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
不少年滿18歲的青年加入國衛隊對抗俄軍。(@JeremyBowen twitter)

「沒有人想像到,我們要在21世紀面臨戰爭⋯,我不記得今天的日期,只知道這是我們生活翻天覆地改變的,第五天。」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和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陳欣其

關注社會大小事、國際人權議題。

返回

《IT狗》三個主創愛的設定  在最壞的世界選擇善良的創作

繼續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最新

在漩渦裡呼喊的人  —  阿古智子

日本參議院選舉前2天,41歲的山上徹也趁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進行拉票活動,在安倍晉三身後8米開出第一槍,現場彌漫白煙,安倍晉三低頭俯身,現場一片混亂。山上徹也毫不留情在煙霧中往前踏步,在5米內再轟一槍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