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擬設國安法庭 民進黨立委提修訂國家安全法審間諜

根據台灣媒體報道,民進黨立委羅致政等人提案擬修訂「國家安全法」,希望設置「國家安全專業法庭」,由受「國家安全相關專業訓練或在職研習訓練」的法官審案,有國民黨的立委稱此舉顯為「警總再現」,重現「美麗島大審判」。聯合報報道指,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許智傑等18人近期連提四個修法草案,包括「國家情報工作法增訂第32之2條文草案」、「國家機密保護法增訂第38之1條文草案」、「反滲透法增訂第11之1條文草案」,主要訴求都是要求增設國安法庭。

民進黨立法委提案:由指定國安法法官處理

報道中提及,民進黨羅致政等人指近年許多違反國家安全案件,法院對相關犯罪者屢屢輕判。根據台灣高等檢察署統計,從2015年到去年9月,涉犯國安法共222件,判決確定的141人中,有罪者137人,判刑6個月以上者僅19人,其餘均為6個月以下或拘役、可易科罰金,種種判例讓共諜有恃無恐,對國家安全的維護不利。

立委提案要求,針對此類違反《國家安全法》的案件應由具國安專業知識之法官,於國家安全專業法庭中審理,使危害國家安全之人受到應有制裁,以維護國家安全不受侵害。而此類法官每年應接受一定時數的國家安全相關專業訓練或在職研習,並授權司法院訂定部訓練時數、專業認證等相關辦法。

民進黨立委擬的國家安全法第9條之1草案為:「法院為審理違反本法之犯罪案件,應設立國家安全專業法庭,由具有國家安全相關專業知識之法官辦理。辦理前項案件之法官,每年應接受一定時數之國家安全相關專業訓練或在職研習訓練時數、專業認證及相關辦法由司法院定之。

《聯合報》報道中亦提及,國民黨籍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召委陳以信表示,此舉顯係警總再現,且要求「法官受訓」,整個提案讓人感覺綠色恐怖,仿彿復刻「美麗島大審」,猶如「警總」再現。蔣家政權在台灣的佔領統治期間,除了依靠軍事力量之外,最主要的依恃就是特務力量,依此對台灣進行專制的恐怖統治。在漫長的四十多年間,實際執行這項任務的特務機關是警備總部即「警總」,雖然經過數度改組,但仍然是明確的統治工具。 

兩個月前,台灣南社等台灣本土社團層發表「共諜危及台灣國家安全」連署聲明,強力呼籲司法院應研議設置國家安全事項專責法庭,立法院也需再強化國安法規,進一步檢討修正。而民進黨的立委過去一直倡議以不同措施加強維護國家安全的措施。

港商涉滲透軍官 犯台國安法潛逃 

最近一宗觸目的國安法案件與一名港商有關。根據《鏡週刊》報道,一名謝姓香港商人二十多年前來台陸續吸收兩名前海軍軍官和一名相關人士,替他滲透數名海軍現役、退役軍官。

高雄地檢署起訴指出,謝姓港商受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聯絡局廣州聯絡局」命令,自民國1997年起以業務為由來台營商,但實是邀約宴飲等接觸台灣現役和退役軍官,其中前海軍司令部綜合處張姓處長認識謝姓商人後,開始替謝牽線發展組織。

張姓處長97年間引介前海軍司令部計畫處何姓上校組長與妻子莊姓女子前往泰國旅遊,且成功吸收何姓夫妻檔在台吸收軍官發展組織,張、何更鎖定前國防大學于姓中校隊長、海軍退役梁姓中校、海軍現役黃姓上校艦長、前海軍司令部沈姓少校編裝官等,並同樣以招待出國旅遊,安排與中國情治人員見面等方式企圖吸收。

法務部調查局接獲情資後,2019年6月間持搜索票追查,但謝姓港商早已離境,張姓處長、何姓夫妻檔落網後,2019年遭雄檢依違反國安法等罪起訴,謝姓港商目前仍被通緝中。

王紀堯

《 誌 HK FEATURE 》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返回

原地如水的退休教授 鍾劍華後衛變前鋒 —談民調不變的選項 不走樣的價值

繼續

47人案代表律師阻撓警員案 警員法院外設封鎖區四次截停律師 律師質疑警員無權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

最新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六四前夕,香港一片寂靜。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2022年將是六四平反的一年。預言未能成真,相反香港遇著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盛載著六四的記憶、政治符號的物件和字句一一被清洗。去年支聯會「六四館」被查封,支聯會主席和執委均被捕;港大「國殤之柱」、太古橋漆跡,以至各大院校的民主女神像等,逐一消失。數年間大批港人移英,有心的港人堅持在海外辦燭光晚會,延續六四精神。《誌》訪問了三位移英港人,一位刺有「坦克人」紋身的前議員助理林宇軒,藉著紋身叫自己勿失勿忘,惟來英後依然揮不去離愁別緒。六四集會對他而言,是一場盡力而為的「圍爐」活動。

不缺席 在英國悼念六四33年的香港人

每年六四,香港人風雨不改在維多利亞公園燃點燭光,維園代表著香港是中國最後一塊合法悼念六四的土地。去年警方以防疫為由全面封阻維園,對各區的「流動式」的燭光行為亦作出嚴厲監管。在如此高壓的政治氣氛下,今年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