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有勇武抗爭者、有家傳戶曉的政治人物、有後勤的小隊成員、也有已經被捕的「手足」。觀影時,哭泣的聲音此起彼落。除了讓人痛苦的不公不義,電影也紀錄了現場抗爭者的「傻更更」的對話,讓人破涕為笑。導演的卻沒有忽略這場抗爭眾多苦難中的小確幸。 
當中有勇武抗爭者、有家傳戶曉的政治人物、有後勤的小隊成員、也有已經被捕的「手足」。觀影時,哭泣的聲音此起彼落。除了讓人痛苦的不公不義,電影也紀錄了現場抗爭者的「傻更更」的對話,讓人破涕為笑。導演的卻沒有忽略這場抗爭眾多苦難中的小確幸。 
,一名輔警在北角追捕野豬時被咬傷,影片瘋傳。漁護署瞬即宣布,開始定期捕捉並人道毁滅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更考慮恢復已廢除了兩年的野豬狩獵隊,市民批評政府在動物人道政策上完全是開倒車。公眾正醞釀討論,政府已急不及待向外展現強勢姿態。在本月十七日早早向傳媒放風,漁護署與警方在野豬黑點區(見圖)深灣道以食物誘捕七隻野豬後,即場人道毀滅,七隻野豬相繼倒地。在媒體的鏡頭下,七百萬香港人目睹一次深灣道殺豬事件。
da block

支聯會 與 六四

梁錦威
早前國安處要求不同組織交出文件,支聯會本月初見記者,指因「支聯會為外國代理人」並非屬實,故5名時任常委拒絕向警方國安處提交資料。惟警方以香港國安法的實施細則「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作出拘捕行動,5人還押至今。其中,前支聯會常委梁錦威及陳多偉今早申請保釋,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杜麗冰不准保釋,二人須還押至10月28日再訊。
曾經,六四集會開始前,旁邊總有中年人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拿著蠟燭,狼狽地四處張望,找尋友人的身影。放工時間,天還未入黑,有時維園已經坐滿了好幾個足球場。每年的和平氣氛都沒有改變過,甚至平和到被罵到年年都行禮如儀,一切還是恆久不變地如此平靜,集會依舊悲哀但溫暖。

「新香港傳說」攝影展

da block

人物專訪

流亡後的日子,Ken(化名)要面對的是一個人的生活。過去一年,他究竟如何在人生路不熟,被混沌淹沒,以至愧疚感的每夜輪迴中——重新在台灣拼湊支離破碎的自己?從香港人成為在台港人(手足),中間經歷接近一年沒有居留證的生活,期間他如何面對自己起人生、身份認同,還有對未來的想像?

聽不見的權益

聾人專題

最新一份審計報告揭露,死亡證記處人手嚴重不足,或令獲取死亡證的時間延長,有市民最遲花1年8個月才取得死亡證。去年《誌》報道一名患情緒病的聾人未獲醫院手語翻譯安排,出院翌日跳樓自殺,家屬質疑院方溝通問題錯判病人可出院。事件煎熬遺孤一整年,今年四月才終於等到警方調查報告,死因庭不知會否開庭,一張死亡證更是遙遙無期,死者女兒Eva 只有苦等下去。

立案法團之亂

業主立案法團

十月,小西灣富景花園準備在業主大會中聘用新保安公司,最後進源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中標,其標書內註明了業主「可考慮選擇轉用智慧型保安系統」。惟法團在去年十一月底跳過諮詢,無視業主的選擇權,強推「智慧型保安系統」,當中的選項有「人面識別系統」,惹來多名業主不滿。
da block

文化與社區

《體會》展覽由香港體模社策展,展覽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fine art」(美術)部分,以攝影師Simon C的84張攝影作品為主軸,由他與一眾人體模特兒帶領觀眾欣賞一場場人體祭典。展覽的另一部分就是「從人體攝影到私影文化」講座系列,由學者、藝術家、私影模特兒、 性教育工作者等,談及有關人體攝影歷史、攝影與身體的關係、私影等。
邊攤檔之間的小路也難以擠出一人身位。今日踏進女人街,街上人山人海的畫面久已不復見,約五十餘攤檔繼續搭棚營業。沒有了旅遊團的觀光客;沒有了好奇香港大街小巷的背包客,剩下的空檔只見餐廳食客們等位的身影。疫情之下,海洋公司獲120億救亡,而鬧市中半個世紀享負盛名的旅遊景點—女人街,我們眼巴巴眼着花果凋謝,在掙扎中垂死。
作品以黑白灰階呈現,家豪希望增加作品與現實世界的距離感,留白使觀眾有更多想像。「呢兩年香港發生咗好多好唔make sense嘅事,同我哋一直認識嘅香港好唔似,例如死因無可疑呢五個字,大家都會若有所思,好似都市傳說咁。」香港有不少出名的都市傳說,如「辮子姑娘」、「高街鬼屋」、「蘭桂坊人踩人的預言」,家豪的構想是都市傳說的重點不是真假,當「故仔」流傳過,有人談論過,它就已經存在了,「係當時社會心理狀況嘅載體,反映當時嘅人有恐懼,有諷刺時弊加鹽加醋嘅野,喺歷史書都搵唔到呢啲內容。」
da block
X