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
基輔邊陲的一間汽油加工廠在被砲擊後起火。(由受訪者提供)
/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1.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2.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3.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4.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5.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6.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7.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8.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全民進入互不信任的戰爭狀態
  9. 記者走進基輔醫院 : 滿佈導彈地雷的基輔 藏不了的傷痕
  10. 前台灣軍人一心往烏克蘭當志願軍 滯留在波烏邊境
  11. 俄羅斯獨媒停運 尚保獨立民調 :「軍事行動」依然是國民的興奮劑
  12. 在哈爾科夫的角落聆聽牧師的悲慟 :向神禱告 如何寬恕我的「兄弟」
  13.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去年(2021年)12月, 在瑞典舉行的一場歐洲安全會議上,俄羅斯外交部長Sergei Lavrov 嘗試阻止北約繼續擴張,歐洲可能會重回「軍事對抗的噩夢」。多個月來,俄羅斯不斷調動軍隊和機械武器,又承認在烏克蘭邊境加強軍力。 烏克蘭人Pavlo 去年已經搬到阿根廷埋首學術研究。始料不及的戰爭來到第5天,他一直在遙遠的他國關注自己家鄉的戰火。

普京在2月21日,承認烏克蘭東部地區的兩個地方政權「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並在24日清晨正式宣布對烏克蘭展開「特別的軍事行動」,一場戰爭不可收拾。縱使周一(28日)在白羅斯邊境舉行了一次漫長的俄烏談判,並沒有阻止這場戰爭,戰事有愈演愈烈之勢。 Pavlo和大部分的烏克蘭人都以為這是習以為常的軍事威脅,萬萬沒有想到這場戰火一發不可收拾,並蔓延至烏克蘭的首都基輔,50萬國民逃離自己的國家。

受訪者提供2月26日(周六)的相片,烏克蘭幼兒醫院遭受俄軍砲擊,導致不少年幼的烏克蘭孩童喪命。
烏克蘭
在往基輔的路上,一架汽車被損毀。(受訪者提供)
烏克蘭
pavlo 的家人在逃往西邊的路上藏在地窖躲避導彈。(受訪者提供)

開戰之前,普京一直表明會以和平手段解決烏克蘭危機,研究烏俄兩國的學者普遍認為不會動干戈。在北京冬奧前夕,俄方派10萬兵力包圍烏克蘭國境,屯重兵在東部及白羅斯邊境進行軍演。2月1日,普京仍表示會找方法確保每個人的安全,避免戰爭。及後普京與多國領袖會面,仍未有戰爭的跡象。冬奧之後,據白宮引述消息指,俄軍在烏國邊境集結近20萬軍人,戰爭一觸即發,多國旋即進行撤僑行動。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戰前一天,仍要求與普京對話及交待戰爭的原因,但都不得要領。

俄羅斯於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在邊境屯兵恫嚇,進行「切腸式」的入侵及吞併行為,烏國國民都有此經驗。國民以為東部兩個親俄政權「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將會是克里米亞的翻版,因此周一兩區被俄方宣布獨立,仍不以為然。Pavlo 也沒有料到導彈直飛民居、學校、醫院,俄軍正式入侵烏克蘭,甚至劍指首都基輔。

沿西邊走 還是聽到砲彈的聲音

Pavlo說:「大部分人都以為這會是烏克蘭東部的事情,但俄羅斯軍隊政治試圖進入烏克蘭是非常令人震驚和意想不到的。」 

Pavlo 最擔心正是住在基輔邊陲的父母。「我的父母為了遠離基輔的砲擊,在地下鐵站躲避了一個晚上,直到第二天砲擊也沒有停下來,所以我叫他們離開,到距離基輔100公里外的度假屋避難。」但由於度假屋並沒有電力和熱力供應,Pavlo聯絡到男友人幫忙協助父母離開。 父母最後遷到烏克蘭西部的一個農場暫住。 在農場附近有一座軍事機場雖然這數天也曾受到砲擊,但相對比其他城市安全。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王紀堯

《 誌 HK FEATURE 》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返回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繼續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3   案中主謀蘇翰韜:謀殺案只是槍擊司長的劇本

最新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

不缺席 在英國悼念六四33年的香港人

每年六四,香港人風雨不改在維多利亞公園燃點燭光,維園代表著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合法悼念六四的土地。去年警方以防疫為由全面封阻維園,對各區的「流動式」的燭光行為亦作出嚴厲監管。在如此高壓的政治氣氛下,今年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