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戰友、朋友:隨心乘風而行 相約食米線

在窄小的裁判法庭內, 一男一女年輕被告立直身子聽取裁決,他們同被控反修例運動中參與非法集結。在冗長的判詞尾段,男被裁定罪成,女則無罪釋放。兩人聞判耳語一番,旁人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僅看見女生淚凝於睫,男生則腳步沉穩地步入羈留室。不論在法院外送囚車的人群中、或是在男生判刑日的旁聽席上,也能找到女生的身影。

「但我哋本來真係唔識㗎!」女生Yoyo(化名)多次強調。兩人同齡,首次見面在警車,殊不知之後一 同經歷審訊,成為彼此的「戰友」。裁決前,律師說他們均有「五五」勝算,半贏半輸,Yoyo苦笑道:「最後真係五五。最好嘅結果唔係自己冇事,而係一齊冇事。」

審訊期間Yoyo在庭上緊張兮兮、眼神茫然,訪問這天,她終於可以悠然的抱著吉他,倚著老樹,用鏗鏘清脆的聲線自彈自唱《風的形狀》。

2019年一天,她被押上警車時極為驚恐,思緒混亂,擔心「屋企人唔知我去咗邊」。她在被捕不足48小時內「踢保」,以為事情告一段落,卻在事隔8個月後,遭警方以非法集結起訴她。

她憶述:「收到3字頭電話嗰陣,我喺地鐵站入面拎住朋友嘅生日蛋糕,準備去party。」她徬徨得哭起來,滿腦子只想到家人,「最怕唔知點同家人開口,佢哋好擔心我前途,驚我坐監」。

728
Yoyo自彈自唱一首《風的形狀》,一掃煩惱。

一碗米線成為戰友

裁決當日,Yoyo自踏入法院便焦慮不已,她不停深呼吸,身體顫抖。男生冷靜地安慰她,又嘗試開玩笑分散她的注意力,「佢話肚餓想食『三哥』米線」。Yoyo跟他約定,若一起無事離開法院,便請他吃米線。

裁判官宣判時,Yoyo一直用力握緊拳頭,使掌心留下一排月牙痕。結果男生被定罪、她則脫罪。聞判後,她頃刻放鬆落淚,同時為男生感到擔憂。

二人的親友有人釋然地大聲嘆氣,亦有人不停拭淚。男生靠近Yoyo耳邊說:「請唔到食三哥啦,要乖乖哋讀書。」她則回話:「出嚟(米線)全餐都請你!一定嚟探你,頂住呀!記住加我名(寄信)!」

Yoyo坦言,自己無事非最好的裁決結果,惜最終仍未能與男生「齊上齊落」。律師曾說二人的官司均有「五五」勝算,最終一定罪一脫罪,Yoyo苦笑說:「真係五、五,總覺得佢承受埋我嗰份。」

悠然哼首《風的形狀》珍惜當下

這段難忘而痛苦的經歷,Yoyo視之為成長的一課。她說許多親友、甚至多年沒聯絡的同學都關心自己,有人願意在警署外等她十多小時、願意不怕麻煩為她寫求情信、願意請假旁聽,Yoyo多番自問:「我何德何能認識咁多咁好嘅人?都唔知點樣還返人情畀佢哋!」自言喜歡認識新朋友的她亦有感而發,「覺得珍惜身邊擁有的更重要」。

此刻Yoyo抱著吉他,悠然唱著《風的形狀》—一首浮現她腦海的歌,「感覺係所有嘅煩惱都冇晒」。她憑歌希望寄語自己、男生及他人。

「冇人知道風嘅形狀係點樣、未來係點樣,可唔可以順順利利跟着自己嘅計劃而行。可能遇到障礙、有不安迷惘嘅時候,亦希望可以跟住心入面嘅直覺去行。」

https://youtu.be/KEb1Db47DAg
728

 「我們也許不是朋友,是戰友」

事後他們才知道,原來當日被帶上同一輛警車、一起在警署「踢保」、再一同被起訴。他們原不相識,卻因為案件被連繫起來,兩人原來聘用同一名指示律師,「連律師都有問我哋係咪識,我哋一齊講『唔係呀,真係唔識』」。

他們是彼此談論案情的對象,「因為同朋友講未必完全明」,亦是上庭時的伙伴。Yoyo傻笑稱:「我哋成日講啲好冇營養嘅嘢,會討論個證人似邊個卡通人物、賭下個官遲幾多開庭。」兩人熟絡後,對對方了解雖不多,但知道的事卻很特別。

Yoyo認真思考道:「其實我唔係好知佢係咩人,但偏偏我知佢全名係咩、身份證係咩、住邊、幾高、(案發時)邊隻腳傷咗、甩咗邊隻鞋⋯⋯」她如是形容兩人的關係說:「我哋可能唔算朋友,但我哋係戰友。」

裁決前壓力崩潰

Yoyo坦言,她擔憂的並非入獄,而是前途。她說自審訊起,一直積累消極的情緒,最終也在裁決前一晚崩潰,忍不住在家人面前放聲大哭,「真係好攰,好緊張」。

落案起訴前1個月,Yoyo剛成為護理系一年級生。她自中三選科起朝著目標發奮,「鍾意做護士有使命感,可以貼近同直接咁treat病人」,跨過重重關卡成為護士學生,後來卻背負著案件踏入新校園。她說最困難的,是同時面對審訊與學業壓力,「一樣係夢想,另一樣係影響我人生,兩樣我都唔可以放低」。

案件比原訂延後7個月開審,殺她一個措手不及,「開學冇幾耐叫我放棄都仲ok,但審訊延遲咗,每次聆訊撞正考試前,mention(提訊)都要拎住啲嘢溫書」。當終於開審時,又撞上醫院實習期。她說那時每天疲憊不堪,但亦令她更肯定自己的熱誠,「本來諗大不了咪唔做護士,但實習後發現真係好鍾意,幫到人好開心」。

裁決前夕,Yoyo與男生互傳短訊,問到男生有何打算,男生表現淡然,一早辭職「打定輸數」。Yoyo說:「佢唔係唔關心自己前途,明明都好sad,只係冇表現出嚟。」

他們談及上庭前要完成自己喜歡的事,Yoyo說:「佢話會去行最後一次山、去影相,我都話我聽朝想彈吉他。」

728
Yoyo自彈自唱一首《風的形狀》,一掃煩惱。

一碗米線成為戰友

裁決當日,Yoyo自踏入法院便焦慮不已,她不停深呼吸,身體顫抖。男生冷靜地安慰她,又嘗試開玩笑分散她的注意力,「佢話肚餓想食『三哥』米線」。Yoyo跟他約定,若一起無事離開法院,便請他吃米線。

裁判官宣判時,Yoyo一直用力握緊拳頭,使掌心留下一排月牙痕。結果男生被定罪、她則脫罪。聞判後,她頃刻放鬆落淚,同時為男生感到擔憂。

二人的親友有人釋然地大聲嘆氣,亦有人不停拭淚。男生靠近Yoyo耳邊說:「請唔到食三哥啦,要乖乖哋讀書。」她則回話:「出嚟(米線)全餐都請你!一定嚟探你,頂住呀!記住加我名(寄信)!」

Yoyo坦言,自己無事非最好的裁決結果,惜最終仍未能與男生「齊上齊落」。律師曾說二人的官司均有「五五」勝算,最終一定罪一脫罪,Yoyo苦笑說:「真係五、五,總覺得佢承受埋我嗰份。」

悠然哼首《風的形狀》珍惜當下

這段難忘而痛苦的經歷,Yoyo視之為成長的一課。她說許多親友、甚至多年沒聯絡的同學都關心自己,有人願意在警署外等她十多小時、願意不怕麻煩為她寫求情信、願意請假旁聽,Yoyo多番自問:「我何德何能認識咁多咁好嘅人?都唔知點樣還返人情畀佢哋!」自言喜歡認識新朋友的她亦有感而發,「覺得珍惜身邊擁有的更重要」。

此刻Yoyo抱著吉他,悠然唱著《風的形狀》—一首浮現她腦海的歌,「感覺係所有嘅煩惱都冇晒」。她憑歌希望寄語自己、男生及他人。

「冇人知道風嘅形狀係點樣、未來係點樣,可唔可以順順利利跟着自己嘅計劃而行。可能遇到障礙、有不安迷惘嘅時候,亦希望可以跟住心入面嘅直覺去行。」

https://youtu.be/KEb1Db47DAg

池淑霖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FPS轉數快號碼: 161641121
人物專訪/法庭報道,一起面對世界的不可抗。

返回

香港動畫在邊際尋找破局 三個中佬重提手繪技藝

繼續

女僱主涉迫女傭食洗潔精 外傭被虐案時序表

最新

禁片年代 (短片篇)— 香港電影的自由意志

序言—  2022年7月11日,35名電影人聯署《香港自由電影宣言》,表示堅持「忠實拍電影」,對抗電檢處在國安法護航下一再禁止電影上映。今次香港電影人的聯署不再如上世紀90年代反對黑社會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