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Trump 挺Biden不輕易表態 美籍港人推動法案須在兩黨狹縫中遊走

共和黨代表特朗普以及民主黨的拜登的總統之爭,選舉結果很快揭盅。當地及香港不少媒體反映,現任總統特朗普四年來縱使積極營造反中反共的形象,美籍華裔的選民卻偏向支持堅持反中的特朗普。 特朗普指拜登一旦當選,美國將被中國吞噬;民主黨拜登則推測特朗普當選,美國將失去民主核心價值。美國總統大選激起社會二元分化,美籍華裔反過來支持「對華強硬」(“tough-on-China”) 的特朗普,共和黨的支持者不再支持特朗普,民主黨的支持者不一定支持拜登,全國陷入反中、核心價值的思想大混戰。《誌》獨立記者Andrew Collins 專訪過去不斷拉攏美國國會議員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北加州香港會,香港會對於這場歷史性美國總統大選,認為對香港的未來最好的選擇不是「誰選上了總統」,是注意權力天秤上的平衡點,因為往後支持香港民主的法案,必須遊說兩黨在眾議員及參議員的支持,在美國的政制並不是總統說了是。(文章末段【香港人權法案立法全靠特朗普?】) 【獨立記者Andrew Collins 美國報道、王鈴欣香港報道】 美國大選臨近,儘管民意調查結果並不準確,但前副總統拜登在調查結果中似乎略有優勢。在武漢肺炎的緊張局勢以及貿易戰的加劇下,中國成為今年總統辯論的熱門話題,亦是討論外交政策時的重心。 在華盛頓,對中國不信任的情緒高漲,拜登和特朗普都在辯論中承諾採取「對華強硬」(“tough-on-China”) 的立場。拜登稱習近平為「暴徒」(“thug”),而特朗普一再將美國武漢肺炎困擾的責任歸咎於中國。 選舉成敗事關重大,而且政治分歧很嚴重。高調的民主黨參議員,包括桑德斯、沃倫,還有拜登的競選活動,都將特朗普稱為對民主的威脅。特朗普回應說,如果拜登獲勝,「(美國)將歸於中國」。 Charles 是一名來自北加州香港會(以加洲為基地)的民主派人士,為這場大選對香港的未來的意義,他提出了一些想法。現在,他在發展蓬勃的矽谷資訊科技部門工作。他在1990年代從香港移民到加州。由於Charles 所做的事具敏感性,他要求匿名接受採訪。 問:可否告訴我你在北加州香港會內的工作? Charles :在2014年雨傘運動之前,除了關注香港的新聞外,我沒有參與香港的本地事務。去年,也就是反修例運動開始之前,我參與了更多有關香港事務的活動。之後,我加入了北加州香港會,並到訪位於(三藩市)灣區的五個國會辦公室,遊說政客,爭取他們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支持。 我們是一個半正式的無領袖組織。 北加州香港會去年總共到訪了六個國會辦公室,並與國會人員會面。今年,我們亦有與國會人員會面,遊說他們支持目前的兩個法案。 我們不是在選聖人 問:雨傘運動如何令你開始參與有關香港的事務? Charles :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前,我一直在網上關注香港的時事。在雨傘運動之前,我認為只要經濟穩定和繁榮,香港人就不會在乎中共政權如何慢慢侵蝕「一國兩制」。在 2019年,投票和參與和平示威的人數,令我真正感受到,香港人終於覺醒了。他們關心他們的未來,要求制度改革。看到很多人參加集會,我也感到很鼓舞。他們的要求應得到重視,因為政府通過《引渡法案》的決定將影響他們的未來。 問:據你所知,在美國和加州,有多少人覺得特朗普不民主。你會怎樣回應這些擔憂? Charles :你都知道,特朗普不是個聖人。但是,我們現在要選的,是一個總統,不是一個聖人。特朗普在很多事情上都採取一個對立的態度。我常告訴人,我們該把候選人的私生活忘掉。 不容易表態「我支持誰」 問:作為一名美籍港人,你認為最終誰人贏出大選對香港和三藩市港人來說會有很大差別嗎? Charles :我個人認為會有很大的差別,但是很多人都不願意為支持那一個候選人表態。在我們組織內,我們並未真正談論此話題。我們的重點是要(獲得)兩黨的支持。任何拉攏過不同政黨的人都會告誡你,千萬不要說「我們是共和黨的支持者」或「我們是民主黨支持者」。尤其是如果你在灣區(Bay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