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蛇之目壽司店血案 揭開聾人運動序幕 關注組:如實傳譯被告之言比審訊時間重要  

由田村正和主演的《この声なき叫び》在1964年大受歡迎,喚起聾人的關注。

上世紀六十年代日本一宗毆打血案,揭示聾人在司法上的傳譯權利嚴重不足。案件中聾人被告的口供與陳述不符,東京獲官方資格的傳譯員只有10人,在庭上傳譯員擅自精簡被告內容⋯⋯。這宗發生在東京上野的「蛇之目壽司事件」引起聾人關注,紛紛前來旁聽者,監察審訊的細節。相信一班旁聽者及關注人士料不到,這次的深切關注,改變了往後半個世紀的手語傳譯制度。

時至今日,東京獲手語傳譯資格的人數已達近900人,2013年一宗謀殺案,法庭准許7名傳譯員替聾人被告傳譯,法庭亦會為聾人旁聽者安排手語傳譯員,聾人法庭的審訊均以錄影記錄,今日的聾人律師更可以堂堂正正替聾人被告辯護。

誰能助聾人被告?

1965年9月19日,2名聾人青年在上野「蛇之目壽司店」與健聽者發生激烈爭執,勸阻的店主後腦遭受襲擊,送院身亡,2名聾人被控嚴重傷人罪。

事緣兩名聾人晚上在「蛇之目壽司店」用餐閒聊,席間打手語溝通,受到其他三名食客奇異的注視。一名聾人叫對方「別看」,三名食客依然望着聾人,雙方先爭執後打鬥,一發不可收拾。案情指,勸交的店主曾用鐵盤襲擊被告,被告K激動下狂毆店主,雙手拿起地板的石屎襲擊店主的頭部,店主送院後翌日證實不治。

兩名被告的學歷水平不高,一名被告在日本聾人中學畢業(即香港初中程度);另一名被告在台灣小學畢業,手語是他們唯一的溝通語言。

警署發現沒有手語傳譯者,向聾人學校求助,可是當時正值聾人學校改以口語讀唇教育為主,校內一般禁止使用手語,當時在聾人學校有多少人懂手語?他們能否協助被告?這一切成疑。1965年有政府認可的手語傳譯員,東京僅10人。直至1970年,日本開始設立手語傳譯培訓制度。

1964年松竹一齣有關聾人的電影《この声なき叫び》廣受歡迎,公眾開始關注聾人的問題。「蛇之目壽司店」事件剛好發生在這齣人氣電影的翌年,兩名被告聾人被拘捕的消息很快引起公眾關注。關注人士成立「兩名聾人青年守護會」(下稱:守護會),「守護會」首要的任務是替被告找到替聾人辯護的律師。有成員騎着單車在東京四處尋找律師,可惜處處碰壁,很多律師以聾人難以溝通為由拒絕協助,最後松本善明法律事務所1願意替兩名聾人被告辯護。

據前琦玉市聽覺障害者協會會長河合洋祐2 的記述,「蛇之目事件」最先引起司法界的關注,是因為有不少聾人前來旁聽,揭發手語傳譯問題的不足。河合洋祐:「開審之初,前來聽審的聾人旁聽者大感驚訝,原來日本的司法制度是沒有為聾人旁聽者安排手語傳譯員」。另一方面,在庭上懂手語的「守護會」成員發現,聾人被告陳述的案情,與警方記錄的口供亦有出入;更重要的是,出庭的證人只獲檢察官盤問,在庭上被告幾乎沒有向證人盤問的機會。「守護會」在審訊期間,道出種種不公平,希望公眾關注。

關注案件的人士放橫額在法庭門外,冀吸引更多人來旁聽。(關震海攝)

聾人被告申請獲批 傳譯員由一人增至三人

由地方裁判所轉至東京高等裁判所時,審訊徹底暴露手語傳譯的問題。「守護會」留意到被告的發言時間變短,亦怯於表達。法官經常向手語傳譯者要求解釋懷疑誤譯或被簡短的部分,傳譯者當時卻說「鑑於不想表述過於冗長,因此傳譯上精簡要點」

法庭是否賦予傳譯員權力簡短聾人被告的說話?這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在「守護會」內部引起激烈討論。聾人的言語能力一般比健聽者低,難免重複內容,表達上往往弄不清時、地、人的關鍵內容,以致語句不順、邏輯倒置,需要接收訊息者去重組他們的說話。

當時「守護會」一致認為,在公平審訊的大前提下,縱使被告表達上重複內容,法官及律師應該接收被告百分百的訊息— 「正確地傳譯被告的說話」比審訊時間更重要!

辯方向高等裁判所申請3名手語傳譯員在法庭替被告傳譯,申請獲法庭接納,這不但開啟了司法界對手語傳譯問題的討論,也奠定了法庭的手語傳譯員人數不再限定一人,而是按審訊內容的複雜程度去決定。

兩名被告罪成判刑5年,獲減刑一年。

距今57年的「蛇之目壽司店事件」,因為健聽人士向聾人「眼啤啤」釀成血案,審訊之後仍然引起不少討論,事緣可能只是聾人與健聽者溝通上的誤會。這案件將聾人在司法上的傳譯問題暴露於國民眼前,成為日本聾人界劃時代的標誌。1966年,大阪成立「聾者的人權守護會」;1968年福島研開「全國通譯者會議」(日語「通譯」,口語上的翻譯)。「蛇之目壽司店事件」當時的討論在今日的聾人界經常被引述,這事件無疑揭開了日本聾人運動的序幕,亦令法庭在手語傳譯有更健全的制度。

參考資料:前琦玉市聽覺障害者協會會長河合洋祐《新しい聴覚障碍者像を求めて》研究文章<聾者的裁判與人權—「蛇之目壽司事件」>,1991年9月

引用/參考資料

  1. 註1:松本善明法律事務所成立於1962年,現改名「代代木總合法律事務所」。該事務所提倡守護和平、民主、憲法,是日本著名的人權律師事務所。
  2.   註2:河合洋祐一生關注聾人權益,於2012年離世,15歲患脊椎骨疽症,服藥後失去聽覺。年少時轉到聾人宿舍「ふれあいの里どんぐり」,在宿舍的聾人故事改編成著名漫畫「どんぐりに家」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在秋天寫一封信 —  The Hertz 與22位本地插畫師共同譜出《末世情書》

繼續

平機會推聾健司法平等指引 條文不具法律約束力 不包括警員偵訊過程 組織質疑淡化傳譯制度問題

最新

「戰貓」救不了台灣鳳梨 兩代農夫站在政治分岔口 

廣東人稱鳳梨為「菠蘿」,農夫說好食的「菠蘿」,不能太綠,黃中帶青代表又甜又多汁。世人為鳳梨添上政治顏色,對岸為進口設關卡;台灣政府在補助政策上亦築起堡壘,自由貿易潮流不再,花蓮鳳梨應如何自主?1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