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豐大廈3級火】 大廈零管理 街坊嘆自生自滅 慈善團體派內地滅火筒應急 

4月10日早上佐敦華豐大廈發生3級火災造成5人死亡、40人受傷。火災快將一個月,記者於4月底重返華豐大廈觀察,14層的後樓梯竟仍放置47支已過使用限期的滅火筒,後樓梯布滿雜物,不少樓層雜物更遮蓋新放置的滅火筒。本刊亦發現,4月中旬已有慈善基金向居民派發內地製造的滅火筒應急,亦有義工到場清理垃圾,大廈業主立案法團陷入無人管理的狀態,有居民直指大廈目前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

華豐大廈大火兩星期之後,居民回到住所生活,走廊堆滿雜物。

街坊:依家派滅火筒太遲!

4月27日(周六),記者進入華豐大廈,門外油尖旺愛心慈善基金向街坊派發「浙江浙安消防設備有限公司」製造的藍色消防筒。住在9樓劏房、任職公務員的陳先生向義工取消防筒,陳說:「我會把這支滅火筒放在家門外,一旦再有火警,街坊都用到。」4月10日早上的大火,陳先生從睡夢中驚醒,他一開門眼前全是濃煙,千鈞一髮下關上大門保命。陳指出,雖然大廈曾發生大火,但因交通方便,仍會選擇以$5,500租住140呎的劏房,但他比較擔心法團破產,令大廈無人管理。

油尖旺愛心慈善基金向住戶派發內地消火筒應急。
藍色滅火筒來自內地浙江省。

記者找到已住了十多年的住客阿芬(化名),她帶記者到大廈的後樓梯視察,其中一層的後樓梯有3支已過期的滅火筒,其中一支的到期日為2011年,即已過期13年。她表示,2008年時大廈曾進行過消防巡查,那支2011年到期的滅火筒是在巡查前購入的。她表示,近一星期內均有慈善團體在大廈門口派發滅火筒及防火墊,「依家派也好過無,但派得太遲了。」

後樓梯雜物遮蓋新滅火筒

另一名住客、從事電力工作的Matt表示,早在大廈火災前數天,他已告訴清潔工人大廈有機會發生大火。居於現址多時的他,經常留意到大廈有滲水問題,而且整幢大廈的電線長期外露,容易因觸電發生火災。他表示,大廈派發的滅火筒或多或少能對逃離火災有幫助,加上自己有急救證書,能勉強應對緊急事故。被問到會否搬離大廈,Matt表示暫時沒有打算,「如果真的火災要死在這裡,也躲不過啦。」

「啲人都無人性嘅,黐線!啲煙頭周圍放,自生自滅!」有住客向記者投訴,大火兩周後,家門外走廊留下多個煙蒂無人清理,整幢大廈陷入「零管理」的狀態。記者在14樓遇到一名清潔工,她說自己不是居民,只是住戶的朋友,她暫當義工清理走廊。

當日記者巡查一邊的後樓梯,14層樓共放置47支過期的滅火筒,每層則放有一支全新的滅火筒,大部分新滅火筒的「是次檢查日期」為4月16日,惟這些新滅火筒卻被大堆雜物掩蓋,一旦遇上火警,居民難以迅速找到。

消防處:要求業主立案法團增設額外滅火筒

本刊向消防處查詢有關華豐大廈消防設施的情況,消防處回覆指,已就華豐大廈內滅火筒不在有效操作狀態的情況,向相關人士發出「消除火警危險通知書」。「因應華豐大廈的消防裝置不在有效操作狀態的情況,本處進行消防安全風險評估後,要求該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在維修相關消防裝置期間必須採取額外消防安全措施,即在大廈各層增設額外的滅火筒,以維持大廈的消防安全水平。」

記者向4間消防用品及五金店查詢,他們主要販售內地及馬來西亞製的乾粉式滅火筒。經觀察所得,內地製的滅火筒筒身顏色大多為藍色,馬來西亞則是紅色筒身,內地製的1公斤滅火筒價錢由$100至$200元不等。有店家表示,內地製與馬來西亞製的滅火筒功效分別不大,主要是產地不同,以及外觀上馬來西亞製的會較佳,但所有售賣的滅火筒都由香港消防處認可。店家亦指出,由於香港沒有相關的製作工場及技術,所以暫時沒有本地生產的滅火筒。

法團陷入混亂狀態

業主立案法團主席葉小紅曾對傳媒表示,對於火警引起的傷亡深感哀痛,指現階段正盡快讓大廈回復正常,清除後樓梯的雜物,並尋覓大廈維修工作的專業人士。她表示,法團自去年10月成立後,曾為大廈進行多項工作,例如更換清潔公司、進行梯間工程、申請更換電梯等,管理工作已讓法團入不敷支。

據《香港01》報道,大廈法團管理委員會於5月1日開會討論善後工作,包括維修損壞的升降機、聘用物業管理公司等,主席葉小紅在會議期間宣布辭職。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專訪祝紫嫣】同是異鄉人 《但願人長久》記兩代新移民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