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求診記】 女兒:父親入院10多天,為何沒有安排手語傳譯?

鍾志強出院後曾向女兒Eva打出安樂死的手語。

在死因研訊,家屬提出種種疑問:死者入院15天,為何醫院僅在出院前一天安排手語傳譯員?為何護士評估病人自殺風險時會錯漏百出?女兒Eva質疑:「鄭醫生在庭上稱,在爸爸入院第一天就打算安排手語傳譯員,3年以來我第一次聽這個說法。」

Eva作為手語傳譯者,對醫管局承辦的傳譯機構「翻譯通」不甚了解,直至法庭傳召手語傳譯員王金環女士出庭作供,她才得悉「翻譯通」除了提供預約,亦設有緊急服務,手語傳譯者需於1小時內到醫院。「鄭醫生供稱打算在21日(即入院第一天)安排手語傳譯,為何29日仍未安排?這段日子並非公眾假期,我認為醫院至少可以安排一次手語傳譯。」

Eva在爸爸墮樓後跟醫院開會,才得知出院前一天醫院曾安排手語傳譯員。她想知道爸爸在醫院時經歷過什麼,卻發現很多事已經無可探究。死因研訊之前,她不知道手語傳譯員的名字是什麼、不知道他們溝通過什麼、不知道他們會面了多久⋯⋯跟10年前爸爸到醫院求診不同,今次醫療報告均沒有記錄。

更令Eva不忿的是,她在死因庭才得悉陪同爸爸到醫院求診的手語傳譯員陳國勇先生曾經將他的電話交給病房職員,惟院方將電話放在「新冠肺炎緊急聯絡人名單」,故一直無法聯絡陳。Eva回想爸爸第一日求診,醫護人員未曾向她索取聯絡方法,後來Eva致電醫院機房,留下聯絡電話,終於在爸爸入院後第4天成功跟主診醫生聯絡。「現在回想起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萬一無辦法聯絡,這不單單是精神病問題,其他普通科病人都會牽涉在內。」

母親(中)離世後,Eva患情緒病,鍾志強獨力養育女兒。(相片由鍾家提供)

聾人的母語是手語 不是廣東話

Eva成長於聾人家庭,自幼稚園已經懂得打手語。

醫管局代表律師在庭上質疑Eva的手語傳譯資格,然而香港手語根本無政府認可的考級制度,Eva感到十分奇怪:「廣東話是我們的母語,難道廣東話都要有認可?」

Eva認為,政府拒絕承認手語的官方地位是問題的根本。大部分手語傳譯員均以Freelance形式受聘,香港亦無統一機制定義手語傳譯者的資格,導致多年來人手短缺,部分傳譯員可能因長期無進行傳譯工作而質素下降,聾人未獲安排手語傳譯服務的情況屢見不鮮。而根據父親的案件,「翻譯通」沒有公開透明的傳譯者名單,Eva質疑聾人無法自主地選擇手語傳譯員,而且整個傳譯過程亦沒有記錄在醫療報告上,家屬無法得悉傳譯內容。Eva希望政府能夠將手語納入官方語言,進一步驗證手語傳譯員的能力,重整香港手語的系統問題。

死因研訊終於落幕,Eva希望案件能夠提升大眾對聾人的認知,「我認識的大部分聾人,手語才是他們的母語。」尤其在鍾志強案,當醫護人員面對一名聾人精神病患,單用紙筆又是否真的足夠?

  1. 【鍾志強案 1】 抑鬱聾漢出院後不足20小時墮樓亡 陪審團一致裁定死者在精神紊亂下自殺
  2. 【聾人求診記】死者女兒少時不明白父親 直至她患上抑鬱症
  3. 【聾人求診記】 女兒:父親入院10多天,為何沒有安排手語傳譯?
  4. 【聾人求診記】死者胞妹:推卸責任、屢改說法 醫管局無人負責
  5. 【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6. 【聾人求診記】 我患上抑鬱症,而我不知甚麼是「開心藥」

郭穎琳

2023年度實習記者

返回

【聾人求診記】死者女兒少時不明白父親 直至她患上抑鬱症

繼續

【聾人求診記】死者胞妹:推卸責任、屢改說法 醫管局無人負責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