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Keith 指出不少聾人入醫院求診時未能與醫護人員溝通,只能啞忍。

鍾志強慘劇揭示聾人在醫院應診與住院的溝通問題,當中醫院手語傳譯服務安排、家人陪診的角色、視像傳譯的必要性均需要更多討論。《誌 HK Feature》找到曾患情緒病的聾人,兩位受訪者均透過手語傳譯員向記者分享到醫院求診的經歷。他們均指醫院求診時除了遇到手語傳譯的問題,亦存在醫護人員對聾人患者解釋不足、病歷私隱得不到保障等問題。

疫情期間,聾人Keith(化名)時常無故心跳加速、容易緊張。他先後4次到醫院求診,醫院多次沒有安排手語傳譯。聽不到聲音的Keith在會診室只能默默看著醫生和媽媽不斷交談,即使當時他用紙筆著醫護人員溝通,護士只瞄了他一眼。直至第5次進醫院,他自行安排手語傳譯員,才得悉自己患上驚恐症,之後更被證實患鼻咽癌。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無情對待,他透過手語傳譯員向記者打手語說:聾人只能夠忍!

Keith在接受訪問前已列出他的求診的經過。

醫護無視溝通 多次診症均稱無異樣

新冠疫情間從事IT的聾人Keith跟其他打工仔一樣,按公司要求在家工作。政府當時推行全民接種疫苗政策,坊間卻流傳接種疫苗引發後遺症、甚至死亡的消息,令Keith感到十分憂慮。

2021年1月,Keith在家做運動突然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全身震抖。他在媽媽陪同下到急症室求診,醫生經評估後認為暫無大礙。之後相同症狀重複出現,他先後4次到北大嶼山醫院和私立醫院求診,醫院曾安排心理學家及精神科護士為他進行評估,均診斷無異樣。

Keith憶述,4次應診過程中醫院均沒有安排手語傳譯員,僅由年過七旬、不懂手語的媽媽作簡單傳譯,醫生很多時都只跟媽媽說話,跟Keith只用紙筆寥寥數句交待,「醫護人員未必有耐性閱讀長篇文字,所以只能好急、簡短地寫。」在診室,健聽人和聾人之間彷彿隔了一道屏障,雙方都沒法把話好好表達清楚。

一次,他按捺不住用紙筆向護士投訴:「媽媽的意見不代表我,你們不能只跟她溝通而忽略了我啊。」護士睄了他一眼,並未有理會,然後繼續跟媽媽說話,令Keith感到不被尊重。記者問他當時的感受,Keith直言:「只能夠默默忍耐。」


直至2021年11月,病發接近一年,他被安排留院觀察。朋友提點下,聾人協會的社工協助手語傳譯,這次他被確診驚恐症。

「如果第一次有手語傳譯⋯⋯」

Keith憶述,沒有手語傳譯時出現很多溝通誤會。有一次應診回家後,他不敢服藥:「醫生沒有說清楚藥物副作用,我實在不敢亂食。」

一星期後再次出現驚恐症狀,他嘗試服藥,情況仍未有改善。他質疑醫生未能釐清病況,亦未有處方合適的藥物。直至第5次入院,他被安排留院3天,護士在入院的診斷評估上寫上「抑鬱/焦慮」,他當刻感到疑惑,又無法跟醫護溝通。

入院後他跟醫生會面,自行安排了手語傳譯員,終於確診驚恐症。在同一次應診中,有外科醫生告訴他鼻子出現腫脹,並安排他提早到耳鼻喉科排期覆診,不久他便被驗出有鼻咽癌。他說,最後傳譯員的出現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不然癌症的治療只會一直順延,「不過如果第一次(到耳鼻喉科應診時)有手語傳譯,可能更早檢驗細胞組織。無手語傳譯的情況下,媽媽未必知道那些資訊重要。」

自此以後,Keith每次覆診均安排手語傳譯,有時候傳譯朋友沒空陪診,他只能向醫院申請服務。不過他指出,醫院安排的視像傳譯服務,醫生很多時未有顧及傳譯員的情況。Keith憶述在一次覆診使用視像傳譯,當時醫生的語速很急,手語傳譯員還在傳譯上一段,醫生便接著說下一句。Keith說,若果醫生好像沒有尊重傳譯者,亦間接剝削聾人權益。

Keith稱,用紙筆書寫可以表達身體情況,但有關病理的知識未必能用書寫方式接受訊息。

陪診傳譯者避免「雙重關係」

非牟利慈善機構「語橋社資」和社企「說書人」在2021年推行聾人精神健康計劃,並推出《聾人及弱聽人士精神健康服務:專業人士指引》,指引記錄了為聾人或弱聽人士提供精神健康服務時的實際技巧及知識,希望藉此提高精神服務提供者對聾人群體的意識。

根據指引,機構為服務使用者配對手語傳譯員時,需先詢問使用者的語言背景和偏好的溝通方式。配對後二人會在治療前初步會面,評估溝通是否有效。為服務使用者配對過往沒有遇過的手語傳譯員,可減低二人的「雙重關係」,即除了傳譯者和使用者以外的其他關係。如傳譯者與使用者相識,雙方會被詢問會否對安排感到不適,如有需要可更改人選。

Keith建議,醫管局可考慮在手機程式「HA Go」設立手語傳譯自助預約服務,以便利聾人的需要。「HA Go」為醫管局流動應用程式,提供預約普通科門診及專科新症、繳付帳單及藥物費用等服務。醫管局回覆傳媒查詢指,醫院及診所已在登記處、詢問處等當眼處,張貼手語傳譯服務安排的海報。醫管局又稱如遇「緊急情況」,手語傳譯員平均於1小時內到達現場提供協助。

  1. 【鍾志強案 1】 抑鬱聾漢出院後不足20小時墮樓亡 陪審團一致裁定死者在精神紊亂下自殺
  2. 【聾人求診記】死者女兒少時不明白父親 直至她患上抑鬱症
  3. 【聾人求診記】 女兒:父親入院10多天,為何沒有安排手語傳譯?
  4. 【聾人求診記】死者胞妹:推卸責任、屢改說法 醫管局無人負責
  5. 【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6. 【聾人求診記】 我患上抑鬱症,而我不知甚麼是「開心藥」
返回

【聾人求診記】死者胞妹:推卸責任、屢改說法 醫管局無人負責

繼續

【聾人求診記】 我患上抑鬱症,而我不知甚麼是「開心藥」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