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日誌

1118理大外圍暴動案 被告攝影工作伙伴指萬用鉗鎚為攝影師備用工具

法庭日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法庭日誌

1118理大外圍暴動案 兩名學徒作供稱附近有電工工作 路上遇途人獲贈「豬咀」

文化

衝擊固有歷史觀《東方之珠的三斤釘》從瑣碎軼事細談奠基香港的釘子

人物專訪

來不及說再見:化作一縷煙之前 讓逝者睡得安詳

法庭日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4名被告承認損壞財產罪 有被告稱受鄧棨然邀請到單位  

法庭日誌

兩支雷射筆的爭議 (2)— 控辯專家就涉案雷射筆傷人程度爭辯 裁判官指雷射筆為「攻擊性武器」 被告罪成

法庭日誌

兩支雷射筆的爭議 (1) — 律政司不起訴警歸還證物  其後重新檢控  辯方一度申請永久終止聆訊

法庭日誌

12港人案廖子文、鄭子豪承認損壞財產罪

讀者關注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

不缺席 在英國悼念六四33年的香港人

每年六四,香港人風雨不改在維多利亞公園燃點燭光,維園代表著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合法悼念六四的土地。去年警方以防疫為由全面封阻維園,對各區的「流動式」的燭光行為亦作出嚴厲監管。在如此高壓的政治氣氛下,今年再無人申請在維園集會,可想像未來「維園」每逢六四必成禁地,而「六四」悼念儀式將會消失在公共領域裡。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地下化。香港年輕女繩縛師Rika則帶出繩縳的不同面向予公眾了解繩縛所為何事。

國安法時代牆外的人在紅線上堅持什麼?

清晨時電話彈出新聞提示,總讓人心驚膽顫。根據往例,警方總是在清晨出動拘捕「政治犯」,這變成香港的新常態。有人因害怕警察大清早來拍門,不想一覺醒來便失去自由,所以把作適顛倒,等到早上六時之後才進睡,至少不用驚醒過來。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

不一樣的大澳自然體驗 初一十五與海洋有個約會

在互聯網搜尋,很容易便能找到大澳相關的歷史和推介。大澳,有「東方威尼斯」之稱,是其中一條香港現存的古老漁村;大澳「必去景點」有棚屋區、海味街,想觀看日落可到虎山,乘小艇遊漁村還有機會遇上中華白海豚。從主流觀光的角度看去,大澳似乎定格在過去的時空,沒有受到都市發展的入侵和破壞,是一個認識傳統漁村文化的地方。 不過,如果從社區文化歷史的角度去認識大澳,了解到大澳的社區發展,或許會對大澳產生另一種理解。同時,當大澳的大部分環境都是自然生態,其社區發展不免涉及對生態保育的討論。大嶼文化工作室 便趁著今年最後兩次日間的大退潮,大澳泥灘仍出現在今年的日光之下,在8月8日(初一)及8月22日(十五)兩日,舉辦了名為「初一十五的海洋約會」的體驗,讓參加者透過體驗了解大澳和海洋生態。

瘟疫與戰禍夾擊 肥料價格飆升 農夫慨嘆:愈種愈掙扎 

夏日炎炎,田間的向日葵朵朵開得燦爛,農夫卻眉頭緊鎖。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俄烏戰爭爆發,不單衝擊全球糧食供應鏈的運作,亦推高肥料及燃油價格。有本地農產品批發商指,多款肥料產品延期抵港,甚至缺貨數個月。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IG構建一個自由思辯的「北方廣場」

「北方廣場」是由一個中國留學生(下稱版主)於兩年前開辦的一個Instagram帳戶,內有六四事件較為罕見的舊照片,現時這個帳戶已有2萬2千個追蹤者。版主就讀藝術系,在疫情之初比較空閒,發現網上流傳的中國學生運動照片,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張相。他希望保留中國的老照片,於是根據不同歷史事件去整理照片,並在「北方廣場」上發布。 5月初,版主在IG

上水華山劣質復耕地 七旬農開荒一年 嘆垃圾挖不清 憂水患重臨 促政府增加支援

「無想過來到這裡耕田,要一邊種菜一邊清理泥頭!」70多歲的農夫阿戴說起農田的土質問題,眼裡有火。他原在粉嶺馬屎埔耕田,受收地發展影響,去年初接受政府復耕賠償安排,轉往上水華山復耕地重新耕作。他坦言,疫情下多了市民擔心再鬧菜荒,特別到農場選購他的菜,唯雨季快到,擔心農地排水建設欠佳,會重演去年水淹農田慘況:「一旦洪水由高地傾瀉落來,仿如置身『瀑布』,浸爛葉菜根,沙葛霉爛掉,有什麼辦法!」                                   

教大幼教拍影片代替駐校實習 學生質疑成效

隨著第五波疫情爆發,全港幼稚園及小學早於一月中便暫停所有面授課程。二月下旬,教育局更宣布所有幼稚園及中小學(除國際學校外)須提早於3至4月放「暑假」,迫使一眾教育工作者煞停手頭上的教學工作。不過,據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學生透露,教大在全港學童放假之際,仍選擇如期安排學生以拍攝教學影片充當駐校實習,有學生認為此舉令實習意義盡失。教育大學回應《誌》指,因應疫情會按「實習教學條件及學校復課情況,適時檢討各項措施,以維持學生『學校體驗』的學習質素」。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This is post 13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火車站外,有三個來自以色列的「小丑」,穿上鮮艷的服飾、掛著一個紅鼻子,穿梭在難民之間表演,與「過路人」一起翩翩起舞,頓刻之間,無論是婦女或兒童,臉上都展現久違的笑容。小丑們說,還有能力笑的,就讓我們在亂世笑下去。 「在與難民們交流互動的過程中,我們不需要使用到任何語言,卻能夠最直接地感受到他/她們當刻的心情及反應」,小丑之一的Nimrod Eisenberg告訴說。小丑團隊來自以色列一個非營利組織「Dream Doctors」,Dream Doctors所訓練的小丑通常會到當地的兒童病房表演,為病患與家屬帶來笑容,並減少病童在治療期間的焦慮,這批小丑又會被稱為「小丑醫生」。 在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之後,Dream Doctors 的小丑們很快來到了鄰近烏克蘭的國家,一隊到了摩爾多瓦(Moldova),另一隊則來到了波蘭的邊境。 苦中作樂 笑聲中鼓勵 「上個月(2月),我們仍在如常安排每日的生活時,突然發生戰爭,於是我們立刻去搜查有沒有甚麼事是我們可以做的」,Nimrod續說,在Dream Doctors目前約100人的小丑團隊裡面,大約有十人來自烏克蘭或俄羅斯,「對於我們來說,這次在烏克蘭發生的危機,不只是發生在世界的某一個地方的事,也包含個人的要素在內」。 Dream Doctors 很快就派了數名小丑先到摩爾多瓦,這個小國在戰爭爆發後同樣接收了大量來自烏克蘭的難民。而Nimrod與另外兩名小丑Javier Katz、Yaron Sancho Goshen則在戰爭爆發後約一個月,來到了波蘭的Przemyśl,「我們真的希望能夠提供協助,並且為人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改變」。 來到波蘭之後,小丑團隊每日穿梭於火車站、難民中心、邊境關口Medyka之間,有時甚至越過波蘭與烏克蘭的邊境,到烏克蘭那邊的關口,為正在等候過境的烏克蘭難民表演。小丑們既會演奏不同類型的樂器、發出奇怪的聲音,也會邀請兒童與婦女與他們一起互動,飽受戰火摧殘的人們,也會因為小丑的存在而展現笑容。...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在哈爾科夫的角落聆聽牧師的悲慟 :向神禱告 如何寬恕我的「兄弟」

This is post 12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俄羅斯獨媒停運 尚保獨立民調 :「軍事行動」依然是國民的興奮劑

This is post 11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記者走進基輔醫院 : 滿佈導彈地雷的基輔 藏不了的傷痕

This is post 9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This is post 7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專題報道

  • 全部
  • 47人案
  • 728上環暴動案
  • 中大暴動案
  •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
  • 俄烏之戰
  • 取締蘋果
  • 周梓樂死因研訊庭
  • 哀傷的出口
  • 國安法時代:唐英傑案
  • 學民十年思潮作動
  • 悼念六四案
  • 數據新聞
  • 梁凌杰死因研訊庭
  • 業主立案法團亂象
  •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
  • 爭氣人
  • 社區自救
  • 第五波
  • 背影
  • 陳彥霖死因研訊庭
  • 香港大道
  • 香港末代區議員
  • 香港禁書
全部
  • 全部
  • 47人案
  • 728上環暴動案
  • 中大暴動案
  •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
  • 俄烏之戰
  • 取締蘋果
  • 周梓樂死因研訊庭
  • 哀傷的出口
  • 國安法時代:唐英傑案
  • 學民十年思潮作動
  • 悼念六四案
  • 數據新聞
  • 梁凌杰死因研訊庭
  • 業主立案法團亂象
  •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
  • 爭氣人
  • 社區自救
  • 第五波
  • 背影
  • 陳彥霖死因研訊庭
  • 香港大道
  • 香港末代區議員
  • 香港禁書

遷戶荃灣 田嘢:香港不能沒有農業

田嘢是提倡「社區支持農業」的組織,由「港嘢」延伸出來,負責人浩盈和Nicole於2017年推行「田嘢」共購計劃,一直致力與本地農友及生產者建立長期合作關係,並成為他們與市民之間的橋樑,既幫助本地有機農戶銷售他們的產品,也同時鼓勵大眾實踐本地飲食。 雖然本地的蔬菜自給率現時低於 2%,要達到100%或實踐「Farm-to-Table(從農場到餐桌)」看似沒可能,但業界有很多有心人正為復耕而努力。” 田嘢的誕生 盈:「田嘢」是「港嘢」的延伸。最初成立「港嘢」是因為關注本地生產、生態環境和小店,那時以舉辦活動為主,例如探訪小店、食品工作坊、期間限定攤檔、「日常」小革命(每月一次的本地食材晚宴和分享)等。但活動多是一次性,如何能達到永續發展成了我們的課題。透過「港嘢」建立的人際網絡,我們接觸了不少農夫,便有了「田嘢」(售賣本地農產品)這構思。 落戶荃灣工廈之前,「田嘢」曾經在旺角租過地鋪,位置剛巧在七月爆發疫情的傳銷商附近。最後雖敵不過租金而搬遷,但也算是交「學費」上了寶貴的營運一課。選擇現址是因為比較近錦田,我們都住在那裡。現在的營運重心亦轉為網上共購,彈性相對較大。 Nicole:我和浩盈是在「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行動時認識,我們均是義工。從那時便知道香港有許多一流但逐漸式微的本地生產,因此想支持他們。後來,浩盈和朋友們成立了「港嘢」,繼而有了「田嘢」,我亦從參與者的角色轉為掌櫃,和浩盈一起推行「田嘢」共購計劃,看著「田嘢」慢慢成長,這些轉變都是自然地發生。 以共購的方式播種 Nicole:「社區支持農業」這概念是田嘢的宗旨。我們希望透過共購計劃集合一班長期支持者,定期訂購來自友善耕作、有機並高質素的本地農產品。田嘢現時合作的農場主要位於元朗錦上路、打鼓嶺和粉嶺一帶。我們盡力在銷售上協助小農,穩定需求量,他們便能專心務農,作更好的安排及更多元化的種植計劃。 田嘢不會讓共購客戶自行挑選所需,而是按土地出產,給他們分配時令的農產品。這樣的好處是農夫們不會因為普遍需求而單一種植某類農作物。物種的多樣性對泥土、昆蟲乃至生態平衡都非常重要。 現時田嘢每星期預備超過一百個「菜包」,分四天出菜到新界、九龍和港島。客戶的主要年齡層介乎三十到四十歲,多數是年青夫婦,對生活與食物品質有要求,也有一些是父母或體弱的人。給他們的「菜包」除了蔬果,也會有乾貨,以及食物的介紹或食譜。我們注重食農教育,希望客戶能了解食物的來源、保存方法等知識。 浩盈:當下游角色一點也不容易,如何傳遞上游(農夫)交託給你的心意(農作物)是一門學問。我們一直在學習的除了銷售,還有入貨、提貨、存貨、陳設、包裝和待客之道等。

走進農田 十六場農場導賞疫下解方

九月,即將進入秋冬,也代表着又是本地農場的好時節—菜心芥蘭白菜甘筍番茄椰菜西蘭花等等,港人愛吃的菜款又可以落種了。過多一、兩個月,秋冬葉菜就會率先上市,番茄甘筍就再等多一會吧,他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可以長出甜美的果實呢,難得的東北風來到時,就正可以煮個雜菜湯暖暖身心了。慢着,這一切,對你來說是否很陌生?對無時無刻其實都不知道自己在吃什麼的你而言,食物就是食物而已啊,從哪裏來的?嗯……大陸吧。香港,還有農業嗎?不需要農業吧。不是已經沒農田了嗎?撰文:黃妍萍(香港農業3.0項目研究團隊成員)圖:鄉土學社、菜園農業先鋒田、友好提供 認識農田 再思經濟、土地、食物問題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你甘願吃着不知道從哪裏來的菜?香港又真的只需要金融業嗎?在2020年已來到九月的今天,疫症依然存在,近日《明報》有報道撰文引述剛離世、出版了探討工作意義的《Bullshit Jobs》之人類學家David Graeber指:「我們或者可以開始想想,那些在家工作的人有多少人需要重回辦公室,有多少工作最好不做。」他又指,如果「經濟」是指人類互相提供物質需要及有意義的生活,那些最有「經濟」貢獻的,不只往往最低薪,也最不受尊重,也可能是最危險的。我們不是要指責大家不願付出金錢支持本地菜,農夫低薪、農業長久以來被描述成夕陽行業,絕不只是某個人的錯,當中問題關乎農業技術、運輸、農業政策等等,千絲萬縷。我們只希望,透過和大家一起走進田間,聽聽所謂「夕陽」背後一個個活生生的故事,可以知得更多,土地、食物、生命是什麼一回事,餐桌上的,從此不再只是飽腹的東西,而是可以引領大家思考更多、豐富生命的事物。 包羅常規農、新農、老農、另類農場 在走訪數十個農場後,我們發現,小小的香港、久被人認為是夕陽行業的農業當中,原來仍然充滿生氣。我們將舉辦十六場農場參觀團,帶大家看見香港的另一面。這些農夫,有會和你說微生物如何滋養泥土、身懷絕技的常規農夫(達記園文哥);有由老師變成農二代、勤上農業網鑽研農田科學的唐生(蕉徑唐生);有堪稱荷塘芥蘭王的老農周伯(華山周伯);有半途出家的新農Winnie(Winnie The Farm),由獨力開墾到慢慢吸引街坊鄰居,找到社區農場的出路;由在不斷從土地中收穫的同時,會去反思如何回饋泥土、一車車有機物堆到田間,希望養泥養生命的年青農夫小孔和Godwin(鄉土學社) ;有被野豬吃光了番薯,仍然不怒不嗔,只知大自然和人類原是互相依靠的竹姐(菜園農業先鋒田 The Pioneer

走訪本地農場後感(上):夕陽的另一面,是充滿活力的農夫

文:黃妍萍(香港農業3.0項目研究團隊成員) 圖:團隊成員、Winnie The Farm、友好提供 仍很記得小學時的常識書印着幾格菜田照片,旁邊寫着:「本地菜供應只餘2%。」那時只覺這都是正在消逝的過去了,離我們好遠,很不重要。長大後才發現,那幾格照片多麼簡化——因研究而走進一個個農場,才發現面積達10多20斗(1斗=7260平方呎)的不在少數,擁有5、6斗的也頗多。近年更一直有人入行,矢志成為生產型農夫。農業,原來可以是現在與未來。面對當中種種困難,他們又如何見招拆招? 提升農技:實踐、觀察缺一不可 新入行的農夫猶如白紙一張,耕種技術理應是最大難題吧?但這些新農所種的作物卻竟不輸蝕——在他們的田間常見到作物盛開的姿態,味道也好。有心,似乎真的能把鐵杵磨成針,他們日間落完田,夜晚還在勤上農業網、看書、問人……才終於種出這些美味的果實。然而求知只是第一步,他們不約而同地強調,最重要是實踐,「書、網絡會參考,但很多都不是太準確,種植不是單一方法就可以,哪樣最好真的要慢慢摸索,要實踐。」某農夫說。不去試,不會知道在這農場的微氣候和水土下適不適合。實踐之餘還需要觀察,不是依書照做做完就算,要看植物的反應:落完肥,菜有沒有長大一點、葉有沒有由青轉綠?如果有前人提點,就更事半功倍,因此有些農夫會去上耕種班,或跟從富經驗的前輩學習,甚至是向鄰田的資深農夫請教——即使對方種常規而自己種有機,在落藥不落藥以外,剪枝、施肥的時機等技術其實都可以相通。有些農友也會互相交流,有銷售平台更集結了幾個農場,定時互相拜訪,似乎可為技術問題上開出一條小小的新出路。 與「洪水」和野豬鬥智 除了技術,水浸也是一些農場會遇到的問題(部份更是因為附近有人做工程,令農場無端變成「谷地」),有人嘗試堆高田壆,有人挖池引水,有人將最濕的地在夏天多雨時節改種稻米,「或者預早鬆一鬆泥,做可以做的事。」某農夫說。野豬甚至野牛更是令農夫頭痛,今年秋冬,野豬更似乎比往年還要活躍,聽說不少農友都遭殃。但他們並不就此投降,圍欄被撞破了,沒有資金就用各種剩餘物料不斷修補;設置了電網,但這邊圍了,野豬就從另一邊入,「除非是全圍上鐵絲網,或者用鐵做欄吧,但很貴,也沒時間做。」某農夫說——一人農場,在金錢與時間上都難以負擔這些基建。而其實即使有鐵絲網,野豬還是會挖洞撞進來。只是縱有氣餒,他們也還是繼續見招拆招,某農夫說:「在欄下面鋪些膠吧,沒東西引牠來掘就不會把欄挨爛。」成效還待觀察。 雨棚與極端天氣的矛盾:夏天燙爛西瓜、遭強颱吹倒 蟲害和極端氣候也始終難解,這也是最多農夫提到的問題。有農夫以雨棚應對,「在膠紙棚內種,品質會較好,因為較少蟲干擾。沒了雨水,雜草也生得慢些。」但一到夏天,棚內就變成蒸爐,「人入去會呼吸不到,試過西瓜都整個燒熟了。露地空氣流動些會好點,但難兩全其美,所以會自己搭些網棚。」某農夫說。雖然夏天有機會太熱,但眼見一個個農場都設了這些大型基建,而大部份時間蔬果品質都不錯,不免令人疑惑是否搭大棚才是王道。但有次,另一農夫一語道破:「天文台說未來超級颱風愈來愈多,之前個棚腳打了一米深,倒了石屎,(颱風)山竹時都可以整個抽起。」與其每次投放無數金錢然後又被吹倒,他還是不搭了。那年不少農場的大棚都被吹倒了,至今兩年,都仍未能復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