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手步兵控訴「平台經濟」無理剝削 香港法例保障落後於英國日本 


過去3年疫情肆虐,網購平台與物流業大幅增長,打工仔加入「車手」、「步兵」(步兵:以步行方式運送貨物) 行列,不少工人慘遭剝削。在2021至2022年,先後爆發兩次的Foodpanda罷工,速遞公司Zeek亦於去年年底爆出欠薪事件,「平台經濟」的勞工權益開始引起關注。

翻查外國資料,英國早於2016年確定電子平台與速遞員的僱傭關係;而日本亦於今年擬修改勞保法例,將「自由人」車手納入工傷的保障範圍。縱使全球「平台經濟」藉電子系統與外判制度掩飾僱傭關係,外國已按「平台經濟」勞工案例,就著工作平台的工作指示、統一的制服以及收款方法等逐項釐清僱傭關係,有關部門亦積極主動調查,保障「自由人」的權益。相對之下,Zeek欠薪案發生之後,本港法庭才首次討論及釐訂「平台」的僱主角色,對於立法規管電子平台、進一步確立「平台」的僱傭關係,仍是遙遙無期。

KA指出平台經濟經常用Apps的規則剝削工人的權益。(關震海攝)

穆斯林車手:還以為香港有更好的保障

爆發Zeek欠薪案後,《誌》找到穆斯林的外賣車手KA(化名),KA做車手4年多,每天工作10至12小時,年中無休。他透露自己為了生活,有時駕著同一輛電單車,同時間接其他外送平台的工作,此舉在行內俗稱為「雙開」。KA指出,「平台經濟」的僱傭關係模糊,工人得不到保障,2021年Foodpanda反覆修改條款,削減他們的收入,又不時停止他們訂單,或胡亂派單,直接影響他們的收入,於是發起罷工。

KA形容「平台經濟」外送業有四個派別,分別是公司,餐廳,顧客,員工。他認為「員工」只獲底層的待遇及保障。在香港工作後,KA大失所望,當初看好香港的自由度及經濟環境才來香港發展,「Especially since we are in Hong Kong, we should have more rights (特別是我們在香港工作,理應獲更多的權利。) 」

他認為香港的「平台經濟」是利用僱傭關係的模糊性,從中榨取工人利益,「我們要跟足公司的規矩,否則我們會受罰,但Foodpanda只視我們是『自由工作者』。」KA舉例指在應用程式上對車手強制停工,減低車手「信用值」,變相減少他們的收益。

七旬「慶叔」重傷停工一年 僅獲半年保險索償 

同樣在外送平台工作的「慶叔」今年68歲,在不同的外賣平台當步兵5年。即使步履維艱,依然堅持每天「雙開」,工作時數長達10小時。「無論公司待遇如何,他們(公司)永遠覺得有人會繼續留下工作。」他透露工資與物價不成正比,2020年入行每小時有大約$75時薪,到2022年竟減至$60時薪,但物價卻不斷上漲。慶叔在2020年4月駕電單車替「Deliveroo 戶戶送」送外賣時,被的士撞倒,8條肋骨折斷,需停工一年,及後獲意外保險索償,半年間每天獲取$300,比起原本的收入少約75%。慶叔認為,現時未有法例強制要求平台購買勞工保險。

慶叔 (左)曾工傷一年,僅獲半年的保險索償。

去年7月,59歲的Foodpanda車手陳德明駕一輛綿羊電單車在秀茂坪發生車禍,Foodpanda指原訂安排陳的工作是事發後2小時,肇事時間非工作時間,故不會作出工傷賠償,最後向死者家屬撥出1萬港元。

英國:2016年裁定「平台經濟」司機、步兵為員工

2016年,英國法庭曾裁定 Uber Eats應將司機及步兵視為員工,並提供最低工資、病假工資和假日薪水等各項基本權利;雖然Uber在2017、18年兩次上訴,Uber認為是司機們透過數位平台直接與乘客成立運輸服務的契約,因此司機並非受僱於Uber。上訴法院維持原判。

法院裁定車手與Uber的僱傭關係,其因素包括當司機決定接單時,他所知的乘客資訊有限;司機並無法決定運輸服務契約的關鍵條件(如價格);乘客付費是付給Uber而非司機等。

日本:2023年擬修《勞動安全衛生法》 將自由車手納入保障範圍

疫情期間,2021年日本超過半年發出「緊急事態宣言」,以致大部分門市只維持到下午6時,市民的日常生活開始依賴網購平台及運輸公司。網購平台為減成本,將運輸工作外判給運輸公司,該公司再外判予個人名義接單的司機。這些在外判制度最低層的、不獲勞工法例保障的「自由人」的司機往往受到超時或扣減人工等不公平的待遇。據日本政府統計,輕量運輸業工人已於2016年16萬人口,升至2021年的20萬9千人,10年間增1.5倍,最大的問題是過半的司機不被認定為公司僱員。

電子平台委託的運輸公司捲入勞工訴訟,今日政府計劃立法,將自由人的工傷納入保障範圍。(《誌》資料圖片)

日本政府揭發「Amazon Japan」將運輸工作外判予「丸和運輸」,該公司再外判給其他司機,雖然公司不承認僱傭關係,卻要求司機工作時須穿著「丸和運輸」的制服,亦要依從公司的指示。

在埼玉縣勞基署的調查下,車手每天工作超過8小時,違反法定的勞動時間,亦有工人投訴公司立不同名目剋扣工資。去年(5月)政府裁定「丸和運輸」與車手有僱傭關係。

隨著互聯網「平台經濟」的興起,工人安全並不受到保障,2022年日本錄得5011宗輕量貨車的意外,死或重傷案件佔403宗,比2016年多出一倍。鑑於速遞員工傷不斷上升,政府有意修改《勞動安全衛生法》按目前法例,超過4天的工傷才需要向政府上報,而「自由人」亦不包含在內;修改法例後將「自由人」納入保障範圍,所有工傷亦需要上報政府,日本Amazon速遞員工會對於建議表示歡迎。

參考:《BBC》、《朝日新聞》《獨賣新聞》

  1. Zeek案法庭首確認「平台勞工」僱傭關係 遭拖糧車手感無助 促盡快立法規管
  2. 拆解Zeek— 中大創業三兄弟疫情融資 政府擲5百萬損手 大灣區菲華裔河砂大王做董事
  3. 車手步兵控訴「平台經濟」無理剝削 香港法例保障落後於英國日本 
  4. 首宗確定「平台勞工」僱傭關係案  Zeek僱員追薪未果 勞工處稱申請逾期拒批破欠基金
  5. 2021至2024年平台經濟車手罷工回顧:大台拆細 成效為本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古法家香臘腸 第二代傳人周錦鑾 為圖一口鬆化  手工臘腸的油、甘、潤

繼續

東鐵綫過海段開通一年後 過海巴士線載客量跌一成 巴士削班市民捱「貴鐵」過海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