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三周堅持清零 網上流行「潤(run)學」「逝者」名單再被傳至區塊鏈

被傳上區塊鏈的「上海逝者」名單。

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指出,上海疫情近幾天有下降的趨勢。單日新增報告100例以上的街鎮已連續3日緩和,表示「社區擴散得到有效遏制」,但上海在19日在上通報新增本土新冠19442陽性感染病例,另新增7名死亡案例,距離「全面清零」仍然有一段距離。外媒傳20日(周三)成上海解封的關鍵日,但上海居民始終盼不到解封日,民間與官方、以及官方內部在網上的角力漸趨激烈。

中國防疫專家鍾南山早前發表論文主張中國不能長期追求「動態清零」,但相關報道在4月18日被披露後已被刪。官媒早前反而刊登他4月8日較早的演講,內容是指中國目前仍應堅持「動態清零」。上海的民怨繼續升溫,街道的樹幹和街燈上出現白布紅字的橫額——「人們正在死去」、「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以及「反對無限制封城」等標語,表達對「清零政策」的抗議,掛上橫額的男子最後被捕。 

官方也留意到民怨升溫,當局早前已經派重量級人物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日前到上海視察,前往老舊社區等地「實地考察」,但卻被網民發現在大廈天台「擺拍」(擺姿勢拍照);上海副市長陳通亦「落區」,訪到一戶雪櫃和桌子上擺滿了糧食的人家,也被網民發現陳通在訪問期間一直把雙手收藏在袖子裡面,被網民諷刺反問:「是極度嫌棄嗎?」

先封國歌歌詞標籤 「潤學」說法大行其道

官方各種安撫民情和穩定民心的措施似乎惹來反效果,網上不滿的聲音繼續發酵。官方微博過去幾天來封殺了多個「敏感」的熱搜話題。大批網民以中國國歌第一句歌詞「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為標籤,在中國社交平台發帖泄憤,但相關標籤帖文隨即遭網管封殺。

有指微博封殺國歌。(網上擷圖)

微博上敏感的關鍵字被封是常有之事,在疫情爆發的時候,民眾須取巧一點改其他字眼在網上討論。 微博上出現另一個流行用語「潤學」。「潤」取「run」的諧音,意思是叫大家「能Run 就Run」,儘快逃離中國。微博上的網民紛紛指「有錢潤就潤」、「每天都有人跟我說,熬一下,熬過去就好了!我告訴你們根本不會好的!這只是一個序幕。生生被逼成潤學家」,也有網民認命說「潤學」只是一種自我麻痹,「有實力早就潤了」。現時,「潤學」還未在微博上被禁止使用。

綜合各媒體的報道指出,上海微信、百度及谷歌(Google)上的「移民」搜尋次數暴增。其中《金融時報》4月17日的報導採訪十多家移民諮詢公司上海封城後,本月的幫助請求急劇增加。報導並提到,在大陸社交媒體微信上「移民」相關關鍵詞搜尋量自4月初以來,數量增長了近7倍。

「逝者」名單再傳至區塊鏈

網路上有關上海市民在疫情下死亡的報道及傳聞不絕,上海官方迄今仍未公布此波疫情的死亡人數,引發不少網民質疑官方企圖隱匿真相。微信上近日流傳一篇題為「上海逝者」的文章,記錄此次疫情中非正常死亡的人,包括因等核酸檢測報告去世的經濟學家郎咸平母親、因哮喘遭自己醫院拒收過世的護士周盛妮,4月2日自殺的虹口區衛健委信息中心主任錢文雄等人。

被傳上區塊鏈的「上海逝者」名單。

後來文章被刪除, 有人就把內容上載到區塊鏈上,製作成一張名單。該名單的個案數目由被刪文章的70宗上升逾160宗,並不同人上載的資料而製成,需要輸入的內容包括死者居住的城市、小區、甚至地址、事件詳情、逝者生平和履歷等。名單中不少個案是來至網民在小區的親身經歷、親友的經歷、朋友的消息和網絡的資料等。名單上有小區老人「測試陽性後,不堪壓力,在家中跳樓身亡」,也有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已退休教授「四小時全城求醫無果」離世。

不少個案的的訊息來源都是「不明」,但也有為數不少的死者為資料上傳者的親人,名單有圖片或訊息為證的死亡個案。 其中一個逝者的外公因為延誤救治所以去世,孫兒仔細記錄了外公等待救護車到死亡的過程。

11:30分外公說他呼吸困難,於是用應急氧氣瓶給其吸氧。 撥打120急救電話一直提示座機正忙,直到11:37才打通並告知其地址,獲知會派車前往。 

但救護車一直沒來,12:20再次撥打告知還沒有車輛能夠前往。外公呼吸越發衰弱,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不用了。” 

母親崩潰了,120、110、119都撥打了一遍。而我只能枕著外公,希望他能更方便呼吸。聽見他的呼吸越來越弱,間隔越來越長,害怕再也沒有下一次呼吸。

新冠病毒個案的死亡診斷書

解封之日何時到?上海居民問了這條問題一遍又一遍。他們不滿的輿輪被封殺,改個說法繼續表達;官方不公佈的消息和個案,民間用力量記錄再整合。上海封城期間這場民間輿論和官方說法的角力正全面展開。

王芊

兩岸新聞記者

返回

Suck Channel 案 被告伍文浩被裁定7罪名成立 還柙至5月19日判刑

繼續

兩旁聽人士被控「發表煽動文字」等罪 彭牧師保釋被拒 還柙至5月19日再訊

最新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

不缺席 在英國悼念六四33年的香港人

每年六四,香港人風雨不改在維多利亞公園燃點燭光,維園代表著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合法悼念六四的土地。去年警方以防疫為由全面封阻維園,對各區的「流動式」的燭光行為亦作出嚴厲監管。在如此高壓的政治氣氛下,今年再無人申請在維園集會,可想像未來「維園」每逢六四必成禁地,而「六四」悼念儀式將會消失在公共領域裡。 維園燈滅之後,香港人漸漸放眼海外。 除了維園,英國是持續舉辦六四晚會的地方,有一位香港人,不論聲勢多寡,年復年堅持辦六四集會。八九六四來到第33個年頭,那一年在英國發起集會的港人吳呂南依然堅持,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外舉辦六四悼念活動。 33年來,自嘲「大中華膠」的吳呂南風雨不改說出他的信念。 吳指,英國集會曾經慘淡,有一年僅10數人前來悼念,但隨著2021年年初英國開放BNO簽證,港人移民增加,去年的六四集會,非正式估計有超過一千人參與。對於港人移英後為六四集會注入新的能量,吳呂南坦言樂見這趨勢。...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李明哲回家了 — 首次露面談五年來國安恐嚇、認罪不認罪和監獄的強迫勞動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在2017年在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早前刑滿並於4月15日上午返抵台灣,及後遵照防疫等規定隔離期滿後,與妻子李凈瑜於5月10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攝影記者們在立法院群賢樓8樓的會議室外的電梯口等了良久,直至記者會預定要開始的時間,兩人還未現身。10分鐘後,身穿白色恤衫的李明哲和李凈瑜緩緩走出電梯口,在傳媒的閃光燈下深深鞠躬,感謝各界沒有忘記李明哲。   不承認「間諜罪」 李明哲在2017年3月19日,自澳門入境中國後失蹤,中國友人在拱北口岸外等不到人,亦無飯店入住紀錄。他在記者會上憶述,當日他一如既往經由澳門入境珠海,過關後即被逮捕。在接受審訊前,國安多次詢問他「在台灣受哪一個官方單位資助」、「這些資金是用來資助中國哪些人? 」, 並且多次暗示兩岸過去有「交換間諜」。 在審訊期間,李明哲承認「顛覆國家政權罪」,但不承認「間諜罪」。他解釋:「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是我個人的事情,而間諜罪會牽連整個台灣政府,我不能出賣我的國家。」 他當時就配合了大陸的審訊,完成顛覆政府的筆錄和供詞,但他說這樣說只是為了可以回到台灣。「這些證詞都是無意義的,因為那場審判本身就是非法的。我被綁架後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回家,為了做台灣人。」 沒有意義的審判 李明哲指,在審訊前因不想配合大陸當局的審判,多次明確表明不想聘請任何律師,但長沙國安局用他的罪名本刑最重可為「無期徒刑」之由,要求李明哲同意接受他們找的官方義務協助律師,又對他說「你的罪行有機會判無期徒刑,你還要不要回去敬孝。」 在審判過程中,大陸不允許他作答辯行為,只允許他讀出準一篇當局事先審核過的認罪書。其他都由所謂的「官方律師」代替我發言,李說,這些舉動都是使大家以為大陸政府是「依法行政」。 李明哲判刑後在湖南赤山監獄服刑。李稱「在監獄沒有受到過份虐待」。監獄的法規規定勞動時間是每天8小時,必要時可以增加1小時,法令也有規定每周有一天教育日和休息日,還有節假日休息。然而,他指當時每天工作時間卻長達11至12小時,而在赤山監獄除了過年4天外,從來沒有休息日,連教育日有時都會被監獄要求加班。他說:「監獄為了規避國家法令,還偽造假的出勤紀錄本,強迫服刑人員簽字。」 李明哲在監獄裏受到的唯一是精神虐待,就是當局不允其他犯人與他說話,只有幾個特別幾個犯人可以與他接觸。「他們試圖監管我的一言一行, 和我說話的犯人會受到關禁閉的處分,給我很大的精神虐待。」 李明哲今天在記者會不斷擤鼻涕。李凈瑜解釋,丈夫最後一年被調到裁布工廠,過多棉絮讓他得了這種「職業病」,回台後因為疫情居家隔離,還沒有到醫院進一步檢查。 李凈瑜的高調救援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火車站外,有三個來自以色列的「小丑」,穿上鮮艷的服飾、掛著一個紅鼻子,穿梭在難民之間表演,與「過路人」一起翩翩起舞,頓刻之間,無論是婦女或兒童,臉上都展現久違的笑容。小丑們說,還有能力笑的,就讓我們在亂世笑下去。 「在與難民們交流互動的過程中,我們不需要使用到任何語言,卻能夠最直接地感受到他/她們當刻的心情及反應」,小丑之一的Nimrod Eisenberg告訴說。小丑團隊來自以色列一個非營利組織「Dream Doctors」,Dream Doctors所訓練的小丑通常會到當地的兒童病房表演,為病患與家屬帶來笑容,並減少病童在治療期間的焦慮,這批小丑又會被稱為「小丑醫生」。 在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之後,Dream Doctors 的小丑們很快來到了鄰近烏克蘭的國家,一隊到了摩爾多瓦(Moldova),另一隊則來到了波蘭的邊境。 苦中作樂 笑聲中鼓勵 「上個月(2月),我們仍在如常安排每日的生活時,突然發生戰爭,於是我們立刻去搜查有沒有甚麼事是我們可以做的」,Nimrod續說,在Dream Doctors目前約100人的小丑團隊裡面,大約有十人來自烏克蘭或俄羅斯,「對於我們來說,這次在烏克蘭發生的危機,不只是發生在世界的某一個地方的事,也包含個人的要素在內」。 Dream Doctors 很快就派了數名小丑先到摩爾多瓦,這個小國在戰爭爆發後同樣接收了大量來自烏克蘭的難民。而Nimrod與另外兩名小丑Javier Katz、Yaron Sanc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