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文化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國際誌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地方社區

疫情下小島藝術「實驗」失去互動 《南丫說:》關於南丫島未完的故事

國際誌

李明哲回家了 — 首次露面談五年來國安恐嚇、認罪不認罪和監獄的強迫勞動

法庭日誌

深水埗的士私了案 男被告認罪判囚3年 第二被告女教師審訊前去世撤控

社會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3):「奇蹟」之後 六個方艙突停用 地產商申請起樓

社會

他和他們同開新頁 唯一候選人李家超幕後競選團隊比林鄭月娥擴大近三倍 左派勢力IN 民主派全OUT

法庭日誌

1118 理大外圍暴動案 網傳碧街「人踩人」時段 警長稱只看到被告被警員圍堵

綜合兩個「無警時份」關鍵 14問警 :7.21晚上誰在指揮元朗警署?

This is post 9 of 36 in the series “香港大道” 世代抗爭備忘 二百萬人遊行後的行動分歧 記添美道一場群眾討論 Hallelujah少年 「基督徒要貼地」 佔領立法會3小時全記錄 抗爭者掙扎的聲音 中信大廈父女走難記 6.4女孩:「爸爸,謝謝你帶我逃過死亡」 「低級白恤衫」自白:特區政府高官們,夠了,請放過我們

讀者關注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

不缺席 在英國悼念六四33年的香港人

每年六四,香港人風雨不改在維多利亞公園燃點燭光,維園代表著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合法悼念六四的土地。去年警方以防疫為由全面封阻維園,對各區的「流動式」的燭光行為亦作出嚴厲監管。在如此高壓的政治氣氛下,今年再無人申請在維園集會,可想像未來「維園」每逢六四必成禁地,而「六四」悼念儀式將會消失在公共領域裡。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地下化。香港年輕女繩縛師Rika則帶出繩縳的不同面向予公眾了解繩縛所為何事。

覓地揠苗助長? 鏟平青衣綠化帶 起220米高公營房屋

5月11日,規劃署、土木工程拓展署及房屋署向葵青區議會提出「青衣西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將曉峰園東南處、與長康邨只相隔了一條青衣西路的「綠化地帶」改劃為住宅用地,並初步計劃興建3座220米高的大樓,提供約3800個公營房屋單位,預計容納人口為10300人。

《The Postman’s White Nights》遙望蘇聯 — 失竊事件劃破尋常 走出虛無之後墮進另一個虛無世界

紅紅綠綠的小屋堆砌在湖的一旁,鏡面的銀湖中劃着碟碟的波紋,一條小船從湖的一頭開到另一頭,每天如是,湖面上泛起的紋理亦如是,生活在村莊的老人們像生活在波紋當中,來來回回,也找不着生活的出口,他們像是在一個被遺忘的時空當中,還過着當年期許的社會公社式生活,拿着公關機構給予的年金,為着難以言喻的生命目標而活着。

瘟疫與戰禍夾擊 肥料價格飆升 農夫慨嘆:愈種愈掙扎 

夏日炎炎,田間的向日葵朵朵開得燦爛,農夫卻眉頭緊鎖。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俄烏戰爭爆發,不單衝擊全球糧食供應鏈的運作,亦推高肥料及燃油價格。有本地農產品批發商指,多款肥料產品延期抵港,甚至缺貨數個月。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IG構建一個自由思辯的「北方廣場」

「北方廣場」是由一個中國留學生(下稱版主)於兩年前開辦的一個Instagram帳戶,內有六四事件較為罕見的舊照片,現時這個帳戶已有2萬2千個追蹤者。版主就讀藝術系,在疫情之初比較空閒,發現網上流傳的中國學生運動照片,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張相。他希望保留中國的老照片,於是根據不同歷史事件去整理照片,並在「北方廣場」上發布。 5月初,版主在IG

上水華山劣質復耕地 七旬農開荒一年 嘆垃圾挖不清 憂水患重臨 促政府增加支援

「無想過來到這裡耕田,要一邊種菜一邊清理泥頭!」70多歲的農夫阿戴說起農田的土質問題,眼裡有火。他原在粉嶺馬屎埔耕田,受收地發展影響,去年初接受政府復耕賠償安排,轉往上水華山復耕地重新耕作。他坦言,疫情下多了市民擔心再鬧菜荒,特別到農場選購他的菜,唯雨季快到,擔心農地排水建設欠佳,會重演去年水淹農田慘況:「一旦洪水由高地傾瀉落來,仿如置身『瀑布』,浸爛葉菜根,沙葛霉爛掉,有什麼辦法!」                                   

教大幼教拍影片代替駐校實習 學生質疑成效

隨著第五波疫情爆發,全港幼稚園及小學早於一月中便暫停所有面授課程。二月下旬,教育局更宣布所有幼稚園及中小學(除國際學校外)須提早於3至4月放「暑假」,迫使一眾教育工作者煞停手頭上的教學工作。不過,據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學生透露,教大在全港學童放假之際,仍選擇如期安排學生以拍攝教學影片充當駐校實習,有學生認為此舉令實習意義盡失。教育大學回應《誌》指,因應疫情會按「實習教學條件及學校復課情況,適時檢討各項措施,以維持學生『學校體驗』的學習質素」。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This is post 13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火車站外,有三個來自以色列的「小丑」,穿上鮮艷的服飾、掛著一個紅鼻子,穿梭在難民之間表演,與「過路人」一起翩翩起舞,頓刻之間,無論是婦女或兒童,臉上都展現久違的笑容。小丑們說,還有能力笑的,就讓我們在亂世笑下去。 「在與難民們交流互動的過程中,我們不需要使用到任何語言,卻能夠最直接地感受到他/她們當刻的心情及反應」,小丑之一的Nimrod Eisenberg告訴說。小丑團隊來自以色列一個非營利組織「Dream Doctors」,Dream Doctors所訓練的小丑通常會到當地的兒童病房表演,為病患與家屬帶來笑容,並減少病童在治療期間的焦慮,這批小丑又會被稱為「小丑醫生」。 在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之後,Dream Doctors 的小丑們很快來到了鄰近烏克蘭的國家,一隊到了摩爾多瓦(Moldova),另一隊則來到了波蘭的邊境。 苦中作樂 笑聲中鼓勵 「上個月(2月),我們仍在如常安排每日的生活時,突然發生戰爭,於是我們立刻去搜查有沒有甚麼事是我們可以做的」,Nimrod續說,在Dream Doctors目前約100人的小丑團隊裡面,大約有十人來自烏克蘭或俄羅斯,「對於我們來說,這次在烏克蘭發生的危機,不只是發生在世界的某一個地方的事,也包含個人的要素在內」。 Dream Doctors 很快就派了數名小丑先到摩爾多瓦,這個小國在戰爭爆發後同樣接收了大量來自烏克蘭的難民。而Nimrod與另外兩名小丑Javier Katz、Yaron Sancho Goshen則在戰爭爆發後約一個月,來到了波蘭的Przemyśl,「我們真的希望能夠提供協助,並且為人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改變」。 來到波蘭之後,小丑團隊每日穿梭於火車站、難民中心、邊境關口Medyka之間,有時甚至越過波蘭與烏克蘭的邊境,到烏克蘭那邊的關口,為正在等候過境的烏克蘭難民表演。小丑們既會演奏不同類型的樂器、發出奇怪的聲音,也會邀請兒童與婦女與他們一起互動,飽受戰火摧殘的人們,也會因為小丑的存在而展現笑容。...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在哈爾科夫的角落聆聽牧師的悲慟 :向神禱告 如何寬恕我的「兄弟」

This is post 12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俄羅斯獨媒停運 尚保獨立民調 :「軍事行動」依然是國民的興奮劑

This is post 11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記者走進基輔醫院 : 滿佈導彈地雷的基輔 藏不了的傷痕

This is post 9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This is post 7 of 13 in the series “俄烏之戰”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專題報道

  • 全部
  • 47人案
  • 728上環暴動案
  • 中大暴動案
  •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
  • 俄烏之戰
  • 取締蘋果
  • 周梓樂死因研訊庭
  • 哀傷的出口
  • 國安法時代:唐英傑案
  • 學民十年思潮作動
  • 悼念六四案
  • 數據新聞
  • 梁凌杰死因研訊庭
  • 業主立案法團亂象
  •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
  • 爭氣人
  • 社區自救
  • 第五波
  • 背影
  • 陳彥霖死因研訊庭
  • 香港大道
  • 香港末代區議員
  • 香港禁書
全部
  • 全部
  • 47人案
  • 728上環暴動案
  • 中大暴動案
  •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
  • 俄烏之戰
  • 取締蘋果
  • 周梓樂死因研訊庭
  • 哀傷的出口
  • 國安法時代:唐英傑案
  • 學民十年思潮作動
  • 悼念六四案
  • 數據新聞
  • 梁凌杰死因研訊庭
  • 業主立案法團亂象
  •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
  • 爭氣人
  • 社區自救
  • 第五波
  • 背影
  • 陳彥霖死因研訊庭
  • 香港大道
  • 香港末代區議員
  • 香港禁書

疫下民間自救  物資轉贈平台「同你派」 聆聽基層悲歌

This is post 1 of 1 in the series “社區自救” 4月底一個周六的上午,尖東半島中心的一間髮型屋外,20多人像蜜蜂進出蜂巢般忙碌穿梭,他們不是在等剪髮,而是一羣義工正整理200多袋乾糧及防疫物資,準備出車運送轉贈深水埗的基層街坊。這個名叫「同你派」的義工團,前年由幾位護士發起,他們在網上募集物資轉贈有需要人士,發現兩年來基層仍飽受物資短缺之苦,而轉贈服務若要持之以恆,運輸、存倉、物資供應商和人手缺一不可。 少少無拘 

大角咀人嘅喇沙串燒店 疫情下堅守即燒即食

大角咀利得街,兩旁雲集六十年代入伙的舊樓,地舖車房、洗衣店及雜貨舖等地區小店,環繞新開的酒店和私人住宅連大企業商場,在這個旺角、太子與奧運交界,新舊建築並立,新一代活在舊區,自成一格。老街道一隅,「匯味堂」開業三年、連Google實景地圖仍未顯示出餐廳所在,夫妻檔司徒駿熙(阿熙)和黃芷茵(Dodo)在這資訊發達的年代,開店至今只是「佛系」宣傳,疫情下兩公婆胼手胝足,疫情下依然做即叫即食的串燒,堅持串燒的浪漫。 【記者劉曉靖報道】 佛系宣傳 用食物搵客 老闆娘Dodo在大角咀土生土長,丈夫阿熙亦已在此區居住十數年。連開業餐廳都選址在大角咀,二人定必對大角咀老區情有獨鍾。原來二人在構想之初,打算在大坑開店,希望小店效法外國風氣,讓客人輕輕鬆鬆地用膳。最終是在一次偶然之下,走進了三年前人煙稀少的利得街,遇到了空置的鋪位,就此結緣。 匯味堂開業以來,除了兩個易拉架,便再沒有特別進行宣傳。廚師出身的阿熙解釋指,由於他們燒烤、串燒方面是做「生燒」,若是做了太多宣傳,客人蜂湧而至,會一時間應接不暇,有「換枱」的壓力,客人不能輕鬆享用美食。 阿熙認真地說:「你要客人站在門外等兩個小時,才能進去吃一份食物的時候,其實那件食物又是否值得去等呢?如果做多了宣傳,會影響質素,那麼我寧願選擇質素,而不選擇那人(數)。」Dodo亦言:「我們覺得,如果客人喜歡吃,就自自然然會從他的口中,與身邊的朋友分享。」   堅持串燒「趁熱食」的藝術 疫情之下,外賣大行其道,阿熙和 Dodo堅持,即叫即做。Dodo:「很多客叫咗飯,我哋先煲飯」;在一個講求效率的速食年代,阿熙笑言:「是,我們是在倒米(做蝕本生意)⋯⋯」 匯味堂打從開業以來,已設有外賣,可是二人總是阻止客人叫外賣,因他們堅持串燒是即燒即食才好到原汁源味。例如串燒,哪怕只是帶到樓上去食,放到盒子裏去,焗了一會都已經有水蒸氣了,Dodo很緊張地說:「真是不行的!」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

《北角.香港:口述歷史》春秧菜市叮叮車鳴

談起北角,不少人隨即想起電車穿梭春秧街菜市場的獨特景象。春秧街於1933年由政府刊憲定名,最初的二十年並未有電車駛過,直至1953年,電車軌道由銅鑼灣延長至北角,並將總站改設於糖水道(Tong Shui Road)。從此以後,電車「叮叮」聲不斷,慢慢地駛過春秧街(Chun Yeung Street)鬧市的人群間,成為象徵北角庶民生活的一道城市風景。撰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註冊社工 彭綽婷 電車總站遷移前,春秧街街頭巷尾早已有不少檔販營業,售賣魚肉蔬菜和日用品等,成為北角首個街市。後來逐漸引來愈來愈多小販在此擺檔,1957年曾有小販為爭取有利位置擺賣,在地上寫上其姓名,晚上更直接席地而睡霸位;而1969年更有統計指出春秧街上有多達六百個小販聚集,可見其競爭之大。然而,攤檔密集、人潮如鯽,加上不時駛進街內的電車和汽車,帶來道路擠塞及清潔衛生等問題。1960年,小販管理隊(Hawker Control Force)成立之初,便以春秧街為首個巡查點,逐檔查閱小販的牌照。後來北角區民政處(City District Office)於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