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噤聲 青天白日旗絕跡 親台僑團主動撤社團牌照轉地下活動

溫子眾在雙十節前在紅樓鞠躬,以示對孫中山的敬意。

雙十節,既是紀念孫中山武昌起義辛亥革命,也是中華民國成立的日子,每年親台僑團在雙十節早上舉行升旗禮,唱《中華民國頌》,舉頭看盡是青天白日旗,雙十慶典曾是一國兩制的象徵。

隨着2020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代表大會決議通過「港區國安法」,連續兩年的雙十節滿天青天白日旗的景況不再。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去年在雙十節前夕,接受建制媒體訪問時警告相關團體:「任何人有意圖想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是嚴重罪行,你首先要問清楚自己,你有否這個意圖,如果你冇這個意圖,為何要慶祝這個日子呢?」 ,可是當媒體向警方查詢,警方一直沒有明言在紅樓慶祝雙十節是否違法。

過去紅樓的路牌,曾貼有青天白日旗,現在已被撕去。

今年8月佩洛西訪台引發第4次台海危機,《人民日報》隨後不承認「九二共識」,「一中」不能再「各自表述」。在台海危機與《港區國安法》的背景下,有黨員向《誌》表示在「新香港」公開掛青天白日旗已是不可能的事,就連親台僑團在香港存在的合法性也成疑。

《誌》在雙十節查詢親台僑團目前的情況,有黨員直言持「社團牌照」有一定風險,不少組織計劃取消「社團牌照」,由今年開始已改為地下活動。本刊亦發現40多個組織中,只剩餘20個親台僑團有註冊「社團牌照」,事實上警方早於2019年已取消了3個親台僑團的「社團牌照」。

「現在這條(國安法)法例那麼寬,依家我哋唔喺監獄,已是萬幸了。」中年黨員接受訪問慨嘆,在港的國民黨分部現時是戰戰兢兢的行每一步,不少黨員雙十節單獨在紅樓慶祝,思前想後,還是放棄。

跟去年一樣,紅樓範圍被鐵馬圍封,新昌公司委派兩名保安駐守。

今年雙十凋零 紅樓淪為大媽演奏區  

香港回歸前,慶祝雙十節的活動可謂鋪天蓋地,全港不同區域都會舉辦升旗禮,最具代表性的是香港反清革命總部 —屯門紅樓,國民黨員與支持者每年雙十節都會在此舉辦升旗禮,多年來依然秉持傳統,近年高峰期達數百人參與,10年前國民黨中常委及立法會議員也會出席。

今天(10月10日)是雙十節,中山公園及紅樓外堆滿了人群,不是身穿國民黨標誌T-shirt、手搖青天白日旗的黨員及支持者,而是身穿藍、白色軍裝的警員。記者在屯門蝴蝶邨通往紅樓的行人橋上,已見軍裝警員駐守。到達中山公園門外的行人路,可見同一道路各有三處佈防,每處佈有兩名軍裝警員,正門則由便衣警員駐守。後來,一群督察級的白衣警員從正門走出,記者聽到其中一名白衣警員向其上級透露稱,這種佈防是用於「震懾」。

10月1日,中山公園門外有便衣警員及白衣督察駐守,凡進門者需登記。
多名警員在紅樓前佈防,記者一個月前到紅樓,見到不少「歌者」在這裏獻唱。

早上9至11時之間,內進或停留的市民不多於10人。一對年老夫婦在中山公園門外拍照留念,婆婆向記者表示,已多年沒有來紅樓,以前到訪兩至三次,她說紅樓很有紀念價值。

「我都明白不能進入紅樓,香港和以前不一樣了。我都相信中國政府,但每個人對不同事物有不同情懷。」婆婆向記者說。

及後,另有一對年老夫婦走進中山公園門內,被警員登記身份後放行,他們走到被鐵馬圍封的門前行了三個鞠躬禮便離開。記者上前欲訪問,被老伯拒絕:「這裡是敏感地帶,(亂說)會拉去槍斃,(這裡)太多不知來歷的人,不知道是人是鬼。」

10月1日上午,從蝴蝶邨的天橋走過去紅樓,橋上已有兩名軍裝警員駐守。

雙十節警方加上業主派的保安佈防,雙十這天不再聽到以「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原來平日的紅樓十分熱鬧,據記者觀察,當日革命起義之地,今日已淪為大媽歌唱之地。

記者於雙十節前一個月到紅樓視察,眼見有一名老伯在紅樓旁的大樹下坐着,上前攀談得知,每天下午2時起,會有一群坊間俗稱「屯門大媽」的表演者會在紅樓範圍內與一班觀眾載歌載舞。老伯向記者表示,自2020年康文署修訂了《遊樂場(修訂)條例》加強規管在遊樂場地唱歌後,屯門公園的表演者轉戰其他地方,紅樓則是其中一個被他們「相中」的表演場地。

記者等候至2時後再前往紅樓,見到一群表演者拖着音箱喇叭坐鎮,他們大致將攤位擺放在紅樓休憩處的門前、屯門康樂體育中心旁,以及紅樓右方的大樹旁,大媽進場後即吸引大批年長人士到場支持。一位年長觀眾稱,有時會有警察巡查,將他們驅趕,但他們仍堅持每天到場娛樂大眾。另一名觀眾向記者表示有時會到場觀賞表演,不過當記者欲上前拍照,該名觀眾則警告記者不准拍攝,否則會「從法律途徑處理」。

同樣在公眾場所唱歌,同樣吸引聚集的人群,面對的警力與監控明顯是截然不同的。

9月16日,從紅樓內向外望,可見一群觀眾圍坐在紅樓右側的大樹旁,欣賞表演者。
紅樓休憩處門外亦聚集一群表演者及觀眾。

孫中山曾居紅樓 是香港國民黨唯一可公開活動之地 

屯門紅樓對於反清革命意義重大,根據謝永昌及蕭國健所撰的《國民黨之香港百年史略》(下稱《史略》),指出興建紅樓的土地本名為青山農場,由興中會成員李紀堂所擁有,用作安頓撤退的黨員。青山農場可謂革命大本營,可讓革命黨員務農畜牧,維持收入,亦有場地可供收藏軍備及練習射擊,紅樓是整個大本營的辦公室。

書中提到,與孫中山有密切合作的革命家黃興曾居於青山農場中,他們在紅樓共同策劃黃花崗之役。由香港教育署於1999年製作的中學本地史特備節目《香港史系列第四輯—孫中山遺蹟與辛亥革命》中亦有介紹紅樓,指出在黃花崗之役失敗後,紅樓亦負責收留參與其中的革命義士。事實上,海外文獻有指出孫中山曾居於紅樓,與黃興等革命之師策劃不同的舉事,但古蹟辦則以未能確實史料的真確性為由,遲遲未將紅樓定為法定古蹟。

儘管紅樓在法律上無法成為法定古蹟,它對於香港親台僑團及國民黨員的價值則是毋庸置疑的。《史略》亦指出,每年元旦、國父逝世紀念日、三二九青年節、雙十節及國父誕辰紀念日,都會有不少國民黨員前往致敬,算是國民黨唯一可在香港公開的活動,在2020年之前特區政府從沒有干涉。

1948年成立的港九工團聯合總會,總會主席李國強去年接受外媒黯然神傷說,雙十節紀念孫中山的重要日子,「在中國人的土地不能慶祝雙十節,怎樣說也是說不通的。」

追溯至2010年,國民黨中常委劉大貝、時任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均有出席雙十紅樓慶典,可見當時國民黨仍支持親台僑團慶祝雙十節;自中方背景業主購入紅樓,引起公眾對保育紅樓的關注,2017年麥業成以保育紅樓活動召集人身份發起保育運動,其時在紅樓發起了一場過百人的集會,呼籲政府保留紅樓,當時得到朱凱廸和李卓人出席支持,當年的雙十節更吸引300人出席,青天白日旗旗海飄揚,之後保育之聲隨着《港區國安法》之後漸漸減少。

九大分部 高峰期6萬黨員

國民黨於1924年決議成立港澳支部,溫子眾表示港澳支部一共有九個分部,第一至七分部紮根在香港,第八及第九分部則在澳門:第一分部是由百多個親中華民國派的宗親總會所組成的「香港及澳門宗親會聯合會」;第二分部是「港澳中山文教研究總會」,負責有關教育方面的服務;第三分部是肉檯商會、布藝商會,負責經銷肉類產品及紡織品,前立法會議員梁劉柔芬家族亦有此背景;第四分部是「中山學會」,負責文藝方面的活動;第五分部是溫子眾所屬的「德隆行」,負責海味買賣;第七分行是「南溪行」,負責地產行業,而溫子眾則稱不知第六分部的背景。

翻看YouTube 2010年紅樓雙十節的影片,多個親台組織舉起他們的名牌魚貫進場。

《史略》寫道,國民黨港澳地區全盛期為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黨員人數高達5至6萬,只是因台灣政壇的轉變及港澳回歸中國的影響下,黨員每年遞減。儘管如此,香港有不少社團均有國民黨背景,或有國民黨分部的成員創立,並有正式的社團註冊登記。每年紅樓的雙十慶典,各分部魚貫入場,在孫中山像前高歌《中華民國頌》。《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他們對於紅樓、中華民國國旗及孫中山的尊敬只能藏在心中,甚至國民黨員身份的合法性也被質疑。

然而,2016年政府首次以社團牌照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2022年又以此條例控告「612基金」沒有申請社團牌照,這條殖民地年代的《社團牌照條例》如刀刃般懸在政治組織的項上。國民黨組織身處在政治漩渦中,近年漸漸放棄社團註冊,轉為地下組織運作。

親台組織主動撤社團註冊 轉地下活動

《誌》翻查警務處的社團註冊名單,合共調查了43個親台僑團,當中有23個團體並沒有在名單之上;2019年,警務處發出公告表示「相信社團已停止存在」為由刪除中山會社、中山興華會及孫文大成學會3個親台組織的「社團牌照」。溫子眾口中所提及第一、第二及第四分部並無公司註冊或社團牌照,第五分部及第七分部現時則還保留社團註冊。

神州青年服務社臨近雙十節,連日來貼出「蔣公嘉言錄」。(來源:神州青年服務社專頁)

另外,大部份組織沒有使用社交媒體,只有10個組織擁有Facebook賬號,4個組織擁有網頁,大部分仍然存在Facebook賬號群組或專頁人數不過千,訊息多屬國民黨新聞資訊,較為活躍的神州青年服務社臨近雙十節,連日來貼出「蔣公嘉言錄」,表面上已沒有「雙十」的意思。這14個仍在網上交流的組織,不時在網上發布消息才可依稀找到他們的存在。

在這43個親台僑團當中,不論是否擁有社團牌照,他們都早已消失在鎂光燈之下,在2020年以後還活躍於網絡,或有公開籌辦活動的組織只有7個。

溫子眾承認,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部分組織選擇自行取消社團牌照,例如他所屬的組織決定將取消註冊,「那些人(黨員)還在的,黨員冊還存在,但當然黨員冊保密的。」他指出,雖然已不能公開舉辦活動,但組織尚在運作,不過昔日的公開活動,已變成「私下聯誼」,亦會盡量避免在一些港府認為較「敏感」的節日如雙十節舉辦活動,組織傾向改在其他節日「聯誼」,例如元旦、蔣經國總統誕辰及忌辰、萬聖節、國父誕辰、國民黨慶等等節日。溫子眾進一步透露,漸趨地下化「私宴」已是共識,黨員在不同渠道收到訊息,像以前在酒樓高調慶祝雙十節,幾乎是沒可能的事。

溫子眾在雙十節前在紅樓鞠躬,以示對孫中山的敬意。

多個組織噤聲 黨員:國民黨在港兩邊不討好

為了更清楚了解國民黨香港分部今日的現況及今年雙十節的慶祝安排,《誌》聯絡了不同的親台僑團進行訪問,但幾乎所有受邀者均拒絕接受訪問。

去年雙十節曾接受BBC訪問的港九工團聯合總會主席李國強向記者表示,經過執委會議的商討,認為此刻並不適合公開接受訪問,當記者問及會否舉辦飯局,李國強則稱因防疫問題需再與組織商量;去年同樣接受訪問的前元朗區議會副主席、2017年保育紅樓召集人麥業成,以WhatsApp 回應記者「抱歉,未能接受訪問」。據悉,麥已離開香港,身在台灣。

記者亦曾嘗試邀請一名黨分部主委進行訪問,起初該名主委透過中間人表示可約見,但後來「腰斬」訪問。中間人表示,總支部主委得知是次會談後,要對《誌》「更多調查」才考慮是否接受訪問。記者向中間人提供卡片、網頁、社交媒體資料,以便總支部作參考,同樣至截稿日沒有回覆。

最後,《誌》找到願意不具名接受訪問的親台組織成員建宏(化名)。建宏現年40多歲,在20多年前開始參與紅樓的升旗禮,過往曾積極參與組織事務,會協助籌辦各種活動。他表示,最近在組織的參與減少,原因是現時各個組織都甚少舉辦活動,「根本沒有甚麼可以做,與以往組織成員吃頓私人飯局就算了。」

2010年雙十慶典中,多名時任立法會議員出席。

他形容國民黨在香港的情況是「夾在第三方」,泛民、建制兩面也不討好,情況十分尷尬。紅樓於2018年被李紀堂後人輾轉出售予具中方背景人士,自此他們便無法在雙十節入內舉行升旗禮。「被收購時我們有一直發聲,泛民會同情我們,但不會落力幫手,建制對我們也是同情,但始終他們會認為我們是敵人,所以與兩派沒有甚麼交流。」

港九工團聯合總會主席李國強去年曾隱晦地向媒體透露,自蔣氏父子離世後,國民黨對香港的政策改變了,漸漸不再支持在港僑團慶祝雙十活動,令他十分失望。建宏指出,國民黨的老前輩在回歸前早料到會出現今日的困境,他們認為國民黨始終是共產黨的敵人,過去的不干涉只是源於共產黨的不理會,「現在證明前輩的想法是沒有錯的。」

被問到認為自己身為國民黨員的身份是否觸犯法例,建宏苦笑道:「現在這條(國安法)法例那麼寬,就算是說自己是香港人也是犯法,我們就更加(犯法)啦,依家我哋唔喺監獄,已是萬幸了。」

中聯辦偶有「溝通」

建宏表示以往組織曾收過一些威脅,但次數不多,今年亦沒有收到相關消息。他透露,其他組織確實與中方人士或中聯辦有一些溝通,「算是給對方一個面子」。除了口頭警告外,建宏指出中方以往的伎倆,是向他們舉辦宴會邀請的嘉賓作警告,讓他們不敢到場。

在危機四伏的政治環境下,恐怕只有舊相片和口述記憶才能看到昔日雙十節的「美好時光」。據中央社的報道指,港英政府的年代,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掛滿港九新界,慶祝酒會四處皆是,其中1976年石硤尾美荷樓的舊照甚為震撼,旗海滿佈整棟建築物,建築物的左右翼分別掛上蔣介石及孫中山的肖像,可見國民黨過去的風光。

對於紅樓雙十節升旗禮的回憶,溫子眾感嘆道:「以前真的很開心,有不同的支持者、同志一起唱歌。」對建宏而言,最懷念的是與同志一同修復紅樓一帶及清除雜草的時光,「十多年來都會到紅樓打掃,好開心能夠與熱心人士一起保養這個地方。」

可惜,在紅樓被收購後,國民黨的支持者已無法內進,《港區國安法》亦令香港的國民黨員人心惶惶,2019年紅樓高歌「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江」,那片旗海已不再復見。

溫子眾慨嘆,不知何日可以在紅樓舉行升旗禮,未來很多慶典也轉為私人聚會。

劉彥汶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專責勞工、社福專題報道

返回

手雕麻雀師傅張順景 每一刀都是用血汗、生命和回憶去刻劃

繼續

緬甸軍政府押紀錄片導演上軍事法庭 久保田徹被判囚7年

最新

禁片年代 (短片篇)— 香港電影的自由意志

序言—  2022年7月11日,35名電影人聯署《香港自由電影宣言》,表示堅持「忠實拍電影」,對抗電檢處在國安法護航下一再禁止電影上映。今次香港電影人的聯署不再如上世紀90年代反對黑社會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