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六四悼念不需要「大台」 何俊仁抗爭三十多年的一口氣

誌 BOOKMARK(0)

何俊仁及其餘八名民主派人士分別被控一項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以及一項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今早8.18流水式集會案判刑,何俊仁被判12個月,緩刑24個月,當庭釋放。在判刑前一天,何俊仁仍在其律師樓忙過不停,接受訪問時他表示有心理準備入獄,如果一旦判入監獄,算得上是「一種Relief」,「見到咁多老友坐監都感同身受,啲親人全部都識。(我)入到去坐,某方面都係一種relief 嚟。喺出面日日瞓唔著,有好多案做唔停要掛心,冇人會enjoy坐監,但就當俾我喺入面休息一陣喇。」

1989年5月27日在跑馬地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何俊仁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攝影師 Birdy Chu 相片)

見證首個百萬人遊行 三十三年民主路路難行

何俊仁在判刑前一天的早上,到不同的收押所四處奔波,探望因反送中運動而入獄的在囚者。身為律師的他在過去三十多年來,一直投身於香港民主運動,他曾想像過被政權禠奪自由,「點會冇諗過,只係估唔到呢一兩年嘅逆轉咁快。」

2019年6月,過百萬人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令不少人憶起1989年5月21日,一百萬名香港人為支援在北京抗爭的學生而走上街頭。由遊行到支聯會成立,何俊仁至今仍然歷歷在目,「當時搞公司註冊、向馬會租場辦『民主歌聲獻中華』,幾日就搞掂喇!即使係2000年打後,你唔申請任何野去集會,只要場面和平,你都知一定唔會被捕或被告,但而家已經冇呢支歌仔唱。」

何俊仁分析,2016年的本土主義興起,令中共政權有感特區政府無法依中央旨意管理香港,加快推倒香港作為民主、自由的陣地,只是支聯會當時並不是優先被打壓的對象。何俊仁感慨香港人與中國人有著共同的命運,「如支聯會將來被政權強行解散,都只係整個政治局勢嘅小縮影。我面對嘅處境其實係全香港嘅人,甚至係被中共打壓嘅人都要面對嘅厄運。」

何俊仁在今天(四月十五日)入法庭前仍然跟民主黨創黨成員李柱銘交頭接耳,何入法庭透露,入獄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王紀堯攝)

1989年民主中堅司徒華、李柱銘均是《基本法》起草委員。六四事件之後,發起遊行,李柱銘更創立民主黨。

不忘牆內戰友 面對入獄感平靜

他不苟言笑地說自己已比不少戰友幸運,被告的是公安條例,而不是國安法,「反送中期間,好有多人要坐,其中用國安法起訴嘅全部唔知刑期,保釋都無得保。更唔使講大陸嘅維權人士,被囚一年後都唔知有冇得見律師,仲有幾多酷刑、精神折磨。」

目前身負四宗案件,何俊仁估計今年的6月4日及年底的70歲大壽將會在獄中渡過,他笑言,「入去坐,某方面都係一種relief,喺出面瞓唔著,每日都有好多案見唔停,就當俾我喺入面休息一陣。」他又指現時內心平靜,寄語港人仍要懷有希望,「歷史唔會凍結咗喺呢個時刻,唔會凍結咗喺呢個專制嘅政權。總會有人推進,咁我哋只需要盡力做好自己嗰個部份。」他指即使無法參與六四晚會,亦會在獄中參與悼念六四及閱讀相關書籍,「我人喺香港,個心同大家都連埋一齊。」

何俊仁預言今年六四活動,他應該在牢中,但悼念不應有大台,港人可以自發去做。(王紀堯攝)

悼念不需大台 面對打壓靠港人自發

去年的六四晚會是三十年以來首次不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支聯會何俊仁認為往後舉辦與六四相關的活動會變得很艱難,惟他相信人心不會被泯滅,「如果真係冇得再搞燭光晚會,相信有心嘅市民都會用自己嘅方法點起燭光。悼念唔需要大台,香港人可以好醒目。」

相關報道
劉鐵民
繼續閱讀

「不能忘記 未敢遺忘」逆權流浪漢遭律政司「秋後算賬」追訟費

在香港流浪半個世紀的劉鐵民,年少時出走四處流浪,參加六七暴動、八九民運、雨傘運動,近年的2019年反修例運動亦從不缺席。晚年最愛寫牀頭詩,諷刺時弊,藉着寫詩銘記為香港犧牲的義士,「好多人問我為何參與抗爭,有時我跪着說,有時坐着說,世上太多不合理的慘事了,八九如是,2019年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