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狗
ViuTV劇集《IT狗》主創成員:編審唐翠萍(左)、導演簡君晉(中)、編審李卓風(右)(劉玉梅攝)
/

《IT狗》三個主創愛的設定  在最壞的世界選擇善良的創作

ViuTV劇集《IT狗》無疑是一齣大放異彩的電視劇。它宛如白圭之玷,卻讓香港觀眾愛不釋手。劇集題材圍繞香港Start-up和IT界,因內含大量啜核貼地笑位,以致於網上及連登討論區的人氣節節上升。開始前,起用的新演員過半數你或者嗌不出全名,但二十集後,他們有血有肉得像你出生入死的老朋友。

香港最冷一天,一個沒有陽光的午後,霞氣滿佈工作室的玻璃窗,卻無阻他們的笑聲穿透湧起密雲。與導演簡君晉(阿簡)、編審李卓風(阿風)和唐翠萍(Iris)見面,談劇集,說人物,講大台理論,也聊在「細台」如何闖出一片天空。一切要由阿簡電影計劃蹉跎四年感到躊躇之際,在酒吧獲監製之一的羅耀輝提議:「不如交個劇本比ViuTV試吓?」

灑熱血很易,堅持卻很難。這樣的鐵三角主創團隊,擁有「白卡信」的天真,也抓緊「Paypayduck」的善良,「白卡不是貶義,是種傻勁,他一定是在反抗某種主流價值觀,別人才會認為他白卡。」阿風如是說。劇集一炮而紅後,他們不是最關心收視有多少點,反而是,「香港人多久沒有笑過?原來一家人聚在一起睇電視而且笑得出,是這麼難得和稀有。」Iris念茲在茲。

此時此刻,風雨如晦,我們或許不需要甚麼曠世巨著,但慶幸香港人有《IT狗》。


「白卡」是種傻勁

我們本身是想做Sitcom(處境喜劇)或 Cringe Comedy,一集半小時。後來和ViuTV溝通後,行政上都是一小時然後20集較合適。

演員都選得幾好,花了很多時間做casting?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誰做到阿信的角色,因為都幾難,要討好得來又不討好,他讓觀眾好炆,但要有演技carry觀眾才有情緒,凌文龍完全做到。

都幾有趣,個主角在網上經常給人罵「很煩」、「白卡」

但整齣劇如果沒有了阿信,所有配角都不成立的。阿信像個「沙包」,不停給周邊的人打,而周邊的角色代表林林種種社會的價值觀,阿信是很討厭,但他是唯一堅持的人。

想有個對比性。

我們不想要有一個有光環的主角,太假。

反而想要個好討厭的主角。

又不是討厭。我們經常說「主角光環」,我們索性將他的某種善良寫得過火D,甚至善良到煩,看看會點?很難演,因為他既是主角,也是下靶。

香港電視劇較少這類做下靶的主角?

都有underdog,例如《巾幗梟雄》。

阿旺(TVB劇集《戇夫成龍》主角)也不完全是。

但有少少不同是,他不是負責給觀眾取笑的。

阿信就是(笑)。

《IT狗》每個角色都有個性,有愛得嚟又突破了舊日港劇的框框。

觀眾取笑他,是否編劇所設計?

也是在說在香港創業的人,像我一開初出來開Production house都有被人問過:「 你喺度做緊咩?點解有工唔返?無嘢搵嘢黎搞?你係咪戇居?」我想觀眾代入這個情緒。

而且個「白卡」,現在我們叫白卡而已,某程度是一種傻勁。你創業,不靠一股傻勁,是做不來的。阿信除了跟周邊的角色做對比,也跟一個荒謬的世界做對比。

他一定是在反抗某種主流價值觀和主流做法,別人才會認為他是「白卡」。

no offense。

但「白卡」在我們來看,其實沒有任何貶義。

係,夠白卡先會去創業,夠白卡先會喺香港寫劇。

沒有壞人的劇集

風:我以前有跟過戚其義和周旭明做編劇,大約2014年,有做過一些大陸劇。當年他們的編審等於主腦,基本上是出整個創作脈落,編劇則是跟隨編審的意思。

我以前有跟過戚其義和周旭明做編劇,大約2014年,有做過一些大陸劇。當年他們的編審等於主腦,基本上是出整個創作脈落,編劇則是跟隨編審的意思。

經歷過兩個制度,覺得創作氣氛有甚麼不同?

我覺得各有各有趣之處。當年是學習了很多東西,是創作生涯裡一段很重要的經歷。現在《IT狗》我們三個是主創(編審),創作自主性會大點。

當時跟戚其義和周旭明,學到最重要的是?

我覺得是關注人物的生命,你要當那些劇本上的人物真是人,不可以強加一些思想到人物身上,他才會有生命,不是工具人,不是石頭爆出來。

我們主創很喜歡《IT狗》裡面每一個角色,對每個角色都有愛,不是想那個角色死。我經常解釋阿Lou 不是壞人,他只是自以為在幫阿信,才會產生了盲點。我想那些觀眾眼中的反派角色,都有血有肉,而不是無端端出來就「我好奸」、「我要殺人放火」。

劇情上可以有反派,但只要你代入個人物,其實他都不是反派,就算阿Lou(周祉君飾)、Marcus(邱士縉飾)、萬均(朱謙飾)都不是。

現實也是這樣,沒有一個人是完整的好人或壞人。人一定有他的缺點、軟弱甚至盲點。他們有自己的信念和價值觀,才會選擇了不一樣的路。

Stanley演得好好,有一場講汰弱留强、適息生存。我有叫他不要當自己是反派,不要close up比個奸笑,反而是演得迫於無奈

所以大家會好同情啲反派。

都有人不同情他們,話「食屎啦阿Lou」

觀眾有話:「點解要幫他們洗白?」

其實不是洗白,因為阿Lou真的不是壞人,我們都有經歷過。

很難避免給個社會磨走了一些稜角,不是很多人可以像阿信由頭到尾都堅持,因為我曾經妥協過,曾經有信念但放棄過,所以《IT狗》才會這麼易惹人共鳴。

阿信是有幾個layers,他不是天真到以為這個世界是這麼善良,而是他知道這個世界這麼崩壞後,依然選擇善良。

我不知道我們拍不拍到出來,但是我們寫「白卡信」,是想他知道這個世界原來這麼多瑕玭,但依然選擇善良。

這樣說來,很像《IT狗》給人的整體感覺。

致我們曾愛的大台

為何刻意放《大台理論》下去?

好像有些「後設」,告訴觀眾我們不是想走這種結構。

老實說,大台曾經有很多出色、經典的電視劇,我覺得,這不算是恥笑。

不是恥笑,是致敬?

致敬?唔…

it狗
劇中多次出現的天書《大台理論》,被網民指在呼應或挪揄TVB的劇集結構。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莫坤菱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人物訪問,專責人權報道,資深專題記者。

返回

醫院大爆煲 1 醫護心灰實錄 — 不能進入醫院的醫護 「疫苗通行證」令百名醫護辭職 

繼續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最新

衝擊固有歷史觀《東方之珠的三斤釘》從瑣碎軼事細談奠基香港的釘子

「為什麼兩元硬幣是波浪形?」一拳書館館長龐一鳴看到「港識多史」的新書《東方之珠的三斤釘——25個奠基香港的歷史故事》時,這行字句令他眼睛為之一亮。他曾帶團到歐洲旅遊賣藝,大家從街頭表演「賺幾多食幾多」。偶然之下,他發現香港的波浪形兩元硬幣在全世界屬頗為罕有。於是,他與團友以手中一枚兩元硬幣,成功與不少當地人打開話題、分享香港的故事。 最後,他們提出對方以兩元歐羅換取這枚硬幣,「香港人就識笑啦,嗰陣匯率成 1 兑 9。」許多人對這枚波浪形硬幣感到新奇,爽快地答應了。如此平常、瑣碎的軼事,往往最能引起大家的興趣。館長一鳴笑言,若當時分享書中兩元硬幣背後的故事,或許可以吸引更多人。 歷史不能一味歸功「偉人」 這些瑣碎的軼事,正是《東》訴說歷史的形式。沒有像教科書般宏觀的角度、線性的史觀,反而以有趣、瑣碎的軼事,勾起不同年齡層對香港歷史的興趣。 「無論係年紀細細,抑或係『食鹽多過你食米』嗰啲老人家,都可以連結到。」「港識多史」成員Haidee 這樣說。這些故事雖然看似瑣碎,卻又彼此相關,例如硬幣的故事,可以連繫到鈔票的發行、聯繫匯率的由來等,「好似啲 Wikipedia page 一個個 tab 撳出去咁。」 Haidee 表示,他們希望讀者學習到的不只是書中的25個歷史故事,而是一種方法,一種態度。成員期望《東》只是一個開始,促使讀者主動接觸其他歷史知識,甚至培養歷史的閱讀素養。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而接下來,她和另一店長Sam 的經營目標是令書店賺錢,他們認為這樣才可以證明「書」不是夕陽行業,同時令人看見有不少人在這個領域深耕細作。當然,他們也想前來書店的讀者可以打破界限,Minami 說:「一間書店雖然得四面牆,但閱讀帶畀你嘅經驗係可以打破四面牆。」 4月初,記者來到開張兩個月的界限書店。疫情裡,傍晚的彌敦道很少人。來到樓下,記者低頭用電話查找書店的地址,「你係咪去書店啊?」保安問我,「10樓啊!」記者問他是否很多人到書店,他說間中就有人問書店在幾樓。接近收舖時間,在記者來訪的兩小時裡,界限書店一直維持著「數個讀者」的人流。 店長Minami 興奮地分享著她打算在書店舉辦的活動。那時,她仍是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店長之一,她的小書店「跟住」放了一個金色的煲,供讀者與她寫信聯絡。她分享了大學住宿的一件往事:因為看見一個宿生的心願是要一個筆友,她就寫信給對方,頻密的書信來往令她感受到文字的溫度,也重拾了對文字的熱愛,因此,她很重視書店、書本、文字令人與人聯繫、交流,而遠多於純粹顧客和店主的金錢關係。 開店遇上了第五波 這也是她要開書店的原因。周末也看舖,是想多跟讀者交流。 她說:「獨立書店同大書店唔同嘅位,就係人同人嘅聯繫會多好多,如果無呢啲嘢嘅話,咁點解要開一間獨立書店呢?我會覺得如果你想做書店店員,其實同一個普通讀者唔同,就係要好珍惜呢一份可以因為書本而同人交流嘅機會,單純只係鍾意閱讀,做一個普通讀者都可以,但做店長可以分享呢份喜悅之餘,你可以做好多嘢去推廣閱讀。」 所以她很想多點時間留在書店,甚至認為現在的工作和興趣劃了等號,所以一星期工作六日也好,精神也是快樂的。她表示,每個讀者,特別是第一次來到書店的讀者,都會留下對書店的第一印象,她因此更想親力親為,令讀者明白她的想法。Sam 形容Minami 是一個溝通型的店長,會主動與客人聊天,而他則是自閉型店長,他平日到髮型屋理髮或是乘的士,也很抗拒與陌生人聊天,所以他也會留空間給讀者,他說如果讀者也不想和人聊天,可以在他當值那天到界限書店。 但即使Sam 只會自閉地坐在收銀位置,還是有客人主動和他聊天,有時還會談到由他策劃出版的書籍,令他發現原來讀者會有這樣的想法、一本書還可以用一個新角度推銷。為何客人會主動與自己聊天?Sam 想到了,他們是可憐他,「有時我會諗,點解的士佬咁多嘢講,就係因為佢哋個工作環境好封閉,得佢一個,好悶,所以我諗啲讀者見到我一個人坐喺度成日,就會可憐我,陪我傾偈解吓悶。」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香港回歸歷史一刻,一晃眼便留了25年。朱迅說小時候移民,在海外一心回香港記錄回歸那一剎,他覺得自己有一種使命感,「那一天(1997年7月1日),好像斬開我們一半,6月30日是英籍,7月1日就已經不同了」。 他回到香港,努力爭取採訪機會,一整年拿相機記錄香港。他記下英軍最後服役的時刻,回歸當天清晨冒著雨見證解放軍軍車入境,走入砵蘭街拍攝雀仔街的消失⋯⋯。1997年他已計劃將照片先放著,待一年舉辦展覽公開。選了2022年公開,他解釋原因簡單:《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50年不變。50年過了一半,香港究竟有沒有變? 《HK1997 》記錄了1997年的此情此境,霓虹燈映照街上不同人種翩翩起舞,回歸前眾人依依不捨。當時的香港,中西兼容並包,香港人在告別已交了150年多的老朋友,不捨之際,留下來的人也夾雜著對未來的期盼。朱迅坦言當時有很多菲林照片沒有沖曬,適逢2022年辦展覽,才Scan相片的底片,香港1997年的輪廓也漸漸重現在他的腦海裡。他看著舊照片,作為拍攝者也驚覺25年前的香港原來曾經是這樣⋯⋯。 「在相片看到船上掛著龍獅旗,自己都呆一呆,我自己也忘記了這景色。那一刻,我覺得(香港)很不真實,英軍曾經在香港海上、航空巡邏,但拿起這些照片,這又是好真實,他們(英國)在這裡履行了100年的責任。」 數年間,香港變了很多。朱迅不時在《HK1997 》抽出作品,重遊舊地拍攝,令他不禁感到香港已變得陌生,有些背景改變,有些場景還在,但物是人非,25年前香港那種繽紛和自由漸漸遠去。 HK1997 ,年份縱使久遠,我們還是要記住我們的1997,我們的曾經。 *  *  * HK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