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 二百警搜蘋果日報 搜查令範圍成疑

今早約十時半,約二百名警員進入壹傳媒大樓,《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向警方要求出示搜查令,否則不應翻查職員文件。至上午十時半,《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向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壹傳媒代表律師不獲批進入蘋果日報大樓。 撰文:《誌》記者 十一時,黎智英被押回壹傳媒大樓,黎向後的雙手被戴上手銬,被押至二樓的辦公室搜查,截至下午一時,仍在進行,期間黎智英向記表示:「(《蘋果日報》將來會如何?會唔會阻礙新聞自由?)無得驚,煮到埋嚟就食。係咪阻礙新聞自由?唔駛講啦。」警方在搜查期間於港聞部內拉起封鎖線,在場的《蘋果日報》職員質疑其搜查令的範圍,並質疑在沒有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搜查是否合法,強調壹傳媒稍後會進行司法覆核。 警方PPRB隔絕《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網》及多間外國媒體如AFP、REUTERS、美聯社後,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向傳媒指出,行動主要目的事搜查和和檢取證物。他指出已經與過往的行動不一樣,因為這已經向負責人展示搜令。由於行動牽涉一間傳媒機構,所以警方做了一個初步搜查評估會涉及新聞材料的部門,例如「編採和記者」,「有很大的機會有新聞材料的話我們就不會去那邊搜查」。 但壹傳媒職員向《誌》提供的影片中顯示,有便衣警員隨時翻看財經部記者的採訪資料,當職員質問該警員:「有無權去搜查」,警員調頭往另一方向走。事後警方將搜索範圍擴大,在靜態組的政治部劃起封鎖線,又阻止在座位內的壹傳媒職員拍攝,李桂華一度跟總編輯羅偉光調停。李重申不阻編採人員工作;總編輯羅偉光反駁:「拍攝是編採人員工作之一,剛才你在記招說不阻編採人員的工作,但你的同事在阻止我們。」李桂華最後讓該名受阻的職員重回工作座位,但堅持提醒「不要拍攝」。 據悉,警方入蘋果日報大樓的搜查令不包括新聞材料及編採部資料。 《明報》報道引述壹傳媒執行董事張劍虹的代表律師的消息指:手令不包括壹傳媒大樓。現場消息指,高層因手令不涉蘋果大樓,一度拒絕警方進入黎智英辦公室,但警方強制進入,並警告有關職員可能犯阻差辦公。《蘋果日報》已發出內部通知,勸同事在途中的同事折返。總編輯羅偉光向內部發出通知:「各位同事,請大家緊守崗位,今日所有新聞照常出街。公司已安排律師。謝謝大家」。 《蘋果日報》內部通知如下: 「鑒於將軍澳辦公室有突發狀況,各同事暫時不要上班,在途中的同事請即時折返。穿梭巴士將因應要求暫停來回將軍澳廠房至調景嶺的服務已上班的同事請留在座位上工作,等候下一步指示。」

更多

一場社工角色的審判 :一旦牴觸了警察的職責 就能抹去社工的職責?

「反送中運動」案件陸續進行審判,二十四歲社工劉家棟被控阻差辦公罪成,判囚一年,即時監禁,不准保釋。在粉嶺法院宣判一刻,全場嘩然。 記者:陳順意 去年七月二十七日「光復元朗」行動中,劉家棟沒有戴裝備,脫下口罩,舉高雙手,右手手持社工證,站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在警察推進時緩慢後退,並高聲呼喊「我哋退緊」、「俾啲位置示威者後退」,希望能以社工的身份,減少雙方在衝突間會造成的傷害。然而推進速度比後退速度快,劉被一名警員的盾牌撞倒,失去平衡,跌進警察的方陣內,被壓倒制伏。他被控阻差辦公,被捕後因受傷轉往醫院,卻被拘留了超過六十四小時。第一次上庭時,他不顧醫生建議,戴著頸箍,堅持親自出庭。 事件發生了差不多一年後,於上月底進行了連續兩天的審訊。第二天續審已要做結案陳詞,那天大家都以為要宣判,休庭期間,筆者看見劉家棟雙眼通紅,拿著水瓶的手在抖震,與他一貫的堅定成了對比。最後,裁判官決定押後至六月十七日裁決,算是暫時鬆一口氣。 劉媽媽在家煮飯等兒子回家 今月初,筆者相約了劉家棟做訪問,那時他還說按過去一些案例,即使罪成,也不會太嚴重,有可能是罰款處理,不太擔心。 判刑的下午,他的朋友們和一些支持者,本抱著較為輕鬆的心情面對判決,沒想過等到的卻是令眾人眼紅落淚的結果。以此罪最高刑期是兩年來看,也以過去的案例去分析,判囚一年確是「重囚」。儘管辯方律師嘗試向裁判官蘇文隆陳述劉家棟的家庭和工作背景、在關心青年自殺及改善殘疾人士院舍質素等社會議題上的參與,以作求情,並提出保釋上訴申請,但均未獲蘇官接納,宣告「即時還柙」,便結束了這場審判。 步出法庭後,眾人神色凝重,除了吐出「荒謬」二字,似是再也找不到任何合適的話。與劉家棟相熟的友人在筆者身旁說:「無諗過係咁,我連佢啲物品都無帶到嚟」,在調整情緒的同時,她還在想稍後該如何告知他的父母有關監禁的事 — 劉的雙親沒有前來聽判決,而是留在家中預備飯菜,等待兒子平安歸家,卻沒想過這天等不到他回來。 良心跌咗去邊? 前來聽審的社工們不免擔心案例一立,現時其他有控罪在身的社工,日後在審判時,亦有被重判的危機。「而家就好似係用司法程序去界定各行嘅專業職責,係咪警察的職責就是職責,而其他人所做的,一旦牴觸了警察的職責,嗰啲就唔算係職責?」筆者與劉家棟的一名同事聊天時,他如是說。 等候囚車期間,控方律師步出法庭,支持者隨即向其大叫「無良心」、「你個良心跌咗去邊?」控方律師沒有理會,急步走上一輛私家車後離去。 囚車來到,眾人一擁而上,舉起「五」「一」手勢,高喊著「撐手足,撐到底」,囚車越駛越遠,與劉家棟較相熟的幾位朋友哭紅了眼睛,揮手作別,一直到囚車消失於眼前。 翻看《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第一部分 — 基本價值觀及信念」中寫著︰ 4. 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 5. 社工相信任何社會都應為其公民謀取最大的福祉。 站在前線,劉家棟也是如此相信。

更多

催淚彈槍槍口零距離貼身恫嚇區議員 人權組織:違人權法指引

自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警隊的濫捕、濫開槍及濫暴的問題舉世關注。《誌》公民記者於五月二十四日拍攝到防暴警在軒尼詩道的驅趕行動中,有警員舉起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並將槍口零距離貼身指向區議員的胸口、手臂。該名單手持槍的防暴警右手食指扣緊扳機,作勢開槍,區議員命懸一線。《誌》向當事人展示相片,被槍指嚇的區議員質疑警方「已還有沒有守則和專業可言」。香港人權組織羅沃啟指出,照片顯示警員準備扣下扳機,「是罔顧安全,意圖嚴重傷人」。 警方截稿前未有回覆。 撰文:《誌》記者 五月二十一日晚上,全國人大授權人大常委會立港版國安法,並將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港實施。緊接的周日(五月二十四日),有網民號召當日正午在銅鑼灣舉行反國安法大遊行,縱使不獲警方批「不反對通知書」,有市民堅持由銅鑼灣SOGO遊行至灣仔,反對突如其來的港版國安法。 槍口對正胸口 警方佈防嚴陣以待,下午約一時已在灣仔發射當日首枚催淚彈,驅散人群。《誌》公民記者當日於下午一時十四分在銅鑼灣軒尼詩道與波斯富街交界,拍攝到一排十多人列陣的防暴警往銅鑼灣方向前推進,途中遇上翹手連成一線的區議員。防暴警陣形中,有防暴警先向區議員發射胡椒噴霧,多名區議員中椒往後退。 其中一名掛上行動代號 [HQ T2–1 302] 的防暴警兩次單手擎防暴槍,槍口貼身指向區議員陳俊裕的胸口,再衝前貼至位於右側的區議員曾振興手臂。從相片清楚可見,曾振興與槍管是零距離。《誌》記者事後得到曾振興的確認,曾確實當日退後時,身體感受到「柱狀物體」緊貼身體,隨後亦從現場的義務急救員獲知是一支催淚彈手槍。 整個驅散過程中,身後隸屬灣仔總部的高級督察一直用手從後拉住在舉槍的警員,疑似阻止該名警員再度舉槍,隊尾的警察公共關係科亦追上前。其後舉槍的警員垂下槍口,轉用左手舉起警棍推前。 事件中,槍口一度貼近黃大仙區議員陳俊裕(龍上),陳指當時沒有留意槍管有沒有碰到胸口,但清楚感受到槍口跟心口的距離是數厘米。陳俊裕見到相片後,感到驚訝,形容持槍警員「好黐線」,「如果這支不是催淚彈槍,是真槍,我們會如何?」陳俊裕憶述,當日眼前的警員很狂躁,與防暴警碰頭之前,陳俊裕確定防暴警已開了催淚彈槍,當槍口指向他們之後,數名藍衣公共傳媒聯絡關係科(PPRB)的人繞過防暴警走前,一人開咪說:「不要理他們(區議員),這班人做Show的,做馬騮戲的。」PPRB 說罷,走在防暴警面前做阻隔,陳形容感覺上PPRB 是在調停。 義務急救員目睹警持槍推進 陳俊裕質疑香港警方還有沒有專業守則:「五位區議員面對十多位防暴警,我們一直退後,只孭住背囊,為何出動胡椒噴霧,近距離(催淚彈)槍指我們?現時警方的『工作守則』是否存在呢?」相中最左面的黃大仙區議員鄭梓健(竹園北)目睹防暴警瘋狂的狀態,連環噴胡椒噴霧,槍口對正他們,他亦質疑持武器的警員是「想驅散,還是想開槍」? 另一位被槍口指向手臂的屯門區議員曾振興憶述當日情況,「防暴開始有對人群警告,叫『你哋快啲走』」。曾振興稱,有留意到當時的防暴警員是「上了裝」(穿上了防護裝備),手不斷搖胡椒噴霧,手持警棍、催淚彈槍。曾振興說,「(在場區議員)知道他們(防暴警員)應該有行動」,於是在場區議員便想發揮他們在場監察的作用。 擬向警方索影片 徹查事件 曾形容,警方對在場區議員作推進過程很快,由施放胡椒噴霧到感受到有柱狀物體指向自己身體的過程,歷時兩至三分鐘,期間有防暴警向他的眼直射胡椒噴霧,在義務急救員協助下,去到希慎廣場附近地下接受清洗。曾振興說,從義務急救員口中,曾振興才確定,當時防暴警員指向自己身體的是一支槍。當下情況混亂,曾振興坦言「其實沒有『驚』的感覺」。當日身在區議員堆的區議員伍健偉指,細看圖片「我理解為已經隨時發射的狀態」,他質疑:「這會否是一個警務人員應該要做的事?」 陳俊裕表示,會向警民關係科聯絡,索取當日那段時刻的影片,追究責任。曾振興稱,希望去信警署檢視五.二四槍口貼近身體的事件,但曾振興亦坦言現時制度崩壞,監警會可能連投訴個案都沒有辦法成立,故他期望可以透過十七區區議會聯合會議來檢視相關的警暴問題。 警隊通例對舉槍欠規管 《誌》記者在今年的抗爭現場發現,防暴警驅散人群的行動時,前線防暴警持槍的人數明顯比去年多,一小隊至少有催淚彈、胡椒球彈槍及布袋彈三支槍。踏入五月,警員在中環、灣仔、旺角鬧市多次近距離舉槍指嚇市民。 自2003年起,警隊一直未有公開的《警察通例》第二十九章(即「武力與槍械的使用」章)。去年九月三十日,警方沒有向外公布的情況下修改第二十九章。修改之後,只要對方做出「頑強對抗」,其定義是「作出實質行動抗拒人員的控制,其行為可能引致他自己或其他人受傷」,警員便可使用催淚彈的武器。 可是,在《警例》中沒有訂明舉槍、以及限制槍口貼近對方身體的確定準則。 「在《警例》第29–04條就拔出/舉起槍械作出規定。分區指揮官會仔細研究每宗案件的情況。除非有跡象顯示人員拔出或舉起槍械這項行為不當,否則無須編寫雜項調查報告⋯⋯如分區指揮官如認為恰當,則聽取口頭匯報已足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