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情緒響警號 斜槓社工用靜觀迎接「第二場」疫症

Molly早於2009年便開始修習靜觀,並在2015年取得了基礎導師資格,故現時她在熱線兼職的同時,與不同的院校、機構合作,教授靜觀。之前的工作為她儲下不少人際網絡,剛開始「自由人」的生活時接工作不太難。然而,今年初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時,Molly的自僱工作因而停頓,直至近月才重回正軌。一場疫症,人在家,靜下來,逼使不少香港人「提早」面對退休式的生活,面對過去接近一年社會運動的糾結。疫症之下,Molly 在逆市中忙不停,一連十週的課堂也有過百人報名。靜下來,深呼吸,Molly 說:「香港人害怕自己焦慮,成為了另一種焦慮;很多人都問:『何時回復正常』,但疫症是不會完的,我們要學會接受世間的New Normal。」

此君堯不同彼君堯 黃店Youtuber:光復香港之前先光復自己名字

黃君堯執教結他十餘年,拍攝音樂教學片段亦踏入第十個年頭,平日Band 房樂器聲響透,如今音樂靜止了,他不甘於在寂靜中坐以待斃,搖身一變成為YouTuber,把鏡頭由Band 房轉移到社區,親身落區為黃店拍攝宣傳片,取名「區區有黃店」。受疫情影響,沒有人是局外人。然而,一位面對生意大減的黃店老闆,不為自己的店舖「告急」,反而為他人作嫁衣裳,黃君堯稱,「可能你會覺得,是我在為黃色經濟圈(付出),但可能是黃色經濟圈幫助我,令到我個人更進步,不再是固步自封」。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港停課,應屆中學文憑試的考期一再延期,應考之路漫漫,前路茫茫。教育局由一開始言之鑿鑿,稱文憑試「可如常在三月二十七日舉行」,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疫情蔓延至歐美、日本,外國留學生

小學老師變身口罩採購員 危難中平常心面對

終於,在農曆年假前,她收到第一批印尼口罩,也記不清是訂了六十包,還是八十包 (每包50個、沒有包裝盒)。「那段時期,上FB見到人說收到口罩心情激動,我收到第一批時都好激動,因為聽說會被偷又會不見。」回想當日的忐忑不安,笑中有涙。「這批口罩也經過測試的,當時未學識火燒中間那層,只用水測試面層是否防水。」雖然沒有包裝盒,但也有說明是BFE98,符合標準,又因為疫情未爆發,連運費每個僅一元,「留了一包給自己,過年時分派給朋友,之後就想再訂第二批,但那批已經加到三元一個。」

外遊卡滯銷 檔主「逆風」賣本地卡求存

香港人買外遊卡「必到之地」的深水埗鴨寮街,疫情之下依舊人流如鯽,只是賣外遊卡的排檔卻無人問津,「逆風SIM卡」是其中一間售賣電話卡的排檔,店主許智杰(阿杰)指,以往外遊卡的銷量佔整體生意額七成,現時幾乎都沒有了,他無奈地說,「如果疫情不完,香港人是沒地方好去,唯有是去長洲『扮放假』,或者是行山(消遣)」。全球封關,外遊卡滯銷,鴨寮街電話卡檔口如何生存下去?

難以呼吸的現場 記者脫「罩」之日何日來

這一年間,手機鈴聲響了又響,螢幕上滿滿都是即時新聞的通知。從反修例風波的新聞到新冠肺炎的最新消息,看的人消化不了,寫的人更加身心俱疲。記者的工作量大增,忙過不停。 消息滿天飛,記者人數比造謠少,記者活

疫情下限聚 線上的基督徒生活

首幾次網上崇拜,他們遇過收音不良、網絡緩慢等問題,幸有較年輕的實習神學生等幫忙技術支援。考慮到教友體驗,他們又在螢幕配上聖詩歌詞,方便教友邊看邊唱,只是有一點令錦輝覺得略為可惜,「我們採用混音器收咪聲和樂器聲,減少雜音,收聽時會專心些,但反過來也少了點人性化。因為平時會聽到大家一起唱聖讀、讀經文,用了混音器便聽不到了。」為了讓年輕教友看到同輩會更有親切感,原本還多留幾位年輕人幫忙直播、奏樂,但隨着政府早前立法禁止逾四人在公眾地方聚集,現場人數只好縮減為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