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仰首天問 內心澄明燭光不滅

曾經,六四集會開始前,旁邊總有中年人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拿著蠟燭,狼狽地四處張望,找尋友人的身影。放工時間,天還未入黑,有時維園已經坐滿了好幾個足球場。每年的和平氣氛都沒有改變過,甚至平和到被罵到年年都行禮如儀,一切還是恆久不變地如此平靜,集會依舊悲哀但溫暖。

更多

《國殤之柱》高志活「不要餵養內心的野獸」

在出發往丹麥前,記者冒昧發送電郵約見,想不到高氏翌日便回覆應允。會面當天,我先從首都哥本哈根坐一個多小時火車,來到安徒生的故鄉歐登西 (Odense),再轉乘巴士,下車後沿著馬路、拐進一條鄉間小路,走了大約十多分鐘後才到達高氏的工作室。

更多

香港進入「慢版六四」的隧道 港大學生會主席郭永皓: 溫和求存喚醒公民 守護真相是基本底線

山雨欲來風滿樓,今年是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首年「六四」,傳來消息警方部署三千警力戒備在維園,維園一帶穿黑衣者違法,網媒早早傳風聲一入維園不論是平民或政治人物,一定「從嚴執法」。無處不在的紅線,燃點燭火悼念也變成一宗罪。如今學生領袖,還面對多一重法律風險,但港大學生會決定如期舉行「洗柱髹橋」的傳統,明言「守護真相是基本底線」。

更多

北京屠城三日後 港人缺席的旺角騷動

司徒華早上遂取消遊行,「三罷」變作自願性質,百萬遊行再沒有出現。記者翻查6月7日的傳媒報道,只有無綫電視以「一度有7000人跟防暴警察對峙」報道人數,其他是「逾千人」;另外,媒體較統一描述的罪行有燒車燒垃圾埇、向警員擲石、撬閘、破壞中資公司招牌等,只有《華僑日報》寫滋事份子有「企圖搶劫」。香港往後對當日的描述大多以無綫電視作標準,滋事份子達「7000名」,定性為涉及政治背景的、疑似「特工」混入人羣。

更多

預言六四悼念不需要「大台」 何俊仁抗爭三十多年的一口氣

在判刑前一天,何俊仁仍在其律師樓忙過不停,接受訪問時,他表示若不幸被監禁,算得上是「一種Relief」,「見到咁多老友坐監都感同身受,啲親人全部都識。(我)入到去坐,某方面都係一種relief嚟。喺出面日日瞓唔著,有好多案做唔停要掛心,冇人會enjoy坐監,但就當俾我喺入面休息一陣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