵站步行8分鐘到達的大日子商場(下簡稱「大日子」),是新界東首個「劏場」,孖鋪售價曾經低至100萬。對於擁有小資本的市民,這個「業主夢」可謂咫尺之間,垂手可得。被喻為「劏場大王」尹柏權於2014年購入大埔「大日子酒樓」後,將商場易名「大日子商場」拆售。據報道指,2017年已慘蝕55%,疫情之後經濟不振,尹柏權亦官司纏身,商場更難翻身。

去年(2023年)夏天記者到實地視察「大日子」,約兩成店主開鋪;三成店鋪落閘或貼張叫客人預約時間的告示;近五店鋪招租。記者走到二樓見第一間鋪「利琴玉器」,既是店員亦是業主的芳姐,她見記者走過便揚手推薦「每月$2,800,租不租鋪?」一問之下才知道她是2019年從英國「回流」的港人。

新界東首個劏場「大日子」,2015年至今鋪價大跌逾八成。(劉彥汶攝)


退休回流 買鋪蝕入肉

芳姐說,以前在英國華人社區居住十多年,協助當地香港老友記寫家書,也是婆媳糾紛的傾訴對象。她在2019動盪之年回流香港,買鋪成為「大日子」的業委成員。以她所知,經濟不景氣,一些慈善組織與NGO(非牟利機構)的租客會積極幫手找便宜租金鋪位,游說業主減租。

記者向芳姐遞上手機播放YouTube有關2022年「大日子」商鋪創業及投資分析影片,影片中提及原業主由2015年7月以189萬買入,7年蝕79%,芳姐黯然嘆息謂:「我也叫家人往大灣區做生意,機會比較多,年輕人在香港不知做甚麼。現在下午2時回來四周無人開鋪,有些店主5時便走,不想人知道自己無生意。」

年近七旬的芳姐近日身體不佳,已沒有回鋪工作。(劉彥汶攝)

芳姐表示疫情開關之後「大日子」依然水靜河飛,但求神問卜卻成為「死場」奇葩,「那間男的是風水師,女的是塔羅師,近兩年一日不停做生意。」

現代小說 可租可售無新客

芳姐在日暮之年回港買鋪過日子,亦有中年店主貪「大日子」平租、時間彈性,可以配合已步入黃昏的租小說生意。「現代小說」店主Annie一臉自在跟記者說:「我喜歡甚麼時間上班、下班也可以,我還有很多人生角色要扮演!」這間租書店以租賣台灣言情小說為主,店鋪面積僅60呎。

一直經營租小說生意的Annie說,2017年因租金負擔大,由大埔中心商場搬到「大日子」。新店的確減低租金成本,但位置不便,很難招攬新客,「租書是黃昏事業,死因並不是無人看,而是被手機電子產品市場打沉。以前還有租漫畫,現在也沒有人租漫畫了,年輕人也上網免費看。今日還在租書的書客也是鍾情書本的紙質手感與書的香氣。開鋪至今,沒有收到一個新客,舊客視力開始不好,看小說的客人也開始流失。」

「現代小說」店主Annie透露,搬到「大日子」之後,沒有一個新客做會員。(劉彥汶攝)

Annie轉而推銷記者:「你租吧,俾個靚冧巴你(給你一個會員號碼)。$11可租1日,最長可租3日,$33,還書借書可以WhatsApp通知我。如果沒有開鋪,可以放在對面的遊戲卡鋪代交收。」

訪問當日有位租書客Amy表示喜歡看言情小說,不用太費力,好像看電視劇,文字留空間讓讀者代入角色造夢。Amy說,古裝小說給你一個途徑,好似愛麗絲夢遊仙境,給你一個樹窿讓讀者一頭栽進去。

母子同心  開遊戲卡店呼朋喚友

「大日子」一隅,每逢下午4時便聚集「卡友」,學生哥、上班族,記者亦見到有媽媽拖著小孩在一間Game卡店,是「死場」難得一見的人流。

店主Kenny將大學畢業,過去3年的大學生活也在疫情中渡過,但他不愁寂寞,自覓天地。Kenny小時候愛玩Game卡,立志開鋪;2020新冠疫情之初他剛升讀大學,母親裸辭與他開遊戲卡鋪。之後母子二人逆市齊心創業,母擔當行政事務,Kenny則經營社交媒體。

今日讀者已習慣在網上閱讀小說,令租小說的生意每況愈下。(劉彥汶攝)

Kenny媽媽很投入Game卡的生活,兒子透露:「我媽咪非常鐘意抽卡。」訪問期間也感受到Kenny媽抽卡時的興奮。Kenny媽:「卡友真的很好開心,本來想他讀完Master才開鋪頭,不過現在也不錯,遲一點讀也可以,他還年輕!」

為何選在「死場」開鋪?Kenny解釋,Game卡市場競爭激烈,需要一個低成本的空間,「多了同業競爭,有新卡要快做宣傳,辦活動留住『卡友』,所以租金便宜好緊要。」此外,在「死場」開鋪只做好Marketing不需要太依賴商場的人流,「熟客」下班放學到店聚腳閒聊玩Game卡,積少成多,彼此視為「朋友」多於客人關係。

不少店主向記者說,「死場」不靠人流,要靠自己做好Marketing。(劉彥汶攝)

先天不足 回天乏力

母子合力經營,在「大日子」找到自己的位置,但Kenny也不諱言,商場存在很多問題,「業主散亂、無市場規劃。愈無人租愈要平坥,租金更低一點便沒有任何配套,租金鬥便宜,只會造成惡性競爭。」

「大日子」租金便宜,記者發現現場有不少缺憾,例如沒有電梯,客𨋢的位置隱蔽;場內樓底太低令人感侷促;鋪位面積太細,亦限制了生意經營種類。業主把商舖拆售後以每月$10000包頭兩年,並提供兩年的租金保證,大業主似乎只租不管,商場的定位和管理就撤手不理了,不少租戶和業主均向記者說「大日子」難以起死回生。

「大日子」雖成為「死場」,當中不少特色店積累一班老客戶到店聯誼。(劉彥汶攝)
返回

內地跨性別維權人士過境被控管有偽造護照囚15月 關注組質疑不准服荷爾蒙被迫認罪

繼續

【生還者】旺角鴻光商場 — Figure界弄潮兒 看盡潮起潮落時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