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擴招案」釀成醫生史無前例大罷工 醫生離開醫院是為了更好的醫療制度?

3月14號首爾市醫生會在總統辦公室前面晚上示威。(許東爀攝)

編者話2月初,韓國政府宣布每年增加2,000個大學醫學院學位,此法案在國內稱為「擴招醫科生案」(下稱:「擴招案」)。執政黨推出「擴招案」後,觸發全國多間醫院無限期罷工,工潮至今已一個月,並沒有結束的跡象。2月19日,南韓5大醫院的醫生提交辭職信,罷工行動升級;2月22日,94間醫院近八成醫生遞交了辭職信;截至3月中,超過九成實習學生參與罷工。

據韓媒報道,大型醫院已有「急症室沒有醫生」的情況,長期患者與待施手術的病人受到極大影響。病人在醫院罕有地高舉「停止集體行動」的標語,向罷工的醫生們以示不滿;另一方面,醫生則在集會活動高舉「Doctors are not criminals! 」的標語,可見工業行動已築起一面牆,將病人對醫生的關係對立起來。

醫生、病人的終極理想是為了締造更好的醫療制度,為何參與罷工的醫生們放棄年薪約150萬港元走出醫院抗議?韓國記者許東爀走進醫生集會人群,聆聽、記錄很多醫生的罷工想法,例如1977年推出的「國民健康保險」制度,市民的保險金遠低於醫療成本;醫生為收取更好的酬金,大舉轉至醫學美容(或稱「整形外科」)發展,以致醫院人手嚴重不足;患者減少令醫院出現赤字,醫生要肩負起「跑數」責任等等由樹根爛透至樹葉的醫療系統問題。

許東爀分析醫生罷工潮不容易終結,因為韓國的醫療制度有著說不清的結構性問題,加上4月選舉,令人在執政黨、民眾與醫生的一片爭吵聲中,看不清制度的問題。

首爾市醫生會主席朴明夏(Park, Myeong Ha)出席3月集會。(許東爀攝)

九成實習醫生請辭

韓國政府2月6日宣布明年將擴招2,000名醫學生,觸發多間醫院無限期罷工,工潮至今已一個月,政府至今仍未找到解決方案。

截至3月7日,100間醫院當中1.2萬名、佔全國實習醫生92.9%請辭,6所醫科大學罷課,20所醫科大學的教授決定3月25日後辭職。此外,韓國教育部3月13日公布,近6,000名醫學生申請休學,佔總數約三成。根據醫療抗議主導的「大韓醫師協會」稱,九成執業醫生將可能辭職。

無可否認,這是東亞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醫生罷工行動,儘管如此執政黨立場不變,並對醫生加強打壓。3月1日,警察搜查了主導示威的「大韓醫師協會」5名前任及現任幹部,政府16日向請辭的5,951名住院醫生事先通知吊銷執照,但政府仍然呼籲「重返工作崗位的話將不會追究醫生的責任。」為了減少混亂,政府從2月27日允許護士可對輕症患者應診,3月11日向20間醫院派遣20名軍醫和138名公共衛生醫生。

逾八成民眾支持 「擴招案」

「大韓醫師協會」於3月5日召集國際記招稱政府寸步不讓,是為了讓執政黨國民力量在4月10日舉行的議會大選中獲勝。民意調查顯示,「擴招案」獲八成以上的民衆支持,選票當前令在野黨難以招架,替醫生們說話;政府則持續用民粹主義攻擊醫生,令執政黨的支持率上升。

2月25號「大韓醫生協會」全國代表大會後遊行至總統辦公室。(許東爀攝)

政府堅持「擴招案」的理據是:首先,醫生罷工的確引起不少醫療問題,例如患者在急診室被拒治療而死亡、兒科患者每天在醫院排隊、地方孕婦進京的分娩問題等。而更重大的理據當然是人口老化,醫院需要更多醫生。 

親執政黨媒體《朝鮮日報》指出,韓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為反對招募醫生而罷工的國家。《朝鮮日報》引用近年英國與日本增聘醫生的事例,可是英、日政府鼓勵一些醫生參與「擴招」計劃,而「擴招」是循序漸進、亦有明確的預算計畫。 

醫生短缺是全球性問題,韓醫也有「過勞死」問題,因此政府的「擴招案」可能解決這些問題,但為何醫生們反對「擴招案」? 

公營醫院凍結「酬金」20年

韓醫抗議「擴招案」的理由是,韓國的醫療保險酬金(治療後政府向醫生支付的保險金,也稱為「酬金」)比外國的低,而酬金在這20年來並沒有隨通貨膨脹增加。例如,根據「大韓醫師協會」的資料,在韓國做腦血管手術,政府對醫生需要支付142萬韓元(約8343港元)酬金,但在日本須支付700多萬韓元(約4.2萬港元以上),日本的手術酬金比韓國高約5倍。

因此,這20年來許多韓國醫院面臨破產,不少醫生避免選擇酬金較低的「必須醫療領域」,如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及青少年科和急救醫學科等等。韓國的醫療系統有以下特點:政府有權力干預醫生的醫療行為與酬金金額,但當醫院經營困難,政府卻無義務注資,部分醫院要靠經營美食廣場和殯儀館來賺錢。 

2月25號「大韓醫生協會」全國代表大會 。(許東爀攝)

醫生們無限期罷工實屬罕見,大家也關心罷工行動何時完結?據韓醫的反抗歷史,他們較積極指正政府缺失,預計4月選舉後仍會繼續抗議。 

醫療抗議不會很快結束有以下原因:第一,韓醫認為醫療系統的問題根深柢固,政府自1977年實施「國民健康保險」制度後一直存在的複雜問題,國民付的保險金少於醫療開支;其二,韓媒應向民眾解釋韓國的醫療問題;其三,倘若政府同意醫生的要求「先加酬金」,就需要上調市民的健康保險費用,但這可能激怒民衆,不利於4月議會大選。 

醫生促請媒體停止民粹報道

韓國小兒科專門的李妵鍈醫生向《誌 HKfeature》表示,醫生們認為政府永遠不能解決目前低酬金的問題,「現時是醫生變患者,又喪失醫生的尊嚴。」

李妵鍈醫生在順天鄉大學天安醫院小兒急救中心工作10年,在1月31日、政府宣布「擴招案」之前辭職,她指出辭職是因不滿醫療系統問題、民衆對醫療的歧視以及司法壓力,「現在還有很多醫生應診,一些手術或治療有延遲的情況,但市民健康並沒有受到威脅;由於1萬多低薪的實習醫生辭職,患者要去地方醫院,但減少急診室的輕症患者,這反而令醫院更有效率。」李妵鍈預計,若罷工持續,醫院的診療量減少,將來可能導致大、中型醫院破產。 

過去一個月醫生罷工,李妵鍈感受到民眾對醫生的強烈不滿,但她認為媒體亦應該停止民粹式報道,有責任向民眾闡釋醫療系統的弊處:「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成員國中,韓國是患者滿意度最高和使用醫療最頻繁的國家;但同時,患者和醫生之間缺乏溝通,以致醫療糾紛亦頻繁。」

醫生李妵鍈早於1月離開醫生崗位,她指出政府無意解決醫療系統問題,只是一味政治化。(受訪者提供)

「罷工非單純的工資問題」

李反駁政府觀點,醫生們反對的是目前爛透的醫療制度,「在1977年『國民健康保險』之始,保險金算合理,但之後追不到物價上漲。醫院一些醫療成本低的服務,醫療變成薄利多銷的商品,破產的醫院愈來愈多,實際上醫院執業醫生不足,結果少數醫生向民眾提供過度的服務。」

在訪問中,李為請辭的住院醫生辯護,並回首過去十年在小兒急救中心的經歷,她指韓醫需肩負醫院赤字與法律責任,縱使醫生比其他職業獲得更高薪酬,這些待遇也是不公平的。李妵鍈說:「患者減少而導致醫院赤字,(我工作的醫院)新冠肺炎之後赤字並沒有改善,醫院便要求對中心增加不合理的業務。此外,根據《緊急醫療治療制度》的修訂,急診室的醫生將承擔所有責任,包括司法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我的努力得不到尊重,也無法照顧我的家人,而不是單純的工資問題。」 

韓國主流媒體塑造醫生為追求更高薪金而罷工,但李妵鍈指出很多醫生辭職並不是此原因,「醫生辭職是為了避免『自我毀滅』,政府和媒體擔心的是實習醫生離開崗位的今天;醫生們更擔心的是沒有醫科生和沒有希望的明天。」

醫生不讓步 重症患者最受影響

韓國政府公布,罷工截至3月6日,有408宗有關於手術及住院延遲、診療取消或拒絕等申報個案。韓國重症患者協會、韓國癌症權利協會主席Kim Seong-joo向《BBC》表示,罷工令很多癌症病人化療與重症病人的手術也需要延遲,很多受影響的病人並沒有上報,相信實際受影響的個案比政府統計多。
有醫生向《Pharmnews》這間已有37歷史的當地醫療媒體透露,「擴招案」大幅度增加醫科生,將降低教育質素,但他也明白民眾的反彈,因為醫生辭職抗議,畢竟是首例。據悉,目前醫生們大多選擇收益可觀的整形外科。

然而,一位擁有廿年經驗的匿名急診醫生向記者預計倘若醫生不要求政府直視問題,「擴招2,000名醫學生,那麼收入高昂的整形外科醫生便將增加2,000名。」執政黨與醫生組織並未任何妥協方案,預計罷工會延續下去。

許東爀

中英文自由記者,畢業於延世大學歷史學系及卡內基·梅隆大學公共政策碩士,前《蘋果日報》駐韓特約記者,關注國際大小事,飲食及近代建築文化。

返回

曾翠珊的「冬未來」—— 記錄無法如常的太平清醮 在未知探索回家之路

繼續

政府兩年加60%煙草稅 煙民轉買私煙報販大受影響

最新

「戰貓」救不了台灣鳳梨 兩代農夫站在政治分岔口 

廣東人稱鳳梨為「菠蘿」,農夫說好食的「菠蘿」,不能太綠,黃中帶青代表又甜又多汁。世人為鳳梨添上政治顏色,對岸為進口設關卡;台灣政府在補助政策上亦築起堡壘,自由貿易潮流不再,花蓮鳳梨應如何自主?1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