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理大外圍暴動案 兩名學徒作供稱附近有電工工作 路上遇途人獲贈「豬咀」

救理大
案發當日,入黑後人群佔領道路。(《誌》資料圖片)

2019年11月18日晚上網傳「救理大」行動,油麻地、佐敦一帶發生警民衝突。控罪指,眾被告於2019年11月18日,在窩打老道與咸美頓街交界的彌敦道,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首八名被告及第13名被告敦子麟另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和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案情指他們於同月19日,在彌敦道525至543號一帶,管有一把鉗、板手和鎚等。

「十二港人」之一的郭子麟,即案中的第13被告,早前已和同案的第5被告(林敏諾)承認暴動罪,其餘11名被告不認罪受審,案件於區域法院(移師西九龍法院)續審。

控方已完成傳召所有證人,所有被告表面證供成立,審訊程序踏入中後期階段,辯方證人或被告開始作供。首位辯方證人是第二被告陳駿煒的前僱主呂兆偉,為龍騰工程公司的負責人,主理水電冷氣及家居裝修等工程。

救理大
案發當日,入黑後人群佔領道路。(《誌》資料圖片)

師傅出庭作供 案發當日被告有電工工作

陳駿煒於2017年已經入職,工作兩年多,大概在2019年底離職。呂指出,雖然陳在案發當時並沒有水電牌照,但並不是所有類型的裝修工作都要「有牌」才可處理,呂與陳可以形容為師徒關係。

案發的前一晚(11月17日),呂透過電話通話指示陳在隔天(11月18日)到旺角家旺樓一個單位工作。該單位於約8至9月時開始裝修,陳當日到單位處理一些水電工作。當晚陳被捕後,警方從他身上搜獲一些工具如刀片、扳手、護目鏡、噴漆、面巾及手套等。

呂在庭上解釋了每款工具在裝修工程中的用法,又指這些工具俗稱「小五金」,是裝修師傅會自己帶走的個人工具。例如所搜獲的兩個護目鏡,分別是有海綿邊和沒有海綿邊的,在一些較大灰塵的情況下如打鑿牆身,便需要用到有海綿邊的護目鏡,防止灰塵入眼。噴漆則用於標示出水電喉路的位置,特別是在一些粗糙的表面上。庭上所有提及的工具,呂表示,均有見過陳在以往工作時使用過,只是並非肯定是否同一件。

根據陳在2019年11月底所填寫的工作紀錄,案發當日(11月18日)他在家旺樓的工作時間為早上10時至晚上11時,但工作當天呂並不在場,他亦同意,不肯定陳所填寫的紀錄是否絕對準確,但每位師傅每日收工時,都會打電話給他向他報告工程進度。呂亦肯定案發當日,在晚上較夜的時分才收到陳的電話。隨後兩日呂聯絡不到陳,直至案發兩日後的晚上,才得知陳被拘捕。

家旺樓位於旺角上海街639-645號, 距離旺角港鐵站A2出口約100米。 控方向呂提出,家旺樓的位置較接近太子多於油麻地,呂表示不同意,因他本人亦經常來往附近新填地街一帶,購買裝修材料,他認為家旺樓較接近旺角及油麻地一帶。辯方亦質疑,如果陳當日放工後,打算返回荔枝角的住所或位於葵涌的公司,亦不會往油麻地及尖沙咀的方向行走。呂表示,如果乘搭港鐵就不會,但不肯定那個方向有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以乘搭。

電工學徒 案發當日學裝洗衣機

第三被告劉嘉樂作供指,自2018年起修讀高級文憑課程,2019年11月被捕後,因個人原因選擇休學。透過母親介紹,劉自2014年年底,即中學畢業後,開始在位於荔枝角一間家電中心擔任雜工至今,而店舖老闆是他母親的魏姓男朋友。

劉與哥哥及大嫂同住於石硤尾邨一單位,但他表示,有時候亦會到油麻地東安閣一單位留宿,即母親與魏的住所,大約一星期三至四天。辯方在庭上展示數張在該單位內拍攝的照片,顯示劉在該住所有獨立房間。案發當日劉亦有上班,從石硤尾邨出發,下班後欲返回位於油麻地東安閣的住所,途中被捕。劉被捕時身穿深色衣物,頸上掛著一個單罐式「豬咀」(防毒面罩),事後被搜出背包內有一把扳手、鎚子、剪刀、濾罐、兩把縮骨遮(摺疊傘)、兩件衣物、面巾及護腕。 

案發當日,劉被安排到長沙灣兩個屋苑單位送貨,當中包括電視及前置式洗衣機等。當時他是學徒,需跟師傅學習安裝家電,所以工作時會帶同背包,內有扳手和鎚子。 劉指出,安裝前置式洗衣機需要使用板手,以拆除洗衣機背面的四粒避震螺絲,鎚子則用於固定「綠色膠塞」,即俗稱「二分膠塞」的五金材料,有時候跟師傅安裝家電時會用到。

控方追問劉有關安裝洗衣機的程序,並指出安裝洗衣機應帶工具箱,因需要頗多工具。劉回應,只使用扳手已足夠,一般情況下,喉管及電掣都不會有太大改動。控方提出:「裝一個洗衣機,帶一個板手便足夠?」劉回答:「是,正確。」控方又質疑,為何劉的背包只帶有鎚子,並沒有他所講安裝其他家電時會用到的「綠色膠塞」或螺絲,他指出這些物品在行內俗稱「料」,一般是師傅自己準備,並配有工具箱。 

對於為何背包內會有兩把縮骨遮,劉解釋指,其中一把是他放在背包備用,而另一把是他在案發前約2至3個月,向中學同學所借,打算在案發該星期約他食飯並歸還縮骨遮。控方問劉: 「你哋兩至三個月冇聯絡?」劉指出:「我哋都要返工返學,時間難遷就,想著隨時可歸還,打算那段時間可見他,但未有實際日子。」 

劉當日完成工作返回店舖後,魏要求他加班,以更換店內的價錢牌。當晚劉加班至晚上10時半,然後從荔枝角長沙灣道出發,步行返回至油麻地東安閣的住所,途經太子界限街、彌敦道及碧街。劉指「放工想散心,平時都有這個習慣」,路程大約一小時,同時他亦會戴耳筒聽歌。

救理大
案發當日晚上在彌敦道發生不斷的警民衝突。(《誌》資料圖片)

途人給予「豬咀」黑衣人撲黑衣人

劉憶述當晚在長沙灣至深水埗路段的情況,路上並無特別,直至到達旺角警署外,始見有人聚集,他沒有理會並向目的地繼續行。

直至走到豉油街創興廣場附近,人流開始增加,他遇到一對男女:「他們向我迎面而來,著深色衫褲,頸上有眼罩及豬咀,揹著背包及有戴手套,距離我約四至五米。期間我們有眼神接觸,其中一人揚手示意,我便除下耳筒問他『有咩事』,該男說現場有催淚煙,見我身上『咩都冇』,問我有沒有機會需要『豬咀』(防毒面罩),我想了一下便跟他說:『好,是但啦。』」該對男女著他小心。劉繼續向東安閣行走。

當時劉走過咸美頓街與彌敦道交界後,見到人群佔據行車路,他想沿彌敦道轉入碧街,突然見到有黑衣人在油麻地A2出口的方向跑出,中間行車道、A1出口那邊亦有人開始跑:「大約10幾秒之間發生,寶寧大廈(A1出口旁)的人群突然向我方向跑,我來不及反應,情況混亂,便打算在罅隙位置向前行。當時我距離A1出口約十米,我在巷仔行了幾步,見到有個黑衣人大叫『唔好埋嚟』,手持類似槍的物件,我打算掉頭走出彌敦道找路線,之後便聽到身後有巨響,見到有黑衣人撲低黑衣人,相信其中一方應該是警察。」 

「我不知所措,見到寶寧大廈附近的窄巷有人跑進去,當時情況緊急,出於羊群心態我便跟著一起跑入去,之後發現前面一大批人塞死了,類似逼地鐵,但好迫好迫。我打算掉頭,但數秒之間後面已再有人逼入,後方的防暴警察已經到達,『人逼人』的情況持續約5至10分鐘,情況惡劣,好多人『唞唔到氣』,之後最外面的人自己行出去,中間的人包括我走出後,警察便指示我們找地方坐下,要求所有人面向牆,逐一上膠手銬。」

控方質疑為何不早轉入內街

控方問劉案發當晚,他沿著彌敦道行走時,是否有聽到爆炸聲,他指沒有,因一直戴著耳筒聽歌。控方又質疑劉遇上該對男女後,「既然不打算使用豬咀,為何讓他人掛在頸上?」他表示有當時兩個考慮:「第一,他們說的可能是真的,擔心在回家途中會有強烈催淚煙,所以攞住先。第二,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一番好意。」 對於劉多次提出「不懂拒絕別人」,控方質疑他:「你在電器公司工作,若果客人叫你減價你又真係減?」劉回應:「我都唔識,都是交給魏先生(老闆)負責,他們負責開單。」

控方又質疑劉返回東安閣時,「為什麼不提早一兩個街口轉入內街?」劉回應指沒有這個習慣,一般都是沿彌敦道行走,直至到達碧街才轉入去,並指出若果提前入內街,該處有較多夜總會和馬伕,他曾被騷擾,因此比較抗拒。控方隨後問他:「若果馬伕騷擾你,又識得拒絕?」劉說:「我都會不好意思。」

DCCC 768/2020, 409/2021

黎𧘲妤

《誌》 實習記者

返回

衝擊固有歷史觀《東方之珠的三斤釘》從瑣碎軼事細談奠基香港的釘子

繼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最新

東海堂縱火案 法官考慮反修例少年案 被告或面對刑期覆核 兩少年認罪被判入勞教、更生中心

2020年8月7日凌晨,5名少年涉嫌刑事毀壞位於將軍澳廣場的「東海堂」, 另加一項縱火罪,第1及第2被告(案發時分別為16及14歲)較早前已承認刑事毀壞罪,其縱火罪不予起訴,留法庭存檔。案件今日(6月21日)於區域法院作最終判刑。案中另外兩名少年(第3及第4被告)否認兩項控罪,案件仍在審訊中。 第1被告辯方索取報告後,提及被告無案底,是次坦白道出及承認罪行,同時獲家人陪伴及支持,亦知道是次DSE成績未如理想,因此希望繼續讀書,已深深體會到牢獄之苦並感到後悔,建議法庭判處感化或社會服務令。感化官於報告中提及第一被告個性正面、純品,絕非本質很壞,建議判處200至240小時社會服務令。懲教署報告則表示被告因過胖,不適合判入勞教中心,認為判入更生中心更適合。 第2被告相關報告則指出,感化官對第2被告的評估一般,認為不適合判處社會服務令,感化令亦只是勉強適合,建議判入勞教中心,辯方律師及父母則建議法庭輕判。 法官李慶年聽取第一被告報告內容後指出,根據案例,若判處社會服務令,被告有機會於完成時數後,需再次面對刑期覆核,因此建議從被告角度出發,判入更生中心或許是較好選擇。 法官又指出「畀被告諗邊個方案,揀錯咗有風險同後果。(讓被告選擇哪個方案,選擇錯了有其風險及後果)」、「如果我係被告,我寧願快啲受完(我寧願早點完成刑期),更加relief(釋懷)。」其後休庭20分鐘,辯方詢問第一被告意願後,同意更生中心的選項,並指第一被告「希望快啲完結案件,重新出發。」 法官李慶年評定案件的嚴重性為低至中,因被告於凌晨時分犯案約1分鐘,並沒有傷及店員或途人,亦避免了和警員的正面衝突。兩名被告是年青的初犯者,因一時錯判形勢而犯案,已深感懊悔。惟第二被告的身心評估較為負面,尤其於2019年社運事件後,第二被告變得更頑皮和反叛,被捕後態度變得懶散,期間曾輟學及與不良分子來往,並涉及賭博場所活動,保釋期間亦違反宵禁令。 法官李慶年亦於判詞指出,考慮到最近上訴庭的判刑覆核案也不乏判處年輕的被告進入禁閉式教化中心。經考慮後判處第一被告進入更生中心,第二被告則進入勞教中心,並指出可給予兩名被告「有序、有罰、有教、有更生的判刑」。 延伸閱讀 少年爆炸品判刑 案發時17歲學生被判入獄31個月 被還柙兩年當庭釋放 現年19歲、案發時17歲的學生丁展峯早前認「串謀製造爆炸品罪」和「管有爆炸品罪」;同案另一被告,25歲的董上琳則認了「串謀製造爆炸品罪」、「管有爆炸品罪」及「管有物品意圖損毀財產罪」。今日由法官李慶年判刑。丁最終被判總刑期31個月監禁,但因為已還柙近2年,今日被當庭釋放;董則被判48個月監禁。 警方監察單位遂作拘捕 案情指第一被告董上琳於2019年10月3日租下大角咀一個單位,於同月15日,警方就對單位展開監察行動,警員在同日見到兩名被告一同離開單位,於是截停他們並將他們拘捕。警方之後在單位內找到化學品原料,可製成爆炸品。 官:單位物料可製爆炸品

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探員憑對話辨認少年聲音 「對第3被告嘅聲音,有個熟悉度喺度 」

該片段拍攝了東海堂的情況,吳憶述片中的男聲說:「都冇穿冇爛,窿都冇穿過。(一個洞也沒有穿)」而語音訊息則是:「係一個窿一笪黑色都冇囉(是穿了一個洞,連一片燻黑也沒有呀),但係⋯⋯我咩咗嗰張枱呢,佢冇用啦依家(我什麼了那張桌了,現在沒用了)⋯⋯」, 他表示認出為第3被告的聲音。

將軍澳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警憑影片聲音確定被告身份 兩少年不認罪

2020年8月7日凌晨,五名少年被控刑事毀壞位於將軍澳廣場的「東海堂」, 另加一項縱火罪,案件於6月13日在區域法院(移師西九龍法院)開審。其中兩名少年(第3及第4被告)否認兩項控罪,第5被告(案發時15歲、現年17歲)則承認刑事毀壞罪,現正因其他案件還柙候審,其縱火罪不予起訴,留在法庭存檔。 案中另外兩名少年,第1及第2被告較早前已承認刑事毀壞罪,現正保釋並等候6月21日作最終判刑。 案情指,自反修例事件起,美心集團旗下經營的店舖,成為示威者針對的目標。位於將軍澳廣場1樓的「東海堂」屬開放式店舖,只有約半米高的圍欄店舖範圍,並無門鎖及牆身分隔。  案發當日凌晨約2時35分,閉路電視拍攝到有5名蒙面黑衣人衝入店舖破壞,過程持續約1分鐘,期間有人燃燒物件。案發後數小時,即8月7日早上約7時,店舖經理到店舖開舖時發現,店內的枱櫈東歪西倒,圍欄及吹風機被推倒在地,地上遺留少許碎石。經檢查後發現,地板上約1米乘1米範圍及一張餐枱變得燻黑,兩部收銀機屏幕、八達通卡閱卡器、電子條碼掃描器、一道木門及櫥窗膠櫃遭到破壞,損失合共港幣$40,140元。  探員影片憑聲線認出一被告 並在影片標示被告 警方其後於2021年1月拘捕第四被告劉竣曦(案發時17歲、現年19歲),從撿取的電話中發現了一個包括第二、第三、第四及第五被告的WhatsApp群組,對話中有一段長17秒片段,拍攝了店舖的情況,是由第三被告帳戶發出。片中的男聲指:「都冇穿冇爛,窿都冇穿過(一個洞也沒有穿)。」及一段8秒的語音訊息:「係一個窿一笪黑色都冇囉(是穿了一個洞,連一片燻黑也沒有呀),但係⋯⋯我咩咗嗰張枱呢,佢冇用啦依家(我什麼了那張桌了,現在沒用了)⋯⋯」 控方指,有偵緝警員憑此影片的聲音辨認出第三被告的身份。 控方呈上閉路電視片段的截圖中,以數字1至5標示片中五個黑衣人,意指代表第1至第5被告。第三被告(案發時15歲、現年17歲)的辯方律師認為做法不妥,並指出「唔係得少少,係完全冇證據」,證明片中的「3」是第三被告,皆因開庭前的時間,她亦有與外聘主控官、大律師吳美華確認,「能否辨別片段中的5個人,分別對應哪一個被告?」主控官當時回答是未能辨認。  而控方的開案陳詞中,部份物證假定了「3」代表第三被告,例如在影片截圖,並在圖片冊清晰圈了5名被告,辯方向法官列出了數項法律原則,表示控方在缺乏證據下便在截圖上作標示,是對被告不公平,要求控方修改開案陳詞。 主控官向律政司索取指引後表示,開案陳詞並不是證據,不影響事件的「中性化」,因此並不會修改。 主控官表示,雖然沒有目擊或專家證人,但所有閉路電視片段及呈堂證物均是證據,又指「如果完全冇證據,對控方都係打擊,我睇唔到點解我要咁做。」法官許肇強隨後表示,作為專業法官,只會根據事實裁決,同意開案陳詞無需更改。 辯方質疑控方擔當證人引導法官 控方隨後在庭上播放7條閉路電視片段,顯示5名黑衣人於案發前在將軍澳廣場行走。其間控方對片段作出講解,要求法官留意片中人士的衣物。第三被告的辯方律師認為,主控官此舉並不恰當,表示「應該係由證人講,主控官當咗自己喺證人枱。」法官表示同意,並指主控官的角色不適宜作描述,而是「應該由證人講,並非由Bar Table 

1118理大外圍暴動案 被告攝影工作伙伴指萬用鉗鎚為攝影師備用工具

理大外圍暴動案,昨日(25日)最後一名辯方證人梁志軒(音)作供。他與第4被告鄭家裕同為攝影師,鄭不時替梁當攝影助手。梁解釋,案發時在鄭身上搜出的萬用鉗及萬用鎚是現時攝影師備用工具,亦是他替鄭購買的,事發當日梁約了鄭,但鄭失聯數天,之後才知悉鄭被捕。 今日最後一名辯方證人梁志軒(音)作供,他與第4被告鄭家裕同是攝影師,工作包括婚紗及婚禮攝影、拍攝孕婦照及家庭照等。梁表示與鄭在舊公司工作時,鄭會在拍攝工作中擔任他的助手,負責打燈、安排道具或維修器材等。梁於2014年離開舊公司後,持續找鄭接工作。 鄭在案發後被搜出藏有萬用鉗及萬用鎚各一把(約五吋長,手柄部分配有小的伸縮鎅刀及螺絲批等),梁表示,兩件工具均是他在案發前,他在「執笠倉」替鄭購買:「我在執笠倉見到有賣,發覺這兩樣工具很適合工作,我們可不用帶這麼多獨立的工具。我當時打電話問鄭,是否需要幫他買,他答我好,最後買了每款兩把,我跟他各自一套。」 梁在庭上展示自己的萬用鉗,確認跟鄭被搜獲的那一把是同款,而萬用鎚則在工作時丟失。 梁表示於11月19日有拍攝工作,因此在案發當日(11月18日)相約鄭到長沙灣討論工作流程,並且順道把新買的萬用鉗及萬用鎚交給他,但不清楚他當晚的去向。隨後數天聯絡不到鄭,之後才得知他被拘捕。 對於工具的用途,梁表示因比較常用,自己及鄭都會隨身攜帶,可用於維修攝影器材、換電池等。辯方在庭上展示梁的拍攝作品,部分相片的場景有帳幕及木箱作佈置,梁指鎚子會用於處理其他拍攝道具,例如在戶外搭建臨時帳幕:「帳幕是由我們提供,在戶外拍攝有機會大風,所以要落營釘,是用鎚仔固定的。」 攝影師:經常討論和買新器材 控方盤問時,梁同意他與鄭不時會討論拍攝技巧及器材等,亦經常買新工具,因此控方質疑,為何梁對這兩種工具特別深刻,梁回應:「因為這兩種工具我們之前都沒有,燈架那些比較多新款出。」控方隨後表示:「每種工作及專業都需要特別工具,但真正想如何用,其實是根據場景,以及在哪裏發生?」梁對此表示同意。控方再問:「鄭有沒有跟你說過,需要眼罩、豬咀、手套、面巾及生理鹽水工作?」梁表示沒有。 控罪指眾被告於2019年11月18日,在窩打老道與咸美頓街交界的彌敦道,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首八名被告及第13名被告敦子麟另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和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案情指他們於同月19日,在彌敦道525至543號一帶,管有一把鉗、板手和鎚等。 「十二港人」之一的郭子麟,即案中的第十三被告,早前已和同案的第五被告(林敏諾)承認暴動罪,其餘11名被告不認罪受審。 控方表示,終審法院將於本年6月17日,進行一個關於「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的上訴聆訊,而該案例有機會對本案造成影響。香淑嫻法官表示,先就控辯雙方遞交書面陳詞訂立時間表,暫定7月23日進行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DCCC 768/2020, 409/2021 延伸閱讀 728上環暴動第三案 13人判囚42至48月 2人判勞教及教導所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12港人案中的3人,鄧棨然、鄭子豪及廖子文,與另外兩名男子涉於2019年9月,在灣仔一個單位管有半製成汽油彈材料。此案除了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其餘4名被告先後承認屬交替控罪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法官游德康於24日聽取辯方求情後,稱考慮到部分被告的心理問題,加上案發時有2人年紀不足21歳,下令先索取4人的背景及心理報告,並押後至7月16日判刑,期間須還柙候判。 5位被告依次為,鄧棨然(31歲,推銷員)、鄭進(34歲,時裝設計師)、鄭子豪(20歲,港鐵技術員見習生)、李威龍(28歲,廚師)及廖子文(19歲,學生)。除了就「組織他人偷渡越境罪」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外,其餘4名被告今於區域法庭求情。還柙中的李威龍在開庭前,與坐在身旁的鄭子豪和廖子文聊天,而鄭進則於辯方求情期間不時望向法官。 「12港人」鄭及廖案發時年輕 失去自由近2年 辯方求情提到,被告鄭子豪及廖子文案發時年輕,而且分別已還柙14及17個月,若計算二人在內地的刑期,一共被扣押近21個月。辯方希望法庭為鄭子豪索取青少年罪犯評估專案小組、教導所等報告,惟法官認為,同類案例亦有判未滿21歳者即時監禁,故拒絕索取相關報告。而辯方亦為最早認罪的廖子文求情,冀法庭扣減三分一刑期。        第二被告手持匙卡 求情指自己參與程度低   同案另一被告鄭進呈上求情信指,自己在案發當日下午5時才到達涉案單位,參與程度較低,事後亦感到後悔,又稱被捕後再也沒有與社會事件相關的資訊和人士接觸,希望法庭能給予四分一的刑期扣減。辯方形容被告從事時裝設計是良好事業,但因本案而「前途盡毀」,法官隨即表示,被告服刑後仍可以朝著自己的天賦發展和獲得家人支持,認為其程度未至「盡毀」。辯方其後又呈上一封由李威龍僱主撰寫的手寫信件,信中形容李「不是壞人」,又稱願意待李出獄後再次聘用他。 辯方亦提及兩名被告的心理問題,指鄭進因照顧家人而早於2012年患上抑鬱症,其後在2019年9月亦受心理狀況的影響,未能修畢課程。 至於李威龍則患有適應障礙症,辯方指他在案發當日在警方入屋搜查時爬出窗外,或因他的焦慮症狀所致。辦方又指,被告的精神狀況欠佳,李不可能在事件中擔當主腦,甚或會半途而廢,未有能力製作汽油彈。法官聽取各辯方求情後,認為本案有需要索取心理報告等作量刑 。 官認為汽油彈內放大頭針增殺傷力   案情指,涉案有部分玻璃樽內放置大頭針,惟控方專家報告未有就大頭針能否增加殺傷力作評估,只提及「屬惰性的大頭釘在燃燒過程中起不了任何作用」。法官認為,專家只是從化學角度分析大頭針對燃燒過程無作用,他根據常識推斷,大頭針在玻璃瓶爆破時會飛散,故認為涉案大頭釘會增加殺傷力。 此外,涉案單位搜出鎂屑、鎂粉末等,能夠製造殺傷力較高的「鋁熱劑彈」原材料。惟專家報告曾指出,相關混合物需於攝氏 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