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潮2.0  表裏不一的難民政策:欣然接納,還是拒諸門外?

/
在烏克蘭利沃夫火車站剛下車的烏克蘭難民們。(Hesther Ng攝)


2022俄烏戰爭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最大型的戰事,伴隨而來的是數以千萬計無家可歸的難民。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5月公布的數據顯示, 有逾800萬烏克蘭人因戰亂而被迫離開故國,另有相約人數濟留在烏克蘭國內流離失所。 面對突如其來的烏克蘭難民,無疑加劇了本該快要結束的歐洲難民危機。

要追溯歐洲的難民潮歷史,得由10多年前的阿拉伯之春說起。2010年底,以突尼西亞為首的茉莉花革命,帶領中東各國的民眾紛紛加入推翻專制政權的民主化運動。民主浪潮一發不可收拾,除了科摩羅,席捲中東國家。

阿拉伯之春的冠名乃因「想看見一個新中東誕生」的共同理念。縱然在那兩年多的期間,中東國家的民主進程有稍微推動,但亦間接導致多個中東國家陷入長期紛亂的局面,亦助長了極端組織如伊斯蘭國的崛起,造成於2015年百萬中東難民因戰亂及政治因素湧入歐洲尋求庇護。當然,那時歐盟的難民政策漏洞百出,令有部分人只為了逃離貧窮而搭上這便利的「難民救生艇」,前往西方國家尋找福利及發展機會,導致歐盟各國國民與中東難民之間產生嚴重矛盾,尤其在宗教差異和社會福利制度不平衡的問題上存着不能分解的分歧。

在波蘭邊境Przemysl 火車站等候上車的烏克蘭難民。( Hesther Ng攝)

回到目前局勢,俄烏戰事令大量難民湧入歐洲,首當其衝是各個鄰近烏克蘭邊境的國家,如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及羅馬尼亞等國。在難民收容政策上,東歐國家對中東難民持抗拒的態度,惟面對同樣是基督教*教徒的烏克蘭人則持較為和藹包容的態度。在短短兩個月內,便容下了超過這10年來從敍利亞逃到歐洲的難民的總和。顯而易見,歐洲的難民政策與膚色、宗教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歐洲各國看似採取大愛包容的態度來迎接來自烏克蘭的難民,然而事實卻是「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命運也將如何」。俄烏戰事開始的第一周,便有報道傳出不同膚色的人種及不同性別取向的民眾在邊境受到不公平對待,亦有烏克蘭早前收容中東難民「第二次」走難逃往歐洲各國而被拒之門外。

在邊境徘徊的吉爾吉斯人

波蘭與烏克蘭接壤邊境共有9個*可供平民通過的邊境站,戰事初期便有大量難民湧往波蘭逃離。加上波蘭語與烏克蘭語同為斯拉夫語系,就算雙方語言看似不同,仍有辦法理解語意,容易溝通。而且相比於烏克蘭鄰近多國,波蘭經濟發展相對穩定,種種因素令慌亂中逃走的烏克蘭難民傾向先到波蘭落腳。

記者曾親身在波蘭最繁忙的Przemysl 火車站,遇到自當地印度大使館的義工人員,他們指大使館特別指派工作人員於邊境留守,以確保滯留在烏克蘭的印度留學生能順利出境。閒談之間,他們亦有向記者轉述留學生們在邊境被為難的所見所聞。

在波蘭邊境處,記者亦有遇過一名在戰爭前正在申請烏克蘭難民資格的吉爾吉斯(Kyrgyzstan)難民。他因為沒有任何身份證明文件,在邊境一直徘徊。他既找不到援助,亦不能前往下一個國家,非常惆悵。他當下最擔心的,就是被遣返吉爾吉斯 (Kyrgyzstan)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和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Hesther Ng

駐英國獨立記者、關心社會運動、醫療及電子消費
支持獨立記者

返回

佩洛西投稿《華盛頓郵報》述訪問台灣因由  關心香港正在消失的自由

繼續

佩洛西訪台 台海大規模軍演  東盟外長會議場內場外掀暗湧

最新

走到波烏邊境現場 等待回家的人們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去軍事化」及「去納粹化」的名目,聲稱要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實際是全面侵略烏克蘭,烏克蘭境內多個地區遭受空襲,首都基輔也無一倖免。大量烏克蘭婦女及兒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