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逐的六四悼念 內地生從罅隙中尋找真實的碎片

2022年,六四在香港已變了禁詞?(《誌》資料圖片)

有些歷史數字,會讓內地人有所防範。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返回

將軍澳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警憑影片聲音確定被告身份 兩少年不認罪

繼續

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探員憑對話辨認少年聲音 「對第3被告嘅聲音,有個熟悉度喺度 」

最新

《蘋果日報》在公共領域消失 公共圖書館電子剪報刪所有《蘋果》紀錄 電子書庫下架至少28本「敏感」書籍

This is post 2 of 2 in the series “香港禁書” 在人海中尋找《蘋果日報》 忠實讀者收藏特刊報道 Bookmark時代痕跡︰留住記憶,跟記憶對抗 《蘋果日報》在公共領域消失 公共圖書館電子剪報刪所有《蘋果》紀錄 電子書庫下架至少28本「敏感」書籍 隨着「港區國安法」實施兩年,官方一直不願意公開下架書籍名單,但暗地裡進行 一連串的「禁書」封殺潮,從沒有停止。本月初,《明報》

堆填區夜了又破曉 記2014圍蘋一夜鬥大媽

This is post 23 of 24 in the series “取締蘋果” 8.10 二百警搜蘋果日報 搜查令範圍成疑 八月十一 全城搶購《蘋果》凌晨報攤百景 國安指《蘋果》30篇文章涉犯《國安法》拘捕五名董事

公務員須打齊 3 針 不打針遭勸諭︰一係打針,一係打辭職信!

香港政府要求公務員宣誓一年後,公務員要過另一關 ── 在第五波之後,政府嚴厲執行須打齊三針疫苗的規定,不遵從者會被視為曠工,不少公務員無奈下接受。一直被視為「鐵飯碗」的公務員工作,這口飯不是人人能嚥下去。 「我淨係記得佢講,你唔打疫苗,因為你都準備走!」公務員 A 小姐(化名)的上司,在同事面前訓斥她。她向記者吐苦水︰「我係少數人,被人壓迫,佢話你一係打針,一係打(辭職)信啦!」她語帶幾分無奈。 另一端,政府合約員工阿傑(化名)說︰「啲人(身邊同事)陸續開始打第 3 針,都多嘅,啲人都快,大家又無話特別反抗。」但這對阿傑而言,不是好消息。他患有嚴重濕疹,早前注射兩劑疫苗後,出現手抽筋後遺症。迎來第 3 針,內心徬徨不已。 第五波疫情走近尾聲,當局要求公務員和政府僱員,須於 5 月 16 日前完成

 港大生最有紀念的畢業照:清洗「洗柱髹橋」不留痕 六四烙印在心

今年的六四,燭光不再;港大的「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亦於六四前的日子一夜消失,不留任何痕跡。但港大舊生鄭同學未敢忘記,特別是港大每年「洗柱髹橋」的傳統。或許,他沒預料的是,去年穿著畢業袍與「國殤之柱」合照,成為了最後的六四記憶,倍感唏噓。 重返港大 熟悉的六四痕跡不再 「好奇怪,對咗四年幾嘅地方,唔同咗樣。」港大清走六四痕跡後,鄭同學重返校園。他沒想過以前「國殤之柱」的位置,被粉飾為用作休憩的圓櫈;太古橋漆跡被洗刷後,加上一列花槽,遮掩六四的控訴。 「你切實地親眼見到佢唔見咗嗰一刻,係有啲震撼。」鄭同學說︰「無諗過一間大學會咁樣處理,擺咗咁多年都無事,從來無聽過呢支柱好有問題,好有威脅性嘅言論時,點解無啦啦(沒有理由的)拎走佢呢?」他語帶憤怒。 「佢拆(國殤之柱)呢件事象徵住,可能佢驚個政權,佢想掩蓋一啲以前嘅記號。但嗰啲記號拎走咗,啲人都會記得㗎嘛。」鄭同學繼續怒吼。 與國殤之柱合照 成唯一六四回憶 回首一年前,外界傳出風聲,港大即將移除逾20年歷史的「國殤之柱」。當時在10月中旬,鄭同學特意穿著一襲畢業袍,趕至黃克兢平台,與滿佈扭曲人臉、痛苦哀嚎臉孔的「國殤之柱」合照。那一刻,他沒預料一年後的「六四」,這座雕塑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對國殤之柱最大嘅感觸,我諗係入U(港大)第一日,原來大學係可以擺呢啲藝術品喺度。」當時他告訴記者,這座雕塑充滿回憶,「以前學生會一齊去髹國殤之柱,幫佢補色,雖然佢甩咗好多油,但我會幫佢髹底同洗柱,所以每一年都會藉住呢件事去紀念。」 他說的「洗柱髹橋」,有一個典故。位於港大黃克競大樓頂樓平台的「國殤之柱」,竪立24年。雕塑原名為「恥辱之柱」(Pillar of Shame),由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創作。柱身刻有多個面容扭曲的人臉,象徵「六四事件」中被血腥鎮壓的死難者。 1997年,「六四事件」八週年悼念晚會結束後,逾400名港大師生及市民,移送「國殤之柱」至港大校園,一度遭大學保安、警察攔阻。經一輪拉鋸,最後成功移放。 至於重漆「太古橋」,則是「六四事件」發生後,有港大宿生在太古橋上,用白色油漆在一幅黑布上書寫「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的輓聯,自此港大學生會每年率領師生重漆標語,悼念六四亡魂。 漏夜拆走國殤之柱 鄭同學︰還是會失望 可是,「洗柱髹橋」的傳統,今年六四已無法延續。誰也無法預料,去年12月22日,港大漏夜拆走「國殤之柱」;隨後一個月,再清除太古橋的漆跡。 去年12月22日晚上,記者進入港大校園採訪。當時,「國殤之柱」的位置圍滿白布,加以黃色圍板阻隔。白布遮蓋了工程,但光影透出了工人搭台、鑽割的動作,明顯傳出嘈雜的切割聲。現場保安紛紛驅趕記者,又聲稱不知正進行甚麼工程。記者不停追問下,一名保安如實回答︰「我哋只係收Order(命令)做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