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敦「濃姐腸粉」創「亂九咁拉」「催淚蛋」百般滋味在心頭

「濃姐石磨腸粉」座落在佐敦上海街,店鋪名稱讓人想起老字號腸粉店,筆者以為有老師傅操刀整腸粉,但走進濃姐石磨腸粉,只見身形魁梧的男店主Johnny熟練地拉腸粉,不消數分鐘,就做好一盒熱騰騰的腸粉,女友Kimmy 把醬料包裝好,再把外賣給客人。  曾經有街坊光顧買腸粉,劈頭第一句就問:「咦,濃姐竟然是個男人?」 Johnny 笑著解釋:「我母親和女友母親同名同姓,都是叫濃姐,加上是女友母親把腸粉的秘方傳給他們,所以才叫做濃姐石磨腸粉。」 有志者事竟成 開拓另一門「手藝」 「濃姐」本人傳授了甚麼腸粉的秘方?Johnny 說,石磨腸粉和一般腸粉不一樣。一般市面上的腸粉都是用麵粉做成漿,再用布拉成,腸粉皮會較厚。「濃姐」店雖少,但五臟俱存,有一部鎮店之寶石磨機,腸粉都是用石磨陳米造成的米漿造,所以腸粉皮會較薄。他老練地把熱騰騰的米漿盤倒滿,又隨即舉起冒煙鐵盤子把米漿倒滿整個盤子,看起來易如反掌,但實際上卻要下不少功夫。  Johnny之前一直在親戚經營的琴行做鋼琴老師,但他自知道不能一輩子依靠親戚的幫助,認為「有能力搏一鋪為何不自己話事」,於是才開始修煉另一門「手藝」——整腸粉。「濃姐石磨腸粉」在2019年5月正式開業。那時候,他早上四時就到店舖工作,工作至凌晨兩點才回家,每日只睡了兩個小時。這種生活模式只是維持了兩至三個月。 幽默的他說:「愛因斯坦每天都只是睡四個小時,我睡兩小時,發覺自己發現超過了愛因斯坦的步伐,做腸粉做到變成了沒有靈魂的物體,所以真的要休息一下。」短短數個月,這間新開張的小店已經引來不少街坊客人,總算有穩定的客源。 受抗爭現場啟發 發明「催淚蛋」腸粉 開店不久,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一觸即發。街頭抗爭在油尖旺的橫街窄巷發生,警方發射橡膠子彈和催淚彈成為了日常。「濃姐」座落在市區,也成為了催淚煙的受害者。「就算隔了一條街,但子彈數量太多,濃度太高,所以煙就攻了過來。我試過有一晚是來不及離開,一關閘,煙就飄入來,我們又咳嗽又滲眼水,之後第二日就沒有辦法開店了。」 Johnny說,類似事件接而連三地發生,每次他都要把所有食材棄掉,有好幾天都不能開店。「因為聽了不少專家意見,食了催淚彈污染的食物很大機會有皮膚過敏,或者令免疫系統會有問題,所以我們連出前一丁都要洗一洗個面才再做,對面的超市也很誇張,是拆了再裝修,將所有風槽都扔了。」 然而,他們沒有因此視為不幸,反而用就社會事件表態,更用作靈感來源創作新的腸粉。「我最記得是九月多的時候,我就創立了一種腸粉就叫「亂九咁拉腸粉」,都表明了是閒人與狗不得吃用。」這種腸粉包含了「九」種材料,寓意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他說:「每一個人吃一條腸粉都有唔同的感受。」 還有另一種在餐牌上惹人注目的「催淚蛋」腸粉。這種腸粉的材料是「蛋」和「芥末」。Johnny會將芥末放進醬油中,而非腸粉內,讓顧客可以自行調配味道。 「芥末和胡椒是有比較近的味道,會讓人咳和流眼水,這會讓你回想起真正催淚彈的味道。」有一位食客未嘗過真正催淚彈的滋味就問他腸粉的味道到底是甚麼,他回答:「你食下咪知囉。」就在這個食客吃完這碗腸粉後當日下班就碰上街頭衝突,嘗過真正的催淚彈。漸漸地,這位食客也變成了「濃姐」的熟客。  除了這兩款,還有「扮曬蟹粉腸」、「生砌豬肉腸」等,都是Johnny的創新之作,亦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好奇前來一直試。  「濃姐」用石磨陳米造成的米漿造,與一般腸粉不同。 Johnny曾是親戚琴行的員工,他從女友母親身上學得獨門手藝—整腸粉,於是趁年輕出來創業。 捱過低谷為社會點燈 幫助有需要的人 訪談期間都可見Johnny和女友都是樂觀派,但不得不承認面對龐大的損失 。「催淚煙的影響,加上政治表態之後曾經一週收到八個投訴,差少少就要封店,食環都要來巡視, 食品製造牌照搞了八個月⋯⋯。」 面對種種打擊,他不禁想:「2020年的新年後,租約都過了三分之一,得到什麼了?好似越來越差,去到租都不能繳,我是否應該繼續呢?人是否應該有plan B ?」一連串對於自己得質疑幾乎讓他放棄繼續經營小店。 此時,有一個街坊走進腸粉店,得悉這個消息後就對著緊地對他們說:「你們要撐住,我不想你們放棄。整條街只有你們表態。你們是一盞明燈,如果繼續點亮,就會有更多人瞓醒,或者更多人表態。」 一言便驚醒了Johnny,他決定堅持繼續做。皇天不負有心人,捱過寒冬,生意總算有起色,街上竟然又多了數間新店就社會事件表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