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大地震 震垮觀光業 鳳梨運輸成本漲一倍

在這次花蓮地震中,太魯閣國家公園是重災區之一,多條著名步道出現落石坍方,包括砂卡礑步道、白楊步道等。

太魯閣國家公園佔地9萬2千公頃,橫跨花蓮、台中與南投三個縣市,是一個熱門的旅遊勝地。台灣政府內政部資料顯示,去年(2023年)1至9月到太魯閣國家公園的觀光人次為248.9萬,同時帶動了周邊村落的觀光業。

然而,在多條步道坍方的情況下,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發出告示指已關閉園區及其步道,並表示公路修復期程無法預估,未知重開園區日期。據台媒引述專家稱,整個修復過程估計需要3至5年時間。

記者於4月9日前往位於太魯閣附近的新城區,當地的「新城老街」為其中一個旅遊景點,多間禮品店及餐廳均坐落於這條數百米的街道上。街道上空無一人,禮品店只有員工站崗,其中一間著名餐廳只有一桌客人。如今,太魯閣需要重建的不止是道路,而是旅客對花蓮的信心。

多架鏟泥車在山邊清理沙石。(劉彥汶攝)

新店開張遇地震

以地方創生為本的「山海百貨」於今年3月1日剛開幕,該商店樓高4層,最底層為餐廳,2樓為禮品店。「山海百貨」負責人林韋騰表示,地震發生當日他正在員工宿舍睡覺,突然感受到強烈晃動,旁邊的衣架亦整個垮掉。這個震動程度,讓他想起了商店的玻璃小米酒,於是在晃動結束後,便馬上動身到店鋪。

當他回到店鋪,旋即嗅到遍地的小米酒香,2樓的玻璃酒杯與小米酒碎滿一地,旁邊的展板亦倒下來。林韋騰指出,這次大地震讓他們損失20枝小米酒,合共1萬元新台幣,但他坦言真正的損失並不在於此。

「太魯閣是國際觀光景點,會來山海百貨的人,大部分都是來這裡玩的遊客,所以我們的營業額下滑非常多。」大地震發生在清明節的4天連假前,林韋騰本來預計會有不少客人,因此一早備好貨物,可是大地震過後比平日的營業額少一半,假期的最後一天甚至沒有客人到訪。

太魯閣附近的新城老街,災後第8天的街道異常冷清。(劉彥汶攝)

他表示,新地老街位處北花蓮,旅客主要通過蘇花公路從台灣北部到訪花蓮,但地震讓蘇花公路的清水橋被落石擊毁,旅客需經由高雄南下再繞回北花蓮,令車程增加6小時。據台灣交通部公路局東區養護工程分局的消息,局方已於4月6日搭置鋼便橋,分三個時段讓小型車輛通行,但林韋騰表示,因旅行團無法通行,客量難以在短期內恢復。

「我們吃的都是太魯閣的生意,所以我們還在想我們可以怎麼做,二樓賣商品的還有一點點機會,畢竟可以有線上商品,但是對於一樓的餐廳就真的沒有了。」林韋騰思索道。

文化旅館夢碎

山海百貨的地點與太魯閣災區尚算有點距離,沒有受直接影響,客人依然能到訪,但在太魯閣內的旅館與商店在地震後,幾乎已為他們的生意判了「死刑」。山月村位於太魯閣族人聚居的布洛灣臺地,是一間以原住民為主題的渡假村。

據山月村Facebook專頁指出,地震發生當日,渡假村出現斷訊與斷電的情況,而離開渡假村的道路被落石擋住,令旅客及員工被困;渡假村內的設施亦被滾落的巨石破壞。雖然客人與員工最終獲搜救隊救出,但山月村需要暫停營業。

林韋騰(左)對於山海百貨失去太魯閣後生意額感擔憂,未知後續安排。

直至地震發生後的第8天(4月9日),山月村再次發布帖文,指出由於太魯閣國家公園將無限期封園,而山月村與政府承租當地營運的期限快將到期,負責人決定提早結束營業,並遣散所有員工。帖文亦提到,負責人「村長」鄭明岡打造永續太魯閣族文化旅館的夢想因地震而破碎。

再見螢火蟲

「平常我們這裡也會有遊客,最近剛好是螢火蟲的季節,本來有客人預約來賞螢,但最後都取消了。」花蓮富興村鳳梨公園的楊清茂表示,在大地震發生後,由於客人害怕會再次遇上地震,所以有7成人取消預約,臨時更改了行程。不過,他理解客人的恐懼,「他們就膽怯了,如果他們來的路上運氣不好,那怎麼辦呢,石頭都從天上壓下來了。」

據台灣中央通訊社報道,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下稱太管處)表示大地震當日一共有215隊、合共680人申請入園。花蓮縣政府當日亦公布資訊,指出白楊步道有12人受困、砂卡礑步道有14人受困、7人留宿在天祥太魯閣晶英酒店,以及5人於天祥活動中心留宿。

災後第9日(4月10日),搜救人員於砂卡礑步道找到3具遺體,證實與日前找出的2具遺體為地震當日失聯的游姓一家人。另外,大地震當日有3名登山客於太魯閣得卡倫步道被落石擊中身亡,其後又於小錐麓步道找到一具遺體。(source: )截至4月10日,已知有9人在地震中於太魯閣意外身亡,另外尚有3人失聯。

山海百貨的小米酒及玻璃酒杯在地震時碎滿一地。

地震除了毁掉太魯閣國家公園及民房,人命傷亡也令旅客對花蓮旅遊失去信心,「其實地震對於我們來說是常有的事情,但對旅客來說不是。對於地方的發展來說,絕對不像有些人說為了促進觀光,鼓勵客人來訪,補助多少就能解決問題。」楊清茂認為,這次的地震揭示了花蓮應對地震的安全問題,1951年縱谷大地震發生後,人們對建築的安全問題已有警惕,「但時間久了大家就麻木了。」

另外,楊清茂強調,旅客對花蓮觀光失去信心,將影響整個產業鏈的運作,例如食品供應商因旅館或景點客流減少難以售出食物原材料。因此,他建議應對公共設施、土木工程設施、酒店等的建構作提升,亦應讓旅館職員備有地震時疏導客人的專長,「如果要讓花蓮這個地方穩健發展,遊客願意來的話,必須要克服地震的危險因子。」

道路受阻 運輸成本增一倍

楊清茂再提到,蘇花公路的坍塌讓農產品運輸變得困難,運送農作物的大型貨車無法通過臨時鋼便橋到北部,需要繞道到南部再北上,運送時間由4小時增加至8小時以上,運輸成本亦增加一倍有多。

據東區養護工程分局資料顯示,「台9線蘇花公路山區路段改善計畫」於2011年分三階段進行,包「蘇澳至東澳段」、「南澳至和平段」及「和中至大清水段」。不過,楊清茂認為,除這三段快速道路外,其餘路段依然依山而建,「過去颱風一來,整個蘇花公路都會落石,車子也不太敢開,都是一種冒險,用生命換取金錢那種感覺。」

楊清茂認為,要旅客重返花蓮,必須加強防震措施。

「早期東部地區一直沒有發展,就是因為受限於交通的問題。」楊清茂眼看西部的交通發展愈發成熟,東部尚在緩緩向前,讓他感到焦急。他指出,花蓮政府過往曾提出「國道六號東延」的計劃,打算開發由花蓮吉安通往南投埔里的高速公路,「只有這樣做,在蘇花公路出狀況,我們用這條高速公路經過南投前往北部,就不會耽誤那麼多時間。」

同時,他亦認為改善花蓮的交通發展,也是吸引旅客的誘因,「客人開著小汽車,要來東部玩,你願意冒生命危險嗎?一定不要吧。」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評當前香港防止自殺政策是否做到以人為本: 一名親歷體驗研究者(Lived experience researcher)的剖白

繼續

公園義務維修輪椅    日曬雨淋被指「阻街」殘疾人士自助組織冀獲政府批會址  

最新

「戰貓」救不了台灣鳳梨 兩代農夫站在政治分岔口 

廣東人稱鳳梨為「菠蘿」,農夫說好食的「菠蘿」,不能太綠,黃中帶青代表又甜又多汁。世人為鳳梨添上政治顏色,對岸為進口設關卡;台灣政府在補助政策上亦築起堡壘,自由貿易潮流不再,花蓮鳳梨應如何自主?1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